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看着眼前的房間,徐真發誓,這是他見過的最奢華的房間。

唯一讓徐真覺得不爽的是,這樣的房間,陪他進來的居然會是林幼長這個老爺們。

「哎!可惜了。」

徐真輕嘆一聲,在桌前坐下。

徐真如今咒術師的等級也是宗師境界,無量血咒升級為造化魂術之後,所控制的人不再是木訥如同機械人,而是扔保留着自我的意識。

不過卻是受着咒印的約束,對徐真唯命是從。

林幼長恭敬地站在徐真身旁,笨手笨腳地端起茶壺為徐真斟茶。

「林幼長,我且問你,漢陽學府中有多是戰皇強者?」

「回主人!學府中除了我的師傅之外,還有四名戰皇強者,這些人都是最近兩百年晉陞的戰皇境界。在此之前,整個絕北靈域都沒有一個戰皇。」

「哦?你這意思別的宗門家族也有不少戰皇?」

「是的!主人!最近兩百年時間,戰皇強者好像雨後春筍一般,陸續出現在各個勢力之中。因此,這兩百年時間絕北靈域的爭鬥從未停止過。」

「漢陽學府因為地位獨特,所以並不在爭鬥波及之中,因此戰皇強者,在絕北靈域之中算得上一等一的存在。即便是四大宗門,雖然位居頂級勢力,也絕不敢言能夠拿捏漢陽學府。」

最近兩百年?

徐真輕輕敲打着桌面。

如此想來,當初靈王邪王引發大戰之際,整個絕北靈域九級戰王都屬於高級戰力了。

徐真也疑惑,為什麼在靈王邪王被封印的六百年時間,中間四百年的空擋發生了什麼,使得絕北靈域突然誕生了如此多的戰皇?

「五名戰皇的話有點困難啊!」

徐真呢喃,有些頭疼。

「算了!反正也要等星辰殿結束之後。林幼長,我再問你,周元辰的腦子裏對於黃巢道宗了解的不多,你知道黃巢道宗多少事情?」

「回主人!關於黃巢道宗,算是絕北靈域最為神秘的宗門。他們收徒不同於其他宗門,對於天賦要求極為苛刻。而且黃巢道宗每十年只收取一人,雖然人數很少,但每一個人都強大的可怕。」

「哦?那為何你們所謂的頂級上級勢力之中沒有黃巢道宗?難不成如此強大的宗門會是中級下級勢力?」

「主人有所不知!絕北靈域每百年都會舉行一次宗門勢力定級賽,榜上有名的都是參賽且勝出的。對於黃巢道宗而言,他們不屑參加這種賽事,故而在絕北靈域的勢力榜上才沒有黃巢道宗的名號。當然,如黃巢道宗這樣的實力,不止一個。」

徐真被林幼長的這些信息說的起了興趣,接着問道:「除了黃巢道宗還有什麼勢力?」

林幼長面露尷尬之色,道:「屬下也並不知曉多少,但是除了黃巢道宗之外,獵魔宮以及萬金商盟,我的師傅也曾說過,不可小覷。我想,這兩個勢力的戰力絕不在咱們這些上級勢力之下。」

徐真聞言,又陷入沉思。

獵魔宮他是知曉的,前身乃是海神龍血滄瀾的所屬勢力,數千年的底蘊,到底有多強,不是他能夠想像的。

倒是這萬金商盟,直到現在徐真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招惹的萬金商盟,讓得對方派遣了許多人想要擒拿他。

搖了搖頭,徐真不再去管這些事情,距離拍賣會開始還有兩天時間。關於最後的至陽星辰圖,張寶嬌還沒有出現,他還需要等。

所以趁著這些時間,他需要將分身正在執行的任務,先行完結。

「林幼長,你就在此為我護法,我有事處理。」

林場處恭敬稱是,目送徐真坐上了床,他也是出了房門,在門前守衛。

徐真閉目之際,靈魂已經跟隨千身聚靈術形成的無形共享源將心神投放到置身北冷雪山中的分身體內。

此時此刻。

那些北冷雪怪已經沒了蹤影,倒不是被徐真擊殺,而是因為徐真的逃命,那些雪怪失去了徐真的行蹤,不知去了哪裏。

徐真所處正是任務地圖之中,麻魚族先祖傳承所在之地,這樣一個雪山內腹之中,遠比徐真想像的還要大。

跟隨着任務指引,徐真已經距離任務光點所在的位置不遠。但隨着徐真的深入,他漸漸感受到一股怪異的力量。

這股力量讓他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想到那個人的面容,徐真的眉頭也是微微蹙起。

「徐天啊!你到底還是陰魂不散吶!」

沒錯!

