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看到這八個字.我呆了好幾秒.揮劍自宮.它的意思是要我切掉自己的小雞雞.它以爲它是葵花寶典麼.靠.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回過神來.大罵了一聲.雙手用力一扯就準備撕爛它.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要我自宮.難道你不知道我跟我的小雞雞有很深的感情嗎.

搞死你神功是吧.老子先搞死你再說.

不料一扯之下.卻發現書頁極其堅韌.我根本無法將它撕爛.

呀嘿.我還不真信邪了.將書放在桌上.運起法訣.一叢巴掌大的火焰燃起.圍繞着火焰有七盞乒乓球般大小的燈籠.如同旋轉木馬一般旋轉着.燈籠通體烈焰騰騰.正輪番的撞擊着那本祕籍.每撞擊一下.就會有大大小小的火焰跟火星四散飛濺.

這是經過壓縮後的法術.微型的烈焰旋燈.不就是一本書麼.老子燒掉你.

可是.烈焰旋燈也沒有任何作用.這本書竟然連顏色都沒有變一下.

正要繼續施展更高級的法術.聽見鎖匙響.門開.卻是果兒跟傾城逛街回來.見到我咬牙切齒的對着一本書準備發功.兩女都是有些愕然.回頭關上了門.傾城問我怎麼回事.

我苦笑着將事情說了一遍.兩女對視一眼.都是三分愕然七分好笑.果兒更是嬌笑着說道:“正南.這個搞……神功名字這麼霸氣.你完全可以自宮試試嘛.”

“我自宮了.那你們倆怎麼辦.”我怫然不悅.

“現在黃瓜很便宜呢.”果兒說完這句.似乎也是覺得不好意思.臉紅紅的躲在了傾城身後.

“傾城.你怎麼看.”無奈之下.我轉而問傾城.

傾城微笑着拿過祕籍.摩挲了一下書皮.點了點頭:“這本書跟《陰陽隨筆》是同一種材質.這種材質非常的稀有.就跟生死寶鑑一樣.是天地至寶來着.按說作者沒有可能這麼糟蹋寶物.我說正南.你看完了整本書沒有.”

“看到第一頁就看不下去了.再看下去會出事的.”我翻了個白眼.

“你先看完再說嘛.又沒有人逼着你一定要先自宮才能接着往下看.”傾城噗嗤一聲.掩嘴笑道.

也對.我翻開《搞死你神功》.繼續往下看.

接下來的幾頁.記載了三十六種自宮的方法.上面不但寫着詳細的步驟.並配有插圖.教你怎麼怎麼自宮.如何如何善後.

我不禁大爲訝異.自宮不就是手起刀落然後人鳥分離麼.怎麼還有這麼多講究.果然是學無止境啊.

第一個辦法.開門法:準備一根尼龍線.一頭綁住自己的小雞雞.另一頭綁在門把手上面.然後有人驟然推門的時候.小雞雞就被扯斷……

第二個辦法.射箭法.準備一根長一點的尼龍線.一頭綁住自己的小雞雞.另一頭綁在箭桿上.彎弓搭箭.嗖的一聲.小雞雞就被扯斷……

……

越看越是心驚膽顫.我下意識的夾緊了雙/腿.生怕自己的某個部位就會嗖的一聲消失不見.

總算是看完了所有自宮的辦法.滿頭大汗的翻到下一頁.上面也是八個血紅的大字若不自宮.也可練功.

看到這八個字.我心裏一個咯噔.如果不自宮的話也可以練功.那開始在前面介紹那麼多自宮的辦法是什麼意思.呃.難道是自宮以後修煉的速度加快.恩.肯定是這麼回事.

但是.我在看到這八個字下面的那一排小字標註後.徹底目瞪口呆了:奉勸各位.凡事要三思而行.不要纔看到前面幾頁就魯莽行事.其實.這神功跟自宮不自宮完全沒關係.

這本書的作者.太他嗎的亂來了.這完全就是拿別人的性/福開玩笑嘛.如果碰上急性子.說不定喀嚓一刀就此糟糕.

搖頭苦笑.繼續往下看.這一次.我直接將整本書看完.免得又被作者忽悠.

看完以後.我隨手就將書本丟在一旁.鄙夷的說道:“這本書完全就是在胡扯.難怪黃先生並沒有拿走它.”

