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看著被旗木卡卡西一苦無爆頭的活屍,櫻滿集又是驚恐又是驚怒的,不住的踹氣。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然後就發現周圍密密麻麻的都是活屍,看著不遠處發瘋般的攻擊著活屍,向櫻滿集這裡艱難的移動過來的櫻滿真名,看到了一個活屍從她背後要攻擊到她,櫻滿集一下子急了。

就在這個時候,旗木卡卡西動了,櫻滿集都沒有反應過來,對方就從櫻滿集的身邊消失,出現在櫻滿真名的身邊,猛然就是一記掃腿。

那一些活屍就和不帶一樣,倒飛了出去,有一些則是被旗木卡卡西的腿好像踢稻草一樣疊加著被踢飛出去。

然後一隻手抱起櫻滿真名,瞬身術開啟,然後就出現在櫻滿集身邊。

櫻滿集則是在旗木卡卡西離開之後發現自己又被活屍給盯上了,他知道以自己的實力不可能用近戰耍他們,所以就瘋狂的結印。

不知火!影分身之術!

結印,然後一下子出現三個櫻滿集,然後各自朝著一個方向結印。

不知火!豪火球之術!

四個影分身噴吐著豪火球,不斷的對周圍的活屍燒著,櫻滿集的不知火不斷的被殭屍的身上的黑色力量抵消,那是亡靈的黑暗力量,對於其他種族來說沒有什麼,但是對於克制它的火焰系和光明系,只要把他們的黑暗力量磨掉,那麼他們就會變成一個垃圾,至少是他們那個等級的垃圾。

換一種說法吧,擁有黑暗力量的殭屍之類的亡靈生物對於他來說就是濕潤的柴火,而光明系和火焰系就是一根火柴,在火柴濕潤的時候,很難被光明系和火焰系的小火柴給燃燒起來。

莫燦將父親的血玉手鐲已取到,這莫家之中也沒有停留的必要了,他便對羅征說道︰“羅征兄,我們也離開吧。” 瘋狂的燒著,那一些亡靈瘋狂的沖向櫻滿集,但是被豪火球燒著不由自主的想要想後退,黑暗系和亡靈希的生物都比較害怕光明和火焰。

當然了,櫻滿集的火焰很明顯在對方眼裡很微弱,雖然一開始有一些的猶豫,主要是本能的感覺到恐懼,但是它們也只是猶豫了那麼一會兒,立刻就決定向前走著,不過顯得非常的抗拒,在櫻滿集不斷的噴吐火焰之中,只是緩慢的前進,不斷的好像在跟身體裡面的什麼對抗一樣。

櫻滿集感覺身體裡面的不知火快速的消耗,但是那一群的活屍就是不停的向前走著,火焰在它們身上被奇異的黑色力量給抵消了。

咬咬牙,本體收起豪火球,看著那被旗木卡卡西的苦無穿透頭顱而死的活屍,口中出現詭異的咒語,身體裡面那新出來的亡靈能量快速消耗,活屍的屍體一下子被櫻滿集的能量灌注,慢慢的動起來……

活屍發出詭異的乾嚎,聲音沙啞詭異,雙眼暗黑,看著周圍。

櫻滿集怒吼道:「我!命令你!戰鬥!……」

「嚎!!!……」活屍怒吼了一聲,然後轉頭,沖著那活屍就撲了過去……

看著輕易的被撕爛的己方活屍,櫻滿集很無奈,使用著亡靈能量。

「死亡強化!……」

對著己方活屍施加buff,然後又治癒己方活屍。

「死亡恢復!……」

活屍被扯斷的手臂在櫻滿集不顧消耗的治癒之下長出一條新的手臂,和敵方活屍撕扯在一起,櫻滿集瘋狂的消耗著身體裡面的亡靈能量。

旗木卡卡西回到了櫻滿集這裡抱起櫻滿集又是一個瞬身術,帶著兩個小不點來到了那個少年少女和一群小不點旁邊。

「這麼多凡人?!……」

旗木卡卡西很無奈的說著,然後放下櫻滿集櫻滿真名,看著那個不斷的釋放出金色激光的小鳥游六花,這個時候,小鳥游六花已經沒有能量了,完全透支,她本來就在最後面遠程支援,現在只能和一群小不點在一起瑟瑟發抖,倒是讓旗木卡卡西少了一些的麻煩。

