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特別是對上寧成這個水米不進的傢伙,只會自亂陣腳,與事無補。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西田奈美一向對自己的情緒控制能力引以為自豪,今天也不例外。

「寧桑真是好功夫,領教了!」西田奈美拱了拱手,然後套上拖鞋,走回了毛玻璃後面。

「那麼奈美小姐,我走了,你多保重!」寧成告辭。

茶也喝了架也打要,該看的也看了,不該碰的也碰了。還是早點離開為好。

萬一這個女人和自己算起賬來,可乍整?

「寧桑請自便……」西田奈美幽幽地嘆了口氣,聲音竟然有一種落寞的味道。

「哼哼,又在裝神弄鬼!」寧成搖搖頭,自己走了出去。

門口兩個保安正好奇地張望著什麼,當然由於陳列的隔擋,是什麼也看不到的。

見寧成神態自若地出來,兩個保安齊齊地挑起大拇指。

「兄弟,你行,哥挺你,繼續加油!」

「對對,不能給咱華夏男人丟臉,就是你這時間短了點兒……」

「想什麼呢,我可真什麼也沒幹!」寧成臉色發白地搖頭解釋。這可得說清楚,不能這麼不明不白的。吃不著豬肉還落一身臊,虧不虧?

保安一副:「我們懂」的表情,壞笑著拍拍寧成的肩走開了,一邊走還一邊哼著小曲,一副揚眉吐氣的樣子。

寧成苦笑,這算什麼事兒?

剛要往自己那邊走,口袋裡的手機響起來。

「寧成,快來酒吧,出事了!」汪月美的聲音聽上去很是焦急,背景音非常嘈雜,好像一副群魔亂舞的樣子。

「酒吧?」寧成聽著汪月美報出的酒吧名稱一愣。

不是去逛街了么,怎麼又跑去喝酒了?這個汪月美,還真是讓人不省心啊。

武俠之隱者神尊 再想問幾句,那邊已經掛了電話無法打通了。寧成又翻出丁雄的手機號碼打了過去,關機。

「靠!」寧成怒罵一句。

「寧先生,怎麼回事?」西田奈美不知道什麼時候換好了衣服,站在了寧成身後好奇地問道。

臉上的表情已經十分正常,絲毫看不出剛才發生了場激烈的戰鬥。

「我朋友出了點事,我要出去一下!」

「我送你過去吧,這個地方恐怕打不到計程車。」西田奈美想了想說道。

寧成沉吟片刻點了點頭,這樣也好,不用擔心她給自己的展位做什麼手腳。

「那就麻煩奈美小姐了!」 「西田小姐,真是謝謝!」坐在西田奈美的車裡,寧成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畢竟自己剛才那些舉動,有些孟浪了。

西田奈美轉過臉來嫣然一笑,車裡的空氣簡直要升溫好幾度了。

「寧先生這是說什麼話,咱們之間不是朋友么,還用這麼客氣?」

「……朋友」

還真是不打不相識啊,寧成心想。

這女人真是怪性子。

不過現在寧成也沒心思想這個,他腦中只有汪月美的影子。

這個跟自己有著不清不楚關係的汪家小姐,現在想來,也倒是滿可愛的。

想起當初在陳老闆魚店裡第一次見汪月美的時候,寧成笑了笑。

那個時候的她十分驚艷,在寧成眼中也是一個不可高攀的存在。

可是現在,這兩座高峰,不知道寧成已經攀登過多少回了。

不知道她在酒吧里發生了什麼情況,寧成心裡暗暗焦急。

丁雄在她身邊,想來不會出什麼事情。

寧成下意識地翻著著手機,想給韓一平打個電話,想了想還是算了。

要是真起了什麼衝突,韓一平也是白搭。他只是個本份的生意人,從上次被砍刀隊嚇的發抖的事情就能看出來,根本不會參與到這些事里來。

汪月美,你可一定要等著我啊!

