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眾人短暫的相遇,崖龍為黎荒等人一一介紹了劍罡派這三方年輕代的傳人以及他們結交的高手,這些年輕人相遇,竟然不一而同的都想要一戰。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他們大多數都各自約了對手才隨眾人離開。

「很期待。」

黎荒輕笑。卻熱血澎湃戰意高昂,能和這些年輕代的楚喬們大戰上一場,證明自己的強大,這才是最痛快的。

「各位,一旦過了這片綠地就算是進入了墨林山谷,墨林山谷內危險叢生,任何人也不要大意。這毒瘴內不僅只有一種威脅,還有一些行蹤隱秘的毒物,哪一種都可能讓你們殞命。現在你們好好調整一番,一刻鐘后我們進谷。」

紅旭等人各自對著身後的勢力們做最後的告誡。

這一路走來,單單這割天山脈內的千年古林內也有一些奇果異物被一些人得到,這讓那些人心中振奮不已。

他們的話一方面是為了讓他們平復心情調整身體狀態,另一方面也是要他們整理好自己的物品準備進谷。

「小蚺,你帶上這個。這個屍瘴滿是腐臭的異味,帶上這個特殊的香包可以讓你身遭一米範圍內都是清香,不被污氣所染。」

眾人後方,紅陌雨自懷中拿出一個小巧jīng致的綠sè香包遞給了納蘭翠蚺。

「好漂亮,陌雨姐姐,謝謝你,還是我喜歡的味道。」

納蘭翠蚺很喜歡這個香包,拉著紅陌雨的胳膊更緊了,讓不遠處的某人有些嫉妒。

「啊。。」

就在二人說話間。

山谷內忽然傳出一陣陣一陣陣慘烈的叫聲,有驚恐,有絕望,有不甘。

像是為了印證了紅旭剛剛的話,這讓外面的眾人心中一冷。

打了幾十年的交道,他們知道進谷的那些人都是實力和他們相差無幾的人物,如今僅僅是剛剛進入山谷,還沒有走多遠便有人開始死亡。

這讓他們心中泛起陣陣寒意,尤其是那些依附四大勢力中小家族教派的傳承者。他們都算得上天之驕子,雖然不比同代中人的楚喬,但在某一範圍內,在他們同等的生活圈子,他們也都是萬人之上的人物,他們在未來都會掌控數千上萬人的生死,可以掌控幾座古城,擁有足夠他們揮霍的金錢,擁有美人,榮耀,權利。雖然屈居紅葉谷這樣的龐然大物之下,但他們也算享有一生榮華,他們自幼為家族或教派眾人期以重望,被無盡光環籠罩。

可是如今,僅僅是片刻就已經有人死亡,一切都離他們遠去,這讓他們心生怯意。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黎荒這類楚喬的自信,他們有這樣的想法也很自然,否則他們也會是黎荒這類人中的一個。

「哼。」

看看自己己方那依然各自談笑不為外物所動的十人,再看看那些神sè有些驚恐怯懦的一些年輕人,紅旭一聲冷哼。

「這點危險就讓你們心生怯意,他rì有能有何作為,就算讓你們僥倖進了谷也得不到什麼機緣。我看你們還是夾著尾巴回去,我紅葉谷也不需要你們這樣的人。」

紅旭言道,雖然臉sè如常沒有怒氣,但那些年輕人卻依然被嚇大氣都不敢喘。

此刻紅旭身為一谷之主,掌控萬萬人生死的主宰氣息是露出了冰山一角。一方面是訓斥了那些年輕人,另一方面又以『機緣』從新燃起他們心中的貪戀。

這才是一個上位者,不怒自威,引動他人情緒又有城府手段的上位者。

「就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世上哪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一些年輕人心中打氣。

