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看持刀猛漢的身形,力氣,按理說使的刀法應該大開大闔,走開闊的路子。可恰恰相反,持刀猛漢使的卻是綿軟小巧的路子,五環大刀專在三尺範圍內變招回蕩,看似彆扭之極,實則不然。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沒幾招,就把雪兒弄的手忙腳亂,一則是她輕敵之故。二則這套刀法真有過人之處,就好比一棵大樹,越往上枝葉越茂密。五環大刀雖然波及的範圍小,可變招極快,刀刀奪命。

雪兒珏失了先機,不免手忙腳亂,可她畢竟高出猛漢甚多,七八個回合就搬回劣勢。

持刀猛漢雖說嘴笨可並不缺心眼,知道不可能打得過對方,五環大刀緊划拉幾下,抽身而退。

「大……哥……撤……!」持刀猛漢過去拉過他大哥,就要跑。

雪兒不可能讓他走,因為她發現對方這套刀法沒有使完,就像程咬金的三斧頭一樣,頭幾招驚天地泣鬼神,往後就稀鬆了,她有點武痴的個性,想探個究竟。

雪兒劍尖點地,一躍而過,落在兩兄弟身前,「就這麼走了嗎?銀子不要了!」

持刀猛漢怕他傷了大哥,揮刀便砍。

憊真邪乎,雪兒瞪眼對他頭幾招沒辦法。

頭四招一過,持刀猛漢又回到二半破子的刀法了。

雪兒這才相信他真是沒什麼能水了,長劍加勁,把持刀猛漢震退,「行了,別打了!」

「真不打了?」持斧猛漢問,他覺得第一次搶劫,銀子沒撈著,還累的半死,真倒霉!

雪兒無心為難他們,「以後別干這事了。這有些銀子,拿去吧!」

她在懷裡取出二十兩銀子。

聽說不打了,持刀猛漢一屁股坐到地上,「有……吃……吃……嗎。哦哦…不……行!」

看樣子真是餓壞了!

在一邊看熱鬧的冷寒州忍住笑意。冷寒州把一隻燒雞拿出來,下車送給持刀猛漢。

聞得香味,持刀猛漢食指大動,「謝……。」

一手拿過燒雞,不分骨頭還是肉,就往嘴裡塞。

「給我點!」持斧猛漢一手搶過個雞腿。

「你……昨天……吃了……今……不許吃!」持刀猛漢加快吃的速度。

一隻燒雞沒見他們吐出一丁點骨頭,就沒了,花的時間不超過三分鐘。

持刀猛漢打了個嗝,「還……有……嗎?」

冷寒州笑了,餓死鬼投胎也沒見過這樣的,又扔過一隻燒雞。

「慢點吃!」冷寒州把雞給他。

持刀猛漢肚子里有了底,這回不急了,把雞分了一半給哥哥。

冷寒州過來看了看他們,對持刀猛漢道:「你的方寸刀是和誰學的?」

雪兒手拍腦門,「我怎麼沒想到呢。是方寸刀啊!」

強婚厚寵:閻少的小蠻妻 持刀猛漢把嘴邊的油漬擦擦,「什麼……刀?」說完看看哥哥。

持斧猛漢也是神色茫然,顯然不知道所謂方寸刀是什麼東西。

冷寒州笑道:「看樣子他只會頭四招,不知道是在哪學的!」

雪兒點頭,「方寸刀乃霓裳宮的絕技,不可能外傳,更不能傳給男人,難怪我沒看出來。」

一隻雞又不見蹤影,持斧猛漢拍拍肚皮,「你們也是去比武招親的吧?看來我們是沒希望了!」

「不……不行……。」持刀猛漢聽了臉紅脖子粗。「你不行…我行……去!」

看持刀猛漢的神態,激動非常,冷寒州便多嘴一問。

原來,這哥倆持斧的叫田威,持刀的叫田猛,二人是武功縣人士,靠打柴為生。

一年前,田猛在城裡賣柴遇見個年輕貌美的女子,傻小子動了情根,像掉了魂似的跟著姑娘。知道了住處,便三天兩頭往姑娘那去。當然是偷偷摸摸的。這有頭沒尾的刀法也是偷學人家的。

