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看到芸娘放下書,臉上露出的那濃濃的擔憂之色,李世傑笑笑,道:“你放心吧,這不是我們的錯,我們一直都在極力尋找他,並沒有放棄過,那些記錄都擺在那裏,如果李白不相信我們,就拿出來給他看,證明我們從來沒有放棄過他,我相信,他會原諒我們的。”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聽到自家老公的安慰,芸娘也放心了不少,她忽然又問道:“我剛纔聽到大哥說話的聲音很激動,你們在說些什麼。”

李世傑聞言有些猶豫,片刻之後,才道:“是這樣的,如果確認了李白就是我們的兒子,大哥想要將李白過繼到他的名下,繼承他那一脈。”

芸娘聞言一愣,她知道李世成一直想要過繼一個兒子回來,只不過沒有想到李世成居然將主意打到了李白的身上。

芸娘微微蹙眉想了片刻,道:“其實,我是沒有意見的,大哥的爲人我們也都清楚,如果真的將李白過繼到大哥的名下,大哥必然會極爲疼愛李白,只是我擔心李白會心有牴觸,剛剛和我們相認就將他過繼給別人,他會怎麼看我們?”

李世傑聞言微微皺眉,這倒是一個問題。

……

李天風和李天明回到家中,直接去後院見了自己的父親,家主李開山的親弟弟李開天。

李開天穿着一身得體的紅色唐裝半倚在牀上躺着,聽到院子外傳來腳步聲,才睜開眼睛看向門口,不一會兒,李天風和李天明便敲響了房門。

“進來吧。”李開天的聲音有些沙啞,透着些許無力的感覺,彷彿遲暮的老人,事實上,李開天早年時受過一次重傷,也導致了他比平常古武者衰老的要快一些。

李天風和李天明推門而入,看着躺在牀上的李開天,李天風恭敬道:“父親,事情已經明朗了,李白確認是李世傑遺失在外的兒子,不久之後便可以認祖歸宗了。”

李開天聞言沉默了片刻,才嘆息一聲,道:“大哥的孫子啊,就算是遺失在外,也能崛起,呵呵,真是……唉。”

李天風和李田明的臉色都有些尷尬,他們兩個精心培養出來的兒子,不要說和李無名比,就算是和遺失在外十八年沒有家族支援的李白相比,都差了許多,這讓兩人怎麼能不尷尬。

“你們也該讓你們家那兩個孩子出去歷練一下了,不然的話,你們這一代爭不過他們,難道連下一代也要輸給他們?”

李開天嘆息一聲,道:“當初我因爲身受重傷,失去了家主之位,現在想來,就算當初我贏了大哥,坐上了家主的位置,到了你們兩個這一代,也守不住啊。”

李天風和李天明兩人現在不止是覺得尷尬了,這話要是別人說的,兩人早就動手打人了,可是說這話的人是他們的父親,兩人也只能在那裏難受着,無計可施。

“你們回去吧,記得,告訴你們那兩個兒子,一年之後的古武大會之前不能突破到後天圓滿境界,那就不要進古武遺蹟,免得去送死個,給我李家丟人!”

李開天呵斥一聲,又咳嗽兩聲,便不說話了。

李天風和李天明悄聲退下,細心地將門給關上,出了後院。

李開天聽到這兩兄弟離去只有,才又睜開眼睛望着天花板,渾濁的眼睛裏閃過一抹不甘之色,喃喃道:“大哥啊大哥,憑什麼你這一脈,就一定要強過我這一脈?我是真的不甘心啊。” 京城,心煩意亂的李白無心再去煉化那青玉膏,就這樣抱着趙雯在牀上躺了整整一天,一句話不說,眼睛裏滿是迷茫的神色。

趙雯真的是非常擔心李白現在的狀態,但是她知道,李白這是心病。

“老公,我們去吃飯吧。”趙雯拿着手機衝着李白晃了晃,道:“聽說有家新開的西餐廳味道不錯,我們去嚐嚐吧。”

趙雯和李白都是古武者,就算幾天不吃飯也沒事,但是這種時候,趙雯也只能沒事找事,想要分散一下李白的注意力,讓李白別整天去想那些煩心的事情。

過了片刻,李白轉頭看向趙雯,看着趙雯臉上的擔憂之色,他笑了笑,道:“放心吧,我沒事,我只是在想,我到底要不要認祖歸宗?”

檢驗報告已經在昨天出來了,經過親子鑑定,他和一個叫做李世傑的男人,確認爲父子關係,這個檢驗報告成爲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原來真的是隱世李家的人,而不是李峯劉嵐的兒子。

所以現在李白沉默了,糾結了,他到底是否要認祖歸宗,還是說將這個事實隱瞞下去,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老公,我覺得,你如果拿不定主意,那不妨到隱世李家去走一趟,親眼看看之後,再做出決定。”趙雯給出了一個建議,去隱世李家看看,如果覺得合適就認祖歸宗,如果覺得不合適,那就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吧。

李白聞言想了想,擡頭在趙雯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道:“走,出去吃飯!”

