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當下,聶甄決定不再繼續戰鬥下去,而是以自己最強的武技,來與末世巨猿分出勝負。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孽畜,接我一招,修羅瞳術!」

聶甄長嘯一聲,雙眼再度射出兩道猩紅色的光束!

「吼!」

雖然聶甄這一招並非第一次施展,但是末世巨猿由於靈魂修為實在是太低,導致哪怕已經有所防備還是中招,頓時雙手緊抱著自己的腦袋痛苦地嘶吼著。

「嗖!」

聶甄趁著這個機會,瞬間竄到天空之中,然後控制殺神劍懸浮在自己的頭頂,雙手不斷凝結一個個法印……

「吼嗚!」

末世巨猿逐漸從修羅瞳術的影響中緩和了過來,當它再度看到聶甄的時候,瞬間一愣。

因為此刻的聶甄,除了本人之外,身後居然同時浮現出六尊高高在上的神秘魔神!

每一尊魔神外貌都十分相似,手持巨大闊劍,腥紅的雙眼直勾勾盯著末世巨猿,彷彿就在盯著什麼獵物似的。

末世巨猿朝著那些魔神怪叫連連,但是魔神絲毫不為所動,甚至身上的殺氣還越來越濃郁。

甚至連兇悍無比的末世巨猿,在感應到六尊魔神以及聶甄身上釋放出來的殺氣時,都忍不住為之心驚膽戰。

此時,聶甄已經完全凝結成了法印,朝著自己下方的末世巨猿喃喃道:「修羅十殺……一殺驚天地,二殺震鬼神,三殺碎山河,四殺滅生靈,五殺動乾坤,六殺逆陰陽!」

聶甄雙手緊握殺神劍劍柄,然後將殺神劍高舉過頂。

而聶甄身後的六尊魔神,同樣將手中闊劍高高舉起,然後同時朝著末世巨猿劈了下來! 而是因為感染了病毒,就被他帶回基地做實驗,然後在實驗過程中死亡。

那麼他的行為,就好像是在拿活人做實驗。

雖然常理上這樣實驗成功率更高,可這種做法,始終……過於殘忍了。

「都有。」夜暮白倒也沒有隱瞞,低低嘆了口氣。

蘇歌當即不再說話了。

果然,有些人是在實驗過程中死亡的。

那麼孔雪……是病毒發作而死,還是實驗過程中死亡?

雖然孔雪感染病毒是她咎由自取,可她的下場,未免太過凄涼了……

蘇歌再看了眼那些容器。

這些人,誰又不凄涼呢。

他們的年紀,看起來都不大。

「小歌,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夜暮白的聲音變得些許暗啞。

「我……」蘇歌看著他微垂著俊臉十分落寞的樣子,認真想了想問道,「這些病毒,教授都研製出了解藥嗎?」

「嗯。」夜暮白再次沒有猶豫的應了一聲。

「那教授你所做的一切,都值得。我想,我能理解的。」

他到底是在救人,不是在害人。

如果不能研製出解藥,因為病毒死去的人只會更多。

哪怕是拿活人做實驗……只要最終有個滿意的結果,那都是值得的。

聽蘇歌這麼說,夜暮白才慢慢抬起頭,黑曜石般的眸,深深的朝蘇歌看去。

蘇歌這會兒卻不敢對視他的眼睛,眼睛看著地面,「對不起教授,我不該亂闖。」

這些地方,應該是夜氏家族的禁地。

「我夜氏家族的領域,你都可以涉足。」

毫無責怪的聲音,低沉而有力。

蘇歌詫異的抬眸,對上他的目光。

空氣久久凝靜。

從地下室出來,蘇歌才發現實驗基地來了不少人。

就連夜溫雅也來了。

一看見蘇歌,那雙眼立馬就鼓瞪了起來,恨不得隔著空氣都將蘇歌咬來吃了。

而隨夜溫雅一起來的,是家族各個長老。

大家正在和這次負責初試實驗的幾個實驗人員交流。

蘇歌略略不解的看了眼夜暮白。

夜暮白卻只是投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

「看來這蘇小姐,在醫學方面,當真是天賦過人。」

幾個實驗人員離開了,一位長老突然轉過目光,笑吟吟的看向蘇歌。

「是啊,關於這次A國要的東西,我們夜氏家族也不是首次製作,可這次初試的反應,卻是歷來最好的。」

「少主的眼光,果真不錯。」

蘇歌被誇得有些懵。

這次初試實驗結果,是夜氏家族歷來最好的嗎?