這片山腹之中,瀰漫着的氣息,是屬於徐天的。

但徐天此刻已經不在這裏。

徐真有些慌。

他祈禱徐天來此的目的不要是關於麻魚族先祖傳承,要不然他就麻煩大了。

徐真繼續前行,眼前突然出現一條甬道,一眼看不見盡頭,有着一絲絲熾熱的氣息從甬道之中不斷湧出來。

徐真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進入甬道之中,越走視線越明亮,但是周圍的氣溫也是逐漸提升,直到他的眼前豁然開闊起來。

「這是」

。 到時候還有什麼意思?

人生高處不勝寒,到了至高點之後,就有些太過於無敵了,然後自己總不可能跟個種馬一樣,一直生孩子吧?

這不是周秦想要的!

「好的,鑒於這次東西比較特別,所以也跟宿主一個特別獎勵,超級至尊無敵獎池大轉盤抽獎一次!」

系統笑眯眯的開口,語氣里的興奮都快溢出來了。

周秦卻感覺自己有點兒高興不起來了。

這意思不對勁兒啊?

他本來還以為系統獎勵的應該是極品靈石或者是別的什麼,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是那種不靠譜的抽獎?

上一次抽獎的那種感覺,現在還歷歷在目,空間裡面還有那麼多的女裝,周秦現在已經不那麼相信自己的運氣了,或者說是不相信系統這個賤里賤氣的東西能給自己什麼好東西?

「獎池開啟,宿主請抽獎~」

隨著聲音響起,周秦莫名其妙的還覺得系統的聲音有些蕩漾起來了?

雖然並不知道系統回收這些東西到底是有什麼用處,但是很明顯,這個東西是最近最讓它覺得滿意的一個東西了。

周秦糾結了一會兒,也沒有糾結那麼久,畢竟他現在跟系統本來就是共用一個身體的,算得上是榮辱與共,他雖然是有些相信系統想要重新弄出一個別的靈魂來說的話,應該不是特別的難,但是如果還想要再一次磨合的話,應該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畢竟總不可能永無止境的換下去吧?從頭開始慢慢適應,總沒有就是那種習慣了之後的東西更讓人覺得順眼吧?

接下來,季秋只感覺到自己腦子裡面一瞬間就充斥了一個巨大的獎池了,也終於明白這玩意兒為什麼叫做至尊無敵了。

因為,這東西是真的感覺巨大巨大!

「你不會是故意把那正常的獎池給放到了這麼大吧?」

周秦有些狐疑,總覺得這種事情,系統肯定是做的出來的。

「你在質疑我的機品?」

系統從那種比較興奮的狀態中恢復過來,語氣冰冷的問道。

周秦總覺得自己這句話要是回答的不正確的話,下一個可能自己就直接被抹殺了?!

總感覺最近系統的情緒有些變化無常,就跟那女孩子來了月事一樣!

