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狩獵歷練的失利與意外的收穫,並沒有給少年造成多少影響。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站在屋門處關注了許久,藍賢龍終究還是沒忍住,緩步走向了刻苦練習的少年:「楓兒。」

聽得父親的喊聲,藍楓停下了動作,略微疑惑地抬起頭:「父親,怎麼了?」

遲疑了一下,藍賢龍皺眉問道:「你這鍛造技藝,似乎不太尋常。能不能告訴為父,這是誰教你的?」

他見多識廣,閱歷豐富,卻是從未見過這般神奇的鍛造技藝。雖然他不是煉器師,但卻察覺出這一套鍛造技藝的不凡,甚至,他隱隱有一種感覺,這套鍛造技藝,比他記憶中那些大師的鍛造技藝,只怕還要厲害一些。

問題也恰恰出在這裡,豐鎮只是一個邊陲小鎮,許多年才可能誕生一個煉器師,鍛造技藝萬萬不可能達到如此高明的境界,同樣的,此地偏僻,鮮有人至,更沒有哪個煉器師會往這裡趕,因此,少年這一套鍛造技藝的來源,令他不得不往深處想。

被問及此事,藍楓不由怔了一下,斜視了一臉幸災樂禍的老者一眼,藍楓略微低下頭,老老實實答道:「是一位老先生教我的。」

「老先生?」從藍楓口中得出這樣一個答案,藍賢龍心頭略微一緊,卻是故作不在意地問道:「哪位老先生?可否替為父引薦一下?」

歉意地看著藍賢龍,藍楓低聲道:「老先生不久之前已經離開了。」

「這樣啊……」藍賢龍沉吟道:「那你說說這位老先生長什麼樣。」

於是,藍楓便按著老者的模樣描述了一遍,聽得一旁的老者不住地翻著白眼。

將少年描述的老者模樣與記憶中一些人比較了一下,確定自己記憶中沒有此人,藍賢龍不由悄悄鬆了一口氣,瞧著少年略微緊張的模樣,微微一笑:「沒事,為父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不必緊張。」

「你繼續練習吧,為父就不打擾你了。」駐足片刻,藍賢龍便緩步離開了院子。

目送藍賢龍離去,待得其身影徹底消失,藍楓才低聲問道:「不會露餡了吧?」

老者嗤笑一聲:「他們又看不見老夫,即便露餡,又能對你造成什麼影響?」

略微想了想,藍楓點點頭:「倒也是。」

不一會兒,院中便再度響起了清脆的打鐵聲。

而默默地堅持著枯燥練習的少年,卻是絲毫不知道,他的事迹,已在外界引起了巨大轟動。

這一天,整個豐鎮,乃至周邊城鎮,都被一個驚人的消息,炸得頭暈目眩。

三年之前那個天才少年,銷聲匿跡三年之後,再度強勢崛起,一出手便擊敗了有著豐鎮年輕輩第一高手之稱的趙陽,成為了豐鎮年輕一輩中歷年來最年輕的第一高手!

十六歲,元氣境六重,習得當年威震豐鎮的綠色中階元技—霸火決。

當這些東西集中於一人時,無疑是極為恐怖的。而這等驚才絕艷的天賦,自然地令得無數人震驚,便是周邊城鎮的那些家族、勢力,也是紛紛為之動容,如臨大敵。

如此名氣,顯然已經超越了三年之前,達到了一個新的巔峰。

「難道繼楊無敵之後,楊家又要誕生一個藍無敵么?」附近的家族勢力,都深深忌憚。

楊無敵,乃外人忌憚楊逍的實力而冠以的稱號,雖然並非真正的無敵,但在附近幾個城鎮上,卻是處於頂尖級水準,而且還是最年輕的存在,三十八歲的他,修為卻是達到了元力境三重,擁有著月級初期的超強實力,無疑是一個巨大威脅,可以想象,待其五六十歲之時,方圓數十公里的城鎮之內,將再無其敵手。

一個楊無敵,已經令各大家族勢力極為忌憚了,而今再添一個藍楓,未來還有誰擋得住楊家的崛起?

