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看到李馨將精神力印在了大猴子的銀晶上,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雖然推斷出了大猴子臣服的原因的,但是只有到了這一刻才是真正的放鬆了下來。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唔……既然你跟了我,就叫侯庄吧!」李馨略微想了一下,然後在大猴子的腦袋上拍了拍說道。

「吼……吼……」大猴子顯得十分的興奮,名字這個東西它從來都沒有,有了名字就意味著他踏入人類社會的第一步……

「走吧,我們去尋找下一個目標,本來想擊殺這個大猴子,沒想到這個大猴子這麼沒有節操……」張明無奈的說道。

「吼吼……」李侯不滿的瞪了一眼張明。

「不要叫大猴子啦,人家現在有名字了,要叫侯庄哦!」李馨輕輕的摸了摸侯庄的頭髮點了點頭說道:「頭髮有點長,需要修剪一下,然後好好的洗衣皂,剪剪毛換一身衣服……嗯,天境之後容貌已經很像一個人了……」

「……」

「喂,林軒,你要注意點哦……」周佳鑫捅了捅林軒說道。

「滾蛋……」林軒笑罵了一聲。

「先修整一下吧,剛剛也消耗了不少源氣,面對天境一定要全狀態才行……」陸然輕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佳鑫和張明帶侯庄去整理一下……」

「啊,為什麼是我?」周佳鑫驚訝的說道。

「難道讓我去啊,這傢伙可是個男性!」楊晨大小姐瞪眼。

「好吧……」周佳鑫頓時垂頭喪氣……於是倆人悲劇的牽著侯庄同學往身後山清水秀的地方走去……

林軒笑了笑盤膝坐下,之前消耗最大的就是他了,合劍的時候就消耗了很多的源氣,後來的分劍更是對精神力的消耗很大……既然要貫徹先富帶動后富的理念思想,林軒就要時刻保持巔峰狀態。

源氣恢復到巔峰狀態,林軒睜開了眼睛,李馨坐在旁邊,看到林軒睜開眼睛微微一笑……林軒四處看了看,除了李馨都沒有人了,估計是在這一小片空間裡面觀光遊覽去了……

「你醒了!」陸然跑了過來說道:「這小空間還真是挺神奇的,大約有半個城那麼大,除了侯庄那個傢伙再也沒有其他妖獸了,倒是有一些野獸,還有一些水果……」

正在說著的時候,周佳鑫和張明帶著侯庄走了過來……林軒看到兩米大個的侯庄頓時眼睛一凸,這個剛剛還是長毛大猴子的侯庄此刻已經穿了一身額運動裝……頭髮剪得短短的,身上也被洗的乾乾淨淨,在遠處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真以為是一個人……

「我去,還真是大變身了!」林軒搖了搖頭說道:「我們趕緊去找下一個目標吧,今天之前最好找到一個銀晶,不能再拖了……」

「好!」陸然點了點頭,拿出對講機,把楊晨和趙靜音叫了回來。七個人加一個大猴子集合在一起,周佳鑫再次繪製出了七個金雕……至於那個侯庄……他自己會飛……

柔和的空間波動包裹著七人一猴子,緩緩的靠近空間屏障……感受到這股熟悉的波動,侯庄激動的都快要落淚了,上次進來的時候就是被這股空間波動包裹著來的……只是上一次自己是被打暈了,迷迷糊糊的就是進來了……

本來以為就這樣一輩子都要在這個屁大點的地方度過了,沒想到今天有這樣的機會……自己今天的選擇還真是正確啊,不愧是小湖區最聰明的猴子……

想想之前腿毛,洗刷之後穿上了人類的衣服……雖然有些不習慣,但是那種一下子變得文明了的感覺讓侯庄激動萬分……短短几個小時的經歷讓侯庄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之前那幾十年簡直都是白活了……