看著那瘋狂的移動過來的魔降活屍,旗木卡卡西問:「你們……是不是有什麼吸引它們的東西?……」

櫻滿集皺了皺眉頭,說道:「是的,是那個哥哥的一本書,似乎是可以研發出一本復活人的藥水的書……」

旗木卡卡西點了點頭,然後看向那個少年,眼底閃過一絲奇怪:「凡人?……」然後對著少年說道:「拿來吧……」

少年似乎有一些戀戀不捨,但是還是把這書交給了旗木卡卡西。

就在觸碰到少年的手掌的時候,旗木卡卡西皺眉:「好濃郁的亡靈力量,隱藏在你身體裡面……你是趕屍人那一些傢伙裡面的嗎?不對……不知道我離開的這幾百年你們到底發展成了什麼樣……」

說著好笑的搖了搖頭,看了看那本書,若有所思了一會兒,然後隨手把書還給少年。

然後對著那一群一下子轉移了目標朝旗木卡卡西和櫻滿集移動過來的活屍就扔出一個個苦無,每一個都精準的穿透了一個活屍的頭顱。

猛然手裡一拉,一片苦無都被拉了過來,看著那一片屍體,旗木卡卡西手一招,一片死去的活屍站立起來變成了友方的亡靈,但是很明顯比起櫻滿集用出來的高級的多,對著那一些魔降活屍就開始進攻,和櫻滿集弄出來被敵方活屍隨意撕爛的活屍不同,旗木卡卡西召喚出來的活屍一個個差不多都能和敵方的魔降活屍打的五五開。

很快旗木卡卡西就解決了這群的魔降活屍。 入夜,萬籟俱靜。蔡陽城下點着攤攤篝火,那是涼州兵爲防荊州守軍出城夜襲而準備。上百堆篝火燃起,只需要兩什夜騎於城下來回兜轉及時添柴,便能將蔡陽城外照得明晃晃恍如白晝,盡收營寨哨塔值夜軍卒眼中。

營寨是燕氏司州軍的,儘管張繡部下涼州騎在關中蹉跎數年,他們依然沒有養成夜晚紮營的習慣,看得夜裏睡不着覺的姜晉連連咂舌。

我有一個武學修改器 “喲,這幫老涼州可真行,真行!”度遼將軍姜晉夜裏爬上望樓,兩巴掌把直打瞌睡的值夜小卒扇清醒,讓他們滾下望樓睡覺,和李大目勾肩搭背地看着營寨外席天幕地的涼州人,輕聲笑道:“這幫人像馬一樣,睡着覺耳朵都支棱着,有什麼風吹草動一骨碌爬起來上馬就跑!”

李大目卻笑不出來,銅鈴大眼越過幾裏地直望在蔡陽城頭上,夜晚的圍城四下漆黑,除了涼州兵點起的篝火明亮,更多的亮光聚在蔡陽城頭,“守軍換防了,一刻之前東面三隻旗子下沒人,現在有人了……阿晉,不能讓他們睡。”

儘管李大目如今只是偏將,但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是姜晉的大舅哥,因而沒人的時候稱呼姜晉就像趙王燕北一樣。數年之前,李大目的五個妹妹分別嫁給姜晉、王義、孫輕、王當、雷公。換言之,他是如今度遼將軍、驪州牧、斥候將軍、羽林中郎將、幽冀鹽鐵都督共同的大舅子。

曾經李伯投身黃巾後老母帶着五個妹妹被鉅鹿鄉鄰罵做絕戶頭的李氏,一躍成爲北方顯貴中的顯貴,聲勢無兩。

“在等等,現在還不是時候。”姜晉說着對望樓下吹出口哨,幾個靠着望樓休息的親兵當即向營外跑去。姜晉這才隨意地說道:“現在人還沒睡着,咱們先把石砲架起來,過半個時辰再往城裏丟石頭,砸醒他們,誰他娘都別睡!”

兵進荊北,有張繡在不費吹灰之力便使姜晉得到南陽大部,如今只剩盤亙在面前的兩座城池,鄧縣與蔡陽,只需要攻下這兩座城池,襄陽便除了一條沔水再無險可守。換句話說,只要姜晉將兵陳佈於此,攻陷荊州便是指日可待。

“還真別說,張將軍身邊有能人,那賈文和非同一般啊!”

