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看到黑衣人的這副模樣,楊天怒吼一聲:「放開他!」在楊天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雙眼中的紅色越加濃郁,一股紅芒突然從楊天的眼中冒出,紅芒罩在了黑衣人的身上,後者慘叫一聲。但是,掐住林龍脖頸上的右手卻沒有絲毫的鬆開的跡象,楊天的動作反而激起了黑衣人的兇狠之性,黑衣人冷笑一聲,看著黑衣人的笑容,楊天面如死灰,大喊一聲:「不……」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隨著「咔吱」一聲,林龍的身上的生機也緩緩消散。

「哼……哼……」楊天雙眼看著黑衣人,嘴角突然冷笑一聲,緩緩說道:「我楊天這一生,能夠遇到的人或許很多,但是,值得我深交的不多,就這麼幾個,而今天你卻把他們殺死了,那麼,今日就用你的命來償還吧!」楊天說完,雙眼緩緩閉上,身上的傷勢奇迹般的復原了,就連入魔的樣貌也恢復成原先的樣子。

似是察覺到了自己的變化,楊天緩緩睜開雙目,淡淡地道:「我知道我們之間有著莫大的差距,但是,我要搏一搏,陰陽殘缺法,你應該聽說過吧!當你將我的女人殺死之後,我雖陷入瘋狂,但是這仍然未能讓我完全領略到陰陽殘缺法的精髓之處,當你將林龍殺死之後,我的心情反而平靜了,也是在那一刻,我體會到了陰陽殘缺法中所含的法術。」

楊天自嘲的一笑:「或許軒轅婉兒說的對,修鍊陰陽殘缺法的人註定孤獨一生,但是即便如此,今日我也要讓你給他們兩人陪葬!」楊天說完,大喝一聲,從其身體中陡然爆發出一股有形的氣勢,這股氣勢呈青色,而在這股氣勢爆發的時候,楊天的實力也在緩緩攀升,人王中期——人王巔峰——天王初期——天王中期——天王巔峰——帝王初期——帝王中期——帝王巔峰——入皇初期——入皇中期——入皇巔峰——人皇初期——人皇中期——人皇巔峰——地皇初期——地皇中期——地皇巔峰。

直到達到了地皇巔峰,楊天身上的那股法力波動才緩緩停止。

看到楊天如此瘋狂的模樣,黑衣人從楊天的身上感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說不定今日,他真的會隕落於此,當下,忍不住驚呼道:「施展此招,你的壽命就會大大的減少,為了兩個人這樣做,值得嗎?」

「值得!」楊天淡淡一笑,一步一步向黑衣人走去:「我年少的時候並未有多少的快樂,但是有了他們,雖然遇到過許多危險,但是我過的很快樂!」楊天說完,往前踏了一步,縮地成寸,眨眼間,便走到了黑衣人的身前,一拳擊出,隨著楊天的拳勢,周遭隱隱發出了空間破裂的聲音。

楊天的一拳擊來,黑衣人再也不能保持悠然淡定,將林龍的屍體扔向一旁,一拳與楊天對轟,二者都退後了幾步。

看到與自己同時退後的黑衣人,楊天說道:「今日過後,雖我一生,都難以踏入大地皇者這個境界,但是,我已有九成把握將你擊殺,一個空有大地皇者實力的外表而已,你這個醜陋的傢伙,難道當我看不到你的本體嗎?」說完,楊天身形加速,青色光芒閃爍,楊天便已來到了黑衣人的後方,一掌擊出,將黑衣人打的吐血而飛。

將黑衣人擊飛,楊天趁勢飛撲而上,雙拳連續補上,一時間,黑衣人竟然沒有了還手的實力,眼角看了一眼小七與林龍的屍體,楊天眼中的殺機湧現,青色的拳頭伸出,楊天帶著陰冷地笑容看著黑衣人,法力源源不斷地灌輸到拳頭之上,拳上的青色光芒大盛,直到達到了一個極致的地步,楊天憤然舉起拳頭,一拳轟出,黑衣人只得大叫一聲,周身被哄的粉碎,從黑衣人的身體中一截斷裂的蛇身從中拋飛而出,蛇身蠕動了幾下便停止動彈。

若不是大地皇者的身軀夠硬,楊天這一拳足以將地上哄出一個大坑。然而這一擊落下的時候,周遭彷彿顫動了一下,一道道吶喊聲頓時響起:「敵襲……敵襲……」成千上萬的腳步聲頓時響起。

