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王奇眼睛死死盯住雙頭狗妖的位置。在合圍即將封閉時,腳下使勁一蹬,整個人往後猛退。背靠着一隻狗妖,手中斧頭掄起來就是一個斜砍,第一隻狗妖直接被攔腰斬斷。

2022 年 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余勢不減,斧頭帶着巨大的慣性力量擊中了第二隻,順帶着將第三隻狗妖一柄砸飛出去。

後背的狗妖被王奇主動的一撞已經失去了最好的攻擊位置,此刻鋒利的牙齒深深釘入王奇的背部,一個甩頭撕扯下一大片皮肉!

腳下一個滑步轉身,看着嘴裏含着自己的血肉正要吞下的狗妖。王奇直接順勢拉扯住還在半空中的斧頭,一斧劈下去。

背後的劇痛深深的激怒了王奇,喉嚨里發出野獸般的吼叫,他眼神中瘋狂之色更濃!

可還未等得片刻喘息,迎面又是三隻狗妖張著血盆大口撲了過來。

兩隻狗妖沖在前各自咬住王奇的一隻手臂,劇烈的疼痛讓斧頭也跌落在地。

中間的狗妖直撲面門。千鈞一髮之際,王奇一聲怒吼,雙手緊握奮力甩開了撕咬在手上的兩隻狗妖,后發先至的抓住了即將咬到自己臉上的狗嘴。

令人作嘔的腥臭氣息從狗嘴裏噴到王奇臉上,僵持了不到一秒鐘,王奇雙臂用力撕扯,竟然直接將狗妖的嘴撕扯成了兩半!

這血腥殘暴的場面鎮住了所有的狗妖。即便它們智力極為低下,身體趨吉避凶的本能也在提醒自己離這個怪物遠一點。

雙頭狗妖在一旁發起吼叫,可剩下的幾隻狗妖卻也只是躊躇的圍着王奇徘徊,不敢上前。

王奇吐出一口帶血的唾沫,又伸手在一片血肉模糊里扣出了兩顆斷在自己手臂里的牙齒。

舉起了斧頭指向雙頭狗妖,眼中滿是挑釁。雙頭狗妖甩了甩頭,發出一聲怪叫。四肢蹬地,整個身體劃出一道殘影沖向王奇。

濃郁的生命能量在王奇眼中匯聚,抓住你了!

王奇高高躍起,一人一狗在空中錯身而過。

王奇胸腹間又被劃出一道口子,而自己手中的斧頭則順勢劈在狗妖的身上。

只要不死,受點傷算什麼?王奇有些得意的轉過頭準備驗收成果。

卻發現雙頭狗妖只是抖了抖身子,並沒有如預想中的被攔腰斬斷。

破不了防!

僅憑斧刃的鋒利和王奇的力量,破不開雙頭狗妖的皮毛。它的力量,速度以及防禦力起碼是單頭狗妖的好幾倍。

雙頭狗妖智慧不低,看了看自己身上,也明白過來。

沖着王奇齜著牙,又沖了上來。

又是一次交鋒,王奇的手臂上再次挂彩,狗妖則是腦袋上被砸個正著。

幾次對拼下來,王奇身上已經滿是傷痕,更重要的問題是,傷口的癒合速度逐漸跟不上了…

狗妖在一旁甩著腦袋,虎視眈眈的盯着王奇,腳下有些踉蹌。腦袋被被辣么狠的砸了十幾次,有點冒金星了。

渾身血肉模糊,看起來慘不忍睹,王奇心裏明白,繼續耗下去,等狗妖恢復緩過來,自己很可能會死在這裏。

剛剛還剩下的幾隻單頭狗妖也都死了,沒地方回血了。

不能停下來!心裏快速權衡了一下現在局面,計上心來。

王奇拖着斧頭大步流星的沖向狗妖,那高昂的戰意嚇了狗妖一跳。

隨即又憤怒起來,你怕不是沒搞清楚現在的狀況?狗妖也猛的向王奇發起衝鋒。

無敵旋風斬!

王奇一聲怒吼,大斧帶着呼呼的風聲極速的旋轉劈向狗妖。斧頭脫手后王奇一個頓步停住轉身,直接就是一個箭步往前沖,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十分的連貫!

這邊狗妖一躍而起迎面卻飛來一柄巨斧,本就有些頭暈眼花的它被斧頭砸了個正著。可想像中的以傷換傷並沒有出現,那個可惡的人類已經跑遠了。

剛剛墜地的狗妖瞄見王奇的背影,憤怒的情緒瞬間爆炸,直接化作一道流光追了上去。

狗妖的速度比王奇快很多,很快就追到了王奇身後,血盆大口張開,就要咬下那個人類的頭顱。

等你很久了!

王奇竟然早有準備的停住,轉身,雙手掐住了狗妖的脖子。

與此同時,劍來!

一柄飛劍破土而出,直直朝着狗妖射來。狗妖前行的速度和飛劍飛來的速度疊加起來,因為王奇的腦袋遮擋,狗妖並未能發現隱藏的飛劍。

王奇一個歪頭,飛劍貼著耳朵劃過直直的插入雙頭狗妖一個頭的眼睛之中,劍身自腦後穿出。

狗妖發出一聲慘叫,爪子胡亂的一撓,逼的王奇放開了自己。

……

剛剛你追我,現在換我了。

狗妖一個腦袋上插著一把劍,狼狽的向後逃竄,王奇在後邊猛追。

王奇撿起剛剛掉在地上的斧頭,看着前方疲於奔命的狗妖,得意的一笑。

劍來!

