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看來這黑龍典也定然是一件不得了的寶物,寶物這種東西我怎麼會有嫌它太多呢?”沈安微微的笑了笑。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元山內幾乎所有的覺醒者都開始前往那個聲音的源頭,這些人都只有一個目的,奪取黑龍典。

一個小時後,元山某一處。

文昊聖使望着周圍的百餘名覺醒者,這些覺醒者當中實力最弱的也是五品初期的存在,低於五品的覺醒者幾乎沒有。

文昊聖使對於這些覺醒者的實力還是非常滿意的,這些人雖然沒有他強大,但也算得上是一股不俗的戰力了。

文昊聖使目光掃過衆人,隨即將一本看起來很是精緻的典籍拿了出來,那典籍的周圍有着各種各樣的光芒,其中黑光最多,看起來就好像是釋放着黑光一樣。

“這就是黑龍典,黑龍典之中有着黑龍留下來的力量,雖然這黑龍的力量並不完全,但是對於你們而言,卻十分有用。你們誰若是得到了黑龍典的認可,必然將會獲得巨大提升,我以文昊聖使的名譽保證。”文昊聖使的這番話,說得衆人也是心動不已。

他們皆是將目光盯向文昊聖使手中的黑龍典,那黑龍典彷彿是有着魔力一般,將他們的目光完完全全的吸引住了。

“呵呵真是不錯呢,這樣的一本黑龍典,老子也想要奪回來,看看黑龍典當中的詳細內容啊。”一個覺醒者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道。

“別想了,這兒想要奪取黑龍典的人無數,你憑什麼就以爲自己有能力奪取黑龍典?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哈哈哈,還真是大言不慚,我就沒有見過你這麼囂張的角色,我六品的高手都沒有說話,哪裏輪得到你?”

……

文昊聖使目光移去,能夠看到這些覺醒者爲了爭奪黑龍典如此的激動,他也是感到十分的欣慰。

這說明黑龍典對於這些覺醒者而言十分的重要。

“不錯不錯,真是一個好兆頭。”文昊聖使說道。

此時,沈安與一個叫做唐飛章的人一同出現,他們都是站到了同一個地方。

那唐飛章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他目光冰冷,反手就是一掌攻擊向沈安,似乎想要一掌將沈安打死。

沈安向後退出半步,順勢抓住了唐飛章的那隻手,手勁暗暗一運,頓時恐怖的力量就將唐飛章給擊潰在了地上。

唐飛章盯着沈安,那雙眼神當中帶着濃濃的不可置信。

“你小子竟然敢對我出手,你知道老子是誰嗎?老子可是唐飛章,得罪了老子,只怕你會死得很慘。”唐飛章咬牙道。

唐飛章絲毫也不覺得沈安是自己的對手,他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臉色驟然變得更冷了起來。

“老子倒是想要看看你的實力如何,竟敢如此得罪老子。”唐飛章咬牙着說道。 沈安絲毫也不客氣,他爲什麼要給唐飛章面子?

“你小子只怕不知道怎麼死的吧?居然敢得罪我們的老大?”唐飛章身邊一個胖胖的青年說道,龐龐青年的嘴角有着一個黑痣人,容易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不過此刻在沈安的眼中看來,卻是醜陋至極。

沈安當然明白這些人的言論了,這些人不過是靠着那套弱肉強食的觀念而已。

“都是狼,何必裝羊?要動手隨意,不如你們一起上吧。”沈安拔出樓蘭古劍來。

他原本前來爭奪黑龍典的好心情,被這個叫做唐飛章的傢伙給完全影響到了。

現在他可不會輕易的放過唐飛章,他必須要讓唐飛章付出一些代價才行。

很快的,唐飛章就攻擊過來,然而唐飛章攻擊才發出一半,居然就已經被沈安一劍給砍出了一道口子。

樓蘭古劍的鋒利可不是能夠小覷的,小覷樓蘭古劍的鋒利,只會讓對方付出足夠的代價。

唐飛章感到手臂劇痛,鮮血從手臂當中飈出,他的手臂在顫抖着,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怎麼可能,對方是何時揮出那把劍的,而且那把劍爲何已經鋒利到了那樣的程度?

