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瘦小影子和大塊頭影子聽到大哥影子故作驚慌的語氣後又是對視了一眼,還是紛紛搖頭表示仍舊不知道他們的大哥說的是誰。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我去…”大哥影子不禁有些無語,差點從空中跌下去。

看着他的弟弟妹妹們滿臉疑問的樣子,他不由在心裏嘆道『果然沒文化,還是有些可怕啊…居然連原始死神都不知道是誰,如果時間能倒退兩百年,我一定讓他們好好學習歷史…』

“唉,這樣跟你們…”正當大哥影子準備用他弟弟妹妹最崇拜的妖怪——孫悟空來給他們做例子說明一下原始死神的恐怖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前方有股莫名的危險,“停下來。”話未說完,他便立馬帶着瘦小影子和大塊頭影子停下了腳步,生怕再往前走一步。

“大哥,怎麼了嗎?”

雙影看見他們的大哥突然有些緊張的樣子,不禁齊聲問道。

因爲沒有再高速前行了,三人的樣子也就不再只有模糊的影子。穿着無袖背心和短褲的被稱作大哥的白髮少年此時正一臉凝重的看着前方那緩緩飛來的兩道給他帶來巨大壓迫感的身影,嚥了口口水。

他的左右身旁,左邊是一個穿着淡黃色連衣裙的扎着小馬尾的可愛蘿莉,此時的馬尾蘿莉也看到了遠處的兩道身影,她正探着腦袋朝那邊看着。大哥的右邊是一個圓圓滾滾的小胖子,因爲胖所以顯得他塊頭比較大。他的上身沒有穿衣服,露出來的肚子像皮球一樣彈性十足,看上去十分滑稽。他此時還沒有覺察到危險,只是好奇爲什麼停下來。

“請問兩位…是什麼人?”

白髮少年眼見那兩道身影越來越近,終究按捺不住,開口問道。

“原來是隻白頭鷹,怪不得速度這麼快呢。”兩道身影在接近了白髮少年一定的距離後,其中左邊的身影如此說道,口氣輕佻,不僅沒有回答白髮少年的話,還讓其不禁感覺有些羞惱。

『明明比我速度快,卻還要這麼說,真是讓人討厭的傢伙。』

白髮少年在心裏已經把左邊的人拉入了討厭的名單,可他卻不敢把這股怒氣發泄出來,雖然他感覺的出雖然那人自大又討厭,但那人確實有自大的資本,而且他現在也不是那人的對手。

“小牛鬼,別這麼說話,我們應該有些禮貌。”

右邊的人終於開口了,可白髮少年聽到了什麼?他聽到了右邊的人稱呼那個自大的傢伙爲“牛鬼?”,難道是奴良組的那個牛鬼?

白髮少年在得知了自大的人的身份後,本就侷促不安的心越發的驚慌起來,同時他也在心裏猜測着遠在日本的牛鬼爲什麼會在這裏出現?如果同樣是爲了六魘之書,他應該在昭傳出現纔對啊。

『不,等等,我記得剛剛好像聽到右邊的人叫牛鬼爲“小牛鬼?”…』

突然想起了這麼一出,白髮少年對右邊的人的好奇竟然超過了對牛鬼的,在他心目中牛鬼可是能比肩牛魔王的存在,可牛鬼身邊的人居然對他用那樣的稱呼,而且牛鬼還沒有絲毫的不悅,那難道說…

『是右邊的人更加可怕嗎…』

白髮少年想到這裏,不由自主的遠望起右邊的紅褐髮色的男子,在心裏不安道…

似乎是感覺到白髮少年把目光轉移到自己身上了,右邊的人立馬把對着牛鬼的臉轉過來面向他,居然還帶着一絲友好的微笑…

“初次見面,我名叫帝閻鳶。”

他這樣介紹着自己。

···

“我回來了。” “奇怪,我爲什麼要說一句我回來了…”