黃昏時張繡希望姜晉能把手裏五座石砲拆了借昏暗的暮色隱藏在田壟裏,說幕僚建議夜裏用石砲轟擊城內,驚擾敵軍休息。

這是他們圍城第三日了,百日裏姜晉只是派人在城下叫罵,巴不得敵軍能傻乎乎地從城池裏跑出來嗷嗷叫着與他決戰,至於攻城,荊州雖然不算什麼,卻是做足了準備,蔡陽一座小城裏足足飩着近兩萬兵馬,而且後續兵力還在源源不斷地派上戰場。誰都看在眼裏急在心上,但又真沒什麼好辦法。

姜晉不擅長攻城,或許是天資所限,哪怕戎馬倥傯隨燕氏南征北戰十餘年,與各方交手,但姜晉打仗的本事實在不見長進……李大目聽自家妹妹說起過,從幷州領兵進入司州後,姜晉總是隔三差五跑回冀州的家,有時候飲多了酒便會發出自嘲,說他姜晉這輩子最光彩的時候大約就是易水河畔陷公孫了。

後來打了幾場打仗李大目都在身邊,他是知道的,姜晉確實沒再打過那麼漂亮的仗了。平南匈奴說的是姜晉的功勳,但那實際上是趙王偏袒自己的老砥柱,分出自己的戰功罷了。不然就姜晉在幷州的表現,能立下什麼功勳?手指頭都丟在幷州了,也沒見有什麼功勞。

若是兩萬敵軍野戰,姜晉還有一拼之力,但有兩萬守軍的攻城?單是看看姜晉就不想打,他過了踩着同袍石山股海往上爬的年紀了,很清楚這種情況讓人強攻是送命!

是傷陰德的!

“你個老盜墓賊,還怕傷陰德?”李大目如是笑着,“俺是知道的,早年間你可沒少拿着禮器給趙王籌糧餉。”

“都是別人瞎說的你也信。那些東西他都不要,有的實在搗騰不出去的纔給他送去,送一次罵我一次。他那人老愛替別人想:你姜某人死了,也希望別人挖你的墳?要麼就是說什麼,你到別人家別人拿你當客人,有這樣做客人的道理嗎?老套了!”姜晉學着燕北說話的樣子,學着學着便趴在望樓上笑了起來,笑過了才搖頭道:“不關兄長的事,姜某沒別的毛病,唯獨貪個財,誰不愛錢啊?”

李大目又朝城頭望着,好半天沒啥動靜,這才轉過頭來道:“你貪財誰不知道,要不貪財,你和趙王像親兄弟一樣,以後大將軍肯定你來做。”

“大將軍?不稀罕。姜某知道自己斤兩,青州那幫人可都盯着大將軍的位子呢,麴義那東西挖空心思爭戰功,連着臧霸都宰了,一場仗死多少人?”提起麴義,姜晉滿臉的嫌棄,“改朝換代啦,將來跟着咱打仗的這些軍卒有多少是能當衛霍的人才,總不能爲了咱的戰功都死在開國之前。我嘛,當個度遼過把癮也就算了,等荊州平了我就回冀州,不打仗了。”

“回冀州,沒聽你說過,回去幹啥?”李大目心裏可一直覺得自己這妹夫將來能做大將軍的,眼下一聽姜晉要回冀州,當下急道:“你現在回去,荊州咋辦?”

姜晉眨着眼笑,“我能幹什麼,找兄長封個侯爺,回去花錢啊!早年連軍糧都摟回家,現在家裏銅錢堆着都青了,不回去誰花啊?我讓三郎從幽州找了上千個落了殘的老卒,到時候連上跟着我打仗的老卒,弄個大,叫啥啊,我還沒想好,反正和兄長之前在幽冀的商隊一樣,插個旗子能通二州關防都不攔那種,從涼州西域到驪州塞外、從江南邊鄙到鮮卑部落,什麼都買什麼都賣,趁活着的時候就天天睡在金山上,等我死了,嘿,誰他娘都別想盜老子的墓,就悄摸找個山頭埋了,裹個黃席子就行,把沒花完的錢全送兄長……對了,劉玄德是不是進益州了,我聽北逃的百姓說的,前一段還聽說他打進荊州,有這回事麼?”

