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由契約內容來決定施術者獻祭的『祭品』數量和種類。契約越嚴格苛刻,需要的祭品就越珍貴,種類數量也越豐富。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如果某施術者通過契約定下規則,要求禁術強化后必須殺死目標,如此嚴苛的達成條件,那麼契約很可能會要求施術者奉獻部分或者全部生命精華作為祭品。

這樣的禁術帶有契約強制之威,誓言規則之力,試問威力能小嗎?出手則必死,所以才有即死之名。

不過為了確保攻擊性質的絕對禁術一定能殺死目標,通常都會採用心靈攻擊方式。

但如果締結契約的絕對禁術沒能殺死目標呢?那麼就會視為違背契約,會遭到契約法則的懲罰,這便是反噬。

德拉古斯的絕對禁術因為沒能殺掉你們中的任何一個,當初定下的規則便不成立,承諾的誓言沒做到,只能接受懲罰。目標不死,那只有施術者死了;既然對手安然無恙,蘊含規則之威的禁術只能反噬在自己身上,否則契約法則意義何在?

明白這一點后,你就應該清楚,沙丘的絕對禁術:魔像,一定是定下了絕不可能被屠神團打破的規則。

只要你想辦法擊破那層外殼,哪怕只有指甲蓋大小,他也必將遭受反噬。就算你的攻擊只打破外殼,不傷及沙丘本人,那傢伙在自己的禁術反噬下,不死也廢了。

接下來,禁術失效,沙丘又被反噬重創,要殺要刮,還不是你一個念頭的事?」 普羅修斯場外助攻,雖然沒有實際行動,只動了動嘴皮子,但也讓搖光霍然開朗,明白自己面對的是什麼,更清楚接下來該怎麼做。

可面對沙丘的絕對禁術:魔像,歸根到底還得依靠外力來擊破它,等著它自己破個洞是不可能了。因為這是防禦禁術,不會類似攻擊類禁術那樣具備極短時間內的爆發性,禁術本身對心靈力場和其它「祭品」的祭獻模式是緩慢索取的,所以能維持很長時間。

以目前沙丘之能,魔像維持個幾天幾夜都不成問題。這也是他為何會在戰鬥一開始就動用魔像禁術的原因,因為他有足夠的時間陪屠神團慢慢玩。

搖光現在要做的,就是如何打破魔像不破的神話。然後靠禁術反噬來終結沙丘這個施術者。

總裁爹地的寵妻法則 這也是宇宙各方流浪者為什麼只有極少數狂熱分子才能成功開啟絕對禁術,因為只要禁術發出,不成功、便成仁!

沙丘的問題搞清楚了,接下來就是搖光自己的問題:如何打破魔像?

接下來的時間,搖光用盡辦法,可沙丘還是藏在魔像中巋然不動。

焦急萬分的普羅修斯又發話了:「傻丫頭,不要局限在固定的圈子裡,要跳出來!

記住我曾經給你說過什麼,那是一面鏡子!」

跳出固定的圈子!

搖光心中霍然一驚。難道我一直都在圈子裡面,無法跳出去嗎?

這個固定的圈子到底指的是什麼?

想到這裡,搖光開始換位思考,如果普羅修斯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那還是用說么?當然是拿出他的拿手好戲,直接粉碎目標所在的空間……

等等,粉碎空間?對啊,連物質形態依附的空間都碎了,什麼樣物質還能維持完整形態?必然隨著空間碎片被分裂成相應部分!

這個固定圈子,指的就是完整空間!

只要能將魔像某一點所在空間粉碎,任它再堅硬結實,也必然會隨著空間碎片分裂開來。那樣的話,不就等於打破它了么?

哪怕這種空間碎裂帶來的形態破缺只有一瞬,那也算是擊破禁術形成的魔像,如此一來,絕對不破的規則便被打破了,契約反噬必然會找上沙丘!

