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父皇,你還好嗎,能聽到我在說話嗎?”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這時,韋皇后也開始在唐中宗李顯的耳邊輕聲地問道:

“皇上,你還好嗎,能聽到我在說話嗎?”

唐中宗沒有任何地迴應,一動不動地坐在池子裏,兩隻眼睛已經有很長時間不眨一下了,韋皇后趕緊用手輕輕地推了一下他的肩膀,他依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母后,看來父皇已經死了。”安樂公主輕聲地問道。

“是的,他死了。”韋皇后冷冷地說道。

李顯的這幅死相,讓人不由自主地聯想到一個詞,死不瞑目。

很顯然,這是一個陰謀,一個驚世駭俗的陰謀。

自從武三思和太子李重俊因爲舉兵謀反被處死以後,韋皇后就徹底地失去了一個穩固的靠山,而安樂公主又親手殺了武崇訓,因爲她愛他,所以她要親手結束他的生命,這聽起來似乎不合情理。

所有的復仇矛頭都指向了雲軒殿的太平公主和唐中宗李顯,她們一個爲了做第二個女皇帝,一個想當皇太女,就一起在乾安宮商討了一個驚天的計劃:毒殺李顯,垂簾聽政,然後仿造聖旨謀殺太平公主。

如今,她們的第一個計劃已經成功。

眼前,游龍泉的池水裏泡着韋皇后和已經嚥氣的唐中宗,池水外面站着安樂公主。

“裹兒,你的那瓶含情逍遙露果然有效,只是時間拖得有點久了。”韋皇后異常冷靜地說道。

“嗯,我只是想在父皇死之前,多和他聊幾句,而且我往酒壺裏面只倒了一丁點的毒藥,其他的都是酒水了。”安樂公主交代道,眼神中透露着幾分悲情。

“哦,皇上這般寵溺你,你陪他多聊一會兒,也是情理之中的了。只是你爲什麼倒那麼少,難道不怕毒效不夠嗎?”韋皇后急忙問道。

“不怕,我聽那個道長說過,這瓶毒藥的毒性特別強。而且,我想把剩下的全部毒藥給太平公主他們喝,我恨死他們了!”安樂公主憤怒的說道。

韋皇后見李顯已經死了,也沒有再追究,只聽她迴應道:

“對,我們要把剩下的毒藥留給他們。”

讀者是上帝,喜歡地瓜文文的,就收藏此書啦。送花花、票子、蓋章,多多益善嘍。 此時,韋皇后用手輕輕地滑過唐中宗李顯的眼簾,他的眼睛這才緊緊地閉上。

“裹兒,我們要趕快把皇上擡到他的寢殿裏。”

“嗯!”安樂公主點點頭,然後衝着旁邊的幾個侍女怒斥道:

“你們都給我聽好了,今天晚上的事情誰要是膽敢說去,殺無赦!”

“皇上他現在只是困了,需要休息,你們快點過來把他移駕到寢殿去。”韋皇后命令道。

“是……”幾個侍女躡手躡腳地走過來,神色十分的惶恐。

“動作快點!”安樂公主大喊道,“如果在路上遇見有人詢問,你們都給我閉嘴,我和母后只說皇上睡着了,需要馬上回去侍寢就是了。”

話剛說完,李顯的赤條條的屍體已經被擡了出來,濺起的一片片水花,讓人不禁感到一陣陣的忐忑不安。

“快點給皇上更衣!還有我的浴袍,趕緊拿過來!”韋皇后大聲地說道。

……

五分鐘過後,唐中宗已經被小心翼翼地擡到了寢殿裏的金色大牀上,只見他安安靜靜地平躺在那裏,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你們都給我記住了,今晚的事永遠都不要說出去,我說的是永遠!”韋皇后指着幾個侍女,說道。

“是是!我們什麼都沒有看到,什麼都沒有看到……”其中兩個侍女異口同聲地迴應道。

“很好,你們現在可以回去休息了……”韋皇后冷冷地說道。

“是是是……”侍女們形色狼狽地退出寢殿。

待她們消失之後,安樂公主開始擔心地看着韋皇后,說道:

“母后,你就這麼放心那些卑賤的奴婢嗎?萬一她們哪一個人嘴巴不嚴,就……”

沒等安樂公主說完,韋皇后搶道:

“沒有萬一,因爲她們都活不過今晚。我已經掌握了皇上的虎符,這皇宮內的羽林軍都可以聽從咱們的調遣!”