帝閻鳶抓了抓自己的腦袋,對自己剛說的話露出滿臉的不解。想了一下後,他決定把這種小事先放到一邊,現在擺在面前的重要事情,是對面的那三隻白頭鷹妖怪。

“帝…閻鳶?”白髮少年輕輕的念着這三個字,卻是對這名字毫無印象,可他仍不敢小瞧對方,能戲稱奴良組的牛鬼爲小牛鬼的傢伙,絕對不可能是簡單人物。也許是他的修爲還太過淺薄,又或者是知道的事情太少,所以纔對帝閻鳶無所見聞。

“帝哥,我不想耽誤太多時間,上了。”白山木察覺出眼前的三隻白頭鷹妖怪實力不算強,於是決定速戰速決,然後再和帝閻鳶到別的地方去截殺覬覦六魘之書的妖怪。在說完上面那句話後,白山木立即就拿出了之前第一次出場時曾用過的通體渾濁的劍——洪荒,旋即朝白髮少年發起了突擊。

“誒——等等,我們還沒問話呢…”帝閻鳶正遠距離的和白髮少年身旁的小蘿莉扮着鬼臉逗樂呢,眼下看見白山木居然拿出洪荒劍對付他們,他急忙出聲阻止着,可惜後者卻已經衝出去了。

白髮少年感受到面前突襲而來的強大氣息,他憑着本能的反應連忙帶着弟弟妹妹朝旁一閃。白山木刺了個空,淡薄的表情上不禁添了些驚訝,他沒想到眼前這看上去最多不過五百年修爲的小妖怪居然可以憑藉本能躲過他的攻擊,想必這隻小妖怪也一定曾經歷過殘酷的訓練。

“值得讚揚,”白山木這話可是真心的,“不過,還是要死。”

白髮少年看着白山木手裏的渾濁之劍開始不斷的凝聚氣息,深知他們的生命即將不保的他不由得拔腿就跑。白山木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冷聲一笑:“面對洪荒劍,妄想逃跑。”話音剛落,洪荒劍便如離弦之箭在空中劃出了一道朦朧的痕跡,直奔白髮少年三人而去。

白頭鷹雖然速度極快,可仍舊被洪荒劍給追上,感受着背後的凌厲之勢,白髮少年不禁捏緊了弟弟妹妹的手,在心裏祈禱起來——誰都可以,來救救我們!

“叮——”

在這如敲擊三角鐵一樣的聲音落下後,帝閻鳶出現在白髮少年三人跟前,同時手上還凝着藉由極爲厚實的妖力形成的屏障,洪荒劍的劍尖此時正頂在了屏障上。

白山木看到前方的一幕,輕輕一躍便跳到了帝閻鳶的面前。他先是看了看擋住洪荒劍的妖力屏障,又看了看帝閻鳶在那哄着被嚇哭的小蘿莉的樣子,不由輕輕的皺起眉。他把劍收起來,在心裏直嘆氣『帝哥啊帝哥,有時候還真希望你恢復回以前的樣子。』

白山木知道帝閻鳶暫時是不會殺白頭鷹妖怪的了,於是他放出龐大的妖氣將這一片區域給圈起,意在告訴往來的小妖這裏已經是他牛鬼的地盤了,若敢擅自闖入且不說清緣由,下場就只有死。

“乖乖乖,不哭了好不好~看哥哥給你看個好玩的東西~”帝閻鳶蹲在小蘿莉的身前,一邊說着哄她的話一邊從兜裏掏出了一個十分漂亮的五角星形的小石頭在她面前晃悠着。

小蘿莉看見這石頭竟然如天上的星星那般美麗耀眼,立馬就破涕爲笑,同時還在嘴裏嚷着“給我玩給我玩!”。帝閻鳶見她不哭了,立馬把石頭遞到她的手上,然後教她應該怎麼動這塊石頭才能讓它看上去如星星般。