這話轉得太快,李大目有些茫然地點頭,接着就見姜晉一拍手道:“妥了,知道他在哪就好辦了,回頭讓人給他寫個信,他不是織蓆子的麼,他孃的到現在還不上表稱臣躲到山裏,讓他給我織一張,就裹這個!” 很隨意的來了一個一忘皆空,把周圍的那一群小朋友都給弄的失去這一段記憶。

然後很隨意的說道:「請你們幫忙把外面那一些垃圾的殭屍給殺掉吧……雖然你們很小,不過看上去你們應該能對付外面的那一些的殭屍,畢竟你們兩個都是非凡級了……」

櫻滿集倒是能聽得懂,對方在不知不覺之中一直是一句話中文一句話島省本地話,就好像是網上流行的中文英語一樣。

(中文英語:哈嘍,我是Yinmanji.,我能幫助you嗎?……)

無奈的用中文說道:「好的,謝謝你……」

然後給一臉懵逼的櫻滿真名說道:「他剛剛說讓我們幫忙把外面那一些數量很多的弱小,就是我們能對付的那一些殭屍給殺掉……」

說完一躍三四米,前往外面,看著瘋狂的肆虐的殭屍群和一些活死人,櫻滿集一下子飛踢出去,直接踢中一個殭屍,腳借殭屍的頭顱為踏板,然後櫻滿集向後一躍,輕輕的落在地上,看著一副世界末日的場景,雙手拉開,擺出架勢,快速的一拳一拳攻擊出去。

這一些凡人級的殭屍對於櫻滿集來說就是一堆的垃圾。

打死一個就用亡靈術召喚一個……

櫻滿集帶著一堆的亡靈移動著。

這個時候野良也來到了櫻滿集身邊,櫻滿集立刻一招手,對方化為一道光。

野良平時沒事櫻滿集都讓她隨便玩的,完全不管,所以等戰鬥的時候一般就需要對方跑過來了,完全隨緣……

而且就算是對方不來對於櫻滿集也沒有什麼的,因為還可以拔出真名的劍,還強的讓人吐血,還可以變成遠程武器,那個遠程只要沒打中生物就會不斷的飛出去,虛空子彈在空氣中還會越摩擦越強,只不過真名的劍會有一些危險,一個不小心,如果虛空破碎了,那麼真名就完了,所以一般沒特別的情況櫻滿集是不會用虛空能力的。

之前對上魔降活屍的時候,櫻滿集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按在地上摩擦,櫻滿集不可能看到什麼就使用虛空!

「不知火!舞!……」

櫻滿集說著,身體一片不知火噴吐出來,分出了一個會和自己動作相反的分身,然後櫻滿集向邊上瘋狂的劈砍出去好幾下,似乎是在亂砍,整個人彷彿是一個拿著音樂指揮棒在音樂之中上頭的舞蹈著的人一樣,分身的動作和櫻滿集完全相反,最後慢慢的形成一個旋轉著的刀刃風暴,分身和櫻滿集背對背隔著幾米的距離的互相旋轉著攻擊著。

一刀刀的,劍刃上面覆蓋著熾烈的高溫,每一次打中都會讓被砍中的殭屍渾身僵直,火炎會在被攻擊到的時候覆蓋敵方的全身,對全身肌肉照成一定的燒傷,對於不知火的消耗是非常大的,對於活物來說除了造成渾身僵直以外還會減速一段時間,是連招的非常好的攻擊方法,而且只要攻擊不到覆蓋在劍刃上面的不知火會持續幾分鐘。

咳咳咳,反正就是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在一起瘋狂的砍著,在砍了一陣之後,分身對櫻滿集一抱拳,然後消失掉了……

櫻滿集感覺到虛無之門被封印上了,不由得大驚失色:「這麼快?!……」

要知道,在之前他遇到的那一次陣勢不小的封印,而且那一次的虛無之門也比這個虛無之門要小很多,雖然櫻滿集沒有計算過,但是那一次封印可至少超過半個小時,現在只是憑旗木卡卡西一個人居然就封印了虛無之門,而且這個時間,櫻滿集就用了一個不知火,舞,無論怎麼說,也就一分鐘不到的時間……

看著自己殺的三四個殭屍,無奈,繼續跳躍上一個房子,看了看,不斷的跳躍著,殺戮一個個殭屍。

就在這個時候,旗木卡卡西釋放了龐大的能量,讓這片區域所有的凡人失去這一段時間的記憶同時恢復被破壞的建築物,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然後露出來的一隻眼睛淡淡的看了一眼櫻滿集,一躍消失掉了。

