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眼下,見魔殿快要堅持不住了,姜塵決心毀了蒼鷹巢穴,化為精純的天地元氣,用來修補魔殿。

周天星斗大陣與都天神煞大陣的威力雖強,但到底沒有主陣之物,發揮出的威力,不及巔峰時的億萬分之一,只要魔殿夠強、夠硬,應該能堅持得住。

這樣想着,姜塵手中的蒼鷹巢穴開始解體,潰散成純凈的先天元氣湧向魔殿。

得此之助,魔殿身上的裂縫,開始漸漸恢復。但兩座大陣一動,魔殿又重新裂開,然後又再次恢復。就這樣,在一次次毀滅與重生間,魔殿的質地漸漸得到提升。

而且,周天星斗大陣與都天神煞大陣對撞間,那都天之力與周天之力凝而不散,逐漸演變成先天之氣,也就是太初一氣。

不斷的刷向魔殿,使得魔殿的身上,漸漸多出一縷先天道韻。

這些,都在增強魔殿的力量。

可這些,同樣也不是姜塵想要的。他想要的,是魔殿穩定下來,好讓他繼續刻畫陣法,以溝通次元之力。不是兩座無上大陣不停的對轟,要將一切都毀滅。

而且,姜塵還擔心,如果是這兩座陣法同歸於盡,那作為載體的魔殿,真的能撐得住嗎?

一絲陰霾漸漸浮上姜塵的心頭,但在這兩座大陣的偉力面前,他卻毫無辦法,只能在一旁着急的看着。

「嗯?」

「那是……」

突然,姜塵瞳孔微縮,目光死死地盯住魔殿的周圍。他看到了什麼,他竟然在虛空深處,看到了一座又一座門戶。

那些,都是次元的門戶。

都天之力與周天之力碰撞間,將一切都破滅,還原成先天一氣,就連虛空也不例外。

而在虛空破碎的時候,那隱藏在虛空之中的次元,再也藏不住了,意外的顯露出一絲蹤跡。

見此,姜塵心中微動,嘗試着佈置陣法接引次元之力,加持魔殿。

姜塵佈置的陣法,叫做無量虛空大陣,是他結合無量虛空經所創,具有震蕩虛空,溝通次元的力量。先前煉製雷池的時候,他就是用此陣打開的次元門戶。

不過,此陣只是草創,威力倒也算不上太強,還需姜塵繼續專研。但就此陣目前所展現的力量,用來溝通次元倒也足夠了。

姜塵心念一動,一座座陣法在虛空中成型,按照某種特殊的規律顫動着,逐漸與虛空達成共鳴。

瞬間,一股股強大的力量瀰漫而出,將那隱藏在虛空中的次元門戶,一個接一個的震開。

轟隆隆!

次元之力垂落,湧入魔殿之中,生出種種變化。

只是,就是這時,那周天星斗大陣與都天神煞大陣一個碰撞,便產生了強大的毀滅力量,將姜塵佈置的無量虛空大陣摧毀。

見此,姜塵的臉色不由一黑,然後,他又連忙構建其餘的陣法,保護無量虛空大陣。

他想着,天地無法分開,肯定是沒有支撐之物的緣故。

所以,姜塵就在周天星斗大陣與十二都天神煞大陣之間,構建先天陰陽大陣,先天三才大陣,先天五行大陣,等諸多陣法。

姜塵這是要用陰陽三才五行之力,作為支撐之物,強行分開天與地,也就是周天星斗大陣與都天神煞大陣。

強大的壓力下,姜塵直接就悟道了,心神沉浸在混沌界域之中,那上清聖人傳下的種種先天大陣,被他一一領悟。

先是無極大陣,接着是先天陰陽大陣、三才大陣、五行大陣……種種關係着天地根基的大陣,從姜塵的手中成形,融入魔殿之中。

看姜塵這架勢,頗有以陣法重煉天地的意思。若他成功,或許能做到以陣法開天闢地,重定地火水風,從而將此事解決掉也不一定。

但很顯然,姜塵還是想的太簡單了,他連周天星斗大陣與都天神煞大陣這兩個陣法都無法統合在一起,又如何能一次性的統合這麼多的先天大陣?