即使帝閻鳶相當於是從牛鬼手中救下了他們,可白髮少年對他也還是有一定的戒心的,眼下看見帝閻鳶居然還有閒心哄自己的妹妹開心,他放下了些戒心的同時又多出了點困惑。

“請問..你這是…”

帝閻鳶教會了小蘿莉自己玩後,便站起身來準備同白髮少年談談他想說的事,可等到他剛站起來,白髮少年的胖弟弟又開始鬧了起來。原來是他見妹妹有東西玩他卻沒有,心裏不舒坦,於是便希望帝閻鳶也給一個東西玩玩。

帝閻鳶看着眼前看似身材寬大其實卻是小孩的胖弟弟,額上不禁淌出了絲絲汗珠。想了一會後他想到自己還有個從人界淘到的撥浪鼓,於是便拿出這東西教胖弟弟玩着,等到胖弟弟能自己玩了後,他才鬆了口氣,開始說他的事。

“我的名字叫帝閻鳶,我剛剛和你說過了,那麼你呢?你叫什麼?”帝閻鳶先是問着對方的姓名,這樣一來他們纔算認識,後面也好說話。

白髮少年眨着眼睛思考了一會,然後纔回答:“我叫藍翔,他們是我的弟弟和妹妹,弟弟叫藍苦,妹妹叫藍凰。”

“凰?鳳凰的凰?”帝閻鳶對妹妹的名字來了興趣,於是又繼續問。

藍翔點了點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我媽媽一直憧憬着鳳凰,所以就給妹妹取了這個名字…”他說到這,在心裏還有些埋怨起他的媽媽,因爲他的妹妹取名爲凰字還讓不少人笑話過呢,比如“明明就是老鷹,難不成還想變鳳凰嗎?”之類的。

帝閻鳶卻是饒有興趣的一邊看着正玩的不亦樂乎的小蘿莉一邊咀嚼着“藍凰”這個名字。藍翔看到帝閻鳶的神情,以爲他也是在嘲笑他們,於是他還習慣性的爲這事嘆了口氣,卻沒想到帝閻鳶其實是很喜歡藍凰這個名字。

“好了,我們也互通姓名了,閒話就不多說了,”過了一會,帝閻鳶收回看藍凰的目光,開始進入正題,“我問你,你們是不是也收到了六魘之書在昭傳的消息?”

藍翔有些遲疑着要不要回答這個問題,因爲他怕回答“是”後會招來禍災,又怕撒謊會被發現。糾結了一會後,他突然在不經意間看到了帝閻鳶臉上的溫暖笑意,這時他又想起剛剛他們快被牛鬼殺掉的時候也是帝閻鳶救了他們,於是,他決定一次性的把事情全盤托出,也算是一種感恩吧。

“是,我們的確收到了,”藍翔在說完這話後還特地看了看帝閻鳶的臉色,在發現後者的臉色依然溫暖不變後,他才放心的繼續說着自己知道的事情,“這則消息是一個古怪的傢伙告訴我們的。那是在八天前,那傢伙告訴我們說六魘之書現身人界,還說了具體的地點,而且爲了讓一些小妖們也參與進來,他更是說了妖王孫悟空和牛魔王均不會搶奪六魘之書。”

“可昭傳裏有誰我們也是知道的,原始死神在那鎮守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就當我們準備放棄時,他又說原始死神離開了昭傳。雖然我還是有些懷疑,可這時其餘的妖怪們已經動身前往昭傳了,這下我才知道原來這個怪人並不是只把消息告訴了我一個人。後來我反覆思量了一會,見去昭傳的妖怪越來越多,也就想着一起去了…”

藍翔說完這些,開始猶豫起要不要把懼琊石的事情也告訴帝閻鳶。

帝閻鳶不知道藍翔心裏的想法,便只當他已經說完全部的事情了。

“放消息的人是誰?你知道嗎?”帝閻鳶思考了一會,問。

藍翔搖搖頭,回憶起當時那個怪人的模樣,“那人全身都被包裹在一件漆黑的袍子裏,甚至連腦袋也被罩在裏面,實在是看不出來他是誰,而且他離去的樣子,從遠處看更像是一個影子。”

