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瘋魔可能要出來了。”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蒼蠅’朝嚴霜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但是嚴霜可以肯定,剛剛‘蒼蠅’看向自己的目光,真的有殺氣存在。

瘋魔通過耳機聯繫了在外邊的狙擊手,可是並沒有聽到答覆,這讓他有些心慌。

原本玩耍的心情也一下子就失去了情趣。

他能在衆多勢力追殺下,安然無恙的活着,過人的警覺也是必不可少的。

瘋魔很聰明,他在出了門口之後,一直將身子藏在一個身材魁梧的保鏢身後,完全沒有給可能會有的狙擊手一點機會。

不過他還是太小看了‘蒼蠅’的實力了,也太輕視他手中這把嗜血奪魂的威力了。

嚴霜只見‘蒼蠅’在瘋魔等人出現的一瞬間,便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板機。

子彈帶着‘蒼蠅’的冷血,直接貫穿了那名保鏢和瘋魔的胸膛。

還沒等身旁的其餘保鏢反應過來,一顆又一顆子彈也都進入了他們的頭顱。

這讓娛樂會所的保安大驚失色,急忙的跑進了會所裏面,生怕自己會是下一個倒下的人。

嚴霜此時看着一臉平靜的‘蒼蠅’,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陌生感。

這樣的‘蒼蠅’,太過於冷血和可怕了。

‘蒼蠅’將手中的***拆卸好,裝進了那個吉他包。

“走吧,我們的任務完成了。”

嚴霜木納的點了點頭,跟上了前面的‘蒼蠅’。

在兩人剛上車的時候,會所門口警笛聲四起,一羣全副武裝的警察來到了現場。

而且嚴霜還在其中看到了一個算是熟識的身影――專案組組長穆天陽。

回到住處,天才剛剛有點微亮。

這次的殺人,從準備到刺殺回來也不過用了10個小時的時間。

姚佳麗不出意外的打來了電話。

“想不到你們的辦事效率這麼高,看來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既然你們完成了任務,我答應的好處也會如實兌現的。”

‘蒼蠅’搶過了嚴霜的手機。

“我能不能換個條件?”

“想現在討價還價嗎?”

“你可以先說說看,不過我可不一定會答應。”

“我想跟嚴霜一起去阿爾卑斯山!”

姚佳麗頗有深意的噢了一聲。

“這個條件,怎麼算都是我賺了,可以答應你。”

“想不到這次的任務還有了意外的收穫,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掛了電話的姚佳麗自言自語的說道。

嚴霜看着擅自改變條件的‘蒼蠅’,無奈的來了一句:“我對你也是無語了。”

“怎麼,你不想我跟你一起去嗎?”

嚴霜嘆了口氣。

“不是,你可以用你賬戶裏的錢跟我一起去啊,現在好了,兩個窮光蛋,能玩的好嗎?”

‘蒼蠅’似乎沒聽到嚴霜後面所說的話,見她沒有反對,又會心的笑了起來。 嚴霜與‘蒼蠅’被姚佳麗安排去了一趟阿爾卑斯山脈,回來之後嚴霜又是興奮了好幾天。

至於被二人聯手殺掉的瘋魔,因爲本身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壞蛋,加上現場又沒有找到什麼別的證據,最後就被定義爲仇家報復,草草的結了案。

當然,這裏面肯定也少不了姚佳麗的手段,不過這都不是嚴霜他們所要考慮的了。

周冉的傷,現在也已經全部恢復了。

他這幾天對於是否是周明救了自己,十分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已經在傷好之後,前前後後找了姚佳麗好幾回,希望可以儘快繼續查證有關他父親的事情。

但姚佳麗這幾次的回覆都是讓他再等等,這與當初找自己來的初衷有些大相徑庭,讓周冉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不過姚佳麗也沒有讓周冉等了太久,在嚴霜與‘蒼蠅’回來之後,便重新找到了周冉。

不過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考慮,姚佳麗還是決定這次的行動讓嚴霜與周冉一起參加,徒遠則與‘蒼蠅’隨時待命,準備接受其他的任務。

這讓‘蒼蠅’有點不開心,但也沒有反駁姚佳麗的決定。

不過周冉還有有些不甘心,對姚佳麗問道。

“爲什麼不讓我繼續去調查我父親了?”