「那倒是沒有,主要是我也看不到這上面有什麼獎品……我好奇的抓心撓肺的。」

周秦求生欲極強的開口。

「哦,小事情。」

系統懶洋洋的開口,下一刻,那個獎池終於從那種惡俗的金光閃爍的畫面,變成了正常的畫面了。

不過上面還是沒有字。

通體只有幾個選擇,一本書,一柄劍,一個猙獰的虎頭,再加上一朵白凈的如同君子蘭一樣的蘭花。

「就這??一共就四個選項?」

周秦懵逼了。

甚至是感覺到自己的智商狠狠的被按在地上摩擦了起來。

「每一個選項裡面都會有無數的選擇,剩下的就全部要看你自己的運氣了。」

系統說出這麼一句話之後,就直接不開口了。

周秦無奈,在這種沒得選擇的情況下,終於是開始了自己唯一的一次抽獎。

畫面跳動的非常快,周秦廢了全身的勁兒都看不清楚,到底上面有什麼。

隨著劇烈的心跳聲慢慢的響起,周秦終於是發現轉盤速度開始慢了下來。

「劍……劍!」

手上上一次用的七星劍才剛剛破碎,雖然說是朝天宮那邊給的配劍也不是什麼凡品,但是總感覺差了那麼點什麼。

所以,周秦現在最期待的就是一柄武器了。

而且他的劍化清風等等,如果有了那種極其強的兵器的加持的話,完全可以想象到,傷害必然不會是1+1=2,肯定會直接飆上一個新的高度,說不定能夠直接鎮壓林玉!

要知道,上一次跟那女人見面的時候,周秦可是一直都是處於那種被動的狀態的,全程都是女方主動,他醒過來的時候,還有點迷糊的。

這一次一定要自己主動!讓林玉下不了床!

懷揣著這種夢想,周秦嘴角帶著笑意,終於是發現指針慢慢的平緩了下來。

劃過獸頭,速度再次變慢,再次劃過秘籍的時候,速度已經幾乎是徹底的停止了。

「劍!」

周秦整個人眼睛瞬間就亮起來了,難道好運真的眷顧自己了嗎?!

但是下一刻,已經趨於平緩的指針再一次以這種慢慢的速度開始往下,然後,成功的停留在了那朵白色的蘭花上面。

隨後,在周秦有些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轉盤被徹底的打開,那個巨大的轉盤慢慢的開始變得消散,隨後出現在原地的就是一個稍小一些的獎池,上面全部都是一些奇花異草的圖案,每一朵旁邊都會附帶著一個小小的名字,但是不太能夠分的出來,這些東西到底是有什麼作用。

指針跟抽風一樣再次瘋狂的轉動起來,這一次,它速度很快的就停了下來。

是在一朵長得模樣有些奇怪的花朵旁邊停了下來。

「叮,獎勵夕顏花一朵。」

「……」

周秦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應該說點什麼好。

1/4自己都能選擇到這樣的東西,而且還是這麼一個玩意兒?

這確定不是在逗自己嗎?

單單是這個東西的名字聽起來就不像是什麼特彆強的東西,甚至是裡面的那個顏字,讓周秦整個人瞬間就不安起來了?

「這是駐顏花,對於男性來說,確實是沒有什麼用,但是對於女人來說,是異常吸引人的,它可以保住女人的青春美貌,甚至是可以讓這個女人直接恢復到她整個人最美麗的時候。」

系統慢慢的說道。

「……總感覺我就像是被你忽悠了一樣?」

周秦沉默了一會兒,嘆氣說道。

「叮,觸發選項,選5個女性送出這朵花的花苞,否則抹殺無誤!」

「獎勵,一柄適合你現在用的武器!」

系統直接再一次開口,甩出來了一個任務,讓周秦再次猝不及防。

不過,五個女性!這不就是自己的那五個妹子嗎?!

這不擺明了,就是讓自己送她們嗎?

套路好深。

。姜晨從乾坤袋裏掏出一件法衣扔過去,人魚熟練了就套上了,三人行進不久就看到了綠林深處有幾座山。

「徒弟,你們天海商會對海神秘境中這山可有什麼描述嗎?」

韓凌天細細回想了一番,他師傅問這個東西他還真就見過,他們天海商會。這些年來也不停派人去海神秘境探索。

……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二百七十六章腦子是個好東西 中心街區,魯恩鎮,當地時間14:12。

這座殖民地風格的小鎮三分之一的建築物都被叢生的荊棘、蔓生植物和帶梗的茅草所掩埋,中心街區的殖民地式圓頂屋和四四方方、稜角筆直的預製模板建築間隔規整地矗立在奧古斯都等人的面前。

這些房屋的屋頂上都架設著天線和太陽能電池板,用以接受信號和儲備能源。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