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看到葉封愣在那兒,雲凝輕聲喊道:“葉封,你怎麼了?”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聽到雲凝的喊聲,葉封收起念頭,閃身向着雲凝的方向掠去。

雲凝尚還好些,只是沉浸在了葉封出現的喜悅中。

但是司鴻卻是像察覺到了什麼,看來看那一地的赤雲獸屍體,緊鎖眉頭,有些吃驚和疑惑。

來到雲凝和司鴻身前,葉封也是暫時拋開那些念頭,將司鴻扶着,查看了一番司鴻的傷勢。

看到司鴻傷的這般重,葉封低聲詢問起他們的經歷來。

聽到葉封提起,雲凝的眸子就是一紅,帶着愧疚的將他們的經歷向葉封一一道來。

當聽到司鴻是因爲保護雲凝受傷的時候,葉封也是有些發愣。

他沒想到,司鴻竟然強行停止突破,奮死保護雲凝。而聽雲凝羞紅了臉的說來,竟然還是因爲那次葉塵讓他娶了雲凝的玩笑話。

聽完,葉封也是有些發愣。不過也是心道自己來的還算及時,否則只怕後果幾乎不可想象。此時雖然司鴻傷的很重,還總算還是沒有出事。

想到這裏,葉封輕輕的將司鴻扶着坐下,將斑花蛇的蛇膽拿了出來。

到水邊將斧頭清洗了一番,來到了司鴻身邊。

“司大哥,你忍着點。”葉封叮囑一聲,讓司鴻張開嘴,舉起蛇膽,一斧頭切過,當即膽汁就是噴射而出。

就是沒有親身嘗過,葉封和雲凝兩人都是感受呼吸進來的都是一陣苦味,十分的刺鼻。

可是司鴻卻是一聲不吭的,將這些膽汁服了下去,一句話都沒有說。

看到司鴻的動作,葉封也是有些沉默。

他明白,司鴻是在愧疚自己最後還需要雲凝幫忙,再後來,還是他將敵人解決。

這個做大哥的,心裏怎麼能好過。

現在就是蛇膽再苦,也是無法和其內心的苦澀相比吧,看到這種場面,以雲凝的聰明,怎麼會看不出來。

但是對於葉封和司鴻之間的事情,雲凝卻是一聲不吭,此時,她或許可以鬧騰着活躍氣氛,嬉笑着讓兩個人輕鬆一些。

但是雲凝懂事,或者說貼心,就是在這一點。她明白,她這麼做,或許會讓葉封和司鴻兩個人不再沉默,但是有些東西,卻始終會隔在哪兒。

而她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一邊靜靜的做着自己該做的事情,而不是去開口橫加進去。

說白了,這是兩個男人間的事情。

與女人無關。

良久,膽汁早已流淌完。司鴻低着頭,將嘴裏的膽汁吸收乾淨。擡頭看着盯着自己的葉封。

過來一會兒,司鴻突然敲了葉封一下,嚷道:“怎麼,你小子。厲害了了不起啊,趕快扶我起來。”

葉封也是嘿嘿的笑了一聲,將司鴻扶了起來。

故意裝着老氣的道:“放心吧,司小子,以後你就放心好了,葉哥罩着你。”

只是那略顯稚嫩的聲音,配上那即使沾染了一些鮮血依舊清秀的臉龐,卻是顯得十分怪異。

司鴻不滿的看來葉封一眼,說道:“瘋子,你給我等着,我一定會超過你的。我可告訴你,我還沒修煉煉魂法訣呢。我的資質可是逆天的資質!”

說完似乎覺得底氣不足,接着說道:“還有,我都知道了,你修煉的煉體很難的,早晚你會被我超越的。不過沒關係,到時候我會罩着你的。”說完,看葉封還有反駁的意思,開口道:“誰讓我比你大了一天呢。”

聽到這句話,葉封的小臉方纔苦了下來。

因爲司鴻大了他一天,而讓他不得不喊司鴻爲哥,這一點他小時候可是鬧騰了許久。

即使現在聽來,還是有着一些鬱悶。

看到葉封吃癟,雲凝也是輕聲笑了出來。

司鴻也是大感痛快,依舊不打算放棄的笑道:“瘋子,你這身衣服倒是很瀟灑呀,很野性嗎!”

