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獨孤鶩已經釋然了。

2021 年 11 月 15 日By 0 Comments

可湮兒呢?

從獨孤鶩進入這個房間開始,湮兒的一雙眼都在他身上。

此舉,非常危險。

他記得,早幾年在宮中見過鳳白泠,那是個張揚無腦的女子。

那女子,有雙清澈明睿的眼,在這亂世中,還能擁有一顆清醒的心,比什麼都重要。

「聖上很器重你,你們倆若是能冰釋前嫌,我就算是死也無憾了。」

老太師嘆道。

永業帝是他的弟子,他柴胡橫溢,是帝王之才,可獨孤鶩比起他來,更勝一籌。

一山難容二虎,更何況這二虎之間,有很大的誤會。

「老太師,我只問你一句,當年,我父王是怎麼死的。」

獨孤鶩聲音冰冷如水。

順親王在盛年暴斃,他身亡前,經過宮。

永業帝是他最後見的人,獨孤鶩都未曾見到他最後一面。

老太師啞然。

「老太師,這幾日,楚都里流傳著一首詩。我以為,老太師應該有些興趣。」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

……」

春蠶到死……蠟燭成灰…人力有盡時。

獨孤鶩的聲音還在屋子裡回蕩,人卻已經走了。

那盞油燈燈芯啪的蹦出一個火花,燈忽的滅了。

老太師只覺得天旋地轉,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嚴經緯發現自己攬了個爛攤子!

如此沒有眼力勁,單純得像一張白紙一樣的姬從良,怎麼幫他找媳婦?要是跟在自己身邊一段時間還找不到媳婦,估計老村長和胖嬸又是一番抱怨。

這一刻,嚴經緯忽然明白了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重要性!

姬從良跟著梅里神山的守護者修行,成為無數人羨慕的對象,但是……他學到的,只有武功,其他的一些生活技能,說話技能,什麼都沒學會。

「經緯哥,現在我要幹什麼?」姬從良抓著腦袋看向嚴經緯。

嚴經緯指了指魏武天,然後又指了指自己,道:「今天我就教你第一課。打個比方,我是你的女朋友,他要來打我,而你,需要做什麼?」

「你是我女朋友?」姬從良抓了抓頭,一臉疑惑:「經緯哥,你是男的啊,你怎麼就成我女朋友了?我不喜歡男人的!」

「……」

嚴經緯無奈的看了姬從良一眼,欲哭無淚,自己這是攤上什麼貨啊?

「經緯哥,是不是我又錯了?」姬從良看著欲哭無淚的嚴經緯,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沒錯,是我錯了!」

嚴經緯揉了揉太陽穴,看著朽木不可雕的姬從良,他尋思回昆州后前往雨村一趟,退貨!

嚴經緯和姬從良之間的對話,讓在場的人都有些懵逼。

這兩人,搞什麼?

「經緯哥,你到底要我幹什麼?」姬從良聽到嚴經緯說自己錯了,頓時急了。

「打他!」

嚴經緯指了指已經逼近自己的魏武天。

「哦,好的!」

姬從良聽到嚴經緯明確的命令后,邁開步子,走向魏武天。

魏武天的身材不算矮,大概一米八左右,而姬從良不到一米六的身高,而且很胖,越發顯得他又胖又矮。

兩人站在一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都懵住了!

嚴經緯,這是什麼意思?讓他帶來的這個手下來對抗魏武天?難道他不知道魏武天已經是王境之上的存在了么?

「嚴經緯,這……」歐陽安琪一臉疑惑的看著嚴經緯。

「從良雖然腦子不咋地,但武功還行!」嚴經緯隨意的說道。

此時。

魏武天目光落在姬從良的身上,他眉頭緊鎖,眼前這個矮小的胖子,給他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對方身上,沒有什麼能量波動,但是……好像又有一股危險的感覺。

「經緯哥讓我打你,那我就打你!」姬從良看著魏武天,開口說道。

這句話,讓魏武天瞬間暴怒。

當他是軟柿子么?想捏就捏?

「找死!」

魏武天怒吼一聲,直接伸出手,一掌啪向姬從良!