“老公,你想通了!”趙雯驚喜的看着李白,自從那天見過李無名之後,李白都沉默了好幾天了,如今終於原地滿血復活了。

“聽你的,去李家看看再說。”李白呵呵一笑,不管怎麼說,他都要去看一看自己的親生父母之後,再做出決定。

……

當李白再次來到京城軍區療養院的時候,已經是軍訓最後一天的時候了。

這次的病房裏,依舊是上次的那些人,只不過少了正在軍訓的蘇柔謝寧和陸傾城。

殷俊這次並沒有被打暈,他看到李白進來之後,目光便一直停在李白的身上,那目光復雜極了,多種情緒糅雜在一起,讓人看不出殷俊到底在想些什麼。

殷山看着李白遞給自己的瓷瓶,打開瓷瓶的瓶塞,頓時,一股濃郁的清香從瓷瓶裏飄了出來,這種味道讓殷山精神一振,顯然是察覺出了這藥的不凡之處。

李白對殷山道:“這藥叫做青玉膏,和小說裏寫的黑玉斷續膏的作用是一樣的,都可以起到斷肢重生的作用,不過在塗抹藥膏之前,需要將殷俊已經長好的骨頭再次打碎才行。”

聽到李白說到要再次打碎自己的骨頭,殷俊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他恨恨的瞪着李白,道:“你確定你沒有騙人?”

李白撇撇嘴,道:“信不信由你們,這藥我反正是給你們了,怎麼用你們說了算,只是如果不按照我說的去做,治不好病,別怪我就行了。”

聽到李白的話,無論是殷山還是陳蓮,乃至於殷婷婷都感覺心裏憋屈得很,人家給出了治療方案,用不用是你們的事,我不管。這樣的態度,真是讓人又生氣又無可奈何。

“建國,你來動手!”殷山咬咬牙,下了命令。

殷建國走到牀邊,在殷俊驚愕的目光之下,閃電般出手,再次將殷俊已經癒合的骨頭打碎,殷俊當即慘叫一聲暈了過去。

李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這一幕,然後對殷山豎起了大拇指,道:“厲害啊,殷將軍,我這次是真的服了,殷俊不愧是將門子弟,打斷骨頭這種事情都不帶用麻藥的,這堪比關公刮骨療毒啊!”

李白此話一出,整個病房裏都安靜了下來,彷彿一下子從夏日到了寒冷的冬天。

麻醉藥,沒用麻醉藥!

殷山臉色鐵青,陳蓮臉色鐵青,殷婷婷和陳俊則是張大了嘴巴看着躺在牀上暈死過去的殷俊,而動手打人的殷建國則是直接懵了。

“將軍,我……”殷建國有些委屈的看着殷山,是你讓我動手的,你可沒跟我說要注射麻醉藥,這個鍋我不背。

殷山的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隨手將青玉膏扔給殷建國,道:“你去給他上藥。”說罷,他又看向李白道:“這個……需要麻醉藥嗎?”

李白聞言翻了個白眼,道:“人都暈了,還打什麼麻醉藥。”

趙雯臉色憋得通紅,如果不是地方不對,她肯定要笑出聲來,這一幕實在是太搞笑了。

……

“哈哈哈,哎呦,老公,要笑死我了,他們一家人真是太有意思了。”趙雯坐在回家的車上笑個不停,最後不得不將車停在路邊,等笑夠了再來開車。

李白也是有些無語,這殷山也真是可以,打碎骨頭這種事情說動手就動手,難道動手之前打麻醉劑這種事情還需要自己來提醒嗎?

“也許人家殷俊已經習慣了呢,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李白撇撇嘴,笑道。

“哎呦,哈哈哈,我不行了,笑死我了。”趙雯在車上笑得花枝亂顫,惹得李白頗有一種亂花漸欲迷人眼的感覺,這個妖精,真是越來越誘人了。

回到家中,兩人便看到了經歷了半個月軍訓未見的蘇柔和陸傾城,當然,如果沒有某個過來湊熱鬧的謝寧,就更好了。

見到三女,陸傾城便迫不及待的將剛纔發生在病房的事情告訴了衆女,衆女聽到之後不免又是一番哈哈大笑。

正當李白有些無語搖頭時,門鈴忽然響了。

李白打開房門,便看到站在門口的李無名。

“你怎麼來了?”李白有些詫異的看着李無名,他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來的。

李無名笑笑,聽到房間裏傳來女孩子的笑聲,神色古怪的看着李白,道:“我親愛的弟弟,不打算請我進去坐坐嗎?還是說……不方便?”

看着李無名衝着自己擠眉弄眼的樣子,李白真的很難將這個傢伙跟地榜排名第三的李無名聯繫在一起。

打開門讓李無名進來,衆女看到李無名出現,都有些詫異,而認得李無名的謝寧則是直接驚得跳了起來,驚呼道:“李無名!”

李白詫異的看了謝寧一眼,道:“你們認識?”

“你怎麼會認識李無名?”謝寧同樣詫異的看着李白,李白什麼時候和李無名攪和在一起了?