櫻滿集拚命的砍那一個個殭屍,在晚霞的紅光之中,櫻滿集不斷的殺死一個個殭屍,又用亡靈能量製造出活屍,帶著一堆的活屍走著。

看著一堆的活屍,櫻滿集只不過是不想要直接用不知火燒光那些屍體同時也讓他們幫忙戰鬥一下,但是不知不覺就帶著了數百個活屍。

嘴角微微抽搐,櫻滿集想了想,用剛剛獲得的獻祭方法獻祭掉。

「亡靈·獻祭術!」

獻祭掉全部的活屍,也沒有要求,所以也就是隨便召喚,反正這點東西還全是凡人級的活屍也不可能弄到什麼好東西,如果櫻滿集願意的話倒是可以通過大腦裡面的亡靈研究篇章來強化成一些強大的亡靈生物,比如憎惡,比如骨怪,比如吸血鬼,比如狼人,比如鐵屍之類的……

反正很多很多,但是櫻滿集不願意做那一種需要精通解剖和特殊亡靈魔法的東西……

獻祭之後那一個個活屍就慢慢的化為純粹的能量,然後消失在召喚陣上面,過了一會兒,什麼東西都沒有出現。

櫻滿集面無表情,轉頭看著雙手滿是鮮血從戰鬥狀態變回蘿莉狀態的櫻滿真名,看了看她那黑紅血液的手掌,櫻滿集無奈的說道:「奈醬我們回去吧,活屍應該是已經都被殺光了……」

看著櫻滿集,櫻滿真名突然說道:「你召喚的東西出來了……」

櫻滿集不敢置信的轉頭,發現召喚出了一個火元素……

這個……

櫻滿集發現自己怎麼召喚到和亡靈完全不搭邊的東西?按照正常的狀態,自己說用活屍通過獻祭轉化成純粹的能量雖然是純粹的能量但是還是有一些的亡靈系力量,加上自己是用亡靈召喚魔法,所以無論如何也應該是召喚出亡靈系,而火元素無論怎麼說都是元素系的。

火紅色的光將周圍照亮,嗯,這烏雲也快速的消散…… 轟!

子夜時分,蔡陽城外驟然間發出詭異的尖嘯,城上軍卒枕戈睡做一片,不少人被尖厲的響聲吵醒,遲鈍的頭腦尚來不及思慮究竟是什麼聲音作怪,迷濛的眼便見巨大黑影在頭頂飛過,越過城頭砸塌城內щщш..lā微弱的篝火映照巨大塵埃自城內掀起氣浪。

“敵襲!”

“敵軍攻城了!”

“夜襲!”

驟然間,城上席地而睡的軍卒慌忙起身,嗆啷啷一片刀劍出鞘之音,有人扣緊兜鍪有人舞兵亂揮,少有清醒而冷靜的軍卒望向城下,卻見四下裏安靜非凡,根本沒有敵軍大舉進攻的預兆,城上驚弓之鳥般的守軍混亂這才被下級軍官強壓下去,一個個傳令卒接連下城傳報。

緊跟着又是幾塊飛石自黑暗中勁射而出,一塊圓石重重地砸在城頭碾碎數名守軍,剩下的幾顆則越過城頭砸落民居。攻勢稱不上強大,甚至像遊戲一般不過幾塊飛石而已,哪怕是城頭沒什麼見識的小卒都能猜到敵軍僅有幾架石砲而已。依靠這種攻擊來夜晚攻城自是不大可能。

也就是荊州兵不曾見識過燕北攻打兗豫時上百架石砲轟擊城牆的模樣,否則哪怕見到一架石砲都會不可抑止地心驚肉跳。

城頭的軍士軍心逐漸穩定,只是大多撤下城頭,城下的守軍卻是無可避免地亂了。

第一道傳令一出,城內各營休息的軍卒便倉促地爬起衝向東西北三門,隨時準備登上城頭迎戰;第二道來自城頭傳令告知實情後各部皆亂,怨氣極大,險些連兵將都彈壓不住。

城西營寨門口,鈴鐺清響,甘寧攜刀出營立在營門口並未走向城頭,只是向北擰眉望着,攥緊了雙拳。

“爲何是今夜?”