田威知道了弟弟的心事,狠狠訓斥了他一頓,叫他不要痴心妄想,癩蛤蟆哪能吃天鵝肉。可田猛的魂早讓姑娘勾去了,那裡把哥哥的話放在心裡。

前幾天田猛就好幾天沒看見姑娘了,幾經打聽才知道人家回秦城了,而且要比武招親,這下田猛急了,軟磨硬泡,聲淚俱下,說服哥哥來秦城比武招親。

田威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可心疼弟弟,便帶他來了。

扮倆靠打柴為生哪裡有盤纏啊,唯一的積蓄買了兵刃和五個饅頭。憑著一股子楞勁走到這裡,實在是走不動了。也難怪他搶劫,幾天沒吃飯了。

雪兒和冷寒州互相看看,都為這田猛的痴心懼服的不得了。可他這形象配人家姑娘,實是差了點。

田猛吃飽了,也來了精神,「我…喜歡…除…了我…誰也…不行…」這小子的獨佔欲還挺強。

冷寒州笑道:「那女子一定是霓裳宮的人,比武招親你肯定是沒希望的。」

「我…不管!」田猛語氣堅決。

雪兒對他倆挺對脾氣,拍拍他,「你和我們一塊走吧,我們也去秦城。」

田氏兄弟對這帶面紗的小姑娘和這少年也有好感,聽了這話連忙點頭,這一塊走飯就有保證了,哥倆實在餓怕了。

一路上大夥有說有笑,更是拿田猛打趣,弄的他臉紅如布,結結巴巴為自己辯護,更惹來更多的笑聲。

秦城乃西北大邑,歷史可以追溯到戰國時代,地處交通要道,西望天水,東顧長安,南臨大散關,古往今來為兵家必爭之地,經濟繁榮自不待言。

找了一處客棧住下,雪兒覺得田猛看上的如果是霓裳宮的人話,那麼就憑他的三腳貓功夫肯定是不夠看的,於是雪兒決定親自教導一下田猛。

「要教我…真的…嗎?」田猛臉上洋溢著高興的笑容。

雪兒說道:「也沒什麼可教的。恐怕只有你適合練!」

田猛猛地給雪兒跪下。「謝…師父…」

「快起來,這怎麼能拜師呢,我可不敢收你這個徒弟!」雪兒心想如果手這樣資質的徒弟,那真是流年不利外加霉星高照。

「大哥…說…得拜…要…尊敬…您!」田猛來的時候田威告訴他要磕頭拜師,說這是規矩,他就記住了。

對他這個脾氣性情,雪兒倒是很喜歡,把他扶起來。「就有三招,你的認真啊!」

田猛高興地點頭稱是。

這三刀也真是簡單,任何一個打把勢賣藝的都耍的上來。第一刀。力劈華山。第二刀,斜肩帶背。第三刀,舉火燒天。全是進攻的招式。

咳咳,這是九陰真經里的粗淺武學中的刀法,倒也不難,只不過雪兒用不慣刀。

雪兒慢動作演練了幾遍,這沒有任何花巧的姿勢三歲小阿都看得懂,別說田猛了,幾下就會了。

冷寒州看著田猛越練越快,大開大闔,還有幾分氣勢。

看著看著,他想到一事! 「田猛,別練了,先歇會!」冷寒州讓田猛停了。走到雪兒近前,「雪兒,我有個想法,您看如果把這三刀倒過來,然後再接上方寸四刀,是不是更好呢!」