帝閻鳶得到這些情報後,立馬把這些通過入夢之音傳遞給了在不遠處休息的白山木,白山木接到這些可能是對這次的事件有一個重大的突破的情報,立刻起身用妖力遠距離連入了奴良組的信息庫,開始在裏面搜索着符合情報所述條件的人。

“我看你們的實力並不是很強,你們這樣貿然前去,不怕會發生意外嗎?”在等待白山木回消息給自己的這段時間裏,帝閻鳶和藍翔閒談起來,“而且這次爭奪六魘之書可以說是萬妖齊出,就算孫悟空和牛魔王不去,也還有其他厲害的角色啊。”

藍翔見帝閻鳶的語氣中有些關心,不禁在心裏感動了一把,不過他還是沒下決心把懼琊石的事情告訴帝閻鳶,於是他說道:“其實我們也就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去的,最後怎麼樣都聽天由命吧。”

“六魘之書並不是什麼好東西,爲什麼你們這麼執着它?”帝閻鳶聽見藍翔不負責任的說法,不禁有些生氣。

“沒辦法啊…誰讓我們是弱小的妖怪呢…”藍翔的話語裏帶着一絲對命運的嘆息及無奈,這讓帝閻鳶有所觸動,因爲在他的時光歲月裏,也曾見過好多這樣感慨命運的人,可這還是不能成爲讓他們去接觸六魘之書那種邪物的理由。

“我說啊,你們…”正當帝閻鳶準備說教一番的時候,白山木那邊突然傳來了消息。

『帝哥,查出來了。』

帝閻鳶聽到這樣的好消息,不由眼前一亮,他立馬回覆過去『等着,我馬上就到你那邊去。』將消息傳遞過去後,他又看了看面帶惆悵的藍翔,還是決定對他說一句:“六魘之書的邪惡想必你也有所耳聞,如果你一定要藉助那種東西來讓自己變強,那我只能說,你沒有資格當他們的大哥。”

藍翔本來只是想隨便向帝閻鳶抱怨兩句來掩飾他們此行的真正目的,誰料帝閻鳶居然這麼當真…他看着帝閻鳶一臉嚴肅的看着他,不由覺得有些尷尬…

帝閻鳶看着藍翔目光中的閃躲以及面頰飛上的淡淡的紅暈,還以爲他是因爲被自己說中了而感到羞愧呢。於是,覺得話語達到了效果的帝閻鳶,就這樣滿意的最後和藍翔交待了幾句他現在要辦的事後便離開了,臨走之前還又說了句勸他們回去的話。

看見帝閻鳶走了,藍凰與藍苦熱情的和其打着招呼說再見,藍翔覺得好尷尬,所以熱情度沒有他的弟弟妹妹高,也就是揮了揮手…

“大哥,我們接下來去哪裏啊?”

帝閻鳶離去後,藍凰睜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藍翔,她的手裏還緊篡着帝閻鳶送給她的石頭。

一旁的藍苦更是隻顧着玩撥浪鼓,連問都不問藍翔接下來的目的地。

藍翔先是假意生氣的敲了敲藍苦肉嘟嘟的肚子,而後又寵溺的揉了揉藍凰的頭髮,最後才道:“當然是繼續我們的旅程啦!抓好我,準備出發咯!”

“好!”

