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砰!砰!”王神婆朝蕭卓的胸膛開了兩槍。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嗖——”蕭卓身形一閃,眨眼間的功夫,他瞬移到了王神婆身後。

王神婆眼前一空,頓時滿臉驚色。

兩發子彈都打在了她對面的樹幹上,而蕭卓就宛如一道風,瞬間消失了!

王神婆忽然感覺到背脊一陣發涼,她艱難地嚥了一口唾沫,緩緩地回過頭。

蕭卓的聲音猝不及防地在她身後響起,玩味道:“別看了,我就在你的身後。”

“轟!”聽聞此話,王神婆渾身的細胞彷彿炸了。這個男人,動作迅如閃電,他……他真的不是人啊!

蕭卓沒給王神婆喘息的機會,直接一記手刀重重地劈在了她的後腦勺上。

王神婆雙眼一黑,暈了過去。

就在蕭卓想把王神婆帶到巡捕局時,剎那間,空氣中瀰漫着一道令人徹骨生寒的殺氣。

確切的說,是陰氣!

“好久不見。”一記低沉磁性的聲音在蕭卓身後響起。

蕭卓猛地回頭,在他身後幾十米高的大槐樹上,赫然屹立着一個渾身黑衣的男人。

好久不見?

這道聲音非常陌生,在蕭卓的記憶裏,他並不認識這個男人。

“你是誰?”

男人戲謔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殺你。”

蕭卓又笑了:“大言不慚。”

男人冷笑一聲:“瞧瞧你這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你以爲,現在的你還和從前一樣?”

聽聞此話,蕭卓劍眉一皺。聽他的口氣,好像和自己認識?

“哦?你認識我?”

男人譏諷道:“臭名昭著的軟飯男,誰不認識?”

蕭卓沒皮沒臉地笑了笑:“我有這麼出名?不當網紅真是可惜了。”

顯然,這個男人沒有說實話。蕭卓和他打着馬虎眼,也懶得和他浪費時間。

男人騰身一躍,緩緩落地,身姿穩健。

這個男人,法術不低。

蕭卓將他頭頭道道的打量了一遍。身長玉立,一襲黑衣,就連臉都藏在了黑色斗篷裏,完全看不清他的真實面貌。

蕭卓的視線往上移,目光停留在了男人的頭頂上,上面懸着的兩個閃閃發光的數字。

左邊29,右邊200。

這個男人,和他一樣,並非凡人。

蕭卓警惕起來,他有禁令在身,如果和眼前這個男人打起來,也不知有幾分勝算。

男人似乎看穿了蕭卓的心思,他脣角一勾,嘲諷道:“怎麼?怕了?哦,我忘了,你曾犯下大錯,被禁令封印了一半的法力。你擔心,打不過我?”

蕭卓被男人的話逗笑了:“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賣關子。我可是能活到250歲的男人,你有那個本事殺了我嗎?”

蕭卓面上微笑,但心裏卻想,禁令的事,分明只有他家裏那羣人知道,就連蘇晴一家人,他都隻字未提,眼前這個男人又怎會懂?

男人輕哼一聲,語氣不屑:“蕭卓,你能活到250歲有什麼用。蘇家人,能活這麼久麼?”

蕭卓的笑容瞬間凝固,剛毅的面龐漸漸覆上了一層戾氣:“你威脅我?”

男人不急不躁,笑着說:“就算我威脅你,你又能奈我如何?”

“口氣倒是不小啊,別婆婆媽媽的,你嗶嗶賴賴了這麼久,所以到底是來幹嘛的?”蕭卓掃了一眼暈倒在地的王神婆,恍然大悟:“哦,你想帶她走?沒門!” “你以爲,你能攔得住我?”男人的口吻十分挑釁,他步步逼近蕭卓,氣勢迫人。

不同於以前遇到的那些紈絝子弟,眼前這男人擁有法力,蕭卓也不敢掉以輕心。

驀地,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拂手一甩,他手裏憑空出現了一條兩米長的鎖鏈,鐵鏈急速甩向了蕭卓。

疾風拂面,蕭卓身子往後一仰,猛地後退幾步。幸好他躲避及時,否則,脖子都會被這條鐵鏈給勒斷。

男人手裏的鐵鏈泛着幽幽藍光,在黑夜中顯得特別詭異。

蕭卓定睛一看,心中一驚:“鎖魂鏈?你怎麼會有鬼差的東西?”

男人輕笑道:“哦,這鐵鏈子,是我的一位好兄弟送給我的。”

鎖魂鏈是捉鬼法寶,誰會送這玩意兒給他?

蕭卓不想再和男人做無畏的糾纏,他一個箭步衝上前,單手撈起了王神婆的身體,一把扛在肩上,迅速飛身而去。

男人譏諷:“跑得還挺快。”

語落,他縱身一躍,追了上去。

蕭卓眉頭深鎖,這個男人,十分難纏!