雪兒呆了一下,「田猛,你倒著砍一遍,再練你會的那幾招,試試!」

田猛不知道怎麼回事,就依著練唄。

等這三刀反過來在加上方寸四刀,雪兒看傻了,大腿一拍。「小寒真是奇才,天才啊!這七招合起來不簡單啊。尤其是三刀一反與方寸四刀接合的天衣無縫,佩服!」

「湊巧而已,這七刀的確適合田猛,他天生神力,是練外功的一把好手。」

雪兒過去一拍田猛。「你小子真是福大,從一個樵夫轉眼成了次一流的武林高手。現在天色還沒黑,你按剛才的方法練兩個時辰,估計明天就可抱得美人歸了。去練吧!」

田猛也知道自己不一樣了。「我…練…時候有…大風!」

雪兒和冷寒州臉色一變。「罡風!」

冷寒州拿過田猛手上的刀。練了遍拙巧七疊刀。

冷寒州使出與田猛自是不可同日而語,只見有若實質的風圍繞著連珏,隨著刀上下翻滾但不離連珏身邊三尺。遠遠望去,好象一條神龍在保護著他相似。

冷寒州收刀。「沒想到呀,不經意的這麼一下竟有如此奇效。,這套刀法與眾不同啊!」他把刀還給田猛。

「刀法已成,還不快去見禮!」

田猛是直腸子,一根筋。過去就給雪兒跪下。「師…父!」

雪兒哪裡肯受。「快起來,這怎麼成呢!」

冷寒州把田猛扶起來。「田猛,拜師就免了,你若願意就和你哥天天吃好的,就跟著我,可好?」

「真…真的?」田猛樂的屁顛屁顛的。大步流星,去告訴田威這個好消息。不為別的剛才吃的那頓飯可說是天下第一美味,這麼說給眼前的這個人工作,那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能不高興嗎!

東街。人山人海,一眼望不到邊,人們都知道今天是比武招親的最後一天,又適值廟會,所以人數比前兩天還多了三層。只見人頭攢動,如潮水般涌在擂台邊。

雪兒等人來的時候,看熱鬧的人已經很多了。

雪兒向一個路人詢問了一下具體的情況。那個路人告訴雪兒,擂台只立三天,每天選出一人,再由這三個人一決勝敗,勝者才有資格與那個女子比試。前兩天那個路人也來看過,勝出的兩人,一個是本地大豪江上年,一個是名不見經傳的遊俠周邁,今天上午再選出一人就湊夠數了,下午則敲定那個女子的郎君。」

雪兒點頭,「田猛今天可有的拼了,弄不好連上午的勝出都沒有機會!」

「我…我…不怕!」田猛倔道。

「來了!」雪兒一指擂台方向,擺擂父女走入觀看棚。

雪兒從路人口中得知,這家父女姓南,那個女子長得確實是眉清目秀,頗有江南女子的韻味,也難怪田猛一見鍾情了。

「是她嗎?」雪兒一指那名女子問田猛。

田猛喘著粗氣,「是…是!」

擂台上出現一個司儀,三十上下,面貌中等,「今天是最後一天了,想必大家都看到了,南員外與愛女已經出席了,俗話說美女配英雄,南姑娘的美貌有目共睹,可說是百里挑一,又有武藝在身,想天下英雄無不為之心動,有攜美之心的不妨上台一試,以武論高下,以武論姻緣,大家點到為止,請!」念完台詞,他下去了,留下了被鼓動的人們高聲喊喝!

田猛一撤身,就想出去,被雪兒一把拉住,「你急什麼,去跑龍套嗎,好戲總是壓軸的,等會吧!」

田猛被說的不好意思,紅著臉不說一句話。

自然有人按奈不住。「嗨!」一聲斷喝,有人自人群中飛身而起,蜻蜓點水,借人們的腦袋飛上擂台。擂台有三丈高,沒點真功夫還真上不來。

只見那人不到三十歲,身材細長,一身玄衣,相貌堂堂,頗有男子英氣。他一抱拳,「在下秦嶺趙重,有些三腳貓的功夫,望大家不吝賜教!」趙重說完場面話,打了趟百步神拳,一看便知是少林的俗家弟子。

