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白漱寧點了點頭,一邊將手中的包包拉鍊合上,一邊微笑道:“是啊,大爺,辛苦了。”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每次上下班的時候,白漱寧總會跟門衛大爺打聲招呼。

雖然門衛大爺不知道白漱寧具體的職位跟身份,時間一久,倒是也記住了白漱寧。

跟門衛大爺又寒暄了幾句之後,白漱寧踏着高跟鞋走出大門。

這個時間點兒天已經黑透了,街上人影稀薄。

四周出奇地安靜,白漱寧突然心裏毛毛的,“怎麼感覺像是身後有人在跟着我……”

一拐角的時候,她忽然瞥見地上有一處黑影。

“誰?!”

白漱寧鼓起勇氣,驀然回頭,大喊一聲。

“咚咚……”

沉重的皮鞋聲響起,成久一從暗處走了出來,右手拎着一個白色袋子,“您好,白小姐。冒昧打擾了。是墨總派我過來的。”

第二天。

白漱寧神清氣爽,出現在公司大廳。

前臺的兩個員工正在討論着什麼,說到興奮處,正好看見白漱寧走了進來。

兩個人都不約而同地住了嘴。

白漱寧不用想,都知道她們是在議論自己。

她表情淡然,直接略過,從她們面前走了過去。

這些人怎麼議論她,並不重要,因爲根本無法改變任何……重活一世,白漱寧早就已經看開了許多。

但是那其中一個前臺卻突然出聲,叫住白漱寧,“白主管,趙經理叫你去他的辦公室一趟。”

趙經理?宋洋的那個心腹麼。

白漱寧停住腳步,轉身問道:“他叫我什麼事?”

沒想到白漱寧會這麼直接地發問,前臺愣了一下。

而後她的臉上帶着不屑,道:“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嗎。”

這樣的語氣讓白漱寧心中一頓。

“我是部門主管,他只是一個區區的項目經理,要是有公事要彙報的話,請叫趙經理來我辦公室找我。謝謝。”話一說完,白漱寧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只剩下兩個前臺張口結舌地留在原地。

“白主管,她好像跟以前不大一樣了……”

白漱寧的用詞雖然客氣,語氣卻跟從前大不相同。

以前的她名爲白家的繼承人,但是卻一點兒大小姐脾氣,領導架子都沒有,不但非常好說話,甚至可以說有點軟弱……

而剛剛,她們竟然感覺到了發自內心的不敢輕視。

十分鐘之後,白漱寧走出電梯。

陳祕書直接迎了上來,“白主管。”

白漱寧點了點頭,從包中拿出一沓文件遞給陳祕書。

“通知公司的所有部門,一個小時之後會議室開會。所有管理層人員不得請假,必須全部出席。”

本來陳祕書還爲無法找到合適的設計師頭疼,正打算催問白漱寧該怎麼辦,這下一看到白漱寧神清氣爽的樣子,她頓時心有靈犀立即領悟。

不由得面上一喜,說道:“是,白主管,我明白了!”

陳祕書的辦事效率很快,不出十分鐘,白漱寧召集衆人開會的消息便通知到了每一個部門,趙經理負責的部門也收到了通知。

“趙經理,這次的會,你說咱們是去還是不去啊……”

在公司裏面,不單單隻有趙經理一個人是宋洋的心腹,現在這些人都同樣收到了白漱寧的通知,正聚集在趙經理這裏,商量是否去開會。

趙經理坐在沙發上,嘴裏叼着一根雪茄,滿臉不耐煩:“去啊,你們別動不動就自亂陣腳,全都跑來我的辦公室裏。就她一個女人,能折騰出什麼花樣來!去,看她想幹什麼!”

同時,趙經理心裏則是想着早上前臺過來跟他說的那些話,這白漱寧竟然開始跟他擺領導的架子了……這次會議,他可一定要當衆殺殺她的威風。

聽了趙經理髮話,一屋子的人都安定了下來,呼啦啦地來了又呼啦啦地離開。

而趙經理則是若有所思地將口中的雪茄放下,從懷裏掏出手機,給最近聯繫最爲頻繁的那個電話號碼撥打了過去。

會議室中。

一席利落職業裝的白漱寧站在桌前,眼神掃視着底下的衆人,氣質幹練。

“好,這回大家都已經到齊了吧?”除了稀稀落落地幾個請了病假的高管沒來,其餘的人都已經到了。

“是的,白主管,已經齊了。”

再看一眼坐在她左手邊的趙經理,一臉不在乎的張狂模樣,白漱寧的心底冷哼一聲,之所以人會這麼齊,也有點在她的意料之外。

但是看趙經理這模樣,他們這“派”人的心思都已經寫在臉上了。

“想要看我白漱寧的笑話,想得美!”