看到司鴻談起自己的衣服,和雲凝投射過來的目光,葉封當即臉色就是發苦,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葉封尷尬的撓了撓頭。

看到葉封這般模樣,司鴻也是笑了幾聲,

只是眼中的情感,卻是不由流露了出來。只有他自己知道,葉封的穿着他早就已經注意到,通過這些,也可以想到葉封這些日子以來,想必也是過的十分困難,他這個做大哥的,又何嘗不是感到心疼呢。

而幾人離開這裏,找到一片寂靜些的地方的時候,葉封纔將自己的經歷對雲凝和司鴻一一道來。

當聽到葉封不敵斑花蛇的時候,司鴻和雲凝眼神都是一陣後怕,他們沒想到那頭斑花蛇竟然如此厲害。即使知道葉封沒事,而且現在就坐在他們面前,他們也是感到後背出了些冷汗。

也是這時,葉封方纔從雲凝那兒得知了斑花蛇的特殊。不過顯然雲凝也是瞭解不多,對於斑花蛇的實力之類就不是很明白。

甚至連斑花蛇存在獸晶這種事情,也是不太懂。畢竟,她也只是翻過家裏的書籍記載罷了,瞭解的並不是很透徹。

當聽到葉封一一講起他的經歷的時候,兩人也是被深深的震撼而去,這才深刻的明白,葉封之前隻身滅赤雲獸羣。

也是在這之前用命換來的結果。 森林中,中午的陽光灑在水上,映照出耀眼的微茫。

大唐貞觀第一逍遙王 面前的小河並不寬敞,也不湍急,微涼的季節裏,這種感覺令人頗爲舒服。

此時,葉封等人也是愜意的躺在河邊,依靠在河邊的樹木上,享受着這難得的悠閒。

因爲司鴻的傷勢需要修復,故而幾人也就乾脆不再着急趕路,在這個地方停留了下來。由於此地的兇獸實力較低,而去此地又是赤雲獸的領地,故而,一時也是沒有兇獸過來打擾。

靠在樹上,葉封舒展了下身體,轉頭看向休息的司鴻,和河邊清洗的雲凝。

陽光照在河面,映照到雲凝如玉般精緻的臉龐上,一身有些破損的衣服,不僅是沒有破壞這份美感,反而是使雲凝整個人透露出一種不一樣的氣息。

即使是對於這些不懂的葉封,也是看到呆了。

雖然不懂,卻不代表,對於美的欣賞也沒有。

簡單清洗了一下,雲凝轉過頭來,正好看到葉封呆呆的看着他,少女白嫩的臉再次的羞紅了起來,卻又帶着些欣喜。

見葉封傻傻的樣子,嘴角微微的扯起,笑了出來。

這一刻,反而是明媚的陽光,都是被雲凝的這一縷笑容給比了下去,成爲了襯托。

有些癡癡的看着面前少女羞紅的臉龐,純淨的笑容,葉封卻覺得司鴻有些東西,悄悄的在自己的心裏萌發而出,一種暖暖的感覺,涌上了心頭。

下一刻,雲凝輕輕的邁開步伐,用小巧的雙手捧着些水,走到了葉封身前。

在葉封癡癡的目光中,用這一路走來顛簸僅剩下的一些水珠,潑在了葉封的臉上,目光中,一絲狡猾悄悄的掠過。

突然感到一絲涼意,葉封卻突然迅速的躍起身,擺出了攻擊的姿態。

稍等片刻,待察覺到是雲凝所爲時,方纔將剛剛緊繃的身體鬆懈了下來,有些疑惑的看着雲凝。

少女呆呆的看着葉封這迅速的幾乎令人眼花繚亂的動作,有些發愣。不是因爲對於葉封的這般動作覺得好笑還是怎樣。而是她突然想到,這一絲的涼意就讓葉封突然的驚醒。

這些天來,葉封一個人是怎麼在外面生存的,是不是也像現在這般,白天尋找着他們,在晚上,一個風聲,就讓疲憊不堪的他,驚醒過來。

想到這些,少女的心都是揪了起來,看着面前少年那因爲不好意思而微紅的臉,清秀的面龐下一些難以隱藏的疲憊,雲凝突然十分的心疼。

有些愣愣的伸出手,摸了摸葉封臉上幾處還沒有完全恢復的傷口,一些晶瑩的淚珠,緩緩的在眼眶中匯聚。

葉封心神一顫,有些不解雲凝的動作,本想拉開雲凝放在自己臉上的手的動作,在看到雲凝眼中的淚花時,也是停了下來。

場面一時有些寂靜。只有一些清脆的水聲緩緩的傳來。

遠處一聲獸吼突然傳來,雲凝和葉封兩個人都是被驚醒,兩人都是有些恍惚,雲凝羞紅着臉,秀腳有些不安的在地上微微的踏着。

只是不知道爲什麼,卻是怎麼也不想跑開。