我並不是在亂說.這本《搞死你神功》一共有四招.分別是‘老子一拳揍死你’.‘老子一腳踢死你’.‘老子一口咬死你’以及‘老子一屁/股坐死你’.你妹.這是人想出來的名字嗎.名字粗俗也就算了.但裏面的功法根本就是胡說八道.

不說別的.就說‘老子一拳揍死你’這一招吧.書中闡述道.通過法訣.分別驅使五種不同的能量到五根手指頭上面.然後握成拳頭.用心法將這五種能量在拳心中激盪交融.一拳擊出.威猛無濤.

五種不同的能量.切.這怎麼可能.任何一個法術高手.體內只可能有一種形式的能量.要不然.能量之間就會發生衝突.就算是我.連番奇遇以後.體內也就雷系法力跟火系法力兩種能量而已.這還都是強行融合玄境的緣故.

知道這本祕籍是胡說八道以後.就將其扔進了玉佩不再理會.直到晚上.傾城正嬌/喘之際.突然跟我說道:“正南.你現在體內有雷系火系的法力.再加上吞噬能量跟陰陽能量.也算是有四種能量了呢.”

我狠狠的挺動了一下/身子.頂得傾城大叫一聲.

哼.

讓你不專心.

讓你胡思亂想

被頂得嬌/喘連連的分割線

之後十來天.我們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除了小艾跟着卓維去龍宮探親以外.其餘人的生活按照原先的軌跡運行着.孔宣依舊在道觀裏面賣法器.我跟胖子則又開始去做神棍.自從跟胖子說在深海丟失了三根黃金手骨以後.他好幾天沒有跟我說話.最後讓我寫下欠條.說是欠他九九八十一次大保健才轉怒爲喜.

至於那個神祕莫測的黃先生.也不見了蹤影.估計是滿世界的尋找最後一枚古錢去了.只要想到這一點.我就有一種成就感.找吧找吧.累死你個狗/日的.

不過.因爲安然要在家帶孩子.門店裏面就只剩不下我跟胖子兩人.總覺得不是很方便.兩人開了好幾天的會.抽了七八包煙.喝了好幾箱啤酒.最終做了個決定.招一個臨時工.

事不宜遲.當下就從各自的空間袋裏尋找紙筆.胖子拿出了白紙.說是白底黑字醒目.我卻找到了紅紙.招聘自然是要紅底黃字.這樣才喜慶.

弄了半天.最後是紅紙黑字.因爲找不到黃色的墨水.

寫好以後.我退了兩步.歪頭看了看.嘖嘖.非常不錯.居然都沒有錯別字.只見上面寫着:招聘.因本店業務發展需要.特招聘前臺一名.要求.女.年輕貌美.身高165以上.胸圍36C以上.能講一口流利的星城普通話.能熟練的使用在線翻譯軟件以及QQ聊天工具……

胖子遲疑着說道:“鬼哥.憑胸而論.36C是不是小了點.要不要改成36D呢.”

我鄙夷的說道:“草.你個文盲.什麼叫憑胸而論.那叫平心而論.溪因溪因心.真想把你腦袋裏面的那些東西打上馬賽克.再說了.36C已經夠大了.再大的話.胸/部就會下垂.就會壓住鍵盤的空格鍵.知道不.”

胖子笑着點頭.兩人將告示貼了出去.回到店裏坐下還不到一分鐘.就有一個人拿着那張告示走了進來.

看到這個人我不由一愣.這人竟然是在雲知寒房中被我灼傷掌心的那個慣偷.申思磐.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胖子卻是氣急敗壞的指着申思磐.怒道:“喂.你是什麼意思.爲什麼將我們的告示撕下.”

申思磐看到我的時候.也是楞了一下.聽得胖子這麼問.連忙回答:“我是來應聘的啊.”

“應聘.你認識字不.你說.這上面的條件你符合哪一條.”胖子更是怒不可遏.指着申思磐:“你趕緊給我貼回去.要不然.老子弄死你.”

申思磐又看了我一眼.大聲分辨道:“你們不就是裝神弄鬼麼.在這方面.我可是專業人士.”

胖子更是惱羞成怒.挽起袖子就要動手:“你說誰裝神弄鬼了.唵.”

我連忙止住胖子.衝申思磐看了看:“你不去做你的老本行.來我們這搗什麼亂.”

胖子聽我這麼一說.有些愕然:“鬼哥.你認識他.”

“他就是在雲知寒房間裏面偷東西的慣偷.”我笑着說道.

“難怪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胖子哼了一聲.

