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真是他,不用問,肯定是爭風吃醋,這小子一天除了女人就不會想別的。”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周圍迅速聚攏一羣人,圍觀指指點點,其中有不少人居然認出朱子文,有些人還小聲喊好。

朱子文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打架沒關係,關鍵他是被打的人,丟人!

掃了一眼四周,朱子文頓時打消起身就走的念頭,他至少看到七八個認識他的人,要是就這麼走了,用不了明天,不到半個小時,他被打的落荒而逃的事兒,就會傳遍他的朋友圈子。

作爲一個紈絝子弟大少爺,面子比天都重要,丟了面子,讓他以後還怎麼混?

“小子,你竟然敢對我動手,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想到這朱子文站起來,擋住已經邁步的兩人。

“朱子文,你別無理取鬧了行不行?我告訴你,我和你之間是不可能的。”郭天雪簡直煩透了。

身爲有數的大富豪,自然在社會上有一定能量,他也擔心朱子文利用家族力量找陸晨的麻煩。

“你讓開,我要找他算賬!”對郭天雪很惱火,朱子文伸手一撥郭天雪。

郭天雪根本沒料到,即使陸晨也沒料到,朱子文會對女人動粗,郭天雪一下就倒在地上了。

“我靠,打女人,簡直不是一個男人。”

“就是,拿女人出氣,簡直就是一個窩囊廢,沒和他在一起就對了。”

“沒種的男人,打女人的男人,一輩子都沒出息,只會在女人面前耀武揚威。”

看到郭天雪被朱子文一下推倒在地上,看熱鬧的人都化身正義鬥士,一面倒的批判朱子文。

“你發什麼瘋!”陸晨連忙把郭天雪扶起來,看看還好沒事,就是不輕不重的在地上摔了一下。

在衆人的批判下,朱子文都快瘋了,衝過來對陸晨就是一拳:“都是你,我打死你!”

咚!

陸晨擡腿就是一腳,正踹到朱子文的腿上,朱子文頓時被踹出去一個跟頭。

和陸晨打,已經被酒色掏空身子的朱子文根本就不是對手,就是三個、五個他一起上也不成。

“你等着!”被氣瘋了的朱子文,開跑車門,拽出一根棒球棍,而且是那種純金屬的棒球棍。

“朱子文你瘋了?你不要過來,我可要報警了。”看到朱子文居然拿出棒球棍,郭天雪急了。

“你儘管報警好了,今天我非揍他一頓不可。”朱子文惱羞成怒的快失去理智了。

“沒事的,你儘管放心好了!”陸晨張開金光領域,朱子文就是拿棒球棍他也不覺得有威脅。

嗚!

朱子文棒球棍一輪,頓時發出風聲,惡狠狠直奔陸晨腦袋砸過來。

棒球棍是合金的,這要是一下砸上,輕了頭破血流,重一點就可能是植物人,甚至被打死。

陸晨頓時也火大了,爲一點小事,就能鬧到這種程度,看來朱子文是被慣壞了。

側身,避開棒球棍,左右倆手連續出拳。

嘭嘭嘭!

四拳全中,非常均勻,朱子文兩隻眼睛、兩個臉頰各中一拳。

朱子文被打懵了,棒球棍都被他丟到地上去了,咕咚一聲倒地,又發出一聲鬼哭狼嚎的慘叫,因爲他倒到地上去的時候,臉衝下,結果和地球母親來了一個親密接觸,後果就不用說了,他擡起頭來的時候,已經變成豬頭了!

“啊,你,你們這對狗男女,你們等着,我不會放過你們的。”一抹臉痛得倒吸一口冷氣,朱子文再也沒有臉繼續呆下去了,連棒球棍都想不起來撿走,上車,轉瞬間就開的沒影了。

“我們也走吧!”陸晨看朱子文跑了,扭頭,帶着郭天雪就走,和張海生分開了。

“沒事,你儘管去!”張海生看看郭天雪,一副我明白你有事要辦的表情。

郭天雪作爲地主,主動請客帶着陸晨來到一個別具情調的酒吧,兩人坐在角落裏邊喝邊聊。

“你這段時間注意點,朱子文肯定會找你麻煩的。”郭天雪對陸晨有點歉意,麻煩因她而起。

“他沒機會的,拍賣會過後我就回去了,除非他跟我走。”陸晨根本就不在意。

“也對,你怎麼來港了?”郭天雪優雅的抿了一口酒,誘惑的紅脣,讓陸晨一陣口乾舌燥。

美女就是美女,無論做什麼事情,即使是一個很普通的小動作,都會不經意建透出無限誘惑。

“帝王綠?你?”聽到陸晨說要賣一塊帝王綠,郭天雪震驚了,剛喝下的一口酒還沒來得及嚥下去,就一口噴到陸晨臉上,意識到‘闖禍’了,臉一紅,連忙拿着紙巾往陸晨臉上擦。 陸晨沒想到郭天雪的反應這麼大,一口就噴到臉上,倒有一小半噴到嘴裏,下意識的嚥下去了。