「肯定是表哥在幫她,不然光憑她一個人,我看用幾味藥材都分不清楚!」夜溫雅不服的出聲。

話音剛落就受到一個中年男人一個嚴厲的眼神。

她縮了縮脖子,竟對他有些懼怕。

那人難道就是夜溫雅父親,大長老?

不過夜溫雅說的,也不是全無道理。

夜暮白,確實是幫了她。

夜暮白給她看了這次製藥的所有過程,所以她才能更清楚的辨別,什麼階段的藥材最好。

如果單單告訴她用幾味藥材,她可能,也並不能正確的擇選出最好的葯。 整個幕日山谷的天空中都充斥著修羅殺氣,六尊魔神劈出的劍芒在空中匯聚成為一道劍芒,然後朝著末世巨猿劈了下來!

「吼!」

末世巨猿從口中吼出一道猩紅色的光束,打算憑藉自身的武技將聶甄的修羅十殺轟碎。

只是很可惜的是,修羅十殺豈是它所能抵擋得了的?

若是末世巨猿在全身狀態的話,這兩大武技碰撞誰勝誰負還是個未知之數。

但如今的末世巨猿,不僅遭到了殺神領域的限制,而且它還受到了連續不斷的攻擊導致重傷,根本就不可能拿出百分之百的實力。

「轟隆!」

當末世巨猿口中噴出的光束,撞擊到修羅十殺的瞬間,就被修羅十殺轟成粉碎!

「吼!」

末世巨猿怒吼一聲,就算是自己的武技被修羅十殺破開了,也絲毫不懼,抬起雙手高舉過頂,想要憑藉自身的防禦力抵擋聶甄的修羅十殺!

「轟隆隆……」

修羅十殺瞬間就將末世巨猿給徹底吞噬了,甚至就連末世巨猿腳下的大地,也逐漸被修羅十殺的光芒給轟碎了。

「給我……消失吧!」

聶甄大喊一聲,瘋狂催動修羅殺氣,將之完全注入到殺神劍中,不斷以修羅十殺的方式輸出!

「轟隆隆……」

靈力爆炸持續了許久許久,聶甄直到修羅十殺徹底消散才逐漸停止輸出。

只不過修羅十殺造成的靈力氣浪,在下方持續了許久才消散,而當靈力氣浪完全消散的時候,地面上已經多出來了一個方圓萬里、深不見底的深坑!

而深坑的中央,則躺著末世巨猿。

只不過末世巨猿此刻的狀態實在是不算好!

末世巨猿此刻全身上下已經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肉了,而它的四肢皮肉已經完全消失了,只剩下被烤焦的骨骼。

而末世巨猿的身軀也好不到哪裡去,有多個部位血肉全都被轟碎了,讓人從外面可以看到裡面破碎不堪的內臟。

尤其是末世巨猿的腦部,被修羅十殺轟去了半數以上的血肉,就連裡面的腦漿都順著傷口流了出來……

「嗚……吼嗚……」

末世巨猿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著,神情中充滿了不甘和對聶甄的仇恨。

它實在沒有想到,這個看似十分普通的人類,居然能夠施展出這麼恐怖的攻擊。

「帝境九段的靈獸果然是皮糙肉厚啊……就算是修羅十殺也沒法完全將你泯滅,只不過也就多出一招而已,區別不大!」

聶甄冷喝一聲,將殺神劍高舉過頂,一劍將末世巨猿的頭顱給斬了下來!

「呼……」聶甄長嘆一口氣。

這次聶甄手刃了末世巨猿,算是完成了對自己的一次挑戰。

畢竟如果連帝境九段的靈獸都解決不了的話,還談什麼解決天神境一段的沈君侯?

當一劍將末世巨猿斬殺的時候,聶甄感悟到一股龐大無比的靈力波動從自己的丹田內湧上來。

原本那道無法突破的壁壘,此時居然異常清晰!