“我是真心來應聘的.”申思磐苦笑道:“現在全國各地都在嚴打.小偷這一行眼看着就沒活路了.我也有我的職業規劃.在很久以前就在考慮換行.看到你們這張招聘.想着自己的專業跟你們公司還算對口.所以.我來應聘.”

職業規劃.換行.我有些好笑.你還真敢說啊. 415 目瞪口呆(二)

沉吟了一下.我點了點頭:“那行.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公司的員工.工資一個月三千五.沒有保險沒有公積金.也不包吃.住的話你可以睡在門店裏面.”

胖子訝然道:“鬼哥.你這有些倉促了吧.我們只是招個前臺.他這中年大叔坐在前臺有個屌用啊.”

“是啊.就是有個屌用.”我順口開了句玩笑.話鋒一轉:“胖子.人家以前是慣偷.除了接聽電話以外.他還可以去負責踩點、望風……也就是說.我們不僅僅招到了前臺.更是招到了一名執行人員.咳咳.甚至還可以是保安、搬運、清潔、廚師……”

申思磐苦笑道:“老闆.這話別當着我面說.說得我現在就想申請加工資了.”

“哈哈哈.”我大笑着拍了拍申思磐的肩膀:“看不出來.你還挺會跟同事打成一片嘛.”

不得不說.讓申思磐加入這個團隊是我最英明的決定.他就像一臺永不疲倦的發動機.一天到晚在外面擺迷魂陣.(所謂的擺迷魂陣是我們這行的專業術語.意思就是在各種大廈各種小區裏面裝鬼.)

這樣一來.整個星城一片鬼哭狼嚎.找我們抓鬼的電話鈴聲響個不停.以至於我們還要加班加點才能完成訂單.到了後面.我跟胖子幾乎是氣急敗壞的找申思磐談話.要他放慢進度.最少.也要讓我們喘口氣先.

除此以外.申思磐走南闖北這麼多年.見聞也是極廣.舉個例子.有一次我們出差去沙城.酒店房間門縫裏面就被塞進來一張名片.上面有一個童顏巨/乳的美女還有一個手機號碼.胖子一見就要打電話.申思磐馬上制止.問其原因.卻是說道.這種都是騙局.只要你打電話過去.他們就要你先打200塊的押金.說是怕你們到時候賴賬.當你把錢打過去以後.接下來又會要你再打800塊的定金……

胖子不信.撥通電話以後.果然.對方說不了幾句就要打押金.自此.胖子對申思磐也是張口申哥.閉口磐哥.

日子.就這麼波瀾不驚的過着.原先那些精彩刺激的生活似乎離我遠去.更多時候.我都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普通人.甚至我去藥店買套套的時候.我都會拆開包裝檢查一下.如果發現避/孕套盒子裏面沒有12個套子.我就會跟營業員爭個面紅耳赤……

只有在婁巍催我去找生死寶鑑的時候.我才能想起來自己不是一個普通人.

至於姬無緣、姜子羽跟約翰三人.我幾乎沒聯繫過.反正他們三人天天在一起鬥地主.這種組合.就算是黃先生也不敢去招惹他們.

原本以爲這種平凡的日子會一天天的過下去.直到有天上午我接了個電話.

號碼是一個固定號碼24636594.先前我說過.在星城.只要是2463開頭的都是路邊的IC卡公用電話.

電話裏頭是一個比較蒼老的聲音:“鍾正南.”

“是的.您是.”我有些愕然.

“我是誰不重要.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個事情.”老者淡然說道.

“什麼事.”

“你還記得你曾經收到過一個快遞嗎.那個快遞裏面有一把鑰匙.”老者緩緩的說道.

聽老者這麼一說.我頓時就想了起來.那個時候.我和傾城與附身在公安局長李德新身上的皓月幽魂大戰了一場.雖然最後將其擊斃.但我們倆也是遍體鱗傷.在醫院住院.住院的時候.有個快遞員給我送了一個包裹.裏面就是一枚鑰匙.還有一張奇怪的紙條.

想到這.我急聲說道:“對對對.是有這麼回事.難道那個快遞是你寄的.”

“沒錯.是我寄的.”老者雲淡風輕.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那鑰匙是怎麼回事.”

“以前不告訴你.那是因爲沒到時候.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了.這個鑰匙是一個儲物櫃的鑰匙.儲物櫃就在金山路的中國銀行.你去找孫經理.就說取儲物櫃裏面的東西.他自然會給你.”說完.那邊就掛了電話.