此時,最終的答案便要在空間上動腦筋。

普羅修斯曾經給屠神團專門開堂講過空間是什麼。空間,相對於時間,它分兩種表現形式。

第一種是狹義空間,專指物質依託存在的維度,也就是說有物質存在,空間才有意義,離開客觀物質空談空間,是一種謬論。

第二種是廣義空間,指零維至十維所有形態的糾纏結果。這裡面就否定了物質的概念,也就是說不論是否存在客觀物質,空間自在,只隨維度屬性變化,而不以主觀意念改變。

宇宙,這個概念,便是指第一種狹義空間,加上時間維度,合稱宇宙。沒有宇宙中形形色色的物質作為參照,這個概念是不成立的。

而無視物質概念的廣義空間,被稱為虛空。在有些什麼都沒有的虛空中,沒有物質,就沒有參照物,沒有參照物,就沒有時間,只能感受到一片宛如靜止般的虛無。

但不論是廣義空間還是狹義空間,其根本都是維度糾纏互動的結果。拋開其它維度不談,就說宇宙眾生所在的三維空間,它是由無數零維、一維、二維空間共同組合而成。可以將一小片三維空間,視作無窮無盡的點、線、面按照一定規律排列的結果。

規律稍有變動,三維空間形態就會崩塌瓦解,分解為無數形態的子空間,或者次元空間。但由於組成原來三維空間的點、線、面依然存在,且總量未變,這些分解而成后的子空間和次元空間依然是三維形態的。

因為質能守恆鐵律存在,物質和能量不可能憑空而來或憑空消失,唯一能改變的,只有排列規律,所以換一種規律,空間依然存在,只不過改變了形態。

這個規律就是量子波動頻率。所以頻率的不同,造就了無數形形色色的次元空間。而不論是狹義還是廣義空間,在尺度上幾乎是無限的,其內只要有一小部分頻率發生變化,也可誕生同樣尺度無限、數量無窮的次元空間。所有次元空間統統漫遊在原本空間之外,維度界限之內,這就是所謂的空間夾縫,也被稱之為結界。

而結界是聯通的,彷彿無邊無際的海洋,無時無刻都在誕生、包裹、承載、移動、毀滅、收容各種各樣的空間泡沫。所有類型的空間運用,就是利用這個原理。

不論是普卡的橋接空間,還是普羅修斯的撕裂空間,亦或是四階強者們五花八門的空間運用手段,甚至是某些尖端科技設備和靈器神器具備的逆天空間操作能力,本質上都必須要先「進入」結界,而後再視具體情況進行下一步操作。

通過將兩兩次元空間斷口對接起來,實現短距離操作就是普卡或者三界鏡花水月施展的「界橋」;長距離或者超長距離操作就是蟲洞、白洞、斷層空間遷躍、時空門等等自然與非自然力量才能達成的效果;而在結界中尋找培育四維時空碎片,將其「安全處理」後放進自身內部,這就是四階以上強者獨有的里世界。

四階以上強者們對空間的操作更加精細,更具針對性。想要達到什麼目的,他們就進行什麼操作。但這一切必須有個前提,就是本身力量要足夠強,強到能輕易打破空間界限,進入結界,在結界中隨心所欲擺弄出自己想要的「空間」。

普羅希斯和普羅修斯為何能那麼強,被各方譽為「空間大師」,是因為他們本就是原生結界的生命,結界對他兩來說才是真正的家。其他強者在這兩人家裡玩空間手段,豈不是班門弄斧?就算遇到硬手,憑藉其對結界的熟悉程度,逃命還是一點問題沒有的。

除了講述空間的秘密,普羅修斯還曾經單獨給搖光開小灶,對她講道:不論何種空間,其實就像一面鏡子。而我們就是照鏡子的人,無論我們在鏡子面前做出怎樣的動作,發出多麼強的力量,鏡子中只會原原本本映照著我們的一切,鏡子本身不會發生任何改變。

只有打碎了這面鏡子,才算是意義上破開空間的束縛,超脫出來,從而得以看見空間之外,才能進入結界。而打碎鏡子的力量,不是蠻力,需要技巧,因為鏡中人無論怎樣努力,也不可能打碎承載映射他的那面鏡子。

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鏡子內外,其實有兩個自己,一正一反。如何打碎這面鏡子,需要兩個「自己」共同努力! 其實普羅修斯也不想給搖光講這麼深奧晦澀的東西,但是沒辦法,破軍沒啥別的長處,就是力量太強,而且領悟進步神速。

她在一階之時,雖然有著階級的限制,本身力量還算在合理外圍內,但其對力量運用的感悟,已經超出二階應該理解的範疇,直逼三階。

如今,搖光歷經千年苦修,自己琢磨出逆隕石這麼一個變態玩意,攻擊力達到二階頂尖層次不說,而且所內涵的力量運用原理,卻是貨真價實的三階水平。

普羅修斯被逼得沒辦法,不得已,再次場外援助,向名為老師、實為愛徒的搖光講述只有三階以上強者才有資格獲悉的終極秘密。

「搖光啊搖光,真是拿你沒辦法。誰讓你總是超出我的意料呢?你說你,怎麼每回都會遇到如此棘手的問題?再這麼下去,我老人家可沒什麼教你的嘍。

聽好了,記得我曾經給你講過,一次完成的發力擊打動作,都包括哪些步驟么?