他根本沒嚐到酒是什麼味道,因爲郭天雪給他擦臉的時候,胸前兩片雪白讓他有點眼花繚亂,下意識的吞嚥一口唾沫,近距離的馨香、雪白誘惑,讓他抵抗的很艱難,很努力才能保持清醒。

看到他的吞嚥動作,郭天雪的臉頓時紅了,連忙坐回去。

剛纔噴酒分明就像是情侶間嘴對嘴的喂酒,唯一的不同之處就是情侶間是嘴脣貼嘴脣的喂,而他們兩個人中間的距離,稍大了一點,但是不管距離有多大,都是從一個人嘴裏進到另一個人嘴裏,而且是一個美女另一個是少男。

“你也不是好人!”郭天雪嬌嗔一下,直接把紙巾塞給陸晨,讓他自己擦。

“呃……”陸晨也很尷尬,把酒言下去才意識到不對,他和徐子怡間都還沒如此的親密過。

一時之間氣氛有點尷尬,兩人坐在酒吧的角落裏,沉靜了一會兒。

“對了,明天的拍賣會你也參加吧?”陸晨首先打破尷尬的局面,兩人間氣氛才恢復正常。

他也在拍賣公司工作,對於工作流程很瞭解,其中一項流程就是,通知可能對拍賣品感興趣的客戶,廣撒網寧殺錯不放過,郭天雪是瑰麗珠寶公司的原石部經理,主要負責的就是翡翠儲備,而且有很大的資金調度權利,明天拍賣會上有帝王綠出現,德利拍賣公司籌劃的時候,不會忘記通知這樣的優質客戶。

“當然要去,都是衝你的帝王綠去的,你滿意了吧!”郭天雪‘咬牙切齒’,心說:“有帝王綠你就不會先和我說一聲嗎?我又不會壓你的價,只是要你給一個優先購買的方便而已!”

和美女在一起,時間過的就是特別快,不經意間,已經到深夜十一點多了。

晚上回到酒店,陸晨非常可恥的做了一個夢,朦朧中一片溫軟馨香,和島國的愛情動作片一樣,早上醒來起身的時候,陸晨臉上一陣發燒,直接把短褲丟進馬桶,沖走,換了一條新的。

張海生八點左右,就來酒店接陸晨,九點,拍賣會就要開始了。

兩人來到拍賣行不遠處,就看到一輛又一輛豪車開到拍賣行外,一個又一個富豪走下車來。

“王總,沒想到你也來了,怎麼,你也是衝帝王綠來的?”

“劉董,我也沒想到你會來,還說我,難道你不是衝帝王綠來的?”

“我當然是衝帝王綠來的,這樣的好東西,拿下來保準只賺不虧,幾年後翻番都可能。”

“彼此彼此,我也一樣,我們一起進去吧,請!”

“請!”

陸晨還沒到拍賣行門口,就遇到兩個大老闆相遇,他們談論的就是今天的壓軸拍賣品帝王綠。

拍賣行外的全息顯示器上,正展示今天的拍賣品,其中尤爲引人注目的,就是一塊璀璨的翡翠,儘管沒有經過打磨,可是比拳頭略大的帝王綠,毫無瑕疵,就像是一塊綠玻璃一樣引人迷醉。

“漂亮吧?這塊帝王綠是今天的拍賣品,據說是一位賭石宗師提供的。”張海生兩眼放光的說,他不知道陸晨就是帝王綠的提供者,他的任務僅僅是接待陸晨,只知道陸晨是一個重要客戶。

陸晨在拿出帝王綠的時候,已經要求對來源保密了,拍賣行就有義務完成保密協定。

知道是他拿出帝王綠的,只有有限的幾個人,張海生只是一個高級員工,沒有資格知道祕密。

在全系屏幕周圍,還有一些路人,盯着帝王綠兩眼放光,愛珠寶的人抵抗不了帝王綠的誘惑。

“是你?”陸晨還沒走進拍賣行,就聽到身後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轉身一看居然是朱子文。

他臉上的傷好了一些,用一些化妝掩蓋,再加上一個很大的大墨鏡,也不會十分引人注意,可稍微仔細看一點,就能看到臉是腫的,眼睛周圍一圈像熊貓一樣,一夜之間不可能完全消腫。

“這裏可不是窮鬼能來的地方。”朱子文臉色有點猙獰,如果不是大庭廣衆之下,如果不是怕打不過陸晨,他可能直接就動手了,沒辦法,既然拳腳上佔不到便宜,就只能逞口舌之利。

他剛纔看到陸晨的時候,就想起昨天的狼狽,眼睛都快噴出火了,昨天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他不是沒被打過,然而在大庭廣衆之下被打,而且還落荒而逃,昨天絕對是第一次。