楊天看了一眼空洞周圍,被黑衣人設置的屏障已經消失。楊天低低笑了一聲,然後走到小七身旁,蹲下,握住小七的雙手,楊天嘴角泛笑,從其嘴角處,一絲鮮血溢出。楊天緩緩閉上雙眼,感知察覺到周遭的鬼兵,全身上下突然炸裂出數百道細小的血孔,鮮血迸濺而出,楊天的身軀緩緩倒下,在其倒下的一剎那,嘴角的笑容絲毫沒有消失。

「吼!」在楊天昏倒的時候,一道震耳欲聾的吼聲陡然響徹在這片空洞之中。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聽到吼聲,楊天緩緩睜開雙眼,入眼處,一片雪白。一雙巨大的獸瞳盯著楊天,看到來人後,楊天嘴角帶笑,昏了過去。

一陣耀眼的白芒閃過,林虎緩緩化為了人形,在看到了林龍之後,大喊一聲:「哥哥……」然後,將林龍的屍體抱在懷中,臉上露出悲痛之色。

周遭的鬼兵立刻撲了上來。「吼!」林虎對著鬼兵的方向怒吼一聲,化作了巨大的白虎,將楊天等人背在了背上。沖著鬼兵的方向沖了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楊天緩緩醒轉,自己全身被自己的鮮血渲染成了紅色。入目處,一片漆黑,饕餮與林虎二人靠在楊天身旁,而林龍屍體上猶自泛著點點金光與小七的屍體被擺放到了一旁。

林虎獃獃地看著林龍的屍體,暗自憂傷,片刻,忽然問道:「是誰殺了我哥哥!他有金龍護體,不可能會隨便就被殺死的?」

楊天看了一眼小七的屍體,嘆息一聲,緩緩道來。

等到楊天說完的時候,他長嘆一聲:「都是我的錯……」

「廢話!」林虎一拳打向楊天,怒斥道:「如果不是你的錯,哥哥就不會死。」說完,還要再補上一擊,饕餮忽然拉住林虎,眉頭微皺:「算了,不是他的錯,只是他沒有那個實力……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是我們怎樣逃出去,如今,只有我們能夠抵擋住鬼兵……」

「還有我……」楊天動了動身子,身體一動,就傳來劇痛的感覺。

「你……」饕餮嗤笑一聲:「恐怕你這輩子都無法在擁有實力!」

饕餮一句話說出,楊天頓時感到宛如一道閃電直劈向自己,默運體內的法力,竟然沒有一絲法力的流動。楊天面如死灰,喃喃地道:「難道我廢了……」

「唉!」饕餮嘆息一聲,說道:「差不多吧!如今你體內受了嚴重的創傷,內臟明明已經被震碎,但是我不明白你為什麼還能活下來……」

楊天暗自愁傷,心中湧現一股荒涼的感覺,自己如果沒有了實力,那如何找楊浩報仇,自己的家族之仇誰來報!想起種種,楊天的心中越發不甘。

「啊……」楊天大吼一聲,全然不顧自己的傷勢,直到將自己全身的氣力用盡為止。身軀頓時躺在地上。

楊天突然冷笑一聲,四年前,自己就是廢人,若不是因為陰陽殘缺法自己還不能擁有這一身的本事,而如今自己卻又要淪為了廢人,這讓楊天如何接受。何況?天地間又上哪再去找一本陰陽殘缺法供楊天修鍊。

「不!你還有救!」就在楊天心灰意冷的時候,心中突然想起木靈子的聲音。

「老師!」楊天震驚地道:「沒想到你也來了……」

「嗯!」木靈子的身軀緩緩從楊天體內飄出,看著林虎與饕餮二人說道:「既然我們已經知道了前因後果,那麼就不要再責怪他了。」目光看向楊天,木靈子的臉上露出一副嚴肅的表情,鄭重地說道:「由於你已經修鍊果陰陽殘缺法,所以,尋常的天材地寶已經無法恢復你的實力了,想要恢復你的實力,只有一個辦法……」說完,深深滴看了楊天一眼。

「什麼辦法?」聽到自己還有恢復實力的希望,楊天急切地問道。

木靈子沉默片刻,緩緩地道:「唯有同根同源,方才能恢復你的實力。」

「難道是……」楊天驚聲叫道:「難道是另一本《陰陽殘缺法》?」

木靈子點了點頭,說道:「你的體質獨特,唯有找到另一本陰陽殘缺法,才能使你的法力恢復……」

聽到此話,楊天的心中絕望了……得到一本陰陽殘缺法已是不易,想要得到另一冊又談何容易,更何況,誰也不知道另一本陰陽殘缺法在哪?這無疑等於是大海撈針。

楊天苦笑一聲,目光看向小七與林龍的屍體,說道:「現在還是想辦法將他們救活吧!」

木靈子看了看,說道:「難,也不難!」

一句話說的三人有些摸不著頭腦,楊天疑惑的問道:「什麼意思?」

木靈子沒好氣地說道:「我說的不難,是我有辦法將他們復活,至於難嗎?人在死後通常只能停留七日,如今我們已經在這耽擱了三日時間,更何況我們還在冥界之中,衝出鬼兵重重的冥界談何容易?還要將他們二人的屍體運出,你說難不難?難不難?」

