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王熙鳳聞言,似怔了怔,才轉過頭,看到賈環後,也不知怎地,眼圈一紅,眼淚就落了下來。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平兒在一旁解釋道:“奶奶害喜害的厲害,睡不好,也吃不下。”

賈環皺眉看她,道:“那你怎麼不早說呢?”

語氣有些責備。

平兒聞言,面色一黯,低頭不語。

還好,王熙鳳似乎緩過神來,用帕子拭去淚水後,強笑道:“環兒,切莫冤枉平兒。你是爺們兒家,又是小叔子,哪有嫂子懷孕的難事,去給你說的道理?

再者,宋媽媽說了,有的人是害喜重一點,不礙事。

女人都是這樣過來的。”

賈環卻不理這些,先對平兒道了聲歉,擋住她的客套後,道:“平兒姐姐,你現在就去我那邊,看看幼娘在做什麼,沒大事的話,讓她現在過來看看。

也是奇了,之前我不是叮囑過,讓她每十天半月就檢查一次,她沒來嗎?”

平兒忙道:“不是不是,幼娘之前常來的。不過……”

“不過什麼?”

賈環問道。

平兒不好說,王熙鳳有些尷尬道:“幼娘每次來,都要給我按摩鍼灸,折騰好一陣,我怕麻煩她,就……就……”

賈環聞言笑道:“我就說,幼娘不敢怠慢你這個二嫂子。你性兒也太急了些,大着肚子也還急性子。再忍一個多月吧,就快好了。讓幼娘再給你看看,能沐浴先沐浴,薰也薰死人了。”

王熙鳳聞言,臉色頓時大紅,眼睛裏眼淚都委屈出來了,道:“我難道就不知道埋汰,還不是爲了你們賈家?一個個都嫌棄我,你鏈二哥在這屋裏待不了半個時辰……”

賈環哈哈笑道:“行了行了,說兩句還哭上了。

怪誰?要是讓幼娘一直看着,說不定二嫂你現在還和平常一樣。

不過也快了,我算算,今兒五月十九,滿打滿算,也就還有不到五十天的日子。

就快了,到時候,二嫂你又是一條女好漢!”

然而,平日裏能讓王熙鳳嬌嗔暗惱的話,此刻她卻無動於衷,和平兒一起,怔怔的看着賈環。

她預產的日子,連賈璉都不記得……

賈環看她們的表情,好笑道:“你們這樣看我做什麼?幼娘當初跟我說過一回,我就記下了,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

行了,平兒姐姐,你快去吧。”

平兒輕輕點點頭,轉身離去了。

等平兒離去後,房間裏的氣氛,似乎忽然變化了些。

王熙鳳看着賈環的眼神,也愈發柔軟。

她倒沒有真想發生什麼,只是控制不住心裏的親近之意……

然而賈環,卻似乎一點風趣都不識,“悄悄的”用手在鼻子下忽扇着,嘴巴還撇了撇,一臉的嫌棄之意……

王熙鳳見之,又羞又惱,嗔道:“環兒,你少作怪,哪裏就到這般了?我每日裏都讓平兒用汗巾子幫我擦身子的……哎喲!”

話沒說盡,王熙鳳忽然叫了聲,雙手撫上大肚。

賈環見之唬的臉色都變了,忙上前一步,看着王熙鳳緊張道:“二嫂,(wwuukans.om)你怎麼樣?”

這個年代,準時順產都如同入鬼門關,更何況早產……

然而,王熙鳳看着賈環唬的變白的臉色,卻“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道:“沒事,就是踢了我一下,有點疼。”

賈環聞言,“呼”的長出了口氣,裝模作樣的抹了把腦門上的汗。

王熙鳳見之,咬了咬嘴脣,眼睛閃亮,輕聲道:“謝謝你,三弟。”

賈環迎着她的目光,呵呵一笑,道:“這算什麼?我們是一家人嘛。”

王熙鳳微笑着,輕輕的點了點頭……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嘿嘿,二嫂,你這般看我作甚?

我鄭重警告你,不要覬覦我的美色!”