這……

“不可能,他不過是一個五品中期的弱者而已,怎麼可能做出令我也無法反應過來的動作?”唐飛章震驚的想到。

“不堪一擊!”沈安冷哼,唐飛章比他想象當中還要弱不少。

“你比我想象中還要弱上許多啊,真是可憐。”沈安繼續道。

唐飛章當着自己手下的面兒,竟然被這麼嘲諷,這讓他如何能夠承受得了?

“居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兒嘲諷我?你這傢伙……我一定要讓你知道知道,老子真正的能耐。”唐飛章沉聲道。

只見唐飛章迅速的擡起頭來,他目光之中流露出足夠的狠辣,隨即一招虎豹拳法施展而出。

那拳頭彷彿是帶着猛虎的力量,一般的鎧甲想要抵擋住這樣的一擊也是不易。

沈安目光投過去,直接一劍斬出,一劍,唐飛章一隻手臂就飛了出去,唐飛章的手臂鮮血狂飆。

這些唐飛章也應該足夠明白,他完全不是沈安的對手了,與沈安爲敵,這簡直就是在作死。

“這……這這這,我完全不是他的對手,完全不是他的對手啊。”唐飛章咬牙,現在他對於沈安唯有無盡的恐懼。

他已經不覺得敗在沈安的手中是一種羞辱了,他覺得自己本就應該敗在沈安的手中,畢竟實力差距如此之大。

“這個五品中期的小子看起來實力好強,似乎他的實力並不只是五品中期那麼簡單啊。”一個覺醒者說道。

那些覺醒者也都是紛紛的將目光投射在沈安的身上,認爲沈安不容小覷。

“真是不錯的實力,即便是五品中期,也足夠讓人畏懼了啊。我覺得他的實力至少堪比六品覺醒者了。”

“不錯不錯,他這樣的實力雖然強大,但是跟我們這些人當中的真正高手比起來,還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文昊聖使淡淡的掃了一眼沈安,他並沒有怎麼放在眼中,畢竟沈安所展現出的實力,僅僅只是超越了一個等級而已。

這或許會讓別人吃驚,但是他絕對不會,這種程度怎麼可能讓他吃驚呢?太小兒科了好嗎。

這時,文昊聖使將黑龍典向着上空一擡,黑龍典徐徐升騰到半空,緩緩的在旋轉着,釋放出淡淡的黑光,隨着旋轉的加速,那黑光也越來越強盛。

這力量真是可以的,這還僅僅只是黑龍典沒有打開所釋放出的力量,若是那黑龍典真正的打開的話,還不知道會爆發出何種的力量。

沈安嘴角勾起笑意,目光也是集中在了黑龍典上。

他此次前來的目的也是爲了奪取黑龍典,若是那黑龍典真的如同這些人所說的一般,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貝,或許他也可以憑藉這黑龍典獲得不小的力量。

黑龍典他必定要拿下。

“黑龍典是我的了,這玩意兒,要是吸收了其中的力量,我說不定能夠直接獲得突破,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一個粗糙皮膚的壯漢道。

“哈哈哈哈,老子也要得到黑龍典,這黑龍典我絕對絕對不會再錯過。”

文昊聖使開口道:“現在我將逐漸釋放黑龍典當中的力量,隨着黑龍典打開,你們將會感受到越來越強的壓迫, 希望你們能夠在這種壓迫之下堅持到最後,若是你們能夠堅持到最後的話,你們很可能就會成爲獲得黑龍典的那個幸運兒。”

衆人聽着文昊聖使的話,也都是紛紛的流露出了笑意,那一雙雙的眼神更是像野獸一般,巴不得立刻就將那黑龍典奪到手掌心。

“哈哈,已經躍躍欲試了呢,只要得到了黑龍典,我就可以稱王稱霸了。”

“是啊,得到黑龍典,獲得黑龍典!”

“我一定要獲取黑龍典!”

此刻,黑龍典開始翻開第一頁,隨着黑金般的書頁翻開, 下面的那些人也都是感受到了其中的壓迫感。

這濃濃的壓迫感,簡直讓人吃驚,令得不少人都是無法站起來,那些五品初期的覺醒者,僅僅在第一輪就淘汰掉了。

完全不堪一擊。

“想不到這黑龍典的壓力竟然如此的強大,才翻開第一頁我們就承受不住了,看來這黑龍典的確不屬於我們任何人。”

“這就是黑龍典的力量啊,這就是黑龍典的可怕啊,或許接下來就輪到更多的人倒下了吧?”