七人一猴緩緩的走出了空間,而在侯庄離開空間的那一刻,蜂巢空間邊緣的銀色邊框就悄然消失了,原本清晰的空間屏障也變得模糊了起來……

「吼!」被困了幾個月之後,侯庄一朝出來感覺空氣是那麼清新,天空是那麼藍,雲彩是那麼美麗……於是忍不住大吼了一聲……

林軒看著侯庄輕輕的搖了搖頭,這蜂巢空間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牢籠,及時是達到了天境也無法逃脫,而蜂巢空間裡面就是一個普通的世界,沒有靈藥,沒有濃郁的源氣,天境的妖獸們根本不可能進階到更高的層次……於是一輩子都無法逃脫,一輩子就只能在那空間裡面和一些小弟玩耍……這隻大猴子剛進來幾個月,連小弟都沒有……

將心比心,林軒覺得如果把自己扔到那裡面,林軒恐怕在幾年之後就會喪失掉所有的雄心壯志,最後甚至會失去語言的能力……

「不想被人家掌控,就要自己變得強大……」道元的聲音適時的響了起來。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你越來越嘮叨了!」

「……」道元準備了一肚子的話被噎了回去。

「侯庄啊,我們等會要去獵殺別的天境妖獸……你可要好好的努力哦!」李馨笑嘻嘻的說道。

「呃……」侯庄的吼叫聲戛然而止,頓時一張臉苦了下來,這傢伙剛剛進階天境才打了一架就被族老大大給扔進了蜂巢空間裡面,然後就一直呆著……到現在還沒有真正和天境的妖獸打過呢……和族老大大的那次不算,差距太大了,一下子就失去了戰鬥力……

「我們多走些路吧,天境的妖獸畢竟不多,密度不是很大的!」陸然說了一聲,七個人帶著一個猴子開始圍繞著蜂巢空間分散著飛行,尋找合適的下手對象…… ?一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唔……天境的大妖很少呀……」楊晨一個個的尋找說道:「我發現如果空間屏障很清晰的反映出裡面的樣子,就是有天境妖獸的,如果沒有的話空間屏障就會很模糊,看不清裡面的樣子……」

「嗯……差不多!」張明四處的張望,入眼之處都是一片模糊……

「咦……這是……」忽然對講機裡面傳出了趙靜音遲疑的聲音。

「怎麼了?」周佳鑫聽到趙靜音的聲音之後趕緊跑了過去:「啊……這是……」

「你們怎麼了,發現了什麼?」林軒疑惑的問道。

「來來來,大家過來看看!快過來!」周佳鑫頓時大呼小叫。

「發生了什麼?」其他幾個人一湊了過來,林軒注意了一下蜂巢空間的邊框,沒有銀色……意味著這裡面的天境妖獸並不是血晶的天境,而是源氣的天境……

「這……這是……」林軒往空間裡面看去……頓時長大了嘴巴,他看到了什麼,這是一條……龍?

「這不會真的是龍吧……」張明砸了砸嘴。

「也有可能不是吧,畢竟離得那麼遠,只是一個背影而已……」周佳鑫咽了一口吐沫,弱弱的說道。

「也許吧……」陸然呲了呲牙……

就在這時,空間裡面那個龍形生物轉過頭來,淡淡的看了空間屏障,然後又轉了過去……緊接著眾人便再也看不清裡面的情況了……一片白霧將空間屏障籠罩了起來……

「我現在有點相信了,那應該就是龍吧……」周佳鑫勉強的笑了笑說道,剛剛那個生物看了他一眼,他到現在都不敢動彈……這還是隔著一片空間,如果在眼前……周佳鑫感覺自己會瞬間失去戰鬥力……

「雲從龍,風從虎……這片白霧倒是很有可能是雲霧……」林軒也是勉強笑了笑,誰又不是一樣,他到現在也有點僵直的感覺。

「真的好像是龍……剛剛那種感覺很恐怖!」李馨說道。剛剛那一眼她受到的影響最小,因為在她的身體里忽然湧出了一股暖流,抵消了那個僵直的感覺……李馨猜測應該是鳳凰真火……

