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白破撓了撓頭,又追過去,可是楊文文不再理他,又自己練了起來。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白破乾脆維持着小猴子的樣子,坐在一旁看着楊文文,心想,我就是一隻小猴子,你捨得打我? “幽靈被抓了?”朗菲兀不敢相信的問道。

“是的,少爺!”那個黑西裝的人恭敬地說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朗菲兀心裏很亂,他沒想到用的最順手的殺手居然因爲一個小人物落網了,心情低落的靠在寬大辦公椅上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過了一會,按響辦公室的通告鈴,“庫特斯,你過來一下。”

庫特斯的辦公室就在朗菲兀隔壁,不到一分鐘就敲響了朗菲兀的門走進來。

“局長,您有什麼吩咐?”庫特斯嬌媚的笑道。

“過來!”朗菲兀笑眯眯地看着庫特斯,這女人每次都能讓他醉生夢死,現在心情不好,自然是要放鬆一下。

“局長,不是說了不要在這裏了嗎,萬一被人看見就不好了……”庫特斯坐在朗菲兀的大腿上,摸着朗菲兀的臉,眼裏全是媚光。

“誰敢看?”朗菲兀笑道,一手抱住了庫特斯的細腰,“這裏除了我,誰還敢看?”

“局長,你來好不好?”庫特斯撒嬌道。

“好,我來!”朗菲兀說着,手也行動起來,不一會,庫特斯的尤物身姿被朗菲兀盡收眼底。

庫特斯按照郎菲兀的指示,坐到朗菲兀的辦公桌上,朗菲兀興奮地跟過去,在辦公室才更有趣,不然要祕書幹嘛?

兩個人哼哼唧唧,雖然知道外面的人肯定聽不到,但是這樣才更刺激,隨後不久,朗菲兀身體一抖,又坐了回去,庫特斯也從桌子上下來,也不管散亂的衣衫,蹲在朗菲兀身前,做着最後的清潔。

朗菲兀一看,滿心歡喜,雙手按在庫特斯頭上,又滿足起來。

就這樣,好好的清潔,變了味,不對,是變了量。

庫特斯走出朗菲兀的辦公室,剛打開自己辦公室的門,就聽後面有人叫自己。

“戈克爾主任,您怎麼來了?”庫特斯面帶桃花的笑道。

“局長在嗎?”戈克爾一手摸在庫特斯的肥尻(kao)上,走近庫特斯的辦公室問道。

“在呢,不過好像不太高興。”庫特斯很是擔憂的說道。

“不高興,知道什麼事嗎?”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他肚子裏的蛔蟲。”庫特斯妖媚的看着戈克爾說道。

“你是不是剛跟局長完事?”戈克爾聞到庫特斯身上的味道問道,不知爲什麼戈克爾竟有些躍躍欲試。

“怎麼,嫌棄我了?”庫特斯楚楚可憐的雙手按在戈克爾的胸口說道。

“怎麼會!庫特,你現在有事嗎?”戈克爾笑眯眯的問道。

“沒有啊?哎呀,我剛完事,你想什麼呢!”庫特斯雖然嘴上說着,不過和戈克爾靠的越來越近,戈克爾看着變形的兩個大白球,一下把庫特斯抱起來,讓庫特斯坐在了桌子上。

庫特斯心裏暗罵,“都一樣,這桌子有什麼好的?”

戈克爾春風滿面的走出庫特斯的辦公室,腳部有些虛浮,然後敲響了朗菲兀的門。

看到朗菲兀有些煩躁,似乎是剛睡醒,戈克爾心裏冷笑,這年輕人不太行啊!

“局長,這邊有一份人事調動的文件,需要您簽字。”戈克爾把那份文件用投給朗菲兀。

朗菲兀看了看,“貝拉?這人要調到哪裏去?”

“貝拉是我們局七八年的老員工了,一直兢兢業業,表現很好,之前原本是想給您當祕書的,不過公關部認爲不合適……”戈克爾介紹起來。

“行了行了,就是我門前不遠處那個胖妞?”朗菲兀問道,想起來,因爲現在的人有能快速減脂的方法,所以胖子不太常見了,朗菲兀也是輕易就想了起來。

“對,就是她,派委想把她調過去做一個部門主任,而且已經有了迪懷安大人的首肯。”戈克爾說道。

“有那老頭子同意?”朗菲兀有些奇怪,怎麼一個小事務員平白無故的能去當一個主任,還要驚動迪懷安?