由於末世巨猿的原因,幕日山谷內終年無人,而且也沒有什麼靈獸會不長眼跑到幕日山谷內,所以聶甄也沒有特地尋找什麼閉關場所,直接找了個地方盤膝坐下修鍊起來。

聶甄原本就已經達到了帝境三段的巔峰,此刻因為斬殺了帝境九段靈獸的緣故,匯聚到體內的修羅殺氣已經凝聚到足夠聶甄突破的地步。

聶甄盤膝修鍊了多日,終於在一聲驚天動地的長嘯聲中,將自己的修為突破到了帝境四段!

「呼……終於突破了……」聶甄呼出一口濁氣,臉上露出了一道充滿戰意的笑容。

聶甄這次突破之後,無論是戰鬥力還是靈力,全都更上了一層樓。

「這次突破到帝境四段,我已經準備就緒,現在的我就算是面對沈君侯,也有信心可以將他斬殺!」

聶甄眼神中爆發出充滿戰意的火焰。

在帝境三段的時候,聶甄就擁有擊敗准天神境的靈獸末世巨猿,如今聶甄進入到帝境四段,就算現在要他和天神境強者一戰,他也不懼!

「呀!距離名額選拔賽只剩下二十餘天的時間了,我得趕緊回去,否則錯過了名額選拔就糟糕了!」

聶甄算了算日子,想到現在距離開元聖地的名額選拔賽,剩下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趕緊御空而起,朝著開元聖地的方向竄去!

二十天後……

此刻的開元聖地十分熱鬧,除了聖地的內部人員之外,還有數十萬修鍊者從開元聖朝的各個地方趕來,就是為了提前先觀看開元聖地的內部名額選拔賽。

雖然這場選拔賽只是從開元聖地前十名弟子中決出四個人選參加三個月後的青年大比,但是同樣十分吸引人。

眾所周知,聖地的實力代表著一個聖朝最頂尖的實力,而聖地的年輕人,這代表該聖地未來的中堅力量,其中的意義十分巨大。

而開元聖地這次的名額選拔很有意思,雖然說是由前十名弟子參賽,但真正參賽的人只有八人,其中第八名弟子楚天闊被聶甄斬殺,而第九名天才弟子也因為比賽將近,精神壓力過大導致心魔爆發,無力開戰。

所以這次比賽實際上是只有八人參加。

決賽的方式也很有意思,由於只需要挑選出四人蔘賽就可以了,所以這次比賽,由開元聖主決定,採取捉對廝殺的方式進行。

有第一名挑戰第五名,第二名挑戰第六名,以此類推,而聶甄作為排名第八的聖地弟子,將與聖地第四名弟子李淳決戰。

前三戰已經落下了帷幕,只剩下聶甄與李淳這戰還未開始了。

此時,李淳已經站在了擂台之上,一臉不耐煩的模樣,而擂台的另一邊,聶甄卻遲遲沒有出現。

「這個聶甄到底怎麼回事?」

「不會是怕了吧?李淳可是帝境六段強者,有些怯戰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會吧?聶甄可是丹神啊,他會因為這個原因而逃跑?那豈不是顏面掃地了?」

由於聶甄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四周的那些觀眾們已經開始竊竊私語起來,大家都以為聶甄是怕了李淳,所以故意不出現的。 「蘇小姐,剛剛去了哪兒?」大長老突然又將目光轉向蘇歌,語氣不算嚴厲,但也有幾分嚴肅的問。

「剛來我們夜氏家族就在我們的領地亂闖,一點規矩也沒有!」

夜溫雅在他後頭小聲吐槽了一句。

「是我讓她隨便轉轉,大長老不是早已經同意她出入我夜氏家族任何地方?」夜暮白直接代替蘇歌答了。

大長老卻是不滿的哼了一聲,「少主,你別忘了,我所說的夜氏家族任何地方,不包括我夜氏家族的禁地,有些地方我族人都不能隨意闖入,你認為,能讓一個外族人闖入?」

禁地?

蘇歌心底暗暗打鼓,地下室,到底是不是夜氏家族禁地……

「她只是去了地下室。」

誰知夜暮白直接如實答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