我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敢情.這老頭存放了一些東西在中國銀行的儲物櫃裏面.然後把鑰匙快遞給了我.現在告訴我.就是要我去取裏面存放的東西.

呃.那個鑰匙我放去哪了.我想了好半天.最後纔想起來.出院的時候.我爸媽將那些東西全部都帶回了家.

馬上叫了個出租車.回到爸媽家中.老爺子見到我.呀嘿了一聲:“喲.這不是鍾先生嘛.真是稀客啊.你的房間還要續租麼.嘖嘖.你再不回來.那房間都變成小強的快樂大本營了.”

快穿之大佬請認真 哈哈一笑.拍了拍爸爸的肩膀.問道:“老爺子.上次我住院的時候.不是有人給我快遞了一個鑰匙麼.你放哪了.”

見爸爸皺眉撓頭的想了半天也沒說出個答案.我連忙說道:“你不記得了麼.我問媽媽好了.恩.媽媽在不在家.”

老爺子把眼睛一瞪:“怎麼.你在懷疑我的記性嗎.以爲我忘記放在哪了對不對.老子今天還非要記起來不可.”

對對.你是我老子.我笑着大聲叫媽.讓人崩潰的是.我媽媽出來後也不記得那鑰匙放哪了.找不到不說.兩老都還埋怨我:“這都一年多了.你一直沒提起過.說不定當垃圾扔出去了呢.”

“好吧.你們找到了再告訴我.我先走了.”我笑着說道.

聽我這麼一說.兩老更是不樂意了.尤其是老頭子.怒道:“這麼久不回家.回家都不吃頓飯.就算是領導慰問五保戶.也要握個手說幾句話再走吧.”

“吃吃.我不是打算去買菜麼.”我連忙轉口.

中午在家吃飯.媽媽燒了幾個菜.我陪着老爺子喝了兩杯酒.喝得正開心的時候.老頭子突然大力的拍了自己額頭一下:“我想起來那鑰匙放哪了.”說完.起身就去了房間.不一會.就拎了一枚鑰匙給我.

“裏面還有一張紙呢.”我隨口問道.

“沒看到有這麼一張紙.”老爺子吱兒一聲.喝掉杯中酒.眯着眼睛看着我:“我說.那個果兒怎麼也不見你帶回家來.”

“……”

“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時候考慮成家了.”媽媽在一旁語重心長的說道.

“……”

飛快的扒完飯把筷子一扔.撒腿就跑.心裏也是有些唏噓.如果只有一個果兒的話.我可以帶着她時不時的來這邊轉悠下.但現在是兩個女朋友呢.三個人一起出現的話.也不知道老人家能不能接受.

呃.兩老該不會被氣得拎刀砍我吧.算了.還是過段時間再說好了.

到了中國銀行.我找到門口保安.說是找孫經理.保安微笑着問我有沒有預約.我搖了搖頭回答沒有.

保安躊躇了一下.找到大堂經理低聲說了下情況.大堂經理看了我一眼.走過來問我什麼事.我說是取儲物櫃裏面的東西.

我真的不是綠茶 大堂經理哦了一聲.問了我名字.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掛了電話後笑着說道:“麻煩您在這等一會.孫經理馬上過來.”

不一會.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器宇軒昂的朝我走過來.還在三米以外.他便伸出手掌.熱情的說道:“鍾先生是吧.我是孫定.”

我笑着跟他握手.也不廢話.拿出鑰匙晃了晃:“我是來取東西的.”

孫定接過鑰匙看了看.遞還給我.笑道:“鍾先生.我們這的規矩是隻認鑰匙不認人.不過.在開啓儲物櫃的時候.會有密碼按鍵.這個你應該知道吧.”

密碼.

我楞了一下.隨即想起了拿到鑰匙的時候.裏面還有一張紙條.雖然紙條已經被我爸媽給丟掉.但是紙條上面的內容我卻是記得.因爲.當時傾城曾經說過.那一串英文是不良作家曹大麻子的微信號haoduohuzio.我問過傾城.這串英文是什麼意思.傾城笑着告訴我.是拼音‘好多鬍子哦’.

這個應該就是儲物櫃的密碼吧.我理所當然的想着.

乘坐電梯到了地下一層.短短一百多米的通道.就有三道合金大門.穿過通道.走進了銅牆鐵壁的地下室.裏面是一個教室大小的房間.中間空無一物.四面牆壁上卻是一整面牆的保險櫃.保險櫃都是嵌進了牆面.通體閃爍着銀光.看上去異常的堅固.給人一種非常安全的感覺.