看着王熙鳳丹鳳眼中滿是柔和的暖意,靜靜的看着他,賈環笑呵呵的打趣道。

這般模樣的“鳳辣子”,怕是也只有在此刻,也唯有此人才能看到……

王熙鳳聞言,一張俏臉登時通紅,“呸”的啐了口,嗔道:“誰覬覦你的美色?

好好的少年郎,還美色,不害臊!

我是在感激你,孩子父親都想不到的事,你這個做叔的卻能想到,唉……”

聽出她語氣中的惆悵和怨氣,賈環沉默了下,而後又呵呵笑道:“二嫂,想開些。

人生不可能十全十美。

要是二哥和我一般,怕他也不會只守着你和平兒姐姐兩個了。

別人家的女人頂多頂一個醋罈子的名聲,你在外面的名聲……

哈哈!是醋缸醋甕!”

“你放屁!哪個挨千刀的在外面嚼舌頭?”

王熙鳳破口罵道,又漲紅着臉高聲道:“他要有三弟你這份能爲,他愛收幾房就幾房,我會管他?

沒三弟的能爲也就罷了,他若真的收個家世清白的回來,我也認了。

我難道真的容不下人?

可你看看他,在外面什麼髒的臭的都沾惹不說,連男女都不忌!

你還說我……你欺負人!”

委屈萬分的說完,王熙鳳又紅了眼圈。

賈環嘿嘿笑道:“二嫂,你怎麼變成林姐姐了?林姐姐現在都沒這麼愛哭,跟淚包似的!”

王熙鳳聞言,淚眼婆娑的瞪了他一眼,然後自己拿繡帕拭去眼淚,心裏有些酸。

她可是早就知道,家裏不管哪個姊妹哭,賈環都會想方設法哄她開心。

偏到她這裏,各種“諷刺打擊”!

不過,想一想兩人的身份,唉……

鴻溝啊!

可是,

她也並沒奢望什麼。

她只是想,也有人能這般關心她一次,只一次就好……

她雖然要強,可到底也是女兒家啊……

想想賈璉這些日子來的所作所爲,再對比賈環……

王熙鳳自忖不比誰哪個女兒家差,卻不想命運竟這般“悲慘”,所託非人!

念及此,她當真是悲從心來,痛哭出聲。

這般動靜,卻唬了賈環一跳,忙道:“二嫂,不至於啊!跟你開個玩笑你就當真了?”

王熙鳳一邊哭,一邊搖頭道:“不是,我……我只是覺得命好苦……”

“就因爲攤上我這個小叔子?不是吧二嫂,我長得那麼寒磣人?”

賈環語氣驚悚誇張的問道!

“噗嗤!”

哭泣中的王熙鳳,生生被賈環給逗笑,不過她沒給賈環看笑臉,就忙低下頭,用繡帕捂住鼻子。

不要以爲美女破涕爲笑時,就不噴鼻涕……

待收拾好了後,王熙鳳才又擡起頭,一雙妙目裏滿是嗔意的看着賈環,道:“連哭都不讓人痛快的哭一場,真是欠了你的……”

賈環哈哈笑道:“二嫂,這麼美好的生活,有什麼好哭的!

人的一生呢,難免會有許多坎坷。

若真的一帆風順,反而沒什麼趣味了。

你看看那些大人物,哪個不是歷經風雨磨難後,才擁有波瀾壯闊的一生?

你這點爛事兒,壓根都不算事兒!”

王熙鳳沒好氣道:“那是你們爺們兒,我們婦人家,誰稀罕什麼波瀾壯闊的一生?

我們只希望……唉!”

不願再提願望,因爲她覺得她已經沒什麼願望了,索性略過不提。

一聲嘆息後,王熙鳳看着賈環道:“三弟,你呢?