“是的,文件上有迪懷安大人的簽字,你可以看看。”戈克爾微笑着說道,其實他也不知道爲什麼,這貝拉也沒什麼背景,更是沒什麼姿色,怎麼就平步青雲了?

“叫那個胖妞,什麼來着,貝拉,過來見我。”朗菲兀不知道那個老狐狸在搞什麼鬼,想要親自看看。

“是,我這就叫她來。”戈克爾退了出去。

貝拉不明所以的走進來,朗菲兀覺得這胖妞就算瘦下來也好看不到哪裏去,又黑臉上還有雀斑,眼小鼻子塌,胖女人的不叫豐滿,就是胖!

“局長,您找我有什麼事?”貝拉不卑不亢的問道。

“這邊有一份你的人事變動,我想問問你,你和隔壁的派委有什麼熟人嗎?免得過去了,再受什麼委屈。”朗菲兀說道。

“勞煩局長關心,不過我並沒有什麼熟人在那邊。”貝拉低頭說道。

“這樣啊,如果你不願意過去的話,我可以不籤這份文件,不過我也不會虧待你,你看,咱們質檢處的老處長快退休了,你要是願意留下,我推薦你去這個崗位怎麼樣?”朗菲兀好像很惜才地說道。

“謝謝局長,我……我願意留下。”貝拉稍稍猶豫了一下,答應下來,反正過去派委和這邊升職的級別是一樣的。

“那最好不過了,我很期待你的表現。”朗菲兀說道,端起自己的茶杯,貝拉再次道謝,離開了朗菲兀的辦公室。

“貝拉,局長跟你說什麼了?”戈克爾在外面和別人閒聊着,看到貝拉這麼快就出來了,走過來問道。

“戈克爾主任,謝謝,局長要調我去質檢處工作。”貝拉說道,沒有說去做什麼。

“質檢處?不是派委的部門主任嗎?”戈克爾疑惑地問道。

“局長希望我能留在局裏。”

“這樣啊,那你去忙吧!”戈克爾心裏有了盤算,不過這朗菲兀是想做什麼?都說了是迪懷安點過頭的,他還敢搶?

當晚,某家酒店。

“什麼?那個肥女人當上處長了?”庫特斯大驚失色的問道。

戈克爾躺在寬大的沙發上,勾了勾手,讓庫特斯先坐下,“你着什麼急,她當上處長也管不到你。”

“我,我在局裏工作這麼多年,纔不過是個小祕書,她比我還要晚幾年,怎麼就當上處長了?哥~我不同意~”庫特斯撒起嬌。

“別說你不同意,我不同意也沒用,這是局長親自說的,你就一點不知道?”戈克爾忽然覺得這女人竟有些白癡,當上了朗菲兀的祕書,還不知道什麼情報。

“他又不跟我說,每次不是整理資料給他看,就是那事,什麼都不跟我說!”庫特斯一副委屈的樣子說道。

“還是你工作做得不到位,要是你能鉅細無遺的給他安排好一切,他什麼事能瞞過你?”

“人家哪有那個精力啊!”庫特斯不停晃着戈克爾的睡衣說道,戈克爾看着庫特斯心癢起來,讓庫特斯坐起來,背對着他。

“哎呀,人家跟你說正事呢!”庫特斯被拿捏着,不滿地說道。

“正事?這纔是正事!”戈克爾整個人印過去,庫特斯再說不出話來。

看着戈克爾躺在牀上,庫特斯坐在他身邊,還是不高興,問道:“真的不行?”

“真的不行,就算這邊我攔下來,派委那邊還想要貝拉過去呢!”戈克爾閉着眼說道,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再動了。

“這又關派委什麼事了?”庫特斯徹底糊塗了,身體的疲憊和精神的疲憊讓她腦子一點都轉不動了。

“原來是派委想要調貝拉過去,結果不知道朗菲兀那廢物想什麼,硬是不同意,纔給了貝拉這個處長,我問你,朗菲兀平時都是怎麼說別的大人的?”戈克爾忽然想起來,問道,覺得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貓膩。

“混蛋啊,老廢物啊,老東西啊,差不多就是這樣。”庫特斯想到。

“那說沒說過迪懷安大人?”