西田奈美側臉看了看寧成,看著他臉上的神色,用沃桑語對前面的司機說了句話。司機點了點頭,腳下用力踩了下油門,車子的速度提升了許多,像一支離弦的箭一般,在城市的夜色中變幻出一條閃動的光影。

「麗人酒吧,就是這裡了!」寧成一眼看見酒吧門口上方閃著燈光的大招牌,讓司機停下車子,然後急急地跳下了車。

「寧先生,等我一下!」西田奈美跟在後面說道。可是寧成已經像一陣風一樣衝進了酒吧。

醉夢西東之白駝山 西田奈美苦笑一下:「瘋狂的男人啊……」她想了想,在門口徘徊一下,接著也跟了進去。

這時候正是酒吧的營業高峰期,人頭攢動,燈光昏暗,震耳欲聾的音樂,剌鼻的男人汗味和女人的香水味道,充斥在整個空間裡面,顯得混亂不堪。

進門口就是一個巨大的舞池,裡面擁擠了有近百號人,正隨著激烈的音樂節拍不停地晃動著自己的身體,臉上都是一副陶醉的表情。好多男的手開始不老實地摸索,女人慾拒還迎,空氣中瀰漫著別樣的味道。

寧成在人群中擠來擠去,目光不停地掃視著,但就是看不到汪月美的影子。聯想到剛才電話里的背景音,他眉頭一皺,朝裡面的包廂走了過去。

站在走廊裡面,寧成有些頭大。

這麼多房間,哪個是啊?

他掏出手機給汪月美打電話,可是始終沒人接聽,丁雄的手機則是直接關機。

接連推開兩個包廂,迎接寧成的只是裡面客人的怒罵和冷臉。一個服務生迎面走過來,彬彬有禮地問道:「先生,你找人?」

「對對,一個年輕女的,二十多歲,穿著一條裙子,你看見沒?」寧成抓著他急切問道。

服務生奇怪地笑了笑:「先生,這樣的人在我們這到處都是,不知道你要找哪個?」說著指了指外邊舞池裡的那些紅男綠女們。

寧成急眼了,抓起服務生托盤裡的一瓶酒重重地摔在牆上,發出一聲巨響。

可惜在震天的音樂聲中,這點響動根本引不起別人的注意,只是附近幾個人詫異了看了看寧成,然後搖頭頭,罵罵咧咧地走了。

「汪月美,你在哪兒?」寧成高聲叫道。

回答他的只有吵鬧的聲音。

「先生你幹什麼,請你出去,再這樣我可要叫保安了!」服務生眼神一厲喝道。

「叫你媽!」寧成怒了。

這個時候西田奈美也跟了上來,拉住寧成的拳頭問道:「怎麼,找不到人?」

寧成失望地搖搖頭,西田奈美秀眉微皺,轉頭對著服務生,用流利的華夏語笑意盈盈地問道:「小兄弟,你們這裡的配電箱在哪?」

服務生看著面前這張笑顏如花的面龐,下意識地咽了一口唾沫,一隻手朝不遠處指了指。

「謝謝喲!」西田奈美點點頭,快步朝著配電箱走去。

服務生這才醒過味來,大叫道:「你要幹什麼,快攔住這個女的!」

「別動!」這時候迎面走來兩個膀大腰圓的保安,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聽見自己同事的叫喊,連忙阻止了西田奈美的去路。

西田奈美眼神一厲,一條大長腿飛快地抬起來,兩記漂亮有力的鞭腿過後,兩個保安已經人事不省地倒在地上,嘴裡吐著白沫。

「來人啊,打人了!」服務生張嘴就叫,寧成一個箭步衝上去捂住了他的嘴。

西田奈美快步來到配電箱前,打開箱子把最大的那個電閘直接拉了下來。

酒吧里頓時有了三秒種的安靜。

剛才吵鬧的音樂聲蕩然無存,亂射的燈光也不再明亮,只有幾隻慘白的應急燈,照著客人們茫然無措的面孔,還有憤怒的表情。

「媽的,怎麼停電了?」

「快來電,快來電,我的舞還沒跳完呢!」

「靠,哪個該死的摸老娘的屁股,有種的給我站出來!」

黑暗掩蓋了許多東西,舞池裡頓時響起一陣刺耳的尖叫聲,許多女客人花容失色,許多咸豬手開始動作。

包廂里的客人紛紛不滿地拉門走出來詢問情況,這時候最裡面的那個最大的包廂門開了,一個光頭探出來看了看,然後又飛快地關上了門。

但是就在他關門的一剎那,寧成卻清楚地聽到,裡面傳來女人的慘呼聲音。

「汪月美!」寧成一把將服務生推到地上,飛快地朝那個緊閉的包廂沖了過去。

「不要進去,龍爺在裡面!」年輕的服務生嚇的臉都白了。龍爺剛才特意吩咐,不讓人進去打擾的,這要是觸怒了他老人家,自己還會有好果子吃么?