“可惡,我的實力爲什麼不能更強一些,如果更強一些的話,說不定就能多堅持一會兒了。”

……

那些被黑龍典擊退的覺醒者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着,都是認爲這一切十分困難,想要堅持到最後幾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沈安表現得十分輕鬆,哪怕已經有不少五品覺醒者選擇退出的情況下,沈安也完全輕描淡寫。

好像黑龍典根本就不會帶給他壓力一樣。 “那個五品中期的覺醒者,竟然還沒有想到離開,他想要被黑龍典釋放出的力量給壓死嗎,看起來真是如此了。”一個覺醒者說道,似乎對於沈安爆發出的力量十分的不滿。

“我們就在一邊看好戲就行了,何必在乎他的死活,反正他都只會成爲失敗之人,一個失敗者實在沒有什麼好關注的。”

“不過那個傢伙堅持的話,根本就是在作死啊。”

……

文昊聖使掃過衆人,他留意到了沈安,沈安竟然就淡然的站在那兒,好像根本就沒有將這一切放在眼裏一樣。

“呵呵,那真是一個不錯的年輕人啊,在黑龍典恐怖力量的籠罩下,竟然還能夠如此的淡然。”文昊聖使喃喃的說道。

“接下來我將要翻開第二頁了,這一頁五品的那些覺醒者們,就退下吧,你們的力量絕對無法承受得了第二頁的壓迫。”文昊聖使說道。

聽着文昊聖使的這番話,那些在黑龍典下方的五品覺醒者也開始暗暗的承受起來。

他們偏偏不信,文昊聖使所說的話,難道他們真的不能承受得了這樣的力量?

“開玩笑,不過就是黑龍典翻一頁而已嘛,這有什麼困難的,在我看來這絕對不是什麼難事,我不會感到任何的難度。”一個藍頭髮的覺醒者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哈哈哈,不錯,這種程度的力量休想壓制得了我,我是絕對不會被這種力量壓制的。”

“不過是黑龍典翻開第二頁而已,我要是退縮了的話,我就是孬種。”一個紅頭髮的覺醒者說道。

……

第二頁打開,更加刺目的黑光從第二頁當中釋放出來,隨着那刺目黑光放出,周圍的那些覺醒者也都是開始搖搖欲墜起來,彷彿很快就要七倒八歪的倒在地上了一般。

太強了,這力量簡直恐怖到了極致。

紛紛的之前那些揚言說自己可以完美堅持到最後的覺醒者都產生了放棄的念頭。

“我認慫了,看來我的確沒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去對付這東西,這玩意兒,不是我能夠承受得了的。”那個藍頭髮的覺醒者說道。

“呵呵,想不到黑龍典僅僅只是打開第二頁,我就已經承受不住了。可惡可惡啊。”一個紅頭髮的覺醒者說道。

那些五品覺醒者都是選擇了退出,因爲他們心裏頭很清楚,即便再支撐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的希望。

他們肯定會喪命的,畢竟那黑龍典所釋放出的壓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沈安嘴角勾起笑意,立在那黑龍典之下,巍然不動,好像根本就沒有收到絲毫的影響一般。

“快看那個傢伙居然能夠在黑龍典之下巍然不動,他簡直就是一個怪物。”

“不錯那傢伙是真正的怪物,我們都退下來了,他居然還敢立在那黑龍典的下面,他就不怕自己因此喪命嗎?”

“只怕他真的要因此喪命了吧?真是可惜,我也挺佩服他的那份勇氣的,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要掛掉了。”

“不用替他擔心,那小子支撐不了太久的。”

……

衆人都是在說着,他們認爲沈安只是在強撐而已,絕對不可能撐的了太久。

文昊聖使望了一眼沈安,他對於沈安也是高看了兩分,一般的覺醒者他可不會輕易的放在眼中。

不過沈安卻是不同,這個五品中期的覺醒者,似乎與衆不同一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