孫定帶我走到對面的牆壁前面.指着其中一個櫃子.笑道:“鍾先生.就是這個儲物櫃了.”

我插/進鑰匙擰了兩圈.‘叮’的一聲.保險櫃中間彈出了一個液晶面板.如同我猜測的一樣.上面是二十六個英文字符.除此以外.還有一個刪除鍵以及確定鍵.我輸入了密碼haoduohuzio.然後摁下了確定鍵.保險櫃傳來咔嗒一聲.回頭看了看孫定.孫定笑着衝我揚手.示意我可以開啓保險櫃了.

拉開了保險櫃的門.裏面是一個樣式古樸的盒子.很是眼熟.

看到這個盒子.我心裏猛然一跳.

草.這盒子不是用來裝生死寶鑑的盒子麼.

難道.這個盒子裏面竟然是最後一頁生死寶鑑搖光破軍卷.

難道.我就要集齊所有的生死寶鑑了. 416 目瞪口呆(三)

剎那間,往事一幕幕的涌上心頭。

在朝陽城的涼亭,金滿園說是厭倦紅塵,世上再無眷戀,解脫般的將天樞貪狼卷給到了我……

在唐家別墅的客廳,唐老爺子因爲黃老已死,心灰意冷的將天璇巨門卷給到了我……

在月城爛尾樓,詭靈幽魂龔平安從楊鄒處得到的開陽武曲捲最終落入我手……

在沉眠之地的幽月之門,林濤決定以後更換開啓沉眠之地的方式,將原先的鑰匙天璣祿存卷贈送於我……

在衛星發射基地,花無缺附身花襲人與高悠迪同歸於盡以後,我在現場撿到了玉衡廉貞卷……

在沙志遠的公司,我用一枚陰陽古錢跟姜子羽交換了天機文曲卷……

不知不覺,我就已經收集到了六卷生死寶鑑,眼下,我面前這個盒子裏面極有可能就是最後一卷生死寶鑑——搖光破軍卷。

心中百味陳雜,有釋然有茫然,有激動有惶恐,有滿足有失落……這種感覺,實在是筆墨難以形容。

良久,我深吸了一口氣,從保險櫃裏面取出盒子,打開,一張名片大小的書頁從盒子裏面漂浮了出來,懸在半空中緩慢的上下起伏着。 遊戲銅幣能提現 書頁一半暗紅,紋理是圓環,另一半藏青,紋理是波紋,書頁上的文字與紋理一起,緩緩的流動着。

果然是生死寶鑑,果然是搖光破軍卷!

如果我將面前這頁生死寶鑑收入囊中,那麼,我就集齊了生死寶鑑的七頁殘卷,也就是說,我現在就可以召喚生死審判了。

難道,我現在就能進入生死寶殿?

難道,我現在就能召喚生死審判?

難道,我現在就能修改生死簿?

……

可是,我怎樣才能進入生死寶殿?

接着,我怎樣才能召喚生死審判?

然後,我又怎樣才能修改生死簿?

……

莫非,我將七頁殘卷合在一起,生死審判就會咻的一聲冒出來跟我打招呼?

說實在的,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突然,一時間,我腦中千頭萬緒,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應該做什麼。

身後傳來一聲輕咳聲,愣了一下,轉身看去,卻是孫定滿臉愕然的指着那一頁生死寶鑑:“鍾先生,這是什麼東西?”

我這才反應過來,將生死寶鑑收進了盒子,漫不經心的說道:“這是一個高科技玩具,小日本發明的,想必你也知道,小日本的電子科技還是很牛逼的,對吧?”

哦了一聲,孫定滿臉釋然的點頭,笑着說道:“那是那是,什麼跳蛋啊,按/摩/棒啊,像這種電子科技產品,只要上面寫着madejapan,那肯定就是走在科技與時尚最前沿的東西。”

我哈哈大笑,拍了拍孫定的肩膀:“看得出來,你是一個知識很淵博的人,你女友肯定會爲你驕傲,爲你自豪!”

“慚愧慚愧,讀萬卷書不如看萬部片,古人誠我不欺!”孫定眉開眼笑。

兩人大笑聲中,我關上了保險櫃的門,將鑰匙還給了孫定,走回上面辦理了相關手續後回到家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