李無名看着眼前這一屋子的美女,笑道:“蘇柔,趙雯和陸傾城,你們三位,就是我的弟妹了吧,初次見面,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一人一瓶李家祕治元氣丹就當做給你們的見面禮了。”

李無名取出三個精美的瓷瓶放在桌上,笑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李無名。”

蘇柔和陸傾城都有些疑惑的看着李無名,道:“你是那個地榜第三,隱世李家的李無名?”

李無名點點頭,道:“沒錯,就是我。”

謝寧這次是真的被震驚到了,她剛纔聽到了什麼,李無名居然叫蘇柔她們弟妹?他和李白究竟是什麼關係!

李白也姓李,難道說李白竟然是隱世李家的弟子?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明明李白是出生在魯東,父母都是普通人,怎麼會突然和秦嶺山脈的隱世李家扯上關係!

趙雯目光看着李白,發現李白沒有反感李無名的送禮行爲,也就帶頭將元氣丹收下,笑着對李無名道:“那就謝謝大哥了。”

蘇柔和陸傾城都十分驚訝,不過卻不露聲色的將元氣丹拿起來,學着趙雯的樣子對李無名道:“謝謝大哥。”

李無名哈哈一笑,道:“不用客氣,一點小心意而已。”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謝寧再次問道,她不能不着急啊,她這次可是帶了任務來的,李白要是跟隱世李家有了關係,那他還怎麼加入龍騰啊!

李無名這個時候纔看向謝寧,笑道:“你是謝寧吧,我認得你哥哥,也見過你。”

謝寧一臉無語的看着李無名,然後目光轉向李白,道:“李白,你說,你和他是什麼關係。”

李無名也饒有興致的看着李白,他也想知道李白會怎麼介紹兩人之間的關係。

李白想了想,微微皺眉道:“李無名,應該算是我的哥哥。”

“哥哥?”蘇柔一臉茫然的看着李白的,道:“你們什麼時候成了結義兄弟?”

“不是結義。”李無名笑笑,道:“是親生兄弟。”

此話一出,除了趙雯之外,別人全都傻眼了。

謝寧瞪大了眼睛,伸手指了指李白,又指了指李無名,聲音都結巴了,道:“你們……你們兩個什麼時候……成了親兄弟了!”

謝寧整個人都懵逼了,李白居然是隱世離家的人,而且還是地板第三李家天驕李無名的弟弟!親弟弟!

蘇柔也有些茫然,道:“難道伯父伯母也是古武者?”蘇柔口中的伯父伯母自然指的是李峯和劉嵐兩人。

李白搖搖頭,神色複雜的看着蘇柔,道:“這個事情解釋起來有些複雜,一言難盡。”

趙雯贊同的點點頭,確實是有些一言難盡啊。 當蘇柔和陸傾城好不容易接受了李白是隱世李家子弟的事實之後,一行五人已經踏上了前往隱世李家的路。

本來李白是打算自己去的,但是因爲蘇柔三女放心不下他,再加上李無名也說沒關係,他才答應了讓三女同行。

而就在李白他們啓程前往秦嶺山脈的時候,整個龍騰差點被折騰瘋了。

龍騰並沒有單獨建設基地,就只是簡單的佔據了京城軍區的一個回字樓,在這回字樓的頂樓,一間機密會議室中,煙霧繚繞。

“如此說來,這個李白,竟然是李無名的弟弟,隱世李家的二公子?”孫文濤有些難以置信,更多的卻是驚駭,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看重的人才最後卻變成了隱世家族的人!

殷山同樣震驚不已,他點點頭,道:“消息沒錯,李無名親自出面,已經帶着李白前往秦嶺山脈了。”

“有沒有弄錯的可能?”一個濃眉大眼的國字臉大漢皺眉道,他叫鄭虎,是龍騰中龍騰派的中堅力量,在京城軍區任職參謀長。

“沒有弄錯。”一個穿着旗袍的中年美女搖搖頭,她叫謝蘭,是謝寧的姑姑,消息也是她從謝寧那裏得來的。

“胎記,親子鑑定,長相,這些都已經確定了,李白就是李世傑的遺失在外十八年的兒子。”謝蘭也是有些無奈,他們都知道李世傑有一個兒子遺失在了外界,苦尋十八年沒有找到,可是誰也想不到,李白居然會是李世傑的兒子,他們看重並且視爲龍騰未來年輕一代領袖的李白就這麼成了隱世家族的人!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殷山皺眉問道,李白成了隱世家族的人,那就不能再去拉攏他了,一想到自己的兒子和李白之間還有恩怨,殷山就一陣頭疼。

“涼拌吧。”謝蘭嘆息一聲,道:“我們只能將希望寄託在龍傲寧的身上了。”

“傲寧他雖然實力足夠,但是年紀畢竟已經太大了啊。”鄭虎蹙眉道,龍騰七子之首的龍傲寧,今年已經三十一歲了,卻還被卡在先天圓滿的門檻上遲遲沒能跨過去這一步成就先天圓滿,終究是比那些世家子弟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差了那麼一點啊。

……

暫且不說龍騰那邊如何,李白他們倒是非常享受這種行走在大山之中的感覺,當初在越國執行任務時雖然也是在大山之中,但是相比起那時候的提心吊膽,這次卻十分的輕鬆,有機會可以四處看看風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