你也是大人物,你經歷過哪些坎坷?”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賈環聞言,頓時覷起眼睛看着王熙鳳,語氣嚴肅道:“這話,要從當年我被某個小娘皮,用一條汗巾給逼出賈府時的悽慘狼狽說起……”

王熙鳳聞言,面色先是一白,可細眼看去,卻看出賈環嘴角隱藏的笑意,知道他又在玩笑,心裏頓時鬆了口氣,面上卻重重的啐了口,道:“你敢說,當年是我冤枉了你?

我那條汗巾子,本是洗澡後晾在外面的……

誰想忽然就不見了,平兒說在院子裏看到你的影子,不是你是誰?

從小就那麼壞……”

俏臉微紅,一雙丹鳳眼中,又浮現了層水意……

賈環卻撇了撇嘴角,道:“我當年懂個屁,毛都沒長……咳咳。

不過是看你晾在小抱廈外的錦帛好看,摸起來滑滑的,聞起來還香香的,順手就摸走了罷……

咦,二嫂,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王熙鳳心裏“恨”的咬牙,卻又忍不住的心顫,酥酥麻麻。

他……摸我汗巾,還香香的、滑滑的……

可,那是我擦拭身子……和那些私.密地方的汗巾啊……

好羞恥……

王熙鳳直覺得有股癢意,從某處漫延,一直漫延到心窩。

身上熱的要命……

一雙美眸如同能滴出水來,怔怔的看着賈環。

賈環又不是石頭人,哪裏看不出王熙鳳眼中的絲絲情意和欲意。

可是,他卻能理解,王熙鳳此時的心境,並非真心本意。

孕婦的情緒本就容易波動,也很脆弱。

她懷孕又遭了那麼大的罪。

可這個時候,賈璉不僅沒有陪伴在她身旁,還在外面招三惹四,更不知羞恥的跟錢啓亡妻鬼混在了一起。

被揭發後,連她一起跟着丟盡顏面……

賈璉不在乎這些,可她素來爭強好勝,最愛惜顏面,又豈能不在乎?

除此之外,賈璉還拿身邊清秀些的小幺兒瀉火。

離婚365次 可想而知,這些事對生性好強的王熙鳳有多大的打擊。

縱然沒有心寒似冰,也好不了多少。

而這個時候,賈環出現了。

一番霸道的做主,要招公孫羽來爲她解“害喜”之苦。

更貼心的記得她的預產期……

也不和她爭吵生氣,還總哄她開心。

這讓王熙鳳怎能不感動?

但是賈環卻並不以爲,此時和王熙鳳真的發生點什麼是好事。

無論對誰,都不好。

這不是矯情。

因爲賈環可以想到,就算是王熙鳳,真要就這麼發生點什麼後,待事後,她也一定會懊悔。

而他,叫做趁人之危,趁虛而入……

這種爲爽一時,而失去一個可以隨意玩笑說話的親人的行爲,賈環以爲還是不做爲是。

再者,早已經過那麼多美人的洗禮,賈環已經不是前世那個一輩子都沒牽過女生手的吊絲了……

更何況,他現在正“無能”,縱然有心也無力……

因此,面對王熙鳳“含情脈脈”的目光,賈環卻“不解風情”的擠了擠眼睛,目光中滿是戲謔的笑意。

空氣中原本曖昧瀰漫的氣氛,卻放佛被丟進一塊土坷垃,被破壞的淋漓盡致。

沒有哪個美女,願意和一個“木訥”的逗比發生點什麼……

眼中水意漸漸消散,面上紅暈也悄悄斂去,心裏雖然還殘留着一些酥麻感,但某處卻不再癢了……

冷靜重新回頭後,王熙鳳心中陡然一驚。

似乎終於又重回到現實中。

想起之前的事,她雖然有些遺憾,但更多的卻是後怕。

若賈環真個主動對她做了些什麼……

那日後,彼此將怎麼面對?

她心中並沒有真的想要做一個紅杏出牆人啊!

這種心理雖然有些矛盾,可女人本就是矛盾的……

也幸好,兩人中還有個清醒的,知道哪一步不能突破。

他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王熙鳳心裏感慨着,眼神微帶感激的看着賈環。

縱然拒絕,他也給她留足了體面。

一劍掌乾坤 “三弟,你真……哎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