「啊,龍不是圖騰么,為什麼也會被關在這裡?」楊晨疑惑的問道:「而且我感覺這裡面的那條龍實力非常的強大,甚至我感覺他都可以憑藉著自身的力量破開空間……」

「龍是華夏的圖騰,不過對於圖騰的說法也是眾說紛紜,又說是黃帝一統華夏之後集各家之長製作成的。也有說龍是在漢朝之後才真正成為最尊貴的圖騰……具體怎麼樣,我們還是去看看圖書館里的書籍吧……」林軒感嘆道。

「好了,歷史的問題我們以後再說,不管他是不是龍,也不管他是被關進來,還是自囚,他都不是我們要找的目標……他太強了,我們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走吧!」陸然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個蜂巢空間,嘆了口氣說道。

「走吧……」其他人也是點了點頭,紛紛的尋找起了目標……

——

「這裡這裡!」過了一段時間,楊晨忽然大叫一聲。將七個人都引了過去……蜂巢空間的邊緣七個人看到了熟悉的淡銀色……

「好了,就這個吧……」陸然仔細的看了看,外面看不出有什麼妖獸,不過裡面的氣氛看起來有點不對勁……總是有股陰森森的感覺……

「走!」招呼了一聲,陸然再次拿出了公孫青玉的族老令牌,柔和的空間波動再次將七人一猴給包裹了起來。

「侯庄,接下來要看你大展神威了哦!」李馨鼓勵的說道。

「吼吼!」侯庄揮了揮手臂,再一次進入這種空間侯庄還是有些陰影的,不過好在侯庄那聰明的腦袋想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只要好好的跟著這幾個年輕人走,就一定會有好事情……

穿越了空間屏障,七人一猴來到了這一處蜂巢空間裡面,不過七個人立刻就感覺到,這裡面似乎充斥著一種令人狂躁的感覺……

「大家小心一些,這裡面的氣氛很有可能是受到天境妖獸的影響,也就是說這裡面的天境妖獸很有可能極為瘋狂……」張明說道。

「這裡面的殺氣倒是很重……」林軒感受了一下說道。

「走,我們找找看……」楊晨有些興奮。

「還有,這裡面水汽比較重,看樣子很有可能會和水系有關,不過事關天境,恐怕那妖獸也早就可以脫水戰鬥了,我們在水中的戰鬥力不足,最好能再陸地上戰鬥!」周佳鑫說道。

「不錯,如果真的是水系的妖獸,我們最好能把他找到,然後引出來戰鬥!」陸然點了點頭。

「也許不用找……」趙靜音說道:「我們只要進入了這片空間,作為天境妖獸,一定會直接察覺……對不對,侯庄?」

「吼吼!」侯庄朝趙靜音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趙靜音所說的話……對於他來說,他剛剛進入這片空間,便察覺到了那個天境的存在。讓侯庄有些膽怯的是,對方的思維似乎有些混亂……看樣子是個不要命的主……不過看了看身後,侯庄又是安心下來,對方的實力和自己不相上下,加上這幾個人,那是妥妥的死定了……

「那我們在這裡等著他打過來?」李馨問道。

「等著也好,以逸待勞,我們會佔一點先機,另外,我總覺得這個妖獸恐怕脾氣不太好,如果感應到了我們的到來,應該不會坐視不管……」張明說道。

「好,那我們就等等。對了,侯庄,你釋放一下氣勢,最好是挑釁一下!」陸然笑呵呵的說道。

「……」侯庄頓時無語,不過也沒有拒絕,大吼一聲,渾身的氣勢猛然爆發!在身邊的七個人頓時有種窒息的感覺……這時候的他們並沒有增幅,也沒有合道,不過因為侯庄並不是朝他們,而且氣勢一發即收,所以倒也可以承受。