楊天算了算時間,愁眉道:「看樣子我們的時間的確很緊迫啊!」

「廢話!」木靈子說道:「如果眼前的困難是一條小溪的話,那麼還有一條大河在等著我們……」木靈子目光灼灼地看著楊天說道:「人死後,會有陰鬼前來鎖魂,唯恐我們沒有發覺,所以我們需要鎮鬼石,而那鎮鬼石只有在魔宮才有,也就是說,必須要向楊浩索要……」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老師,你沒開玩笑吧?」楊天滿臉苦笑:「我將楊浩的手下殺死,他沒來找我報仇就不錯了,如今還要讓我去找他!」

木靈子似笑非笑地看著楊天:「那你去還是不去呢?」

楊天笑了笑,說道:「光腳的不怕濕鞋的,反正我如今已是廢人一個,如果能用我一個人的性命換他們兩個人的,那麼我去!可是我們應該怎麼出去呢?」

木靈子呵呵笑道:「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木靈子對著林虎點了點頭,林虎見狀,低喝一聲,變換成了巨大的白虎,而饕餮也低哼一聲,化為了原形。

在林虎與饕餮二人化為原形的一剎那,楊天等人所處的地方立刻崩塌而開,周遭的鬼兵聽到聲響,紛紛聚集到楊天等人所處的位置。這些鬼兵身上穿著統一的鎧甲,在鎧甲的中央位置刻著一個「冥」字。鬼兵手中拿著的武器各不相同,有長戟、長刀等等……

見到鬼兵將自己圍住,楊天趁勢將林龍與小七二人的屍體收進了乾坤戒中,而木靈子則是進入了楊天的體內。饕餮與林虎二人大吼一聲,林虎順勢將楊天背在了自己自己的背上。鬼兵蠢蠢欲動,饕餮大吼一聲,便撲了上去。鬼兵手中的武器紛紛刺向饕餮,但饕餮的皮毛何其堅硬,在鋒利的長戟下,竟然連饕餮的皮也沒有刺穿。饕餮一爪將周圍圍近的鬼兵排成了血沫。而林虎則是低吼一聲,口中射出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光芒似箭,擋在前方十丈處的鬼兵紛紛被光芒洞穿,踏著鬼兵的屍體,兩頭神獸宛如入了無人之境,所向披靡,僅僅是片刻時間,地上鬼兵的屍體已達幾百具之多。

但是,此舉似乎過於消耗法力,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左右,林虎與饕餮的動作便開始減緩。

看著從四面八方湧來的鬼兵越來越多,楊天的心中突然泛起戰役中寒意,在這樣下去,幾人都會陷入苦戰,到那時,如果鬼王也到來的話,那麼,自己這些人就會落入鬼王之手。想到這裡,楊天大聲說道:「不要戀戰!我們只需逃出去便可!」

聽到楊天的話語,林虎與饕餮二人紛紛怒吼一聲,後者忽然直立而起,張開大嘴,對著鬼兵咬去,在饕餮張開嘴的一剎那,楊天清晰地看到,一絲紅色的液體順著饕餮的獠牙流進了鬼兵的身軀里。

被饕餮咬到的鬼兵頓時陷入瘋狂狀態,然後向自己的同伴咬去。看到接二連三向自己同伴咬去的鬼兵,楊天長出一口氣,心有餘悸地道:「傳聞,被饕餮咬上一口的人、妖都會化成悵,悵敵我不分,看見對手便去攻擊,看樣子,傳言非虛啊!」

聞言,饕餮哈哈大笑一聲,周身繚繞出淡淡的黑氣,而受到黑氣侵蝕的悵,就像是被打了興奮劑一樣,速度比之剛才又快上幾分。

前方豁然出現一片空處,楊天急忙大喊:「快走!」

饕餮與林虎聞言,瘋狂咆哮,向那一絲空處奔去。

「逃得了嗎?」就在幾人以為勝利在望的時候,一道有些陰冷而且嘶啞的聲音從黑暗處傳來。楊天轉頭看去,從自己的後方一個身著黑衣,頭戴黑色高帽的中年男子緩步走出,看見楊天的目光后,中年男子嗤笑一聲:「竟然殺了我這麼多的手下,若是今日讓你們順利逃脫了,不知道日後,那三個老傢伙怎麼笑話我呢?」