「一路上我曾得到清神果,這次進了洞府我定然還有更大的機緣。」

一位小教派的長老經過一路上所得,堅信自己一定有好運。

「方族的那小子得到玄鐵木,我就不信我運氣沒他好,進了古神洞我也一定能得到一些重寶。」

一個年輕人心中念叨。 那些曾露出怯意的年輕人,那些曾猶豫的一方教派的長老們,此刻雙目內的貪戀是不加掩飾的,一個個在心中為自己打氣壯膽。

不管那些人心中如何所想,紅旭所要的目的已經達到。只是那些年輕人,或者心存僥倖的小教派的長老,哪裡知道這一路上的所得都是別人暗中下的誘餌?只是為了讓他們堅信進入古神洞會有天大的機緣。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這些人很可憐,卻也有可恨之處,人心不足蛇吞象,古往今來死在這上面的人數也數不清。人人都知道這個道理,卻很少很少有人能透悟。

「差不多了,我們進谷吧。」

紅旭看向一旁的李天生左懿落霞威,見二人都輕輕點頭便對著身後一群人開口。

同一時間,十雙眸子jīng光閃現。

一行百多人,很快也消失在灰sè的屍瘴內。

佔地足足有數十里長的屍毒瘴氣,墨林山谷的第一部分。

淡灰sè的屍瘴之內視野很短,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見前方人的影子。一行百多人隊伍很長,在灰sè瘴氣內緩緩前行,腳步輕穩,卻依然不時的傳出一些咔咔聲。在這安靜的有些讓人壓抑的情況下讓人隱隱有些頭皮麻。

那是踩碎枯骨屍骸的聲音。

黎荒等人這次並沒有走在最後,而是緊隨著紅旭四人。

這瘴氣所在的入口不知有多寬,黎荒只知道他看不到兩旁的山壁。除了身前身後的人影,兩旁都是淡灰sè讓人作嘔的屍瘴,不少人都因此皺眉,顯然是很難忍受那屍瘴的腐味。

「咻」

忽然,幾聲並不明顯的破空聲傳出。

那是一群身體顏sè與瘴氣極為相似的異蟲,有拇指大小,它生有六足,嘴中滿是尖銳而又帶著讓人作嘔綠液的利齒,度極快。

這是屍瘴內特有的毒物,它渾身是毒,就算是碰上那背後的甲殼也可以瞬間讓一個普通人死亡。

尤其是它那尖銳的毒牙,可以輕易撕開翻海高手的護體勁氣,一旦被它咬中,它的牙齒會將它身上最毒的毒液瞬間輸入獵物體內,即使翻海高手一個處理不當也很難存活下來。

這些異蟲一方面由於屍瘴的偽裝,另一方面是突然一擊,再加上是群而攻之,因此實力較弱或被這屍瘴環境影響心境的人很難防住。

就在短短的片刻,這群人後方已經有幾個年輕人死於非命,這僅僅是開始,這些在一些古城中極具地位的人物就已經消失,讓人有些惋惜。

但也僅僅如此而已,除了那些極少數人外,其他人哪一個不是實力高深的人物?就紅旭這四位主宰萬萬人生死、閱歷無數、實力深不可測的一方王者外,他們身後的一干長老哪一個不是早就名聞大6數十年的人物?

能被整個大6數百萬萬人知曉傳聞的,哪一個不是人中龍鳳?而黎荒等人雖然如今境界比不得他們,但他們都是這一代真正的楚喬,在大6上嶄露頭角,讓一方王者都願意拉攏的人物,他們的身上已經隱隱露出一方巨擘的氣息。

而那些中小勢力的長老,雖然比不得前者,但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各個實力也不弱。因此這簡單的異蟲,對他們來說就與蚊子一般。儘管很難看清,卻可以憑藉武者特有的感覺準確的分辨出來。

「噗」

「噗」



聲音不覺入耳。

眾人勁氣外放,一縷縷sè彩各異的勁氣如離弦之箭,閃電般迅又不失準確的擊向那些急飛行中的異蟲,瞬間將它們轟成一塊塊碎肉,徹底的消失在屍瘴內。

眾人中要數紅陌雨與納蘭翠蚺這兩位傾人城國的美女最為悠閑了,有隨身攜帶的特殊香包可以阻擋那令人作嘔的腐味,那些突然來襲的蟲子還沒近其身丈許,就被八位護花使者扼殺在搖籃里。