“說過,罵的最多的就是他。”庫特斯點頭說道。

“怎麼罵的?”戈克爾也坐起來問道,滿臉的驚喜。

“上次是……”庫特斯手指按在下巴上,仔細想起來。

“想起來沒有?”戈克爾着急的問道。

卻見庫特斯一副矯作的樣子說道,“哎呀,今天怎麼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我明天就給你買,你之前說的那個包包,想起來沒有?”戈克爾不悅地說道。

“嗯,有點想起來了,上次說迪懷安是老廢物,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壞了他的好事。”

“什麼好事?”

“那我怎麼知道?”庫特斯無辜地說道。

戈克爾心裏大罵庫特斯,不過忍下去又問道:“還說過什麼?”

“嗯……還說過迪懷安老眼昏花,看重一個沒腦子,只會動手的孫子當繼承人……”庫特斯想了幾條,就再也想不起來。

戈克爾聽完沉思着,心道:“這朗菲兀到底怎麼想的?難道真的是龐克元首的意思?”

庫特斯見戈克爾不說話,又湊過去,“哥,人家最近剛看到一套化妝品,可好看了,給人家買了,人家以後化給你看怎麼樣?”

“行,買買買!”戈克爾心不在焉的說道。

“那,現在就給人家付款好不好?”庫特斯吃過別人當場答應得很好,然後完事拍拍屁股走人的虧,於是直接問道。

“行,拿過來吧!”戈克爾覺得庫特斯一直在那要這個要那個的很煩,趕緊買了算了。

兩個人的遊光對接,戈克爾沒仔細看就替庫特斯支付了所有費用。

“哥,你真好!”庫特斯抱着戈克爾親了一口,戈克爾把她按在懷裏,躺下不要庫特斯再說話,庫特斯也不在乎,心滿意足的睡着了。

第二天,戈克爾在辦公室的時候,他兒子問他要錢,他才注意到,怎麼少了那麼多錢!昨晚居然不只買了庫特斯說的那套化妝品和包包,還有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戈克爾那個氣啊!一晚上加上賓館,就花了十萬!那可是自己兩年多的工資啊!庫特斯買的是一噸稀有礦石嗎?

不過,戈克爾很快平靜下來,他是這裏的人事部主任,這些錢對於主任來說很多,不過對於人事部來說很少。就當是在朗菲兀身邊埋下一個釘子花的錢吧!

不過以後還是不出去了,昨晚那家賓館就一千星元,不值當,在哪不一樣?辦公室還刺激! 迪懷安聽到朗菲兀拒絕了自己親自指定的人員調動,眉頭緊皺起來,這一次他破格任用貝拉,就是想要讓鷹派總部的委員會中自己的勢力壯大,難道龐克真的對自己有戒心?朗菲兀能從其他星球直接調用就是爲了監視他們?

“大人,這個空缺還請儘快填補,不然……”迪懷安的助手沒有再說下去,因爲他只是個下屬,不能隨便言論其他大臣。

“我知道了,宮本那傢伙也想讓自己人佔下,我可不能輕易放手!”迪懷安長嘆了一聲,由於現在的年齡問題,基本都是隔代傳,迪懷安年紀不小了,他一直盼着米勒能夠獨當一面,自己的兒子就算上了臺也風光不了幾年,所以對於米勒的培養他很是用心。

“米勒最近怎麼樣?”迪懷安問道。

“孫少爺一直駐守營地,軍民都很愛戴,最近又圍剿了一批星際流竄犯……”助手說道,他是迪懷安真正的助手,無論迪懷安的家事還是聯盟裏大大小小的事,他都知道,並且每天都有新的消息源源不斷的傳來。

“嗯……你去把米勒調過來吧,他在那邊也幹了兩年多了該動動了。”迪懷安說道。

“可是,老爺,米勒少爺曾經表示不願意離開軍營。”助手爲難的說道,他這種傳話的人夾在中間最是難堪。

“怎麼?我連自己的孫子都管不了了?”迪懷安冷聲說道。

“是,屬下這就去!”助手連忙說道,忽然助手的遊光響起來,彈出一個投影,迪懷安並不能看清上面是什麼人找他的助手。

“接吧!”迪懷安說道。

助手知道這是迪懷安試探自己,不過擔心他這個跟隨了馮家幾十年的人,也難免寒心,助手打開擴音,問道:“您好,請問你找哪位?”

“我是嚴海,我找你。”對面說道,迪懷安一聽,驚訝的站起來。

“嚴海?你在哪?”迪懷安直接問道。

“你是?迪懷安大人?”嚴海不確定的問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