「呼呼……吼……」在侯庄氣勢收回去的時候,忽然一陣低沉的吼叫聲傳來。

「這是什麼吼聲,這麼難聽!」李馨皺眉。

「這個……好熟悉」周佳鑫想了想忽然說道:「哦,我想起來了,這是鱷魚的叫聲!」

「鱷魚還會叫?」林軒驚訝的問道。

「鱷魚當然會叫,真是孤陋寡聞!」周佳鑫鄙視道。

得,被鄙視了,林軒無奈的聳了聳肩,他確實是不知道鱷魚還會叫,這玩意太少見了……電視上也沒怎麼看到過,誰閑的沒事去查鱷魚會不會叫?

「我曾經見到過一群鱷魚襲擊角馬,成年鱷魚的叫聲很低沉,是不太好聽,不過挺特別的……」周佳鑫認真的說道。

「呼!」就在眾人思考的檔口,一個巨大的影子鋪天蓋地的朝眾人砸了過來。

「退!」陸然大喝一聲,七人一猴迅速的退到了空間屏障的邊緣……

「轟!」龐然大物轟然降落,一條巨大的鱷魚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好吧,現在你告訴老鼠變得這麼大,我都不會奇怪了!」林軒有點好笑的搖了搖頭,這一路上遇到的妖獸全是放大版的,而且還真是一個比一個大……簡直都是大的離譜啊!

大鱷魚抬起頭來望著眾人,仔細看了看,然後將目光集中在了侯庄身。在它看來,只有侯庄能對自己造成威脅,至於那九個小不點,不過是物鏡而已。在它的字典裡面還沒有物鏡可以打敗天境的概念……

「吼!」見到大鱷魚望向了自己,侯庄大吼一聲,身上的衣服一下子消失掉,緊接著侯庄的身軀開始瘋狂的長大,兩隻腳落在了地面上……

「噗……我覺得以後還是給侯庄留一些毛比較好,這一下子成果奔了……」周佳鑫噗的一下笑了出來,實在是侯庄在剃了毛再變大太有喜感了……

「大家準備好戰鬥,但是先不要搞出大動靜,最好是等著他們兩個戰鬥到焦灼的時候,我們再出去給予它致命一擊!」陸然小聲說道。

「好!」其他人應了一聲。開始隱隱的做起了準備,林軒默默的運轉起了體內的源氣,接下來的戰鬥將是最難的戰鬥,這一場戰鬥之後,林軒就可以進階天境,以後的戰鬥將會越來越簡單,當他們之中成為天境的人越來越多之後,他們的速度將會越來越快。

「呼呼……」大鱷魚根本沒有看在侯庄身後七個人類,在它看來,它的敵人只是眼前的侯庄而已,只是它笨拙的大腦有點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大猴子會跑到自己的空間裡面?難道那個擋了自己數年的空間屏障已經沒有了么?想到這裡大鱷魚不禁有些高興,它甚至不想去理會眼前這個大猴子……

三年了,大鱷魚在這個空間裡面毫無寸進,無數次想要衝出去都被撞得頭破血流。它萬分懷念曾經在外面稱霸河流的日子……只不過這個討厭的大猴子似乎擋著自己前進的路……這傢伙像幹嘛?

「呼呼……」大鱷魚試著和大猴子溝通一下,讓自己過去,它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吼吼……」大猴子有點好笑的搖了搖頭,這個大鱷魚的腦子確實是不靈光,想法真是天馬行空,它是怎麼想到這空間屏障失效,沒看到自己身後有七個人類么……

大鱷魚看到了七個人,不過在它弱肉強食的思維裡面,根本沒看上那七個人。看到大猴子不肯讓路,大鱷魚有些惱怒,想當年自己制霸河流的時候誰敢對自己不敬?大鱷魚覺得今天自己的脾氣真的是太好了,好到竟然跟擋在自己前面的對手談條件!