一個家族的崛起,勢必會佔據更多的資源,這便導致別的家族所佔據的資源縮水,長此以往,佔據著更多資源的家族,將會愈發強盛,而被掠奪了資源的家族,便會愈發衰弱,最終被徹底淘汰。

自古以來,新老勢力交替,便是遵循著這樣的規律。

而唯一能夠打破這個規律的,便是天才!

楊家曾經也經歷過一段時日的輝煌,如今漸漸走向了沒落,但由於楊逍的崛起,卻是讓得楊家沒落的勢頭立即止住,並且隱隱有著重現輝煌的跡象,這一點,將天才的作用體現得淋漓盡致。

與之相比,楊雪的天賦雖然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但終究是女流之輩,並且從小就被捧在手心,未經歷過什麼挫折,並不會受到太大的重視,但藍楓卻是不同,藍楓不僅修鍊天賦極為恐怖,而且戰鬥力也是頗為不俗,更難得的是,他還經歷了三年的災難,心智極為成熟,一旦成長起來,註定會成為各大家族勢力的心腹大患!

要麼竭力拉攏他,要麼趁著他還未成長起來,便將其扼殺於搖籃。

當然,若是前者行得通,自然沒有人會愚蠢地選擇後者,畢竟,後者風險太大,失敗的後果,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

毫無疑問,這幾乎是所有家族勢力心頭的想法。

「管家,立即備上一份厚禮,我要親自登門拜訪楊家族長!」三十公里之外,一個勢力不弱於楊家的家族族長凝重地吩咐道。

「速速將族庫中那一柄雙紋精品武器取來,另外通知一下大長老,一會兒隨我同去楊家。」

「聽說藍楓在學習打鐵,且不管他有沒有這天賦,我看,我們捎去一點材料應該不會錯。」

毗鄰豐鎮的諸多家族勢力,無論勢力大小,幾乎都朝著同一個地方匯聚而來。

往日里冷清的羊腸小道之上,如今卻是行人絡繹不絕,石板邊緣的苔蘚,還未來得及覆蓋石板,便被踐踏得凌亂不堪,旺盛的生命力,悄然流失著。

這個以往無人問津的偏僻小鎮,今日卻是迎來了許多來客,比往日熱鬧許多。

而這些來客,各個身份不凡,單是氣度,便非常人所能擁有,而他們的實力,也是極為驚人,大多都已達到了元氣境八重、九重的層次,其中甚至不乏修為達到了元力境的月級高手,他們的到來,令得本就不平靜的小鎮,更添了幾分轟動。

不過豐鎮的居民們,卻是十分隱隱能夠猜到,這些來自周邊各個城鎮的大人物們,全都是為了一個人而來。

這個人,便是狩獵歷練中雖未取得任何成績,卻被公認為無冕之王的楊家旁系天才—藍楓。 烈日高懸,緩緩朝著頭頂移動,不知不覺中,時間已到了正午。

藍楓想要安安靜靜在院中練習鍛造的想法,很快便被一道清涼碧綠的嬌小身影打破。

數日未見的小丫頭,步伐匆匆地衝進了小院,眼眶紅紅的,彷彿剛哭過一場。

聽得一旁的動靜,藍楓停下了手中動作,疑惑地望了過去,待察覺到小丫頭的情緒有些異常之後,不由皺了下眉,問道:「小妮子,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在其心中,早已將小丫頭當做最親的親人,若是真有人敢欺負小丫頭,他不介意出手教訓一下對方,替小丫頭出一口氣。

意外的是,往常活潑好動的楊雪,今日卻是異常安靜,聽到藍楓的問話,她極為反常地安靜搖頭,只是眼眶之中,晶瑩點點。

瞧著這一幕,藍楓心頭更加疑惑了,朝著楊雪挪了幾步,來到其身邊:「發生了什麼事?」

遲疑了一下,楊雪抬起小腦袋,晶瑩淚滴在眼眶之中打轉,最終從眼角鑽了出來,一副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樣子,惹人憐惜。