藍苦和藍凰異口同聲的說道,同時抓緊了藍翔的衣服。

藍翔沒有聽帝閻鳶的勸,而是再次踏上了前往武漢的旅途。此時的他並不知道,這一次的旅途,將是他這輩子最大的一個轉折點。

···

一處山崖上,帝閻鳶飛身落下,在盤腿而坐的白山木身旁停住。他看到白山木的身上不斷的往外冒出明亮的橙色光輝,一下就明白了他現在該做什麼。他把手放到白山木的肩膀上搭着,整個人瞬間就感覺被拉進了另一個空間。

由於空間突變的刺激讓他不得不閉上眼睛,等到他再次睜開眼時,他已經站在了一個寫滿數據的如網絡空間一樣的地方。這裏除了數據就是無邊無忌的白色,沒有天花板也沒有地面,他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旁的白山木一同在這空間裏飄着,直到面前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門。

“總大將收集了天地間數百萬種妖魔鬼怪的資料,卻也沒完全找出與情報條件符合的傢伙,實在是很奇怪。不過倒是有一個十分相似的,就在這門後面。”白山木對帝閻鳶道出了那全身漆黑的怪人的稀有程度,然後無奈的指了指這道門。

帝閻鳶咂巴了下嘴,也是有些不相信的。滑瓢的信息網他再清楚不過了,可以說是幾乎收集了天地間所有妖魔鬼怪的信息,如果說六界祕聞錄裏記載的是關乎六界所有奇聞異事以及奇珍異寶的書錄,那麼滑瓢的信息網就相當於是關乎妖魔鬼怪的另一本六界祕聞錄。

“打開看看吧..”在吃驚了會後,帝閻鳶決定還是看看這門後的資料。

白山木點了點頭,上前有節奏的在門上敲擊了幾下。

“譁——”

發出白色光芒的大門緩緩的開啓着,飄浮在其周身的資料信息也紛紛散開。帝閻鳶和白山木都全神貫注的盯着逐漸開啓的大門後面,心裏也頓生一股說不清緣由的緊張。

過了一會,大門完全的打開了,裏面是數不清的資料信息,讓帝閻鳶看得眼花繚亂…“這我們怎麼看得出是誰?!”他不由憤怒的咆哮起來,他覺得滑瓢是在拿他尋開心呢。

“兄長——”

『簡直是說曹操曹操到啊…』

帝閻鳶聽着突然在這片空間響起的熟悉聲音,不由在心裏感嘆道。

“幹嘛?!有事就快說!”

感嘆完之後,帝閻鳶仍舊沒好氣的對這個聲音迴應道。

“老夫這信息網裏收集了數百萬妖魔鬼怪的資料,你都可以看,但唯獨這一個,老夫勸你最好還是別看。”奴良滑瓢的聲音帶着些勸說的意味,讓帝閻鳶不禁感到有些奇怪。而越奇怪,他就越要看了。

“少給我裝神弄鬼的,快把這裏整明白點讓我看清楚!”

帝閻鳶舉着拳頭四處示威着,大有一股滑瓢不給看就要他好看的架勢。

“好吧…”奴良滑瓢深知他是拗不過帝閻鳶的,雖然可能會很痛苦,但他還是選擇了順從帝閻鳶的意思。

而帝閻鳶在看到那些數據資料緩緩的組成一個人形之後…

“是…她?” “好吧…”

奴良滑瓢話音剛落,大門內的無數散發着炫白光芒的數據資料突然緩緩的朝一個方向融去。在此過程中,帝閻鳶的眼睛一直緊盯着那些數據資料,因爲滑瓢剛剛的勸說,讓他現在的心情變得有些忐忑…

數據資料不斷的融在一起,就如搭積木那般,一個將全身上下都裹在藍色袍子裏,只露出一張絕色面容的人,逐漸的出現在帝閻鳶眼前…

“是…她?”

帝閻鳶的瞳孔裏倒映出由數據資料合成的人臉,臉上掛滿了愕然。

一旁的白山木看見這張堪稱傾城面容的臉後,一向冷漠的他居然有些臉紅。不過他並不認識這張臉,眼下看見帝閻鳶一副愣神的樣子,又聯想到之前滑瓢對其勸說的話,聰明的他便也猜出了一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