只有葉封倒是有些疑惑,也沒多想。再次坐了下來,看雲凝呆呆的站在那兒,沒有走的意思。

伸手上前一把將站在身側的雲凝拉了下來,雲凝一聲驚呼,還沒反應過來就是被葉封拉到了身邊。

腳下一個踉蹌,竟然無意中一個移動,貼在了葉封的身上。

葉封也是有些發愣,怎麼說也是個徒境中期的人,他的力氣有這麼大嗎?沒使力啊。有些傻乎乎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懷裏的雲凝,有些反應不過來。

從遠處看去,這一幕,少年和少女依偎在一起,靠在樹上,面對着清澈的河流,宛如畫卷。

夜晚,本來也就沒帶幾身衣服的葉封,大覺衣服在這森林中破損太快,依舊是穿着自己那身自制的獸皮衣服。甚至嚷嚷着要爲司鴻和雲凝做一身。

司鴻倒是有些心動,平時穿的衣服在森林裏行走,確實是有些不便。只有雲凝白了葉封一眼,沒有理睬。搞得葉封一陣糾結,想不通原因。

三個人團團坐在火堆邊,雖然赤雲獸的肉質頗爲不錯,但是葉封卻是總有些怪怪的感覺,愣是自己出去又抓了一頭別的兇獸作爲晚餐。

看着葉封熟練的自制烤架,掌握着火候,雲凝和司鴻都是一陣發呆。尤其是司鴻想起自己之前那烤的慘不忍睹的肉食,臉龐都是有些抽搐。

反倒是讓雲凝暗下決心,苦練廚藝起來。

靜等烤架上的肉食熟透,雲凝方纔有些沉重的說道:“司大哥,你之前爲了我強行打斷突破,對不起。”

“這點小事就不用再說了,做都做了,還有什麼好謝的。”司鴻不在乎的擺了擺手,撕下一塊被葉封烤的油光金脆的獸肉,低頭咬了一口。

“是啊,雲凝你不用內疚,司大哥這不是沒事嗎。你看,服食過斑花蛇的蛇膽後,司大哥已經可以走動了。”葉封一邊忙着烤肉,一邊說道。

“可是……可是徒境的突破被打斷,會導致……不可再前進半步的。”雲凝看到葉封也是不在乎,擡起頭,有些不安的道。

“什麼?”葉封聞聽此話,卻是雙手一抖,有些不相信的驚聲道。

看到葉封臉上的神情,竟然是對此毫不知情,雲凝也是有些沉默,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好了。瘋子,沒什麼的。那只是雲凝瞎說的罷了。”司鴻不在乎的低頭吃着肉,悶聲說道。

只是那停頓了一下的身體,卻是讓葉封呆了下來。

“雲凝,你說,到底是真是假?”依舊抱着些希望的向雲凝看去。

面對着葉封那焦急的眼神,雲凝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好,張着嘴,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看着雲凝的動作,葉封怎麼會不明白,當場就是有些愣愣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有些不願相信。

他是因爲沒有踏入練氣境的修煉,煉體又是直接破入凡級巔峯,所以倒是對此真的不知情。但是既然司鴻已經開始了修煉,而且看司鴻的動作,司鴻很明顯是早已知道,這一刻,葉封的眼睛都是有些泛紅。

那是我的兄弟啊!

這一刻,他才明白,司鴻打斷突破救下雲凝,所付出的的代價是多麼的大。

難怪他總是會在司鴻的臉上看到些躲閃,沒想到結果竟然是這樣。

倒是雲凝,她沒想到葉封竟然不知道這個,所以直到現在,她才終於是愧疚的再次提起了這件事情。即使當初司鴻不站起來,她和司鴻也都必須得面對,甚至是兩個人都落得這般的下場。

但心裏還是忍不住的愧疚。

對於修煉之人,還有什麼比不能突破更爲殘酷的?

想到司鴻今天一天在自己面前的嬉笑,葉封的雙眼都是瞬間紅了起來。

“就沒有辦法了嗎?”葉封不甘的問道。

場中有些安靜,良久,雲凝突然皺着眉頭說道:“應該有辦法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