大鱷魚決定不再和這個無理的大猴子談條件了,飛身撲了上去,一張血盆大口直指侯庄的脖子,侯庄渾身散發著火紅的氣勢,猛地一拳砸在了大鱷魚的頭顱上面……兩隻妖獸頓時纏鬥在了一起。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實打實的肉搏戰,不過每一次撞擊都讓整個空間有點顫慄的感覺……在兩個妖獸交手的地方甚至有些空間的裂縫……不過空間還是十分堅挺的,任由這兩隻妖獸如何折騰,也沒有崩潰的徵兆。

「呼……」林軒舒了一口氣說道:「這條大鱷魚的殺氣還真重,剛剛那一瞬間我感覺我失去了意識……」

「是啊,你看看,在他們對攻的地方,甚至有空間裂縫的出現,天境的力量果然不可思議,竟然可以憑藉純肉體的力量達到這種程度!」楊晨說道。

「妖獸的主要攻擊手段就是肉體,除非是一些天賦異稟的妖獸才會有類似術法的攻擊手段,所以血脈才會這麼重要……對於妖獸來說,一條好的血脈可以讓他們的戰鬥力增加數倍……」趙靜音說道。

「所以你給你的小黑找了一個望天吼的血脈?」林軒捅了捅張明說道。

「僥倖而已……」張明聳了聳肩說道:「完全是那小子好運,不然它哪好意思跟咱們混,你看小白……白澤,你再看看大鵬鳥……咦,不如你給你的大鵬鳥起名字叫小金得了,反正都是小字輩的!」

「小金……」林軒頓時無語。

「準備了,他倆快要分出勝負了!」陸然忽然說道:「看樣子大鱷魚的實力高一些……侯庄已經開始受傷了!」

侯庄畢竟是新晉的天境,而這條大鱷魚已經是成為天境好幾年了。雖然這幾年毫無寸進,這片空間裡面也沒有什麼天境來練手,不過畢竟是琢磨了好幾年了,也經常拿自己的手下練手,戰鬥力比侯庄可是高出了一些。在侯庄中門大開的時候,大鱷魚抓住機會一尾巴抽了上去,侯庄的胸膛裂開了一個口子,鮮血瘋狂的涌了出來……

大鱷魚聞到血腥味之後變得瘋狂了,它現在也不想出去不出去了,它現在只想著殺掉眼前的大猴子,然後吞噬他的血肉……侯庄的鮮血已經激起了大鱷魚心中的凶性!

「呼吼……」大鱷魚低吼了一聲,猛地朝侯庄撲了過去。侯庄大吼了一聲,雙臂猛地粗了一圈,雙臂纏繞著紅色的光芒,兩手抱拳,猛地砸了下去。

大鱷魚頭部受擊,痛呼了一聲,翻滾著摔在了地面上。緊接著尾巴一甩,大鱷魚再次撲了上來。侯庄猛地抱住了大鱷魚,死死的捏住大鱷魚的嘴,不讓它張開。大鱷魚開始在侯庄身上不停的翻滾,侯庄身上頓時出現了無數道傷痕……

「就是現在!」陸然大吼了一聲。七人在一瞬間將氣勢提升到了頂點,北斗七星陣再次形成,如果順利的話,這是這個陣法現階段最後一次出現了!