正在瘋狂逃竄的狗妖身形突然一滯,腦袋上的飛劍上爆發出一陣力量要將它往回帶。前後力量一陣撕扯,巨大的痛楚讓它幾乎癱倒在地,求生的本來支撐着它努力的往前爬。

劍…再來!

王奇一手拖着斧頭,一手全力引動劍訣,再也支撐不住的狗妖直接被飛劍帶了回來。

疾風斬!狗妖飛了出去!

劍來!

天罡…三十六斧!狗妖又飛了出去!

狗來!

雷霆一擊!狗妖飛了出去!

狗再來……

王奇杵著斧頭喘著粗氣,地上的狗妖也是出氣多進氣少。

what’sup,你就讓我砍死好不好,我這身上血還滋滋的冒呢!

看着手中的巨斧,王奇突然想起內瑟斯舉起斧頭指向太陽圓盤時的情景。沒記錯的話,那斧刃上流轉着黑色的光暈。

黑色的光暈?王奇若有所思的舉起斧頭。

回憶起斬殺狗妖時生命能量入體的過程,絲絲生命能量從身體里抽出,反嚮導入到斧刃之上。

仔細端詳著微微泛著綠光的斧刃,王奇笑了笑。

最後一式,開天…劈狗!

斧刃毫無阻滯的切開了雙頭狗妖的身體,一陣強烈的生命能量直衝天靈蓋!

本身雙頭狗妖的生命本源就要比普通狗妖強出一大截,而添加了生命能量作為引子后,這一斧吸收的生命能量多的超乎王奇的想像。

不止是生命本源,屬於狗妖的部分記憶,情緒都被吸了出來。

年幼時躲在陰暗處獨自舔舐傷口的恐懼,強大后瘋狂殺戮的狂躁各種情緒隨着生命本源的吸收也一併融入到王奇身體之中。

身上的傷口已經全部癒合,可還有一大部分生命能量還在繼續的與王奇融合。

雙頭狗妖的生命本源其實比王奇本身的生命本源要高出不少。混合著狗妖的記憶和情緒不停的融合,王奇雙眼逐漸變得赤紅。

大腦中一陣嗜血的殺戮慾望在不斷攀升,像是喝醉了一樣,昏昏沉沉的,王奇用力甩了甩腦袋。

我怎麼看見了我的…鼻子?

用手一摸,what’sup?

斜眼從斧面的反光上看到自己的形象,王奇嚇了一跳。

我特么變成了狗頭?

跟內瑟斯那個形象一樣,狗頭,人身!

啊!腦海中的殺欲攀升到了頂點,王奇忍不住大吼了一聲。

僅存的理智不停的告訴自己,「趕緊跑!離開這裏,不要被人發現!」

手中牢牢抓緊斧頭,王奇往遠方的樹林狂奔而去。身處距離地面二三十米的高空而無借力之處,下方是張牙舞爪這伸向自己卻夠不到的噬人花,安然儘可能的觀察著會發生什麼。

位於視線盡頭的地平線仍然被鮮花包裹,而此之外,世界中只有他和花海。

身體開始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降落,安然側身點在伸來的枝條上,躲過了撕咬而來的紅色花朵。

《這個NPC明明很強卻過於謹慎》第一百七十三章東方問道之死「是之助社長,跟他說說我們的來意吧。」拍了拍手,DarkDecade抬頭對飛電是之助頷首道。

「好,垓,今天來找你主要是為了一件事。」飛電是之助點點頭,對天津垓道。

天津垓乾咳一聲,整了整衣領:「我知道,畢竟無事不登三寶殿,而且,你們是為了關於基里艾洛德人的事來的吧?」

《在假面騎士當工具人的日子》050朋友 被親了!

腳踝被親了!

朴智妍顧不上跟李羨吵架了,用力把腿抽回來,轉身就跑。

一出門,她就看到了坐在餐廳里的權侑莉和徐賢。

唰的一下,臉紅了,右腳腳踝,剛剛被李羨親到的地方就好像有個封印一樣,把她的腳踝封印住了,整個腳踝又熱又僵,連路都不會走了。

「唉~」看到朴智妍慌張的樣子,權侑莉無奈的搖了搖頭。徐賢則看着她一本正經的問道:「要不要我們幫你修理他?」

朴智妍連忙擺了擺手,有點兒結巴的說道:「不不不,不用了,我先走了,歐尼們再見!」

朴智妍落荒而逃了,徐賢和權侑莉對視了一眼后,權侑莉拿着一塊三明治和一杯牛奶,站了起來。

「我回房休息了,你們隨便折騰,我不怕吵。」

「歐尼~」本來還裝淡定的徐賢瞬間被調侃的臉紅了,撒嬌般的埋怨了一聲。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早晚都是那麼回事,趕緊把他拿下得了。」

「不要!我先走了!」徐小賢氣呼呼的站了起來,轉身就走。

在她看來,權侑莉這就是在說風涼話。

又不是她不想把李羨拿下,是李羨不要她,她有什麼辦法?她的委屈誰知道?誰在乎!

哼!不就是個臭男人嗎?還是個n手的臭男人,誰稀罕!

她氣沖沖的往外走,結果剛走到餐廳門口就被李羨堵住了。

「去哪兒?」

「你管不著!讓開!」徐賢冷冷的看了李羨一眼,然後扭過頭去說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