白漱寧面上卻是雲淡風輕,絲毫不動,點了點頭,便開始了她專業的近期工作總結匯報……

前世她雖然不在公司,也沒有做過工作彙報這些事,但是這些天暗地裏她可是用功苦學了不少。

“好,我的總結就說到這裏,各位還有什麼疑問嗎?”經過這麼一番縝密詳細的彙報,在場的高管股東們已經有一部分人開始對白漱寧刮目相看了。

“沒想到白家大小姐竟然總結得這麼好……”

“是的啊,這份商業報告的確十分專業。”

聽着底下的人的議論,白漱寧心中稍安,面上卻一點驕矜的樣子都沒有。

臉上也只是掛着淡雅大方的得體微笑。

“我有個疑問!”

這時,有一大腹便便的男子從席間站了起來,正是趙經理。

他臉上的笑容不懷好意,徑直看着白漱寧說道:“設計部聽說已經空了吧?這新項目連個設計稿都沒有,白主管,你可要負主要責任啊!”

趙經理身爲宋洋的最親近的心腹,他率先發難早在白漱寧的意料之中。

“是,我贊同。”

衆人頓時驚訝萬分,他們沒有想到白漱寧竟然這麼輕易地就認輸了……有之前對白漱寧存了欣賞之意的老人不忍心道:“趙經理,這設計稿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出來的,我們還是要先招人的嘛!” “招人是當然的,不過,我趙某也是爲了公司好。這人要是半年招不到,我們公司難道也要半年不開張了?!”

趙經理悠悠然地說道。

那位老人被趙經理懟得胸口一悶,正想要反駁,一道清越而又堅定的女聲打斷他們的對話,“不需要半年,明天就開工!”

衆人訝然,都往白漱寧的方向看去。

白漱寧面色不變,坦然地接受衆人的眼光,隨後,她在衆人質疑的目光之下,從包中拿出來一沓紙來。

將這沓紙甩在桌上,白漱寧跟站在一旁的祕書吩咐道:“陳祕書,麻煩你把這份設計稿分發下去。”

設計稿?

趙經理最先沉不住氣:“什麼設計稿啊!衆所周知嘛,設計部都沒人了,誰還會畫稿子?不會是白大小姐從哪裏隨便找來一個人糊弄我們的吧。”

白漱寧穩穩地坐在椅子上,看了趙經理一眼。

她的淡然跟趙經理的咄咄逼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相看之下,趙經理不禁顯得氣勢弱了許多。

他似乎也察覺到了這點,很是急迫:“白大小姐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被我說中了啊!”

這時候,陳祕書已經開始分發設計稿了。

人羣中傳來聲聲驚呼:“這是那人的設計稿吧!”

“天啊,想不到我竟然這麼幸運,可以看到墨湛森的設計手稿!”

墨湛森?怎麼可能?

因爲是順時針的順序,所以設計稿最後才發到趙經理的手中,他趕緊拿起那張薄薄的紙……

“這……我不相信……”趙經理忽然覺得渾身沒有力氣,無力地往座椅上一倚。

白漱寧只知道這份設計稿是墨湛森給她的,但是設計師是誰,她當時並沒有細問。

只是當白漱寧告別成久一,回到家中,再打開這份設計稿原稿的時候,她的直覺立刻便告訴她自己,這份設計稿,就是墨湛森親手畫的!

他在設計界如同一個傳說一般,不單單設計創意非凡,而且還有着他自己獨特的風格和方式,墨湛森在做初稿的時候,從來都是親自用筆畫出來,不會去使用更加方便簡單的電腦作圖的方式……

“彭”地一聲。

會議室的大門被人用力從外面撞開。

宋洋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鏡,在兩個黑色西裝的保鏢的簇擁下走了進來。

“喲,大家好,這是在開會嗎?”宋洋一邊摘下墨鏡,一邊坐在其中一個高管給他讓出來的空位上,“我怎麼沒有收到開會通知啊!”

“宋洋,這是公司的重要會議……”

“白漱寧,既然是重要會議,怎麼不叫我來參加呢。”

白漱寧咬緊下脣,她真是低估了宋洋的臉皮厚度!在場的這些人中,肯定不少是屬於他的陣營的,就算是他不來這個會議,會議上她說了什麼,有什麼內容,恐怕宋洋一個字也不會少知道的吧!

不過,既然是故意來找茬的,現在的白漱寧也根本不會再怕他了!

“據我所知,宋先生在我們公司並不擔任任何職位吧?再請問下宋先生,您是否擁有我們公司的股份,是我們集團的股東之一呢?”

“既然都不是的話,那我爲什麼要邀請你來參加我們公司高層內部會議。”白漱寧的一番話,讓宋洋頓時啞口無言。

他要是有白家集團的股份,或者是擔任要職,他也就不用費盡心思要跟白漱寧結婚了!

在白漱寧跟宋洋針鋒相對的時候,其餘的人已經將設計稿全都看了一遍。

“各位,對於這份設計稿,你們覺得如何?”

對於墨湛森的這份設計稿,自然誰都不敢說不滿意。

“白主管,這份設計稿真的是墨湛森墨先生親手畫的嗎……”有人依舊是不敢相信。

白家雖然不算是個小集團,但是跟墨湛森那樣站在金字塔頂尖的人比起來,依舊是十分渺小的。

聞言,一旁的宋洋皺起眉頭。

怎麼又是跟墨湛森有關係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