這裡不得不承認美人的魅力很不一般。

由於一開始已經分每人一些專門克制屍毒瘴氣的藥丸,加上眾人都算得上是高手中的高手,除了一開始的那數位年輕人以及後來幾個倒霉鬼外,一行人花費半個時辰才走出那片長約數十里辨別不清方向的屍毒瘴氣,損失相對來說可以忽略不計。

「呼。」

一走出那片瘴氣,眾人恍然間有一種撥開雲霧見天rì的感覺。

那片淡灰sè的屍毒瘴氣內太壓抑了,而且那令人作嘔三天的味道讓眾人覺得鼻子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酷刑。一個個心中難受的很,因此眾人出谷后,一些年輕人竟然有人誇張的大口呼氣,似乎要將肺中所有的腐臭氣息排出去。

除了那些實力高深之輩外,隊伍的後方不少人雖然逃過一劫,但都有些狼狽。一個個身上沾滿了令人作嘔的異蟲碎肉,散著強烈的混雜著刺激xìng味道的腐臭之氣,讓他們附近幾人都不覺間後退數步。

且,少數幾人的靴子上,褲腳上,都沾上了一些黃的,綠的濃稠液體,其上還有幾個變種蛆蟲在爬動,讓人心中作嘔,不願再多看一眼。

那是這些人一時不慎,踩到那些還未完全腐爛的不知是人還是動物的屍骸上留下的。

眾人中只有紅旭李天生這四位王者,他們的直屬長老以及那十位年輕代楚喬們神sè不變,一如既往,似乎絲毫不受剛才的影響。

紅陌雨依然白衣不染仙塵,那些骯髒污物絲毫沒有沾身,她氣質高雅如九天玄女,附近是一股淡淡的清香。納蘭翠蚺立於其旁,與紅陌雨一般無二,美目流轉。

她們二人可畏是一路上最輕鬆的了。

她們身旁,黎荒面sè如常,嘴角帶著一絲特有的笑。司徒淼面sè冷酷,眼中jīng光湛湛。其他人雖然表情各不相同,但無一例外,他們的眼眸深處都透著一股自信,一股對挑戰的渴望。

見他們如此神態。紅旭等四位王者皆是暗暗點頭。

「準備一下,我們再過這吞噬沼澤。」紅旭對著身後眾人說道。

吞噬沼澤,與那些屍毒瘴氣幾乎是連接在一起的,是墨林山谷的第二部分,也是整個山谷三部分之中最大的一處。

與西水之域的沼澤不同,這裡是九峰環繞,形成天然的封閉地形,且地勢低洼,排水不便。多年來雨水匯聚,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塊足有近百里的長,十里多寬的沼澤地。

前有屍骸無數,數十里長的屍毒瘴氣,後有埋骨萬千的死亡通道,兩旁高聳入雲的劍峰的阻斷,讓這裡的煞氣、yīn氣都長期彙集不散,給這片沼澤更添上了幾分yīn森。

如果不是提前告知,怕是沒有人會將這看起來如青野草地一般的地方與無形吞噬無數高手的沼澤聯想到一起。

除了那空氣中存在的隱隱讓人心中yīn寒的煞氣外,眾人眼前是一片長至腳踝的青草地,青草上還依稀有著幾滴晨露,在陽光下折shè出青草的碧綠。青草中間偶然開放著幾朵妖艷的花,sè彩繽紛。

單單這樣的場面確實像是net天里生命盎然芽的景象,但讓人覺得詭異的是,這麼大的一片綠地,靜的可怕,沒有蟲鳴,沒有聲音,只能聽到偶然出現的風聲,像極了一個小孩在哭嚎。

吞噬沼澤有兩大危險,其一是它奇特的吸力以及詭異的沼泥。

不比西水的沼澤,這裡的沼澤有一種奇異的力量,一旦不小心陷入沼澤就會覺得身上的玄功運轉慢的讓人心碎,而且這沼澤的吸力強勁,能一息間將一個人吞噬,讓他永遠的沉入地底。

它的沼泥有一種詭異的特xìng–可以吸納人的勁氣,因此在這裡勁氣外放無疑是一種浪費jīng力的愚蠢行為。只有至剛至強的神芒才能震碎裹住身體的沼泥。而後一種危險,如同那屍毒瘴氣內一般,這沼澤內隱藏著比此前遇到的異蟲還要危險的毒物異獸,能悄無聲息的將一個人重傷拖入沼澤之內。