男人拂袖一揮,他手中的鎖魂鏈急速飛出,精準無誤地捆住了王神婆的身體。

“收!”男人大喊,鎖魂鏈開始劇烈抖動,即將要把王神婆的身體給擡起來。

蕭卓單手握住了捆在王神婆身上的鎖魂鏈,他手心裏泛着一團白光,掌心間凝聚了一股強勁的力道。

“咔嚓!”蕭卓硬生生地把捆在王神婆身上的鎖魂鏈給捏斷了。

鎖魂鏈迅速脫離了王神婆的身體,飛回了男人手裏。

男人看着斷成兩截的鎖魂鏈,不由大驚:“沒想到你被禁令封印了一半的法力,還能捏斷我的鎖魂鏈。”

鎖魂鏈堅硬無比,唯有法力極高之人才能將它損壞。

蕭卓捏斷那條鎖魂鏈足足耗費了五層法力,此時,他胸前已經鬱結了一團悶氣,再拖下去,遲早會受傷。

蕭卓扛着王神婆的身體飛躍了整片草叢。

男人緊追不捨,他一個翻身,擋在了蕭卓面前。

蕭卓穩健地落在地上,沉聲道:“好狗不擋道,讓開!”

被蕭卓這麼一吼,男人頓時惱羞成怒:“口出狂言!”

男人一掌襲向蕭卓,掌風猛烈,掀起了一道罡風。

蕭卓身子一隱,渾身變得透明。男人的大掌穿過了他的腦袋,掌風隔空打中了蕭卓身後的巨石,“轟隆!”巨石瞬間被拍得四分五裂。

蕭卓旋身一踢,正要踹中男人的腹部。怎知,男人與他一樣,同樣隱去了實體,蕭卓踹了個空。

男人藉機伸手拽住了王神婆的腳踝,用力一拉。

蕭卓肩上一空,他正想將王神婆給拽回來,電光火石之間,男人一拳錘向了蕭卓的胸口。

速度之快,蕭卓想躲,但依然中了半招。

“砰!”

蕭卓的身子頓時被一拳錘飛,他落在了地上,連連後退數步,強行穩住了身體,不讓自己摔倒。

一股腥甜從胸腔涌上了喉間,“咳咳……噗……”蕭卓嘔出了一口血。

男人肩扛着王神婆,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哈哈哈……”邪魅的笑聲迴盪在夜空中,只聞聲,不見人:“今晚,只是給你一個小小的警告,好戲,都還在後頭,哈哈哈……”

蕭卓狠狠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跡。這個來歷不明的男人,他壓根兒就不認識,也不知道對方到底和自己結了什麼怨。

蕭卓的心臟一陣抽痛,禁令作祟,這會兒連呼吸都能感覺到胸口痛。

蕭卓此刻頭暈目眩,渾身乏力,以他現在的狀況,根本就不適合趕路,只能回到車裏閉目養神。

遠處,響起了巡捕車的警報聲。

蕭卓閤眼沒出幾分鐘,就被剛來的幾個巡捕拉着問了一堆問題。

草叢裏躺着四個巡捕,三個暈了,一個被嚇死了。那個被嚇死的,臉部表情十分扭曲,非常詭異。

蕭卓被帶回巡捕局裏錄了一夜的口供,出來時天都已經亮了。

一夜未睡,他胸口疼得緊,出了巡捕局後,只能單手扶着門前的大樹大口喘氣。本來想去小土山儘快解決周小霞的案子,結果又被耽擱了。

不遠處,一輛白色的保時捷停在了路邊,高宇軒下了車,他看見蕭卓面色蒼白,臉色極爲難看。

“蕭先生,你怎麼會在這裏?”

蕭卓緩了口氣,說:“哦,昨天在路上碰到了一樁案子,所以來巡捕局錄口供。”

高宇軒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蕭卓發現高宇軒的臉色也不比自己好,疑惑道:“你怎麼悶悶不樂的?”

高宇軒輕嘆一聲,說:“蕭先生,我堂弟死了,是在巡捕局裏活生生被嚇死的,今天,是他的頭七。”

高博飛落得這個下場,蕭卓絲毫不意外,肯定是周美美的鬼魂將他嚇死的。

高宇軒又說:“蕭先生,我看你臉色不好,我送你回家吧。”

蕭卓沒有拒絕,他一屁股坐在副駕駛座上,閉目養神。

高宇軒啓動了車子,餘光打量了蕭卓一番,半晌,他試探性地問道:“蕭先生,你……能看見人的壽命?”

蕭卓能算準高博飛活不過26歲,這實在令高宇軒大開眼界。

再加上蕭卓一身的驅鬼本領,高宇軒已經默默地在心裏把他當成一個道行高深的大師了。

蕭卓眯着眼睛,隨口嘟囔了一句:“天機不可泄露。”

高宇軒又說了一句:“其實,我爺爺一直被一件事困擾,如果蕭先生有空……”

說着說着,高宇軒耳邊傳來了輕鼾聲,他斜眼一看,發現蕭卓歪着腦袋,已經和周公下棋去了。

高宇軒也自打沒趣地閉了嘴。半個小時後,回到了蘇家別墅。

“嗚嗚嗚……”屋裏傳來了一陣嗚嗚咽咽的哭聲。

高宇軒望向了別墅,蘇家有人在哭。他急忙推醒了蕭卓:“蕭先生,蕭先生!”

蕭卓夢中驚醒,一臉懵逼地望着高宇軒:“到了?”

高宇軒沉聲說:“你家有人在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