「當!」寧成來不及敲門,重重一腳踹在了上面。

包廂的門被這股巨大的力量踢開,裡面幾個人驚愕的眼神在走廊上應急燈的照射下,顯得尤為醒目。

「汪月美!」寧成一眼看到,汪月美正被一個男人壓在包廂一角的沙發上,動彈不得。 一隻腳踏在包廂的門口,看著裡面的情景,寧成的臉色變的很難看。

由於電閘拉了的原因,包廂里的燈都熄滅了,十分昏暗。

但是也正因為這個緣故,裡面的動作也暫時停了下來。

汪月美長長的頭髮披散著,上衣被拉扯的很是凌亂,裙子被拉了起來,十分無助地掙扎著,但是與事無補。

一個男子正抓著她的衣服,嘴裡不乾不淨地說著什麼。

同時他也看到了丁雄。這小子倒在房間一角,滿頭滿臉的血跡人事不醒。

當我穿越王者榮耀 包廂里還有十多個人,有男有女,各自坐在不同的位置。看著汪月美被人欺負,他們不但沒有制止,反倒是露出期待的神情。

現在寧成出現在門口,大家的注意力又放在了他身上。

「哪來的混小子,敢踹龍爺的門,保安,保安呢?」一個眼鏡男嘴裡叼著煙晃過來,指著寧成的鼻子罵道。

「咔!」寧成不假思索地伸出手去,握住了那根指著自己鼻子尖的指頭,把它折成一個奇異的角度。

「啊!疼!你放手!」眼鏡男鼻涕眼淚一塊流出來,疼的彎下腰去。

「我不喜歡被人指著鼻子,尤其是這種人渣!」寧成對著倒在地上的眼鏡男輕聲笑道。

這時候酒吧的備用電源開始啟動,舞池裡的音樂聲重新響起來,燈光大亮。屋子裡的燈也全部亮了起來。

明亮的燈光下,屋裡的一切更加清晰。壓在汪月美身上的那個男人看上去三十多歲,面容兇狠。他緊緊盯著寧成說道:「你是誰?」

「寧成,快救救我!」汪月美終於從失神中醒悟過來,看著如同天神一樣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寧成,聲音顫抖地說道。

「別怕,有我呢!」寧成盯著那個男人喝道:「你要幹什麼,快放開她!」

「媽的哪來的小子,沒看到龍爺在辦事嗎,進來湊什麼熱鬧,快滾開,別攪了他老人家的興緻!」一個光頭漢子不舍地把手從身邊一個妖艷女子懷裡伸出來,站起來指著寧成喝道。

寧成面上冷笑,一腳把他踹回原來的位置,砸在那個女子身上,發出一聲尖叫。

「放人!」寧成再次喝道。

這時那個趴在汪月美身上的男人慢悠悠地站起身來,呵呵一笑:「想不到啊,蘭泉市裡竟然還有這樣的猛人,小兄弟混哪一片的,你老大是誰,我怎麼看你這麼眼生呢?」

「小東西,龍爺問你話呢,啞巴了是不是?」

「快說!老實點兒!」邊上一幫人紛紛嚷道。

這時候包間里的動靜已經驚動了外面的保安還有客人,大家聚集在門口探頭探腦但是都不敢進去。

西田奈美站在人群的陰影處,看著寧成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不知道你會怎麼處理這個事情,還真是好奇呢?」

「你是龍爺?」寧成在腦海里想了想這個名字,還是沒有什麼印象,他指了指沙發上的汪月美:「那是我的女人,把她放了!」

「好辦好辦,既然是你的馬子,當然可以給你!」龍爺讓開一條路,汪月美遲疑一下,站志、起身子跑到了寧成身邊,雙手緊緊抓住他的胳臂,身體還在微微顫抖。

寧成有些心疼地拍了拍她的手臂:「沒事兒吧?」

「沒事……」汪月美小嘴一撇,差點要哭出來,可是想著不能在人前出醜,又生生地忍了回去,咬著牙瞪著龍爺。

剛才她帶著丁雄在商場里逛街,正巧遇上龍爺,對方驚艷於汪月美的美貌和那股子野性和活力,對她有了興趣。可是汪大小姐又怎麼會是什麼善類,二人話不投機,丁雄沒來的及動手,便被對方打暈倒地,帶到了這裡。

趁著對方鬆懈的時候汪月美給寧成打了電話,剛報出酒吧的位置就被龍爺發現勃然大怒,直接撕碎了汪月美的衣服,打算在自己一幫手下面前來一次真人秀。

正當汪月美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時候,寧成及時趕到,她一顆提著的心終於放回肚子里。

有這個男人在自己身邊,還有什麼事情是搞不定的呢?

