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眾所周知。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身為執法長老,雷方正嫉惡如仇,對作姦犯科、違反門規的弟子向來鐵面無情。

「王執法使,你知不知道趙陽師侄是外門弟子,你自己說了不算,本長老說了才算。」

雷方正冷冷的道:「本長老給你一個將功折過的機會,去把參與圍殺趙陽的那些紈絝子弟,統統捉拿歸案!」

「身為執法使,捉拿作姦犯科之輩,本就是你的職責,如果你連這點都做不到,那你這個執法使也不用當了。」

「雷……雷長老。」

王寶劍滿頭冷汗。

萬萬沒想到,平常看起來很古板的雷長老,居然這樣狠毒,給自己下了一個套。

兩個選擇。

要麼,把王一刀、王大鎚等人捉拿歸案。

要麼,自己不僅執法使當不成,還要淪為階下囚。

經過一番天人交戰之後,王寶劍還是選擇了第一種,他心裡是這樣想的:「反正我不抓他們,其他執法使也會抓他們回來,何苦賠上自己呢。」

且說另一邊。

王一刀等人殺了趙陽之後,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王大鎚則是和宋美美在一起。

「那個狗東西不是囂張嗎?美美,你是沒看到,我大哥根本沒出手,本少施展出無敵神掌,一掌就把那個狗東西給拍飛了……」

「然後你猜怎麼著……那個狗東西嚇得大小便失禁,直接跪下來大喊「大鎚爺爺饒命」,然後還上前舔本少的腳趾頭,哈哈……」

「要不是為了咱倆能名正言順的在一起,本少還真想收下這麼一個孫子,哈哈……」

王大鎚一隻手摟著宋美美的水蛇腰,另一隻手摳著臭腳丫,繪聲繪色的吹著牛皮,吐沫星子滿天飛。

宋美美依偎在王大鎚身上,嫵媚一笑,嗲聲道:「王少,人家就知道你最厲害了,殺得好,殺得秒,那個死廢物,我看見他就想吐……」

趙陽死了,這一對狗男女是最高興的,再沒有人可以影響到他們。

但就在這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從一旁傳來,「死肥豬,叫爺爺的人,好像是你吧?」

「胡說!本少怎麼可能喊別人爺爺呢!」

王大鎚頓時大怒,回身就要找說話的人。

然而。

等他看到對方之後,整個人卻是完全獃滯住了。

「王少,你怎麼了?」

察覺到王大鎚有點反常,宋美美也不由轉過身,順著他的視線望去。

這一望不當緊,宋美美也傻眼了。

這一對狗男女全都傻在當場。

只見一名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身材瘦小,滿臉不羈之色的少年,正站在房門處,冷眼看著他們。

而這名少年,正是他們談論的對象——

趙陽!

「啊!」

宋美美率先反應過來,發出一聲女性特有的尖叫,「王……王少,你不是說……這死廢物已經死了嗎?」

「他……他是已經……死了啊……」

王大鎚臉色蒼白如紙,肥胖的身軀顫抖個不停。

趙陽的死,是他親眼所見,被幾十道攻擊轟殺至渣,絕無生還的可能。

「曾經的趙陽的確已經死了,死在你們這對狗男女手上,我是來替他索命的。」

趙陽面色冷峻,朝兩人一步步逼過來。

他這一番話倒是事實,只可惜,這一對狗男女理解成了另外一種意思。

宋美美嚇得都快哭出來了,「鬼啊!」

王大鎚更是不堪,胯下一陣顫動,與此同時,一股惡臭從長袍下傳了出來。

剛才還吹牛吹上天,此時直接被嚇得大小便失禁了。

「別過來……你別過來啊,不是我殺的你,是我大哥動的手,我一直縮在最後面……冤有頭債有主,你要找找他們去……」

王大鎚整個人癱坐在地上,眼神迷離,都快被嚇傻了。

趙陽冷冷一笑,一腳踢在王大鎚身上,「死肥豬,你剛才是怎麼說的?」

「剛才都是我瞎編的啊。」

王大鎚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直接跪下朝趙陽磕起頭來,「趙陽爺爺饒命,趙陽爺爺饒命啊……我舔你的腳趾頭行不?」