沒錯,包括意念、蓄力、調整、發力、延遲、收尾。

你應該很清楚,縮推就是一種同時加強優化蓄力、調整、發力的技法。而發力延遲問題,也就是慣性,相信對你來說也不是難事,雖然不能完全消除,但也能做到大幅降低。逆隕石不就是最好的證明么?

六個步驟中唯一困難的是意念和收尾。意念還是別想了,等你到了主宰境界的那一天,這條難題自然不再是問題。

那麼,就只剩收尾這一個難題了。而這個問題,恰好是你解決目前瓶頸的關鍵!

我知道你很討厭書本上的知識學問,但此刻你必須要認真起來了。眾所周知,宇宙中每誕生存在一個基本粒子,必有一個與之相對應的反粒子。也稱之為一對實粒子與虛粒子。

這其中的道理你可以不用弄明白,但你一定要清楚,正因為有著這樣的機制,所以萬事萬物都有一條共同的基本屬性:對稱!

有生就有死、有陰就有陽、有雌就有雄、有黑就有白、有對就有錯、有喜就有悲,有因必有果,這是任何事物都逃不過的天道輪迴。

先不談哲學倫理方面的對稱,就客觀事物而言,對稱性還體現在正物質與反物質上,體現在質能的相互轉化上,體現在我們做的每一件事上面。

對稱性具體到你最愛乾的一件事上面,就產生了發力六大步驟中僅次於意念的難題:收尾。也就是我們通常說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

之前我講過,想要完全破解反作用力難題,需要你的攻擊力強到足夠粉碎小分子。物質被粉碎到小分子尺度下,支持反作用力的最低限架構瓦解,自然不可能再產生反作用力了。或者說,反作用力還是能夠產生,但沒有載體凝聚傳送。

但這樣便會打破力的對稱性機制。而物質為了補償這種對稱性被打破的情況,會主動吸收所有施加外力,並將瞬間誕生但無法成型的反作用力回收利用,以防該物質在暗宇宙中的反物質能量溢出,造成損害界限的後果。

也就是說,物質一旦出現自我基本架構崩潰,有對稱性失調的危險,就必須要以過量吸能為手段,才能遏制對稱性被打破帶來的惡果。

也可以反過來理解這條規律:當物質有了對稱性被打破的苗頭,必將以犧牲自我基本結構為代價,滿足平衡補償機制!

這種保護自我對稱性穩定的機制,便是破缺效應。

如何抓住物質對稱性的破缺效應,來達成徹底摧毀目標的目的,這便是聞名遐邇的湮滅攻擊。

但是,這樣的攻擊手段必須要有一個前提:施加於目標的外力,必須要達到將目標所有組成物瓦解到小分子尺度之下的程度。

而這一點,是三階強者需要竭力苦修才能做到的,但四階強者基本上人人都能辦到。

搖光,雖然你目前的攻擊力很驚艷,但離三階強者的要求還差得太遠,所以,靠給目標物質施加超強作用力來打破其基本架構這條路,目前還走不通。

但破缺效應的原理是沒法改動和規避的,所以,當我們的能力達不到要求時,得另闢蹊徑,找出一條捷徑。

這條捷徑,便是時間!」

搖光此時隨著普羅修斯更深層次的揭秘,心神逐漸被吸引,連攻擊沙丘的頻率力度都有所下降。

沙丘還以為搖光心灰意冷,打算放棄了,於是內心輕蔑一笑,更加賣力朝目的地衝去。

搖光這時也只能憑藉本能做出反擊攔截,但內心不免充滿迷茫,喃喃自語:「時間?可是……我不會時間法則啊。」

普羅修斯繼續傳音:「搖光,你想錯了。誰說能影響時間的事情,就只有領悟時間法則的流浪者可以做到了?

我和普羅希斯初入四階時,都不曾領悟時間法則,可我們照樣能發出斷空禁術,四階之中,那個敢小看我們?甚至我兩的鎖靈秘術,從某種意義上講,算不算一種時間靜止之術?

能影響時間的手段雖然不是太多,但也不是弔死在時間法則這一顆樹上。以你目前的優勢,能影響時間的手法有兩種:速度,質量!