對方這麼痛快就放人,寧成倒是有些意外。

「那也是我的兄弟。」寧成指了指丁雄。

「可以。」龍爺努努嘴,兩個手下拖起丁雄,扔在了寧成面前。

看著丁雄彎曲著的的手臂,寧成眼神一厲,他深深吸了口氣,對汪月美低聲道:「你帶著丁雄先出去,叫個車回賓館。」

「那你呢?」汪月美看著一幫虎視眈眈的混混,有些心裡發虛。

「我一會就回去!」寧成咬了咬牙。

「好啊好啊,有義氣,是條漢子!」

龍爺看著寧成,陰沉沉地說道:「不過你們就想這麼走了,合適嗎?」

「那你還要怎麼樣?」寧成問道。

「怎麼樣?」龍爺抬頭打了個哈哈:「我的兄弟被你的這麼慘,總該給個說法吧,讓你這麼不明不白地走了,我阿龍的臉往哪擱?你說是不是?」

「那我的人被你折磨成這樣?」寧成指了指丁雄。

「你混蛋,是你先調戲我的!」汪月美厲聲喝罵,從小到大,她可從沒受過這麼大的委屈,要不是看對方人多勢眾,自己這面還有個站不起來的丁雄,她早就抄著酒瓶子上去了。

「臭表子,龍爺看上你是你的福份,別特么的給臉不要臉!」一個混混站起來指著汪月美,嘴裡不三不四地罵道。

寧成掃了他一眼,一個酒瓶重重地飛了出去,一聲清脆的骨頭斷裂聲音響起,那小子捂著鼻子倒在了地上。

「你媽媽就是這麼教育你罵女人的嗎?」寧成冷聲說道。

「小子你活的耐煩了吧?」幾個混混站起來怒目相對。世道真是變了啊,一個年輕小子單槍匹馬的,就敢進來挑戰龍爺,真是找死!

「小子,我本來想著,留下你一隻手就放你走的,可是現在我改主意了!」

龍爺指著自己流血的手下,陰沉著臉說道:「你今天恐怕是要躺著出去了!」 「我靠,什麼時候流氓也這麼有底氣了?」

聽著龍爺這番看上去十分義正辭嚴十分名正言順十分大義凜然十分無畏不屈十分大膽張狂的話,寧成簡直氣的要笑出聲來。

「叫你這麼一說,我也想改改主意了。」

「什麼?」龍爺有些詫異,小子你怎麼能重複我的台詞呢,還能不能有點新意了?

不能當抄襲狗啊,抄襲可恥!

「我本來很忙,還要回去做事,伺候我的寶貝魚兒,可是你這麼囂張,我只好陪陪你了。」寧成指著龍爺的鼻子冷聲緩緩說道:「我本來想著,帶走我的人,明天再找機會跟你算賬,可是現在,我已經等不及要打斷你的狗腿了!」

「還有你們這幫混蛋,都洗乾淨脖子等著挨揍吧!」寧成手指一個個點了過去。

「龍爺,跟這小子費什麼話,干就是了!」寧成的話成功地激怒了一幫混混,他們紛紛從沙發上站起來,推開或趴或躲躺或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從面前的茶几上抄起酒瓶子,有的整瓶倒提著,有的磕破了拿著半截尖利的碎片,獰笑著朝寧成圍了過來。

「小心點,別出人命,別把他的臉刮花,我還有用呢!」龍爺好整以暇地重新坐好,倒衛杯酒在杯子,端進來一飲而盡,笑呵呵地看著場中說道。

「寧成小心!」看著一幫混混朝這邊聚攏過來,汪月美花容失色。

山南縣的那些流氓地皮汪月美見的多了,但今天這些人明顯不同於以往那種只會好勇鬥狠的小混混,從他們臉上身上的傷疤可以看出,這些人恐怕都不是什麼善角色,甚至手上還有人命也說不定。

「你往後站,看著點丁雄!」寧成腳尖用力,把丁雄沉重的身體往角落裡掃了掃,然後飛快地迎了上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