「藍楓表哥,你是不是要娶別的女人啊?」小嘴唇蠕動幾下,糯糯的聲音從楊雪口中傳出。

愕然地注視著小丫頭,藍楓小臉兒一僵,旋即額頭上冒出一排黑線:「你從哪兒聽來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才十六歲,還遠遠沒到婚娶之齡呢。」

雖然這個大陸並沒有規定多少歲之後才能結婚,但一般而言,男子通常是年滿二十以後才會成家立室,與父母分居而住,有的甚至年過三十也不著急。原因大概有兩點,一是因為這個世界元氣濃郁,普通人壽命普遍較長;二是因為人們普遍持著「先立業、后成家」的觀念,更習慣於先闖蕩出一番事業,再考慮成家立室的問題。

十六歲便成婚者,並非沒有,但只是極少數,藍楓可不認為自己會成為其中的一個。

「可是……可是……」少年所言,令得楊雪一喜,晶瑩淚珠立即止住,但隨即,卻又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翻了翻白眼,藍楓道:「有什麼就說吧。」

遲疑了一下,楊雪咬了下軟軟的嘴唇,低聲道:「可是我剛才在議會大院隱約聽說,有人想把女兒許配給你……」

「小傢伙,你的桃花運來了。」一聽此言,老者立馬就不正經了,嘿嘿一笑,「要我說,你就應該讓他們把人帶過來,好好挑選挑選,說不定其中就有一個標緻的美人兒呢。」

假裝沒聽見老者之言,藍楓苦笑喃喃:「想不到如此荒誕之事竟然被我碰上了。」

聯姻這種事,無論在哪個地方,都會存在。

因為這是將兩個家族利益捆綁在一起的最簡單也最牢固的辦法,至少,相對於別的辦法而言,這個辦法的效果極好,且十分簡單,可省去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不過,藍楓可容不得自己的婚姻由別人來做主。

「族長的意思呢?」對於楊逍,藍楓一直比較敬重,也很感激,但他不確定楊逍會不會為了家族的利益而犧牲自己的感情。

楊雪略微低下頭,弱弱道:「我沒聽完就跑過來了……」

還未等藍楓再開口,院子外便傳來一道蒼老而略微有些恭敬的聲音:「雪小姐、楓少爺。」

轉身看向老者,藍楓與楊雪二人紛紛禮貌地喚道:「福伯。」

瞧著前方這一對金童玉女,院外老者渾濁的眼睛突然一亮,表情更是和藹許多。

輕步走到了藍楓與楊雪身前,福伯管家一如既往精神矍鑠,面色紅潤,他保持著恭敬的態度:「楓少爺,族長請您過去議會大院一趟,有事相商。」

藍楓與幹將老頭對視一眼,旋即沖著福伯管家點點頭:「好的,我這便過去。」

有了小丫頭之前的「通風報信」,他大抵已經猜到了族長請他過去的原因。

停頓了一下,他朝楊雪說道:「小丫頭,你先回去吧。」

「人家才不是小丫頭呢。」軟軟的小嘴唇嘟起,楊雪看起來極不高興,睫毛眨巴一下,眼珠子滴溜溜一轉,「不行,我要跟藍楓表哥一起過去。」

聳了聳肩,藍楓無所謂道:「行啊,去就去吧,沒人會攔著你。」

片刻之後,二人便隨著福伯管家來到了議會大院。

三人剛走進院子,台階上正與眾人笑談的楊逍,便停了下來,微笑地注視著藍楓:「我們的小主角到了。諸位,這位少年便是藍楓。」

院中眾人的目光,無一例外地落在了少年身上,紛紛眼睛一亮。

靈動的眼睛,清秀的臉龐,濃濃的化不開的自信,安靜地佇立著,單是這幅扮相與性子,便令人不禁暗暗讚賞,若非身材顯得略微消瘦了些,便更加完美了。

「好一個翩翩少年郎。」

「不愧是十六歲的元氣境六重天才,這份自信與沉著,怕是連許多成年人也遠遠不及。」

「看來我們這一趟來得太值了。」

眾人心底不禁暗暗喝彩,同時,他們心中的念頭,也是愈發強烈了。

「來,藍楓,我替你介紹一下。」對著少年招了招手,待少年緩步來到自己身旁時,楊逍熱情洋溢地一一介紹:「這位是紅葉鎮第一家族耶齊家族的族長—耶齊浩特,這位是雙鷹鎮三大家族之一隆家的族長—隆元禮,這位是南木鎮神木鐵匠鋪首席匠師—多爾椋……」

每待楊逍介紹一人,藍楓都禮貌地打聲招呼。

而被介紹之人,則是笑吟吟地注視著藍楓,極為和善地點頭。

這些可都是附近城鎮之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個個實力非凡,威名赫赫!