看見中年男子出現,楊天的心中湧現一抹不安的感覺,雙眼微眯,從中年男子的身上,楊天感到了和自己身上一樣的法力波動,如果自己還能使用法力的話,那麼自己可以絲毫不懼他,但是如今……

「留下吧!」中年男子陰冷的雙目看向楊天,楊天腦海中頓時感到一陣暈眩。半晌才回過神來,中年男子的嘴角泛起一抹弧度,殺意突然暴涌而出:「否則,死!」

「哼!」木靈子從楊天的身體中緩緩飄出,目光漠然地看著中年男子,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鎮守冥界南門的鬼瞳,這麼多年了,應該還記得我把!」

中年男子聽到有些熟悉的話語,看著木靈子,頓時一驚,顫抖著右手,指著木靈子說道:「你……你是!」然後,又轉頭跑回了來處。

看到剛來就走的中年男子,楊天等人目瞪口呆,半晌,才道:「老師,他是……」

木靈子呵呵一笑:「冥界的看門狗,想必是鎮守南門入口的吧!以前與我有一番交戰,不過,他卻沒有傷我分毫,反而被我傷了,所以,心中留下了芥蒂。如今,見了我,竟然嚇跑了……」

聞言,楊天一臉黑線,心中暗暗為中年男子默哀。

既然已經將鎮守者趕走,饕餮與林虎二人咆哮一聲,口中同時噴出兩道赤炎,赤炎頓時貫穿前方百丈處,在這一片範圍中,沒有一個活著的鬼兵。

而在百丈處的前方,一道菱形的結界出現在眾人眼前。楊天看到結界后,微微一笑。似是知道了出口,林虎與饕餮二人紛紛怒吼奔向前方。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數日後,楊天等人出現在一個名為「黃家村」的小村莊內,黃家村坐落於萬潮城的西方,這所村莊始終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既沒有外敵入侵,也沒有村中的人禍亂。失去了法力,楊天現在就等於是一個廢人,在這樣的村莊里生活也好。

坐在一條小河旁,楊天喃喃自語:「六天了,不知道林虎有沒有將林龍送到古龍城……」手掌輕撫乾坤戒,楊天欣慰的一笑:「小七,放心吧!我一定會救你的!」

楊天沉思了片刻,仰頭看天,自從從冥界中出來后,饕餮與林虎便和楊天分路而行,據林虎所說,只要將林龍的屍體送到古龍城,林龍自會復活。而小七卻需要冥界的鎮鬼石,在加上木靈子獨一無二的煉藥術,小七自然也會復活。不過現在的楊天卻沒有辦法通知楊浩,這種差事自然是落到木靈子的身上,而木靈子已經去了兩天天,如果過了今日還不能回來的話,那麼小七就有危險了。

看著自己的雙手,楊天自嘲的一笑,這已經是自己第二次成為廢人了,楊天本身的實力乃是人王中期,若不是他強行將實力提升到大地皇者巔峰之境,也不會遭受到這麼大的反噬,導致筋脈盡斷,甚至連內臟都受到了極大的創傷,再者由於楊天修鍊了陰陽殘缺法,體質有所不同,即便木靈子的煉藥術有多高明,也無法將楊天身上的創傷全部修復,不過所幸,在服下了木靈子的丹藥之後,內臟已有癒合的趨勢,不過,斷裂的經脈,卻不是那麼好修復的!

楊天目光看向萬潮城的方向,楊天輕嘆一聲,將小七的屍身從乾坤戒中取出,看著那絕美的容顏,楊天笑了笑,笑聲中有著幾許悵然的感覺,楊天雙手摸著小七的雙手,一絲酸楚湧上心頭,雙眼微閉了一下,楊天凄笑道:「小七,你還記得嗎?你說過要和我在萬潮城中一起生活的,如今你卻先走了,難道你忍心留我一個人孤苦伶仃嗎,小七……」