“我沒有不讓啊,只是讓你暫時先把重點放在喬亦的身上。”

“他們兩個時常在一起,調查誰都是一樣的。”

“而且根據我的瞭解,這個喬亦也是八隻眼的成員之一,你一樣可以從他的身上得到關於你父親的事情。”

嚴霜對於派遣自己與周冉一起行動,倒是沒有表現的很意外。

她是一個天性樂觀的人,跟誰合作都可以,況且周冉與她的關係也還不錯。

驕記 “我有一個問題,我們是以什麼樣的身份去到喬亦身邊呢?”

“而且喬亦與周明幾乎每天都見面,我們到喬亦身邊,周明肯定能認出周冉的啊。”

姚佳麗賞識的看了一眼嚴霜。

“你說的沒錯,這在以前的確是個大問題,不過現在解決了。”

“最近喬亦要籌備一個醫療慈善項目,所以他會與周明分開一段時間,這也是我敢派你們去的原因。”

“不過去到他身邊,也是有條件的。”

“最近他正在招收保鏢,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這段時間也被別人刺殺過。”

“至於你們能不能被選上,就要看你們自己的能耐了。”

“而我之所以讓嚴霜你與周冉一起去,而不是徒遠,就是爲了讓喬亦放鬆警惕,以便於你們可以更好的開展調查工作。”

周冉在心底暗自說道:“這個娘們,真是讓人頭疼的存在。”

他略微走了一點神,再一擡頭,發現姚佳麗正一臉壞笑的看着自己。

“瑪德,不會這也被她發現了吧。”

周冉此時真的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連忙收回了看像姚佳麗的目光。

姚佳麗也沒有再看周冉,而是收起了笑容。

“喬亦的保鏢選拔會在三天之後進行,這幾天你們好好準備一下,我想你們的身份之類的信息,就不需要我操心了吧,嚴霜。”

“沒問題,這太小兒科了。”

“既然如此,我就不多停留了,祝你們好運。”

一直在旁看戲的徒遠,看着漸漸遠去的姚佳麗,慢慢的開口說道。

“不知道這麼一隻吃人的母老虎,會選擇一個什麼樣的男人?”

周冉與嚴霜都是一臉懵逼的看着徒遠。

“別瞎想,我可沒那個能力收服這樣的母老虎。”

“是嗎?”

“我覺得你有,加油!”

周冉與嚴霜一前一後的說道。

徒遠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嚴霜現在算是最瞭解‘蒼蠅’的人了,雖說他平常看起來寡言少語的,但卻是一個言出必行,敢作敢當的男子漢。

這一點也是嚴霜最爲欣賞的。

她走過去拍了拍‘蒼蠅’的肩膀。

本以爲她會說些什麼的‘蒼蠅’,並沒有聽見嚴霜的聲音。

臉上的失望表情也是溢於言表。

不過這些嚴霜當然是在沒有看見的情況下,因爲嚴霜此時已經開始準備下一個任務去了。

雖然還有三天的時間,但她習慣凡事都早做打算。

這次是去做保鏢,嚴霜雖然有點身手,但是也只是僅有一點而已,所以她必須自己想點辦法,才能順利的通過考驗。

與之相反的,周冉就沒有那麼多事可做了,他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了解喬亦的性格,以便於更好的做下一步的打算。

三天的時間,說快也快,對於嚴霜來說,總覺得時間過的有點太快了。

但說慢也很慢,周冉每天都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這一天,喬亦的保鏢招聘會如期而至。

不過出乎周冉的意料,前來應聘的人卻是寥寥無幾。

看着一旁一臉壞笑的嚴霜,周冉好像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負責這次招聘會的王虎也是一臉鬱悶,他是喬亦的保安隊長。

原本以爲這會是一場空前絕後的招聘會,結果卻根本沒有人對這件事情感興趣。

王虎百思不得其解,難道是自己的要求定的高了?

可是待遇一樣很優厚啊,他真是怎麼也想不明白爲什麼。

不過招聘會還是要如期舉行的,因爲明天,必須要有保鏢前去喬亦那裏報道了。

嚴霜這幾天在網上,把看着對自己有威脅的競爭者,都通過各種理由以主辦方的口吻給退掉了。

雖然還是有些人很不服氣,但是在嚴霜的“威逼利誘”下,也都只能認命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