由於你目前還不是主宰,無法將全部身心量子化,自然也就談不上什麼製造零質場。那麼你就應該明白,當你用更快的速度出拳,整條手臂的質量必定會急劇增加,隨之而來則需要你付出更多的力量。

但是只要你能夠做到並不斷完善這一過程,接下來便會收到一個絕對的驚喜:

速度越快,出拳力量越強,你拳頭的質量就越大。等你拳頭某一部分的質量累計到一定程度,哪怕只有一個細胞也好,超重質量加上空間扭曲,都會影響這部分重心周圍的時間流速,會拉伸延長時間流經重心的過程。

換句話說,你拳頭質量最大重心的這一小片空間,時間流速變慢了。

哪怕只有一毫秒、一微妙、一納秒,畢竟是變慢了。這可是極大的跨越,很多已經輕鬆掌握湮滅攻擊的三階強者,雖然能利用破缺效應,但那是蠻力所致,並不能做到這等精妙絕倫的程度。

想想看,當你帶著能改變時間流速的拳頭擊打在沙丘那層禁術外殼上面,會發生什麼事?

沒錯,在拳頭接觸到外殼的瞬間,原本應該同時產生的反作用力,因為時間流速的不同,被錯開了。不是同時產生,而是有了時差。

作用力與反作用力有了時差,等同於對稱性被打破。而且你的拳頭乃是減緩時間流速,比沙丘禁術外殼產生的反作用力來得稍晚,那股反作用力反而會優先突出。而破缺效應為了補償,則會主動瓦解自我架構至小分子尺度以下,以達到迅速熄滅反作用力,平衡對稱性的目的。

與三階、四階強者用蠻力粉碎目標基本架構一樣,破缺效應的觸發,還會帶來另一個結果:打破空間界限,讓你直觸結界!

呵呵,丫頭,如果那樣的話,鏡子不就被你打碎了么?

想想看吧。即便你這帶有減緩時間流速的一拳沒能殺死沙丘也無所謂,屆時只需輕輕碰到他的王八龜殼,能產生一絲作用力就行。

而早產的反作用力一定會如你所願,徹底粉碎你重拳碰觸的那具魔像!

所以說,不論是你成功觸發破缺效應,還是打破了鏡子,都必將打敗那具魔像,讓沙丘嘗到反噬苦果。而這兩點結合起來,才是湮滅攻擊的真面目,更是力量的奧義!

如何?搖光大人,接下來怎麼做,明白了么?」 搖光聽完普羅修斯這一席話語,徹底明悟了。

她從頭到尾捋了一遍思緒:想要破開沙丘的絕對禁術:魔像,以目前自己的能力,用普通方法是不行的,必須要打碎魔像外殼某處的所在空間,用空間的碎裂現象製造實物分裂的結果。

但是自己一不會空間法則,二沒有那麼強的力量,就只有用另類法子破壞力的對稱性,從而引發破缺效應,既能讓目標著力點自我瓦解,又能打碎空間,兩全其美。

這個另類辦法,就是極限提升出拳速度,增大拳頭質量,扭曲時間流速。

其實速度的急劇提升,必定帶來更強的動能,遲早會橫掃一切,區區沙丘自然不在話下。但是蠻神的魔像禁術非同凡物,它屬於契約強制類禁術,在發動之初就被沙丘定下了絕對不會被屠神團打破的規則,不但本身防禦逆天,而且裡面還蘊含規則之力。別說搖光,就算普羅修斯在不另闢蹊徑的情況下也無能為力,因為按照契約規則,普羅修斯也是屠神團一員。

能打破規則的,只有威能同等或者更高的規則,而對稱法則,可是全維度時空必須要遵守的。

這也是搖光的逆隕石明明能幹掉一打二階強者,卻沒能殺死一個小小沙丘的主要原因。

徹底明白這一點后,搖光便開始拿沙丘當靶子,一次次在攻擊中提升出手速度。

沙丘此時有點納悶:這丫頭可真執著,還有完沒完了?攻擊頻率倒是多了不少,但威力大降,給老子按摩呢?怪舒服的。

搖光此時漸漸沉浸在另一種狀態中。要知道,提升速度是很困難的,她原本的出手速度就已極快,否則也不可能動輒揮拳扭曲空間。再在原本的基礎上加速,這就太難太難了。

她每時每刻都在琢磨怎麼用力出拳,可以說攻擊動作模式已經日趨固定,當前能做到的已是最好,在此基礎上還要更快更強,這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做到的,需要日積月累的苦練感悟。

但當前的情況哪能允許搖光慢慢練習?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速度儘可能提高。

這種事要放在一般人身上肯定是沒轍了,但搖光如何是等閑之輩?此時,她的三大天賦屬性之一便體現出了價值。

這個天賦就是速屬性!