超神之羽落凡塵 甘寧口中喃喃,他身後營地裏圈着三百餘匹駿馬,幾百個剽悍的漢子飲酒食肉後氣壯如牛,他本準備今夜出城夜襲露宿野外的涼州兵以壯守軍士氣,卻沒想到敵軍同樣在今夜以投石炮震懾守軍軍心,而且還比他早一些。

如果甘寧早半個時辰率騎兵隊出城,則剛好會在野外撞上姜晉提早佈下的石砲,可是現在?甘寧甚至不必回頭就知道方纔鼓起肝膽的敢死士如今受敵軍石砲影響而士氣受阻,要麼現在率隊出城,要麼今夜便不必出城了。

城外駐紮着數千涼州兵與上萬司州兵,那些人都是從軍數年的老行伍,如果他的部下沒有足夠的膽氣,衝陣便如同尋死一般。

沒過多久,城北的石砲歸於平靜,數騎奔踏入營,爲首一將爲原江夏都督蘇飛,見甘寧在營門外,翻身下馬搖頭道:“敵軍以石砲轟擊城中,城樓被砸塌了一座、翻了幾處民宅,如今已停,四下漆黑不見蹤影,敵軍並未攻城,怕不過是疲兵之策。興霸多有遠見,你估計敵軍今夜會不會攻城,會不會稍後再以石砲砸上一陣?”

蘇飛話一開口,甘寧便知他在擔心什麼。若是疲兵之策,蘇飛便要將兵馬調撥至城南石砲襲擾不到的地方休息,否則明日白晝難以禦敵守備;可若敵軍並非疲兵,稍後引軍進攻城池,兵馬倘調至城南則不能及時應對,故而憂心忡忡。

“敵軍不會攻城,將軍大可放心調兵城南。”蘇飛面露喜色,卻聽甘寧隨後搖頭道:“蔡陽城不可久守,將軍自告奮勇卻是撿了苦差。敵軍勢大,我軍僅有城池無險可守,涼州騎遊曳於外,斥候放不出去,更無法與鄧縣聯繫,說是掎角之勢實則各自爲戰,難以支應,何況敵軍還有石砲……”

自圍城之始,三日裏放了四撥斥候試圖前往鄧縣聯絡文聘,以期共抗敵軍,可城外涼州騎着實剽悍,四隊斥候散開了便再無聲息,盡數死在城外到現在整整三日無人逃出生天,讓甘寧甚至懷疑斥候多半連敵軍圍城的圈子都沒摸出去便被殺了。

蘇飛露出苦笑,隨後探手道:“我數過,敵軍石砲至多五架,不足爲慮!”

“將軍,敵軍倉促而至,北兵不擅水路,輜重運籌困難,趙王富有北方,他們不是沒有石砲,只要他們需要,今夜有五架、明日便可有五十架,難道我等要將取勝希望放在敵軍沒有石砲上?”甘寧與蘇飛是故交好友,早在甘寧還在蜀地爲官之前便有所交往,言語談不上尊敬但卻推心置腹,道:“今日之計,唯有誘敵攻城,在城頭殺傷敵軍十之二三,不必死守城池。死守兵糧軍械總有耗盡的那天,此戰非一仗擒敵所不可取勝。”

按理說蔡陽處荊北之地,背靠襄陽是不怕無糧可食無兵可用的,但壞就壞在他們與襄陽間隔雖近,中間卻有一條寬數十仗的沔水。雖然目下還看不出劣勢,但甘寧始終擔心西面鄧縣的文聘會爲敵所破,一旦鄧縣陷落,敵軍便能調集輕兵包抄腹背,截斷蔡陽後路。

這種可能並不低,甚至不需要鞏縣蔡陽,只要派出兵馬將文聘拖住,他們身後便也會失去荊州的支援,到那時蔡陽便真正變成一座孤城,叫天無門!

“一仗擒敵?”蘇飛面露嚴肅,他是給劉表下過軍令狀的,請命來守備蔡陽以拒敵,現在甘寧卻說蔡陽守不住,令他不快,“依仗何在?”

甘寧向後望了一眼,“沔水,現在說這些還爲時過早,將軍既與劉公相約,便先守備城池。我欲率部半個時辰後突襲城外敵軍營地,挑起其怒火,使其準備未齊便強攻城池,將軍便可於城上殺敵,敵軍強攻不下,纔會另想他法,退軍也好、不退也罷,終歸是個辦法。”