九個人之中,有六個都是月級高手,剩下的三個,一個是藥師,一個是匠師,一個是身價不菲的富裕商賈,同樣是容不得絲毫小覷。

待得院中九人一一介紹之後,楊逍才道:「此次請你過來,是有件事想徵詢一下你的意見。」

顯然,以藍楓所展現出的恐怖天賦,連楊逍這位族長,也是絲毫不敢輕視,言語之間,都得用上一個「請」字。

儘管心中早已猜到了楊逍的問題,但藍楓還是故作不知,疑惑地道:「族長請說。」

「幾位族長特意屈尊降貴,駕臨我們楊家,是有意與我們楊家聯姻,而你,也快到婚娶之齡,他們的意思是,你有沒有中意之人,若是沒有,不妨考慮考慮幾大家族閣中女子……」稍稍點明主題之後,楊逍便停了下來,作為近年來最睿智的族長,楊逍自然不會過於逼迫藍楓,他十分清楚,若是惹得少年反感,對楊家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因此話到最後,他還刻意補充了一句,「當然,你也不必背負什麼思想包袱,諸位族長都是通情達理之人,成與不成,皆憑你的意願。」

聞言,藍楓並未立即回答,而是故作沉吟。

而幾位族長,則是心頭略微緊張起來,目光夾雜著絲絲期待,停留在少年身上。

過了片刻,藍楓彷彿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這才極為認真地道:「多謝諸位族長的抬愛,不過……」

這一個「不過」一詞,頓時令得眾人的心情跌落谷底,眼中流露出掩飾不住的失望。

不過他們卻並未插話,而是安靜地等待少年講完,作為一族之長,這點素質,他們還是具備的。

「不過晚輩志在更高更大的舞台,一心只想在猛武學院闖出一番名堂,朝著二級學院進發,實在無心顧及兒女私事,更不想因為這些事而分心。」頓了一下,藍楓歉意地朝著幾位族長行了一禮,「因此,十分抱歉,還望諸位族長原諒晚輩不能接受這份心意了……」

安靜地聽完少年這番話,身旁的老者不由豎起大拇指:「漂亮!看來你小子是真的成熟了,這番回答實在犀利,既拒絕了他們,又將他們捧得高高的,而且理由冠冕堂皇,令他們沒有借口發作,簡直無懈可擊……」

「藍楓表哥好厲害。」楊雪眼睛里滿是小星星,興奮不已。

幾位族長几度欲開口,但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頗為尷尬。

瞧著幾人的表情,楊逍暗暗一笑,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微笑著替幾位族長問道:「當真不能再考慮一下嗎?若實在不行,先訂婚也是可以的。」

藍楓鄭重地點了下頭:「十年之內,我不想考慮兒女私事。」

這句話,算是徹底堵死了聯姻的可能,態度也是異常堅決。

盯著少年注視半晌,幾位族長之中實力最強、勢力最盛的耶齊浩特首先打破了僵硬的氣氛,面帶微笑地稱讚道:「難怪賢侄能以十六歲之齡修鍊到元氣境六重,單是這份對於修鍊的虔誠與堅定,便令人自嘆不如。罷了,聯姻之事,就此作罷。若因此事導致賢侄日後被攔在二級學院之外,那我們的罪過就大了。」

耶齊浩特這一鬆口,其餘幾位族長也不再堅持,紛紛開著玩笑,絕口不提聯姻之事。 聯姻的請求遭到拒絕,耶齊浩特等族長心頭不免有些失望,不過他們的根本目的在於交好藍楓,自然不會因為聯姻不成而發作,若是惹得藍楓不快,便等於是白費了之前辛辛苦苦的一番準備。