速屬性的本質其實跟提升速度沒多大關係,它最核心的作用是讓擁有者「感覺」、「看見」、「熟悉」、「跟上」天地萬物波動的軌跡。

速屬性真正的功效必須要搭配力屬性,二者相輔相成。如果說力屬性是讓搖光進入了量子波動神秘的世界,那麼速屬性便是讓她看清這個世界的規律。

不知不覺間,搖光開啟了神之洞察,她的整個身體和周圍環境全部在感知中化作斑斕繽紛的色彩。

起初,這些色彩僅僅是色彩而已,猶如前衛印象派大師肆無忌憚地往畫布上揮灑各種顏色的油墨,不懂得欣賞的人,看到這副「畫作」只能用懵逼來形容。

漸漸地,在搖光的視界里,所有色塊線條有了隱隱的規律。它們蠕動著,糾纏著,生滅著,閃爍著,急速擴張收縮著,逐漸勾勒出一幅完整圖像:一個對目標不停揮拳的身影!

終於,搖光發現自己的問題出在哪裡了:腰部的軸轉動與揮拳手臂不能完美協調!

不是稍快就是略慢一絲。這雖然只是數十萬分之一秒的不和諧,但這部複雜精密的機器就像被一個微小生澀的齒輪卡住一樣,極大影響全局。

很快,搖光開始糾正自己的錯誤。經過成千上萬次推演模擬,數百次實踐,那個小齒輪終於跟上了整體節拍,整部機器霎時間宛如一體,渾然天成。

時空彷彿晃動了一下,一瞬間,搖光下一拳速度暴增,巨大的能壓直接將拳頭周圍空氣逼開,居然形成了一層真空膜。

電光火石間,破軍只感到拳頭手臂重重一沉,彷彿整條手臂已經不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而是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事物,沒來由感到一絲恐懼陌生。

心中這個念頭方起,啪的一聲輕響傳來,搖光尋聲看去,拳頭接觸沙丘魔像外殼的部位,出現了數十道蜘蛛網般的亮銀色細痕,由接觸點為中心呈放射狀分佈,此刻正在緩緩消失。

看到這一幕,搖光明白,鏡子,碎了。

雖然沒有發生碎裂飛濺的現象,但眼前這種現象她在普羅修斯那裡已經見過無數次,正是空間即將破碎裂開的徵兆。

緊接著,裂紋覆蓋範圍內沙丘魔像禁術所化的黑晶石部分,突兀詭異地消失了,露出了裡面的一片血肉模糊。

與此同時,一陣鑽心劇痛襲來,搖光忍不住喊叫一聲,再定睛一看,自己的那隻拳頭,被空間裂痕絞成了一團碎肉,肌肉血管凌亂地散開著,白森森的骨茬清晰看見,鮮血肆意噴洒,黑晶石表面斑斑點點,不一會兒殷紅了一大片,宛如一幅凄美畫作。

搖光終於憑自己的意志和努力,僅僅已一階之能,用純肉體力量影響了時間,打破了對稱規則,同時也擊碎了空間。

得知自己成功后,她不顧疼痛,趕忙捂著受傷手臂,抽身退開,冷著臉看著墮落蠻神,全部身心警惕防備起來。

沙丘停住身形,低頭看著腹部那個僅僅蘋果大小的傷口,又抬起頭面朝搖光,發出一陣喃喃囈語:「這……這到底?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句話剛剛說完,只見他身體一陣晃動,魔像形成的黑晶石開始劇烈顫動起來。不消片刻,沙丘周身憑空激起一團能量旋渦,無窮無盡的地屬性能量隨著旋渦肉眼看見速度地縮小,重回大地。

一分鐘不到,黑色褪盡,魔像消失,沙丘那乾癟瘦小的身軀,幾乎裸體重現,在半空中瑟瑟發抖。

搖光正想說些什麼,就看到沙丘整個身軀開始猛烈抽搐起來,張口噴出一股股烏黑液體。

破軍心有不忍,帶著哭腔說道:「沙丘,你是我見過最勇猛、最頑強的戰士,絕對當得起蠻神之名。

但我們終究是敵人,為了我的夥伴們,只好對你說聲對不起。」 寵妻有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