本來今天他想要找一幫狐朋狗友,幫他出氣,沒想到大哥一句話,就把他帶到拍賣行來了,在他眼裏大哥比父親更可怕,他想不來,可是大哥一個凌厲的眼神,他連抗拒的話都沒敢出口。

“你的臉不疼了?”陸晨呲牙一笑。

朱子文頓時後退一步,差點撞到他身後一個和他有五分相似,剛和另外一個人打過招呼的人。

“他是朱子文的大哥,朱剛烈。”張海生迅速在陸晨耳邊低聲、簡短的說道。

“這位想必就是昨天晚上和舍弟有些誤會的兄弟吧?昨天是舍弟莽撞了,我代表舍弟說聲對不起,我今後一定會約束好他。”朱剛烈的舉動令陸晨十分意外,居然主動道歉態度非常好。

“沒事,一點誤會而已。” 總裁的天降仙妻 伸手不打笑臉人,朱剛烈笑臉而來,陸晨也就笑臉相迎。

他不知道朱剛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單從表面來看,謙遜有禮,要不是一個真正和善的人,就是一個僞君子,笑面虎,背地裏捅刀子的小人,據他的判斷,是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朱子文顯然對這個哥哥十分畏懼,本來還想說什麼,可朱剛烈一瞪眼他就乖乖跟在後面走進去了,進門之前他還扭回頭來,惡狠狠的瞪了陸晨一眼,顯然兩人之間的事遠遠沒有結束。

就看朱子文對朱剛烈的畏懼,陸晨有八分的把握,朱剛烈是一個笑面虎,表面上一套背後一套,剛纔對他賠禮道歉是表面功夫,只要被他抓住機會一定會狠狠的報復,絕不會有一點手下留情。

陸晨並沒有進拍賣行,而是先把張海生打發走了,他還要等一個人。

“陸晨,你等很長時間了吧?”陸晨在門外等了一會兒,郭天雪就從一輛紅色跑車上下來了。

頓時,周圍的人,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全都轉過頭來,對美女行注目禮。

漂亮女人不管走到哪裏都是焦點,尤其是搭配上豪華跑車,成爲白富美就更是焦點中的焦點。

男人,從小到老,對美女都是喜聞樂見的,女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也毫不猶豫的射過去。

“我也是剛到。”說着兩人一起往裏走。

剛好張海生回去稟報之後,從另一個方向經過,看到陸晨和郭天雪心中嘀咕:“難怪不要我陪!”

進入拍賣大廳,一片人聲鼎沸吵吵嚷嚷的和混亂的市場差不多,唯一比混亂的市場好的地方,就是雖然聲音嘈雜人卻不亂,多數人都坐在座位上,和左右的人談論,沒有人紮成一堆擋道。

聽他們的話題多數都集中在帝王綠上,即使是在大型拍賣行,帝王綠也是十分罕見的拍賣品,聽到衆人的議論聲,陸晨就更有把握了,他拿出來的帝王綠,九成會拍出一個驚人的高價。

郭天雪也聽到帝王綠的議論了,扭頭給陸晨一個俏皮的白眼,讓他一陣心跳,迷死人不償命啊!

咚!

陸晨倒是沒事,可是在他身後的一男子,看到郭天雪俏皮表情,癡了,忘記看路了,一下撞上旁邊一個人,結果兩個人一起滾倒在地上,惹得郭天雪咯咯一笑,連忙和陸晨快速往前走。

沒有傳說中的包廂,陸晨和郭天雪,就在比較靠前的位子上坐下。

“帝王綠太吸引人了,今天來參加拍賣會的珠寶商,多數都是衝帝王綠來的。”拍賣還沒開始,亂哄哄的讓郭天雪直皺眉。

“都是?”陸晨扭頭看看,諾大的拍賣大廳里人頭攢動,至少有數百人,而且還有人沒進來。

“不,一部分是來看熱鬧的,帝王綠的價格太高,一般的珠寶商買不起,資金鍊會出問題。”

“也對!”陸晨這纔想起來,根據張震的估價,他拿出來的帝王綠,一億打底,正常價格在一億五千萬之上,如歸有人競爭,衝破兩億大關也不是不可能,畢竟高品質的翡翠數量稀少,而且還在快速增值。

小型的珠寶公司,可能一年的盈利都不購買半塊帝王綠,來了,也只能看看熱鬧長長見識。

哼!

就在這時郭天雪一聲冷哼,把頭扭回來了。

陸晨看向郭天雪剛纔看過去的方向,是朱子文和朱剛烈,難怪她會轉回頭來,原來是死對頭。

以前是,今天也將是,瑰麗珠寶和天陽珠寶的規模,都有足夠的資金購買帝王綠。

“請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們靜一靜,拍賣馬上要開始了。”正在這時前方的拍賣臺上來人了。 參加拍賣的人,在臺上的人的督促下,很快就安靜下來,等待拍賣開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