因此,每一次進入古神洞的各方勢力,在這片沼澤內損失的人比之屍毒瘴氣內要多上數倍,而那些中小勢力的人的作用此刻也將開始逐漸顯現出來。

一行人分散的很開,分數排疾行在綠草之上,每排間隔丈許。

眾人這麼做也是無可奈何,剛步入草上時很多人都聚集在那些王者身後,想借著他們走過的路來確認安全的路,另一方面也想通過他們作為開路先鋒解決那些潛在異獸的威脅。

腹黑老公別太作 只是一踏上綠草之上他們就知道那個想法是錯的,綠草看似生長在土地上,其實不然,那只是這墨林山谷內特有的一種藻類,外形與外界的青草一般無二,卻只是漂浮在沼泥之上。

因此當某一面積受到的壓力太大,原本稍微厚實的地方便會塌陷,露出那可一息間吞噬人的沼澤。經過一開始的混亂,在幾位化龍一重天的長老們以及那些還在翻海境界的年輕人被沼澤吞噬之後,眾人才知道這辦法行不通,只得分成數排分間開來。

這樣雖然會有些人倒霉踏上薄草而有陷入沼澤之危險,但周邊有人順帶著幫忙也可以化解一些危機。雖然也有極少人或被沼澤吞噬,或被異獸襲擊拖入沼澤,總的來說要比剛開始安全數倍。

眾人一路疾行,在這裡多待一刻就多一份危險,最前方的四位王者表情淡然如履平地,似乎絲毫不受這片危險叢生的環境的影響。

即使不時意外踏上沼澤,也能不經意間用神芒將之震散,偶爾自草下竄出的兇殘異獸,被他們舉手間轟飛。那些實力高深的長老也比他們差不了多少,一個個不慌不忙的急趕行。

如黎荒這等年輕代的楚喬們,個個體表神芒乍現,氣勢非凡,一路疾行,似乎一次也沒有被沼澤影響到,只是他們腳下那不斷被震成一個個臉盆大小窟窿的草地顯示他們不如其他人想象的那般好運,相對四位王者以及那些長老們來說,這些年輕人倒是更顯風采。

這讓他們身後那時時刻刻擔心被沼澤吞噬以及那些潛伏的異獸的年輕人們一個個心生羨慕。

「不,許長老。」

一個年輕人突然慘呼,剛剛他不巧陷入沼澤,差點就被吞噬,他身邊最近的一位長老見機的快,將他救了上來,而自己卻被在一旁隱匿多時的一條雙頭蟒蛇咬中,瞬間拖入了沼澤之內。

那年輕人憤然轟響地表,可是他引以為傲可裂巨石的勁氣一入地表變消失不見,沒有一絲波動。而一位似乎是那長老好友的老者顯然是想救他,瞬間以神芒震碎那塊沼澤,可是一直震碎到丈許,除了沼泥外,地底沒有其他任何活物。他只得無奈搖頭,帶著那個年輕人追上眾人。

這樣的事在小半個時辰內已經生了數次,損失了十多人,他們中大部分都是一個家族或教派的長老,幾乎都是為了拯救家族內那些具有潛力後輩們,而一時不查被異獸襲擊或被沼澤吞噬。

其他人不是沒有出手,而是自顧不暇,因為他們也不知道他們身旁是否有異獸在等他們的破綻。

黎荒與其他幾位年輕人曾出手,救過附近數人。但也僅限於他們周邊罷了,如果不是那些年輕楚喬以及那些長老出手,等渡過這片沼澤,那些實力不強的人估計會損失一半以上。

不過黎荒注意到,除了眾人都不時陷入沼澤外,那些被異獸們伺機攻擊的都是那些實力不太強的長老以及一些年輕人。

這讓他心中有些感慨,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古神洞這個寶地,如果不是非不得已,他們如何會讓那些附屬家族教派前往,在這裡,他們的作用是吸引大部分實力較強的異獸的注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