「兀那趙重不要賣弄,看費某人把你踢下台去!」人群之中一聲高喊。那人分開人群,走到台下,從側邊的梯子爬上台去。

台下人們不禁一陣鬨笑,哪有這般上台法,不是丟人現眼嗎!那人三十齣頭,身材矮小,乾巴巴的,五官如同未開化的蠻夷,一雙金黃色的眼睛。一身火紅的大袍。

台下的老百姓不知道他是誰,可台上的趙重及江湖中人都曉得他的身份,乃是金睛猿費星,在武林中也是有那麼一號的人物。

上得台來,自是不能相讓,趙重雙拳齊發,虎虎生風,向費星撲去。

費星既號金睛猿,輕功自有獨到之處,只見他原地一躍,身形騰空三丈有餘,倏地一旋,好似游龍掠空迴翔,其快無比,躲開趙重的拳勢,落在他的身後。

趙重不敢藏拙,暗運真力貫注雙拳,快似閃電,拳風絲絲地作響,直向費星衝去。

須知百步神拳乃少林威震江湖的絕技,趙重得以傳授,雖說功力不足,但自有年青人的盛氣可以略為彌補,威力不容小瞧。

擂台上,二人展轉騰挪,戰在一處。

雪兒問冷寒州,「小寒以為他們倆誰技高一籌呢?」

雪兒與冷寒州都是武術大家,聽雪兒這麽一問,冷寒州笑道:「百步神拳是門不可多得的絕技,可惜趙重未能領悟其中的神髓,百步神拳講究的是以遠制敵,象趙重這般近身搏鬥舍長取短敗象已呈,即使他發揮了百步神拳的長處也勝不了費星。」

台上,二人鬥了四十幾個回合。趙重覺得盯不住勁了,鼻尖鬢角掛滿了汗珠,拳勢也慢了下來,腳步有些輕浮。

費星覺得差不多了,滴溜溜圍著趙重轉了開來,不時點指趙重的空門。

在台下看,只見一團紅影把趙重團團圍住,越轉越快。

趙重就感身邊都是費星的影子,防守也無從談起,乾脆眼楮一閉,揮拳影如山,往外招架。

轉來轉去,費星轉到了趙重的身後,抓住這個空擋,抬起一腳,蹬在趙重的背上。

趙重聽得背後惡風不善,想躲已經來不及了,一咬牙,功運背後,硬挨了一腳。

只聽「砰!」的一聲,趙重就覺後背如遭錘擊,腳下站立不穩,橫里飛出三丈多遠,腳下蹬空,摔下台去。

這一腳費星沒使全力,不然可有得趙重受的。

趙重臊的臉如大紅布,低頭快步走出人群,不一刻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哈!炳!炳!」費星心情極佳,往台下一掃,「各位,有不怕丟人的沒有,陪費某玩幾招,不過象趙重那樣的就不必上來了,礙手礙腳的。」

費星在台上叫號,什麽難聽說什麽。

田猛看看冷寒州和雪兒。

冷寒州沖他一笑,「費星輕功極好,你上去也討不的便宜,等讓你上去時自然會告訴你的!」

雪兒也道:「不錯,這費星還是讓別人替你收拾吧!」

費星在台上叫的正歡,台下有人喊:「費猴子不要猖狂。也不看看自己長的什麽德行,能配得上那南小姐嗎?你呀,配母猴子還差不多!」

台下眾人紛紛鬨笑,隨著話音,一道白影飛上擂台。

費星一看來人,心裡打了個突。

來人二十五六,一身月白色長衫,腳蹬薄底快靴,頭帶福字巾,劍眉星目,直鼻闊口。相貌出眾,往那一站,真是玉樹臨風濁世佳公子。正是這兩年風頭正健的青年高手衛東榮。衛東榮出道不到兩年,但會過的三山五嶽的好漢不下數十人未嘗敗績,是極有前途的後起之秀。

雪兒和冷寒州二人苦笑,「一山還比一山高,田小子的願望怕是落空了!」

雪兒看了委靡不振的田猛一眼,「人也不是鐵打的,在場的誰服誰啊,田猛只要排在後面出場,還是有希望的。」

車輪戰這招雖然損,但為了取勝,為了田猛,又另當別論了。

費星硬著頭皮,在一旁的兵器架上拔出一條花槍。「衛少俠,請!」

衛東榮輕笑,在兵器架上也抽了條花槍,槍托點地,「請!」

費星也不客氣,槍尖點往檯面,做軟棍使,騰空四丈有餘,花槍一抖,萬點紅纓罩向衛東榮。雪白的槍尖映著太陽光,炫出一片金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