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看着江流並不怕他,反而是一臉的不耐和不爽,中年男子也是帶着不悅,語氣略微帶着一絲怒氣。

2022 年 2 月 10 日By 0 Comments

「臭小子,你跟誰說話呢?老子可是……」

「噌~~~」

這中年男人話都還沒說完,便是感覺到自己眼睛被一道寒芒給閃中,而江流的身體,已經出現在了另外一邊。

男子的眼中,帶着一絲不可置信的光芒,自己這就,沒了?

秒殺! 「主人,我來了,好想你呀!」大白大老遠就喊道。

林小木一陣汗顏,當然,還有內心滿滿的感動,大白雖然不正經,但還算重情義。

阿刁在空中盤旋,不時的發出尖嘯聲,以示對林小木的歡迎回歸。

接著是小虎,小虎直接撲上了林小木,差點沒把他撲到。

小虎什麼時候也這麼不穩重了,跟大白學的,也不對,小虎本來就還是個孩子。

林小木內心想道,溫和的摸著小虎的頭。

最後,所有人都過來了,一一的和林小木打著招呼。

楊然眼睛紅紅的,看著林小木。

「沒事了,這不是回來了嘛。」林小木安慰道,接著畫風一轉,「你不該給個擁抱或者輕吻嗎?」

楊然瞪了林小木一眼,臉色刷的就紅了,接著毫不猶豫的就抱住了他,絲毫不在乎周邊一大群人和動物的感受。

陳韻低下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過了一會,林小木來到陳韻和陸承一面前。

「小木,謝謝你,沒事就好。」陸承一簡單的說道。

林小木點了點頭,看著低頭不語的陳韻,道:「見到救命恩人還不快行禮。」

陳韻這才抬頭,帶著一絲調皮道:「恩公好,需要給個擁抱嗎?」

想到是想,可是旁邊還有一個動不動玩槍的女神槍手,我還不想死。林小木尷尬的笑道:「免了免了。」

「哈哈哈……」

眾人都笑了起來,很少看到林小木這種尷尬羞澀的模樣。

這個時候,周宇來到周辰面前,看著雙眼已經失明的弟弟,他只說了一句:「回來了就好。」

周辰卻表示不滿了,道:「哥,我是你親弟弟,小木回來這麼隆重的歡迎儀式,我就這?」

「那你想怎麼樣?」周宇問道,接著想到了什麼,命令道:「所有人,給我弟弟一個擁抱,歡迎他回歸。」

「別別,算了。」周辰趕緊阻止道。

周辰也就嘮叨兩句,他知道周宇這些人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整年都是嚴肅板著個臉。

……

天色漸黑,為了歡迎林小木和周辰的回歸,也慶祝大家順利的匯合在一起,他們組織了晚宴。

都知道,這頓晚宴過後,明日又要去面對周響那些人了,少不得又是兇險無比的戰鬥。

差不多也是時候了,周宇來到了林小木身邊坐下,開口道:「還沒正式的跟你說一句謝謝呢,謝謝你救了我弟弟。」

「我們之間還用這樣了嗎,你也救了楊然呀,再說我和辰哥也是共同經歷過患難的。」林小木真誠的道。

「也對,看來是我見外了。」周宇自然道,「你是不是有很多疑問,可以開始問了,我知道的都告訴你。」

林小木此刻真的有很多疑惑想問周宇,本來也就想好了和周宇匯合之後問他很多事,可現在他竟一時不知道從哪裡問起了。

「疑問太多了,那就一點點來,我也不是所有的都能解答你。」周宇看出了林小木的困惑所在。

林小木靜下心來,既然那麼多疑問,那就從最開始問起吧。

「我們為什麼會被弄到這個世界來?」林小木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周宇愣了下,道:「第一個問題就這麼難,我只能告訴你,這都是遊戲面板自己選的,我們只是提前知道而已,據說是為了應對這個世界會降臨的一場大災難。」

「那跟我們來到這個世界有什麼關係?」

「這個災難關係到這個世界的存亡,需要找一個求生能力非常強的人才有可能化解這個危機,而你們那個世界的人,是公認的潛力最大的。」

「這個回答太不嚴謹了,也太牽強了。」林小木道。

「確實,可事實就是如此,現在看來也沒有錯,你應該就是那個人。」

「這樣說來,我還成了這個世界的主角,救世主。」林小木苦笑道。

「對。」周宇道,「但也不全是,這個世界人類並沒有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他們也在找辦法,禁忌之地就是其中之一,只要禁忌傳承是真的,將所有的禁忌傳承都獲得,也可能化解危機,拯救這個世界。」