“這麼說,她們要被羽林軍殺死了,可別露出什麼馬腳啊?”安樂公主還是擔心的問道。

“不會,那些士兵是權利的忠實擁護者,只要我們控制着虎符,讓他們覺得皇上只是病了並沒有駕崩,他們就會誓死遵從任何命令的。”韋皇后有恃無恐地解釋道。

就在這時,從外面走過來一位全副武裝的將軍,見到韋皇后和安樂公主時,立即跪拜道:

“回稟皇后,公主殿下,那些侍女已經被全部處死了,沒有任何的破綻。”

“嗯,韋將軍辛苦了,明日早朝之時,我便會奉皇上的旨意,封你爲左羽林衛大將軍!現在時候不早了,你可以回去了。”

“是!多謝皇上的提攜!多謝皇后、公主殿下的引薦!下官告退!”韋常宗興奮地說道。

很快,他便離開了。

安樂公主見到此情此景,開始敬佩起韋皇后了,因爲她知道,韋皇后已經開始扶持自己的勢力了,這些複雜的計劃,她是萬萬想不出來的。

想到此處,安樂公主不禁激動地說道:

“母后!我突然發現你和當年的武皇比起來,簡直是有過之而不及,如此說來,你一定能夠成爲第二個女皇,而且我的皇太女的願望也能夠實現嘍!”

“呵呵……”韋皇后倒顯得不那麼輕鬆,淡淡的笑道,“很多事情並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所以,別高興的太早!咱們先把皇上的龍體保管好,等我的勢力發展壯大之前,不能讓對立的勢力,特別是太平公主、洛陽王李隆基知道這個消息!”

“洛陽王李隆基,他不是我的表哥嗎?一個小小的王爺,怎麼會和我們抗衡?!”安樂公主疑惑道。

“話不能這麼說,你應該還不知道吧,皇上在死之前給我說過,他決定把皇位禪讓給李隆基,而且羣臣們都非常的贊成。”韋皇后停頓了一下,接着說道:

“雖然你的父皇性情懦弱,但是一點都不愚鈍,他既然要禪位給李隆基,那麼一定在暗中默默地扶持着他的勢力,搞不好他現在已經是羽翼豐滿,對皇位虎視眈眈了。而且李隆基這個人,絕非等閒之輩。所以,我們不得不對他嚴加防範。”

“哦,這個天大的消息,父皇居然從來沒有告訴過我,我恨他!”安樂公主怨恨道。

“別說是你了,其實這個消息,我也是剛剛纔知道的。”韋皇后坦然道。

“哼!父皇死到臨頭了才把事情交代出來!咦?對了母后,你究竟對他用了什麼方法,才讓他說出了這個祕密啊?”安樂公主好奇地問道。

“還能用什麼辦法,當然是‘肉體攻擊’了。”韋皇后含蓄地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母后,我越來越佩服你了!”安樂公主心領神會地讚歎道。

“呵呵……早點回去睡吧,明天一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韋皇后的表情依然沒有太大的變化,彷彿她已經變成了一隻冷血動物。

雲軒殿西院的一間屋子裏,聶小川洗過澡,已經躺在了牀上,讓他覺得奇怪的是,今天李自成又沒有去隔間泡澡,只推說自己已經簡單地擦拭過了。

帶着這個疑問,聶小川慢慢地睡着了,但是他體內的章建豪卻開始大聲地喊道:

“西王母,西王母!”

“我聽着呢!”西王母立刻迴應道。

“我要告訴你今天發生的一件神奇的事情。”章建豪開始興奮道。

“什麼事情能讓你這般熱血沸騰,你趕緊說來聽聽。”西王母好奇地說道。

“我在前天不是對你講過,崔緹將軍拿着一把干將劍嗎,也真巧了,我的室友李自成居然拿出了另一把莫邪劍,而且……”章建豪一五一十地把今天在校場舞劍之時發生的所有事情講了一遍。

“哦……原來是這件事情。”西王母聽完,並沒有過於激動。

“怎麼,這件事情難道不神奇嗎,兩把上古奇劍相遇,然後天空瞬間陰暗起來,它們化作兩條飛龍,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章建豪重複的講道。

“是呀,對我來說一點兒也不神奇哦……我早就說過,那是兩把愛情之劍,但是因爲它們已經化羽成仙,卻還是未能擺脫凡塵的情愫,所以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遭受天劫了。”西王母耐心地解釋道。

“呵呵……你是女神至尊嘛,和你比起來,我當然是少見多怪嘍。”章建豪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愚蠢,竟然對着一個神仙,講他們天界早就習以爲常的事情。