這一掌拍的位置,恰好就是姬從良的肩膀位置,這一掌,勁力極大,周圍的空氣,似乎都被股盪了起來,嗤嗤作響。

「直接就下死手!」

「嚴經緯的人慘了!」

「沒想到,魏武天的性格是一點沒變,依舊狠毒!」

「當年的魏武天,可是殺神,他這樣的性格,哪會這麼容易改!」

在場有幾名歐陽家的高手,都感受到了魏武天這一掌的勁力,他們似乎都看到了姬從良的結局,不死也要重傷!

而姬從良,沒有躲避。

看著對方啪打向自己的手掌,他竟然站著原地,一動也不動!

魏武天也有些奇怪,以為眼前這個矮小的胖子是嚇傻了,不過,他依舊沒有收力,他要讓對方知道,惹怒自己的代價!

咔嚓!

魏武天的手掌和姬從良的肩膀接觸的瞬間,咔嚓一聲脆響傳遍了整個大廳。

這一聲脆響,讓眾人都以為是姬從良的肩膀被拍碎了!

但下一秒鐘。

一聲慘叫卻是從魏武天的嘴巴里發出來,他臉色痛苦,死死的捂住自己的手掌,眼神恐懼的盯著姬從良,彷彿見到了什麼怪物一般。

碎了!

他這一巴掌啪下去,碎的不是對方的肩膀,而是他的手掌!

他感覺自己的手掌啪到的是世界上最堅硬的物體一般,而由於他發力很大,根本收不回來,所以等於是他的力,全部都反作用到他的手掌上,導致手掌徹底碎裂!

魏武天的慘叫和捂著手,以及他的表情,讓在場的眾人都瞪大了眼睛。

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嚴經緯開口道:「從良,廢了他!」

魏武天出手的一瞬間,嚴經緯就看出了他下了狠手,就算換做王境巔峰的高手,恐怕在他這一掌下,也會徹底重傷廢掉,如此狠毒的人,自然沒必要留下他繼續害人!

「好的,經緯哥!」

姬從良答應了一聲,然後他抬起拳頭,一拳,打向魏武天的胸口位置。

魏武天瞬間大駭,連忙伸出雙臂,護住胸口。 漆黑的夜裏,幽森的郊外。

在郊鎮山區的閑置廠房中,燈火通明。

三個身着白大褂的男人,目不轉睛地盯着玻璃門裏面的兩個人。

兩人看不清容貌,整個臉被籠罩在紗布之中。

這個廠房有十幾個小房間,外面破敗脫皮,內里卻裝修精良。

像極了高端定製的私人醫院。

「前面1個,晶片排斥,耳朵爛了。這次我把晶片換了一個位置,直接植在腿根部動脈旁,不易發現,也不影響美觀。」

戴眼鏡的高個子白大褂似乎對自己的作品很滿意,向同伴炫耀。

另一個年齡明顯偏大的胖子,卻不贊同地搖搖頭:

「少主要求將晶片植在耳垂一下,是為了在發生異常情況時,一招弊命。你把晶片植在腿上,即使你爆了她的動脈,流血而亡,但她在死之前說出來的話,足以把你賣得乾乾淨淨。」

高個子笑了笑,得意地說: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所以,我的真正殺招,不在於爆頭,不在於割脈,而是毒。當晶片爆炸解體,毒素迅速蔓延全身,這種毒首先滅掉的就是人的語言中樞,即使不會馬上死掉,她也口不能言了。」

另外兩人驚詫地看了他一眼,眼睛不約而同地亮起來。

「這個辦法,果然最好!」始終沒說話的第三人開口說道:「我們已經發生了3起晶片排斥導致爛皮爛肉的情況了,畢竟她們的臉我們都花了大價錢,爛了一點點,都是可惜的。在腿上,即使最後結疤,也是無傷大雅的。」

「可是,腿上骨骼不能作為依託,晶片要儘可能地小才行。」

幾人正在討論著晶片的大小,這時。從玻璃門裏走出一個護士,對三人說:

「三位教授,人已經醒了,我們一起來見證一下奇迹吧!」

三人摩拳擦掌,興高采烈地走進來。

「開始吧!」高個子對護士說。

護士得到指令,開始對兩個剛剛醒來的人進行紗布的拆解。

三人緊張地盯着兩個女人,直到紗布完全拿下。

三個人才不約而同地鬆了一口氣。

「漂亮!」胖子點點頭,「真是漂亮!」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