一邊磕頭,一邊匍匐著爬向趙陽,真想去舔趙陽的腳趾頭。

趙陽一腳踢開王大鎚,鄙夷道:「滾一邊去,老子沒你這麼個孫子,死肥豬,老子真尼瑪懷疑你是豬腦子,噁心透了!」

「夠了!」

驀然間,一道冷喝從趙陽身後傳出,然後一道人影竄了出來。

看清楚這人之後,王大鎚和宋美美都是一愣。

王大鎚瞪大了眼睛,道:「寶劍……表哥,怎麼是你啊?」

這人一身黑衣,人高馬大、禿著頭,不是王寶劍又是何人。

王寶劍冷冷的掃了王大鎚一眼,呵斥道:「沒用的東西,一個死廢物,也能把你嚇成這樣。」

王大鎚一怔,「他……他不是鬼啊?」

「鬼你個頭啊,沒用的東西,簡直把咱們王家人的臉都丟盡了。」

王寶劍一上來,劈頭蓋臉一頓臭罵。

聽到這話,王大鎚吞咽了口唾液,連忙從地上爬起來,縮到王寶劍身邊。

清醒過來之後,宋美美立即大叫道:「寶劍表哥,快殺了他,殺了這個狗雜種。」

趙陽勃然大怒,一步踏出,一巴掌甩出,「你個醜八怪,人長得丑,心腸也像蛇蠍一樣,老子已經休了你,讓你跟這個死肥豬在一起,你竟然還想著老子死。」

「啪!」

一巴掌落在宋美美臉頰上,她的臉頰頓時腫起高高的一塊。

低頭看了一眼,趙陽搖了搖頭,輕聲自語道:「一邊高一邊低,兩邊不對稱啊。」

「啪!」

又是一巴掌落下,另一邊臉頰同樣腫起高高的一塊。

趙陽滿意的點了點頭,笑嘻嘻道:「這下就對稱了,對稱才能產生美感。」 看趙陽兩巴掌甩在宋美美臉上,一旁的王寶劍,不僅沒有阻攔,心中反而莫名的一陣暗爽。

王寶劍身形一動,雙手一探,便將王大鎚和宋美美提在手上,一隻手提起一個,冷聲道:「你們倆參與圍殺外門弟子趙陽,我身為執法使,現在將你們捉拿歸案。」

聽到這話,王大鎚明顯是一愣。

宋美美雙手捂著高高腫起的臉頰,卻是直接大哭起來,「寶劍表哥,你怎麼回事?你到底是哪邊的人?」

王寶劍怒氣衝天,狂吼道:「給我閉嘴!不成器的東西,一幫人連一個廢物都殺不掉,現在是執法長老下命令,要我捉拿你們歸案,我能有什麼辦法?」

「你們以為我不想殺了這個狗雜種嗎?你們以為我不想讓他死嗎?我比任何人都想讓他死,我恨不得一口咬死他,可是我沒辦法啊,這一次,我被你們給害慘了!」

一陣狂吼,吐沫星子噴了兩人滿臉。

王寶劍歇斯底里的模樣,把王大鎚和宋美美嚇得一愣一愣的。

火上澆油這種事,趙陽最愛干。

對著王寶劍勾了勾小拇指,趙陽賤賤的笑道:「大寶劍,來,弄死老子,快弄死老子,老子趕著去投胎呢……」

「你不是天下無敵的天才嗎?你一開始不是挺囂張的嗎?來啊,你倒是來啊……」

「喂,大寶劍……死禿子,你別走啊……」

就在王寶劍捉拿王大鎚和宋美美歸案的同時。

眾多山峰上,突然湧現出大批執法弟子,抓捕參與圍殺趙陽的兇手。

對於那些紈絝子弟來說,弄死趙陽,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等到執法弟子找上門來,一個個都傻眼了,「捉拿本少?本少觸犯了哪條門規?」

執法弟子回答道:「殘害同門,參與圍殺本宗外門弟子趙陽。」

「趙陽?哈哈哈……這是本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你們搞錯了吧,那個死廢物怎麼能是宗門弟子呢?」

執法弟子道:「趙陽是氣海境修士,所以是本宗的外門弟子,我們也是奉命行事,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奉命行事?奉誰的命?」

執法弟子不願意得罪人,紛紛把鍋丟給王寶劍,「王寶劍執法使。」

「王寶劍?他不是王一刀和王大鎚的表哥嗎?」

這下子,群情激憤,「他到底搞什麼名堂?要不是為了幫他表弟的忙,本少才懶得殺那個狗東西,殺那個狗東西,除了臟本少的手,本少能有什麼好處?」

「就是,那個狗東西死都死了,他還瞎折騰什麼?」

「走,找他理論去,當面理論,問問他到底想幹嘛!」

一時之間。

一大幫紈絝子弟拉幫結派,浩浩蕩蕩的殺向執法堂。

看那架勢,不像是被捉拿歸案,倒像是去興師問罪。

「他們這是幹嘛去啊?」

「聽說,趙陽被殺了,執法堂正在捉拿兇手。」

「趙陽?哪個趙陽?就是那個『絕代雙驕』的獨子?曾經的外門第一人?」

「除了他還有哪個趙陽,要說他的命運也真是悲慘,父母雙亡,自身變成一個無法修鍊的廢物。可就是這樣,那群紈絝子弟還總是跟他過不去,天天欺負他,這下倒好,直接死掉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