然而,無論楊天怎樣呼喊,小七也沒有半點聲響,看到小七毫無動作,楊天慘然一笑,扭頭看向河面,與小七在一起的畫面一幕幕浮現,楊天的雙眼有些濕潤了。

二人就這般保持著寂靜,日落更替,眨眼間,又是一天,待得中午時分。楊天長嘆一口氣,望著風輕雲淡的天色,楊天將小七緩緩抱起,一步一步,向村口走去。

就在楊天快要走到村口的時候,楊天上方的天空陡然一陣波動,道道漣漪浮現而出,漣漪中一道身著黑袍的英俊男子正一臉肅然地看著楊天,在男子身後,四道身影浮現而出,其中一道身影略顯模糊,楊天看到這幾道人影,喜極而泣:「小七,你有救了……」說完,頭一垂,摔倒在地,略顯虛幻的人影剛欲伸手扶住楊天,一道黑影突然閃過,將楊天扶住。黑影看著楊天,嘆息道:「弟弟,你這又是何苦呢?」

聽其話音,來者正是楊浩與他的幾位手下,而那道虛幻的人影則是木靈子。

楊浩看著楊天,手掌按向楊天手掌,一絲法力透體而出,片刻,眉頭微皺,半晌,輕吐一口氣,心中的憤怒毫不掩飾,緩緩平復心中的憤怒,楊浩突然說道:「傳我之令,務必要將另一本陰陽殘缺法找到,如果一月之後還不能找到,就提頭來見我。」

「是!」

「主人,我們還是先將小七救活吧!」那個全身隱匿在黑袍中的男子開口說道。

楊天看向木靈子,問道:「你有幾成把握能將小七復活!」

「呵呵……」木靈子輕笑道:「放心,老夫一定盡我所能,若不然,我那弟子怎會放過我這把老骨頭。」

「既然如此!那便開始吧!」楊浩淡淡地道。

木靈子突然說道:「未免使我分心,我需要一個極靜之地,到時,還需要楊修羅為我護法,我相信,天下間,以楊修羅的實力,還沒有幾個人能是你的對手!」

楊浩聽后,淡漠地臉上浮現一抹笑容:「先生,過謙了,既然如此,我便為先生護法,至於我弟弟……」

「無妨!」木靈子說道:「將他放於此處便可,我們還是快些,否則,一旦到了子時,想要救活小七,困難倍增!」

「好!」楊浩應允了一聲,將楊天放下,然後右手伸出,法力透出,將小七的屍身緩緩托起,與手下一同跟隨木靈子走向了遠處。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不知過了多久,楊天緩緩醒轉,下意識地看向自己的手臂處,小七竟然不見了,又探查了一下乾坤戒中,也沒有!楊天有些不知所措,楊天閉上雙眼,腦海中開始回想在自己昏倒前的一幕,一襲黑袍,幾道人影。「楊浩……」楊天陡然睜開雙眼,大喝道。目光轉向遠處,夜色飄渺,藉助著月光,楊天清晰地看到幾道極淡的黑影站在一旁,在一塊巨大的石塊上,小七正躺在石塊上,而在小七身旁,一道虛幻的人影正不斷徘徊在石塊周圍,虛幻人影手上,一塊丈許長的石碑正泛著瑩瑩的黑光。

「太好了!小七有救了……」看到這一幕,楊天欣慰的一笑。

而在距離楊浩百丈處的一座山峰上,一道身著青色長衫的男子正看著這一幕,半晌,青衫男子說道:「出來吧!」隨著青衫男子的話語剛落,一道黑色的黑影出現在青衫男子身後,見到青衫男子后,黑色黑影單膝跪地:「主上!」

青衫男子轉過身,微笑著看著黑影,問道:「用你的陰陽之法再配合本座的這一枚修復筋脈的丹丸,有幾成把握將楊天斷裂的筋脈修復?」

黑影微微皺眉,答道:「如果不出意外,應有九成,但是屬下唯恐楊浩阻攔,到那時,恐怕?」

青衫男子淡淡地道:「這個你不用擔心,楊浩那裡有我去對付。」

「是!」黑影緩緩退去。

青衫男子看著遠處的楊浩,笑道:「楊浩!本座就幫你這一次!」說完,隱去了身形。在青衫男子隱去身形的一剎那,楊浩深邃的目光突然射來。

楊天站於原地,躊躇不定,自己到底是去,還是不去,不去,自己心中不安,去,又擔心打擾到木靈子,這讓楊天困惑不已。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緩緩出現在楊天面前,看見來人。楊天驚呼一聲:「是你……」

黑影淡淡一笑,問道:「你還記得我?」

楊天冷笑一聲:「陰陽修羅——陳赫,是嗎?」

「不錯!老夫陳赫!」黑影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難道你就不想知道老夫來此的目的嗎?」

「哼哼!」楊天冷笑道:「是殺是剮,悉聽尊便!」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