就看到,那些先天大陣成形后,並未按照姜塵所想的那般,化為天地的根基,將周天星斗大陣與都天神煞大陣分開。而是各自為戰,你來我往的爭鬥起來。

瞬間,除了都天之力與周天之力以外,又有陰陽之力、三才之力、五行之力等力量,加入了戰場。

本來,僅是兩道力量,魔殿就有承受不住的趨勢。

而如今,又增加了這麼多強大的力量,就是融合了蒼鷹巢穴,魔殿在這一刻,也是不堪重負,轟的一聲爆碎開來。

作為載體的魔殿破碎,那些陣法失去了載體,也跟着一同破滅,只是陣法產生的力量,卻是留了下來,繼續在虛空之中爭鬥。

數種先天力量糾纏在一起,若是不能共存,那就只能一同走向毀滅,沒過多久,這些力量便同時破碎。

可它們破碎時所產生的力量,卻是將周遭的一切都毀滅,回歸到了混沌的狀態。

轟隆隆!

混沌之氣蔓延而出,將魔殿的碎片一一吞噬,轉化成自己的力量。

而對於這一切,姜塵早已不關注了,此刻,他的視線,全都集中在了蒼山頂端的虛空中。

在那裏,他看到無盡的規則匯聚,形成一種莫名的力量,從天外混沌汲取來混沌之氣,轉化成混沌元氣垂下。

陣法,本就是仿天地之勢而成。如今,姜塵看到這玄妙的一幕,與陣法之道相結合,頓生無盡的感悟。

不知過去了多久,姜塵動了,就看到,他抬起右手,在虛空之中劃出了一道道玄妙的軌跡。

剎那之間,那在他周圍肆虐的混沌之氣,好似受到了牽引一般,紛紛朝姜塵的身邊匯聚,不停的旋轉着,形成一個巨大的混沌漩渦。

而在漩渦的中心,一座古樸的大殿漸漸成形。與此同時,三十三天造化寶塔自姜塵的頭頂浮現,噴湧出一股浩若煙海的願力,融入那座古樸的神殿當中。

這是千萬妖魔積累多年,日夜不停的祈禱,所產生的純凈願力。

可以看到,融入這些願力之後,那大殿深處,一尊模糊的身影漸漸成形。

……

…………

一年後,九霄天上,所有的異象陰消雲散,一如往昔。

唯一不同的就是,姜塵的身邊,多出了一座古樸,流動着混沌氣的神殿。

這是混沌神殿,是姜塵煉製的法寶,它不是先天靈寶,也不是後天靈寶,而是洪荒從未出現過的神器!

何為神器?

可以說是以神道手段煉製的法寶,也可以說是擁有神祇的法寶。

混沌神殿中,一尊混沌氣繚繞的神人浮現,朝姜塵拜道:「混沌,見過主人,多謝主人賜我生命!」

他是混沌,是混沌神殿孕育的神祇,除了不能離開混沌神殿,以及沒有身體之外,他與修士,並無任何的不同。也可以說,混沌神殿就是混沌的身體。

他是法寶,也不是法寶。

混沌是神,混沌神殿就是他的神域,他可以在裏面修鍊,煉器、煉丹、甚至是蓄養生靈,開闢世界……

可以說,修士能做到的一切,混沌都能做到,唯獨一點,他無法離開混沌神殿。

這是神器天生的缺陷,也是因此,神器才會是法寶,而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混沌的出現,也就代表着姜塵成功了。他在現有的體系下,重新開闢出了一個煉器體系。

姜塵將他煉製的混沌神殿,稱之為神器。那這新生的體系,便是神器體系。

轟隆隆!