「侯庄,再撐一會!」李馨大叫了一聲。

「吼!」侯庄身上紅色的氣勢瘋狂的漲動,看來是引動銀晶的力量了,大鱷魚此時突然感覺到了致命的威脅,雖然不知道那七個人類為什麼會有這種威力,但是大鱷魚有點心慌了,它準備跑路……不過侯庄死死的抱住了大鱷魚,大鱷魚在他身上留下了無數的傷痕。

「林軒,看準鱷魚的腹部,一劍斃命!」周佳鑫低聲道。

「嗯!」林軒雙眼蒙上了一層灰白,在七劍合一完成的一瞬間,猛地脫離了北斗七星陣,同時侯庄猛地用力,在大鱷魚翻滾到腹部朝上的時候,讓大鱷魚停住了一瞬間。而就是這一瞬間,林軒將七劍合一送入了大鱷魚的體內……

「吼吼……」瘋狂的低吼聲響起,大鱷魚不再翻滾了,也不再對侯庄進行攻擊了,但是卻變得十分的瘋狂,侯庄大吼一聲,雙手猛地用力,將大鱷魚活生生的撕開了……內臟噴洒了一地……同時還有那一顆蘊藏著銀晶的心臟……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吼!」侯庄仰天怒吼,這是他第一次和天境的妖獸對戰,雖然受了一身的傷痕,但是侯庄感覺自己已經成為了強者……

「行了,別吼了,先變小!」林軒從空中降落了下來,喘了一口氣說道。

逆天強化 「唔……」侯庄癟了癟嘴,委屈的縮小了身軀,看了看身上的血跡,也不好意思拿出衣服穿,就這麼眼巴巴的看著林軒……

「噥,給你!」林軒笑了笑,扔了一瓶生命泉水過去,然後仍然在原地坐著休息……剛剛那一擊看著很簡單,但是卻是十分的兇險……首先他合劍之後脫離了北斗七星陣,失去了其他人源氣的支持,七劍合一瞬間就吸幹了林軒身體里全部的源氣……

但是林軒又必須脫離出去,剛剛那一瞬間的機會如果不把握住就會瞬間消失掉,下次的機會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更不用說讓林軒維持了七劍合一了……

所以林軒體內現在是空空如也,而且林軒的經脈也有點隱隱作痛,這是強行使用天道的後遺症……不過收穫是明顯的,不用說別的,只是那一枚銀晶就足夠價值了!

「吼吼!」侯庄結果瓶子之後眼睛一亮,他在這瓶子裡面感覺到了濃郁的生命能量,沒想到他們還有這樣的好東西……沒多想侯庄直接將生命泉水一飲而盡,坐在地面上閉上了眼睛。侯庄身上的傷痕開始快速的癒合……

「林軒,你沒事吧!」李馨從天上落了下來,仔細的看著林軒……在看到林軒只是臉色有些蒼白,在沒有其他傷痕之後也是鬆了一口氣,剛剛林軒脫離出去也是嚇了他們一跳,這是之前沒有商量的……

「沒事……」林軒搖了搖頭,朝李馨點了點頭,就接著恢復源氣去了。眼下的戰鬥雖然結束了,但是林軒的戰鬥才剛剛開始……接下來他要突破天境……這個未知的領域,不知道要經受什麼樣的考驗,所以林軒要把狀態調整到最好……

在林軒和侯庄全部進入修鍊之時,遠處傳來沙沙的聲音,其他六個人聞聲望去,卻是一群數量龐大的小鱷魚……額……其實也不算小,只是和之前的大鱷魚比起來,確實是有些小了……

「是一些物鏡的妖獸鱷魚……」陸然打量了一下說道:「數量在五百隻左右,誰去?」

「我去吧!」楊晨躍躍欲試。

「我去幫忙掠陣!」周佳鑫說道。

「好,去吧,一些物鏡沒有威脅,物境二十九品一個都沒有,楊晨一個人就可以解決,其他人護法吧!」陸然點了點頭。

「這些小鱷魚還真不要命,他們的老大都死掉了,難道不怕自己也死掉?」周佳鑫邊走邊說道。

「誰知道呢……或許是想在大鱷魚的屍體上分一杯羹!」張明聳了聳肩。

「我去,楊晨沖這麼快……」周佳鑫說話間,楊晨已經沖了上去,之前對付天境她插不上手已經十分難受了,欺負這些物鏡十分的賣力。一刀一個小鱷魚,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