「這些東西我不想管,也沒興趣了。」林小木道,「我想問第二個疑惑,這個遊戲面板到底是什麼?」

「哈哈哈……」周宇笑了,接著道:「問的好,我們也不知道這遊戲面板到底是什麼,有一種說法,它就是一個有智慧的大資料庫,無所不能。」

「這遊戲面板什麼時候開始有的已經沒有人知道了,它太過於神秘和久遠了,但它確實強大,我們這個世界的生活都離不開它。」周宇繼續道。

林小木想了想,繼續問道各位求生者都想知道的問題:「我們還有沒有可能回到我們原來的那個世界?」

這個問題一問出來,包括陸承一、楊然及陳韻,都期待的看著周宇。

「有,當然有,只不過需要渡過這次危機,如果沒有度過,那你們就要和我們,和這個世界共同毀滅。」周宇斬釘截鐵的說道。

「憑什麼,你們的世界有危機,為啥要我們跟著一起陪葬。」林小木不滿道。

「這個你去質問遊戲面板吧,又不是我乾的。」周宇道,「問點在這個世界生存的問題吧。」

「好!」林小木只能道,「我聽周辰說房屋等級代表在這個世界的身份地位?」

「對,但你們求生者要差點,因為你們是外來者,但當你們真的將房屋等級升級至最高級,也就是傳說級,你們會跟我們這個世界的人類一樣,得到認可。」周辰回道。

「你們這個世界的人類認不認可我,關我什麼事,我想知道為什麼你們能監控我們這些求生者?」林小木不爽道。

這種時刻被人監控的感覺確實不好受,雖說他也已經避免了很多信息被監控到。

「這是許可權問題,等你將房屋升級到傳說級,你將會獲得遊戲面板的最高許可權,沒人能再監控你,相反,你還可以監控其他人。」

「我對監控別人不敢興趣。」

「還有很多其它許可權,你到時就會知道了,據說那幾個有傳說級房屋的老傢伙,甚至可以和遊戲面板溝通。」周辰說道。

林小木沒再問了,而是陷入了思考,他想要知道基本也都知道了,既然暫時回不去原來的世界,只能好好的在這個世界生存下來了。

他不是為了一個人活,傳說級房屋得物資還是得收集,他不是為了那所謂的最高許可權,而是為了自己的無雙紙牌第四階段的進階。

到時最大的危機降臨,他不想坐以待斃,也許到時只有無雙紙牌四種階段都進階完成,才能應對那危機吧。

…… 在這個關頭,辛難腦海中莫名閃過了一個冷冷的身影。

要是我死了的話,她會難過吧?這樣以後就真的只剩下她自己一個人了。

收起念頭后辛難低喝了一聲:

「跑!」

說完再不猶豫,趁此機會抓起宴雨的手就向外衝去!

那些擋在他們面前的服務員果然還在「掉落」,失去了主人的操控之後只是茫然的站在那裡,被辛難一推就開!

「愣著幹嘛!跑啊!」

老李兩人也幾乎同時起身,慌忙撞開了那些還在掉落的服務員和食客,亡命逃走。

廚房中的怪物雖然沉浸在快感中,但「它」還是感覺到了這一幕!

「它」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有人發現自己的小癖好。

但哪怕有著過分強烈的痛感纏縛,它卻還是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它身上的紅線們勉強綳直,然後對那些僵硬的服務員和食客們下了命令。

霎時間,圍在桌子邊的他們瘋了,撞開桌子,哪怕滾燙的湯水灑在身上也沒有一絲感覺的狂奔起來。

太快了!

李哥瞪大了眼睛。

火鍋店中,他們四人分別坐在桌子的四角,辛難和宴雨最先到,於是本能的坐在了最靠門的位置,小王算是中間,而他則是坐到了最靠裡面的位置。

此刻一跑起來,不免落到了最後,聽到身後的動靜,求生欲讓他不自禁的把目光放到了三樓旁邊的窗子,他沒有自己一個人跑,而是對著辛難他們三喊道:

「這裡更快,而且沒有樓梯,跳下去才有生路!」

辛難臉色大變:「別!外面更恐怖!」

在那窗戶外,夜色似乎還是一模一樣,甚至能看到對面的某一棟樓,上面布滿燈火。

但是在辛難的眼中,那裡確是一片無法形容的深沉黑暗,飄動著各種顆粒般的霧靄,直覺告訴他,那裡比火鍋店更加恐怖!

眼看就要被追上,老李看了一眼前面的三人,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在絕望之中嘆息一聲,突然轉身攔向了那些狂奔的食客和怪物。

「李哥!!」

「跑!保護學生。」

還穿著羊城第二實驗中學校服的宴雨眼睛一下子就紅了。

已經四十幾歲,身材不再魁梧的老李抽出了腰間的警棍,猛地打在一個食客的頭上,但他們太多了,而且一個個力量大的也如怪物一般,很快淹沒了老李,其他還有許多被寄生的食客和服務員直接越過了他,沖了過來。

小王回頭,看到沖的最快的兩個怪物已經不足一米,而他們離火鍋店的大門還有至少五米的距離。

這樣下去,很快會被追上的。

小王的臉上,恐懼依舊籠罩,他還年輕,才剛剛加入工作不到一年,他怎麼會不怕死呢?

我不想死!

在心中狂喊著這句話的小王眼角的餘光突然看到了一個食客在空中躍起,撲向了他面前的辛難和宴雨。

他的身體比他的想法更快行動。

穿著一身警服的他本能的躍起,一拐肘撞向了那食客。

完了!

和食客一起倒在地上的小王一臉苦笑,他看著辛難和宴雨逃走的背影。

誰讓我是警察呢…….

這時,另一個跑的飛快的服務員要從小王面前跑過,沖向兩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