讀者是上帝,喜歡地瓜文文的,就收藏此書啦。送花花、票子、蓋章,多多益善嘍。 這時,西王母已經覺察到了章建豪的尷尬,便笑着說道:

“呵呵,不過有一點我沒有想到,你居然和李自成師出同門,而且他已經修煉到了人劍的境界,可謂如有神助。”

“嗯,你說的這個神,指的是我們的師傅張鳳陽吧。”章建豪迴應道。

“我可沒有承認哦。”西王母狡猾地辯解道。

“還是說點正事吧。”章建豪轉移話題道,“太平公主在明天上午就會公佈優勝者的名單了,我左思右想,我一定會在二十四位選手裏面脫穎而出。因爲我在吟誦詩文的比賽中獲得了第一名,在蹴鞠的比賽中獲得了第一名,在舞劍的比賽中獲得了第二名,所以綜合成績也是數一數二的。”

“嗯,如果論比賽成績的話,你會被選上的。”西王母肯定地說道。

“呵呵……這樣的話,我就有可能近距離地接觸太平公主了。”章建豪興奮地說道,因爲他知道,太平公主此次招賢納士,實際上是爲了挑選男寵。

“是啊,做了太平公主的男寵,你可要抓住機會啊。”西王母提醒道。

“嗯!爲了能夠獲得重生,我豁出去了。”章建豪信誓旦旦地說道。

“好吧,我們就聊到這,天色已晚,早點睡覺!”西王母叮囑道。

“嗯,我正要說這句話呢……”章建豪說完,就深深地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九點,大殿之內,太平公主、上官婉兒、程文力以及三位評審已經準時來到了臺上,端正地坐下。

二十四位選手也都各就各位,翹首以待。

只聽大殿之外一陣炮響過後,太平公主緩緩地站起身,從袖口中掏出了一張黃色的宣紙,大聲地宣讀道:

“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選手們經過了爲期三天的比賽,終於迎來了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你們的表現都已經被我看在眼裏,有些選手給我留下的印象很深,有些選手的表現技驚四座,作爲雲軒殿的公主,這次選拔比賽的主辦人,我感到非常的高興,在此,我要感謝在座的評委,程大人,上官大人,以及臺下的二十四位選手,感謝你們的積極參與!”

此時,一陣雷鳴般的掌聲響起,大概過了三分鐘才停息,只聽太平公主繼續說道:

“下面我公佈這次選拔比賽的三位優勝者,他們分別是聶小川、李自成、李金鵬,他們會隨我,在明天早上去大明宮面見皇上,封官授爵。另外,秦帥、楊永康、張大力這三位選手可以留在我的殿中做我的幕僚。恭喜這六位選手!”

又是一陣刺耳的掌聲響起來,選手們的表情各異,他們有的很開心,有的很沮喪,有的看不出什麼心情。

掌聲散去,太平公主馬上舉起纖纖玉手,指向臺下,說道:

“聶小川、李自成、李金鵬,你們三人現在隨我到後殿議事,其他選手聽從上官大人的安排!”

說話間,聶小川、李自成、李金鵬先後站了起來,走到臺上,跟在太平公主的後面,慢慢地走向後殿。

聶小川這才發現太平公主居然穿着一身紫色的裸背裝,開叉一直開到了腰部的位置,只見一片白花花的玉背展現在眼前,惹得他熱血沸騰,汗毛直豎,不禁浮想聯翩起來:

太平公主,彷彿穿越到古代的林志玲姐姐,穿着又如此性感撩人,不時有一股濃濃的茉莉香水味從她身上飄來,雖然已是四十歲的年紀,但是仍然具有迷倒所有男淫的特質。

想到這裏,聶小川開始心花怒放起來:

“噼裏啪啦的,和太平公主愛愛,就等於推倒了我的女神林志玲,何樂而不爲!”

很快,四人來到了後殿,卻沒有停下腳步,而是往東邊的一個側門走去,側門的兩邊分別站着兩個穿着性感的侍女。

這時,太平公主扭頭說道:

“穿過這扇門往東走,就是校場了,然後你們隨我到太虛觀,面見一個人。”

原來太平公主他們就是通過這扇門到達校場的,而選手們走的路,就是捨近求遠繞彎路了。

只聽李自成問道:

“公主殿下,太虛觀是不是在校場西邊的那個山坡上?”

“對呀!那個山坡叫太虛山。”太平公主柔聲地回答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