「藍賢侄,聽說你在學習煉器?」一計不成,耶齊浩特精明的腦子裡又生一計,微笑間如同不經意地問道。

其餘人一聽,也是紛紛反應了過來,既然無法聯姻,那麼投其所好,似乎也是一個不錯的交好之法。

至於說「煉器」,那是抬舉的說法,實際上只是打鐵罷了。

以藍楓如今的鍛造能力,還遠不足以稱之為煉器,其職業等級,也僅僅是處於鐵匠層次,連偽煉器師最後一個階段「匠師」都還未達到。

雖不知耶齊浩特的打算,但藍楓還是點頭承認:「正在學習。」

藍楓顯然不會告訴外人,自己的職業等級已經達到了鐵匠的標準,十六歲的元氣境六重高手,已經十分恐怖了,若是再加上一個十六歲的鐵匠,無疑太過於驚世駭俗,這種事,還是低調些好。

「想不到藍賢侄還有鍛造的天賦,真不愧天才之名!」耶齊浩特笑吟吟道:「不過,一人閉門造車,終究不如拜在一位名師門下,若是能得到名師的指點,或許能少走許多彎路,節省大量的時間。巧合的是,我耶齊家族唯一的太上長老,便是一位煉器師,若是賢侄有興趣,我倒是可以幫忙問下……」

在提到家族的煉器師時,耶齊浩特臉龐之上浮現一抹驕傲,連語氣也是提高了不少。

毫無疑問,正是憑著這一位煉器師,耶齊家族才能夠力壓紅葉鎮其餘幾個家族,乃至紅石城周遭的諸多家族,成為方圓數十公里之內數一數二的存在!

須知,這可是真正的煉器師,職業等級達到了四星的恐怖存在,遠非那些偽煉器師所能比擬的,而這樣的存在,地位崇高,心中極為驕傲,即便是楊逍這樣的月級高手,在面對煉器師的時候,也得客客氣氣的,絲毫不敢怠慢。

在耶齊浩特話音落下之後,眾人的目光,便無一例外地挪到了少年身上。

這樣的天才,無論拜入誰門下,都是其幸運,遺憾的是,煉器師的數量本就極其稀少,而被家族招攬到手的煉器師,紅石城周遭數十城鎮之內,僅有一位。而這一位,便是耶齊家族的那位太上長老,地位還駕凌於族長耶齊浩特之上。

至於少年是否真的擁有鍛造天賦,重要嗎?

然而讓場中眾人沒預料到的是,他們沒有等來少年的回答,卻是等來了一道略微帶著一絲譏諷的聲音:「煉器?煉器有什麼好的?」

皺眉望向院門之處緩緩行來的數道身影,最終,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於領頭之人。

很明顯,剛才開口之人,便是這一位領頭的中年男子。

只見中年面帶一絲高傲之色,衣著華麗,舉止從容,唇角彎起一道嘲諷的弧度。

見得此人,場中不少人臉色都為之一變:「蕭家—蕭長空!」

來自蕭家鎮的蕭家,無疑是紅石城周邊數十城鎮之中唯一能與耶齊家族抗衡的存在,二者勢力相當,不分上下。甚至,論家族底蘊,蕭家還在耶齊家族之上,因為,蕭家曾經可是出過數位驚才絕艷的先祖,影響力甚至一度與周邊城池的大家族比肩,只是隨著歲月的變遷,漸漸沒落下來,不復當年的風光。「蕭家鎮」之名,便是因此而得名。

耶齊家族有一位太上長老,蕭家同樣擁有一位太上長老。

耶齊家族的太上長老是一位煉器師,而蕭家的太上長老則是一位煉丹師!

而與耶齊家族那位煉器師不同的是,蕭家的煉丹師,並非是被招攬過來的,而是蕭家的上一任族長,乃蕭家本族之人。兩者之間,聯繫更為緊密,這種血緣上的緊密聯繫,自然不是人情或利益捆綁所建立的聯繫所能比得上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