在姜塵定下神器之名的瞬間,整個三界,不,是整個洪荒都在震動。

一道悶雷聲,驟然響徹在天穹之上,驚動了洪荒所有的大神通者。

「神器?」

「新生的煉器體系?」

「又有人開闢了新的體系,難不成,在這洪荒破碎的時代,還有人能逆勢崛起,修成大神通者的境界?」

ps:日萬的第七天。

今天寫了10600字,突破了自我

7017k 中州三大聖宗、乾皇朝、四大書院、七星閣,無疑是青靈界最頂尖的勢力。

白岩城作為幽冥大森林南邊方位的東道主,也位列一席。

所以,外圍出世的二十七處墓地都由他們掌控把持。

就和獸潮之後進森林的順序一樣,幾乎是約定俗成的規矩,這便是青靈界的病態規則,階級森嚴。

當然,避免被人說吃相太難看,引起大眾修士的不滿,在經過初步勘察后,也給各諸侯國、散修留有餘地。

除了暫時沒人能成功闖關的九層妖塔可以隨意前往之外,還劃分出兩處墓葬,一座由各方宗門聯合探索,一處歸於『散修』。

諸如洪道賢來自的『蒼月宗』,雖為萬人宗門,但放眼整個青靈界卻名不經傳,自然被劃分『散修』一列。

不過,相對於將近六十萬龐大修士數量而言,探索墓穴的依舊是其中一小部分。

大部分修士都還放在搜索靈藥、妖獸上。

畢竟想要進墓穴去分一杯羹,沒有點實力是不行的。

火楓林,綿延數萬里,火紅的楓葉印染天際。

當中東南方位也出現了異象,地面下沉,顯露出一座墓葬,被劃分給了散修。

此刻聚在墓穴入口就有數千修士,不斷從入口進進出出。

「這也太多人了吧?」

凌霄宗一行十二個人趕來,心中的期待變成了泄氣。

因為宗門長輩沒跟在一起,他們進入森林一直謹慎行事,所以這十來天並沒有多大收穫。

領頭的崔立忠,築基五層修為,見入口不時有人出來,上前詢問了一番。

「地下很大,據說已經進去過數萬修士,損失慘重,目前只闖到墓穴二層。」

「那我們要不要進去?」

崔立忠沉吟:「人太多,而且結丹修士進去不少,以我們的實力估計也就跟著去看看風景。」

說著他露出溫柔笑意,看向其中一個青衫少女,「江師妹,你覺得呢?」

江琉璃興緻不高,眼神有些暗淡:「聽諸位師兄的。」

他們宗門本來一起十五人,前不久遭遇一頭狂暴的築基五層三眼魔狼,折損了三人,其中就有與她關係莫逆的師姐。

另一男子道:「來都來了,要不就進去看一眼,不行我們再去別處,森林這麼大,肯定還有很多地方沒人探索到。」

……

墓穴所在數千里之外,五道長虹飛快行進,五個年輕修士各個衣著光鮮,或著寶衣、長裙,或豎高冠,自信之色顯露無疑。

中州皇朝東安侯次子郭摯:「中州之外的修士太弱,沒什麼挑戰性,下一個我要找築基五層的試試!」

白鶴書院諸典眼神認同,嘴上卻嗤笑打擊:「哼,別風大閃了舌頭,先超過我再說!」

相國之女彭悅搖頭笑道:「你們別爭了,我們可還少古奇他們三個人頭呢。」

十九皇子武峰:「前面就是火楓林了,散修應該都會往那裡聚集,大把大把的目標!」

最後一人是個二十歲左右的黑衣男子,名叫秦奔,草根出生,被巨鹿書院的副院長發掘,成為學院學子,十五歲練氣二層,五年時間便達到築基三層。

聽了四人的交談,秦奔眼中鄙夷之色一閃而逝。

對於這樣的獵殺遊戲,他很是反感,功法、法器、符籙都在別人之上,能贏一點都不稀奇,還一個個優越感爆棚。

要不是為了那份賭注,他都懶得參與。

郭摯側頭瞥了秦奔一眼,帶著譏諷的意味道:「秦奔,你不行啊,才殺五個,別到時候給我們拖後腿。」

「顧好你自己吧……」

秦奔話音落下,幾人的速度慢了下來,側面另一個方向同樣有五道長虹飛掠。

「看樣子修為都還不錯。」武峰從儲物袋內取出一個圓盤看了看,「一個築基六層,剩下四個都是築基五層。」

他們五人當中,除了彭悅築基二層,其他四個都是築基三層。

當然這是表面境界,真實的戰力,連最弱的彭悅都曾越級斬殺過築基四層的修士。

諸典舔了舔嘴唇:「這樣才更具有挑戰性!」

武峰目光閃了閃:「追過去!」

對面五人自然也看到了武峰幾人,但卻沒多理會,一眼就看穿修為比自己低,他們急著趕去火楓林墓穴,沒工夫在這耽誤。

只不過,見武峰幾人追了上來,有些詫異,周浩眼睛一眯,提醒道:「注意!」

沒錯,這五人正是蕭芷的隊友,只不過因為周浩與青鸞比斗輸了,蕭芷跟了鍾延,還有一個築基四層已經隕落。

五人直接停下,做出戒備。

周浩審視一番,神色凝重:「中州的修士!」

很明顯,秦奔和諸典所穿服飾上面都印有巨鹿書院和白鶴書院的標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