“此外,還要請將軍傳信劉公,請其差人於沔水南岸築起兩座水寨,萬一局面不妙我等可率軍南撤,將糧草輜重盡數轉運南岸。甘某不才卻有幾分水上本事。若能與敵軍戰於沔水,他們撤軍也就罷了,如若不撤,甘某定可擒其魁首向劉公邀功!” 這個……要不要簽契約呢?不簽契約的話,只要獻祭能量耗光火元素就會消失了,而且下一次召喚也不一定能召喚到對方,但是簽訂契約的話,以自己初級非凡之人來說最多簽訂兩個契約……雖然火元素也確實挺好了,元素系的生物可是很強力的,火系火元素是攻擊威力最強的元素系生物,元素系生物的身體還是半能量質地的,雖然說低級的火元素是有一個內核,其實就是一個噴火的珠子漂浮在空中而已,根本沒有什麼形狀,只要打碎了那個珠子那麼這個火元素就會死掉了……

這個時候,櫻滿真名對櫻滿集說道:「放掉它吧,不要這一種垃圾……」

櫻滿集點了點頭,本來他也沒有什麼想要簽契約的想法,直接就驅散獻祭術的魔法,然後火元素就消失掉了。

櫻滿集帶著櫻滿真名來到一個商業街,有一家店的店主死了,櫻滿集拿了一些的礦泉水,給櫻滿真名洗手,洗乾淨手后櫻滿集帶著櫻滿真名回到廢棄工廠裡面,看著嘻嘻鬧鬧在一起玩的小不點們,櫻滿集笑著說道:「大家!差不多該回家了!……」

說著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快要到夜裡了。

「好的……」

一群小不點響應櫻滿集的話,然後各自找到自己的書包,然後和櫻滿集排隊一起回家。

先回到櫻滿集的家裡,今天開始放假,晚上可以晚一點回去。

接下去的時間裡面,櫻滿集帶著一群小朋友在假日裡面到處遊山玩水,也時不時的在家裡玩電腦手機當米蟲……

就在櫻滿集他們感嘆生活的美好的同時不斷的玩鬧之中,另外一邊,散華禮彌和那個少年還在苦逼的學習著,高中以上就沒有這一種長假了就算是有也沒有這麼多,國慶最多幾天,平時的一些節日就根本不給假……

周圍的小夥伴們有一些無聊了,櫻滿集則是剛剛從在太陽下面,青草地上睡覺之中清醒過來,看著期待自己能給他們找一些樂子的小夥伴們,很無奈。

沒放假的時候每一天都感覺充實無比,恨不得一直在一起玩鬧聊天,結果這一放假,還沒一天就開始無聊了……

櫻滿集想了想,帶著小夥伴們,說要去烈羽家,然後一眾小夥伴們就很興奮的和櫻滿集一起去烈羽家裡。

烈羽對於櫻滿集他們的到來也顯得很開心,拿出一些的非常好吃的零食給櫻滿集他們吃。

櫻滿集是非常不好意思的,但是周圍那一些小朋友想到上次的美味,連口水都要成瀑布了,櫻滿集也就很無奈的選擇不好意思了。

在吃了那一些恐怕是非凡零食的東西之後,櫻滿集他們開始和烈羽講話了,聊了一會兒天,有一個小不點問烈羽。

「你家是哪裡的? 萬欲妙體 ……」

烈羽被這個問題問的愣了一下,然後有一些失落的說道:「我是ZJ人,我們華夏內陸,ZJ省,WZ市的,我已經很久沒有回家了,官府幾乎都好像忘了我一樣,現在就是每一天都駐守在這裡。」

櫻滿集發現對方眼裡的滄桑。

就在這個時候,烈羽笑著說道:「對了,小朋友們,來來來,大叔帶你們去一個真正的基地玩去……」

看著大叔的樣子,櫻滿集嘴巴直抽搐:「大叔,你這個樣子好像是向做壞事一樣……」

「哈哈哈……」

烈羽笑著,用一種魔咒在櫻滿集耳邊說道:「我們非凡世界的科技比外面要超過幾百年,都是由官府把控的,我也是官府的人,保證你會玩的樂不思蜀,額……就是非常開心的意思……」

櫻滿集很尷尬的用中文說:「我懂普通話和詞語……」

島省就類似一個多一點的少數民族,雖然學習普通話和華夏文學,但是卻以本地話為主要語言。

「挺好……」

烈羽笑著,不知道是在誇獎櫻滿集還是在想什麼。

他帶櫻滿集他們來到了一個很休閑的地方,裡面有著一些頭盔,電腦之類的東西。

他帶櫻滿集他們來到電腦前面。

烈羽用特殊的方法傳音到櫻滿集耳朵旁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