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砰!

2021 年 12 月 5 日By 0 Comments

兩人的拳頭,就如同迎面而來的兩顆流星,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咔嚓咔嚓,一連串骨頭斷裂聲同時響起。

典褚身形巍然不動,面色如常。

石軍則滿臉痛苦的蹬蹬蹬後退數步,他眼睛裏是化不開的震撼與恐懼,低頭望向自己的右手,右手竟然扭曲得跟麻花一樣。

他跟典褚硬碰硬的結果是,右臂骨頭寸寸碎裂,整條胳膊當場被廢。

他抬起頭,不敢置信的望着典褚。

陳寧這保鏢,實力怎麼這麼強?

在石軍滿臉驚駭的同時,更多的人,已經撲近了典褚。/

典褚毫無懼色,正面迎戰。

只見典褚大步殺入敵人叢中,如同猛虎在狼群中穿行,動作大開大合,迅如閃電,猛如雷擊,不但有對手慘叫着倒在他面前。

劉柏然看到這一幕,臉色非常難看。

他這些高薪聘請的保鏢,還有從家裏帶來的精銳手下,在陳寧這個手下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他的手下雖多,但沒人是典褚的一合之敵。

典褚所到之處,如同修羅過境,一片哀嚎。

劉柏然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沖着手下們怒吼道:「擒賊先擒王,分一部人去對付陳寧,先把陳寧拿下。」

是呀!

典褚再厲害,也不過是個手下而已。

只要把從還嫩抓到手,典褚還不是乖乖放棄抵抗?

立即,石軍不顧右臂傷痛,帶着十幾個手下撲向陳寧。

:。:既然梅千白說了要讓她等到他徹底恢復過來之後再去白塔,那麼蘇棠也就暫時收起了捲軸,沒有按照上面的方法去那裏。

這幾天的天氣都不怎麼穩定,頭一天還熱到可以穿短袖,后一天可能就需要穿毛衣了。看樣子,這又是打算到最後直接切入嚴冬模式了。

蘇棠躺在家裏躺了一整天,而後再一次進入了景區

《游族》第九十章:奶茶店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後面全都是槍聲,符棄熱淚盈眶,只求能帶着顧南以最快速度離開這裏。

「去比德鎮吧。」顧南在他背上,聲音虛弱。

符棄聲音帶着哭腔,「可你現在身上都是血。」

「流點兒血,不是什麼多嚴重的事。」顧南聲音中甚至隱隱帶着笑意,「當初你不也是這樣嗎,打架打的那麼厲害,也沒見你哭過。」

「現在不一樣。」比德鎮里全是活死人!就算它們現在對聲音和氣息不敏感,血腥味永遠是最能吸引來活死人的存在。

「聽我的,進城鎮。」顧南語氣堅定。

「或者將我扔在這裏,你自己進去,你選一個吧。」顧南伏在他耳邊,聲音斷斷續續。

「我控制不了他們太長時間,很快他們就會反應過來。比德鎮對於他們而言同樣是威脅,只要我們能小心藏好。」

「而且,那裏也有能夠救我的醫療資源啊。」顧南強撐著的聲音里甚至帶着點滴溫柔的笑意。「盲目的跑下去,只能我們兩個都被抓回去。」

「你說呢。」

他沒力氣再說話了,不過符棄朝着比德鎮奔跑的速度快了許多。

他的目的達到了……

顧南放心的閉上了眼睛。

他需要休息一會兒,只一小會兒的時間便好了。他還要提起精神來,不然,這個傻兮兮的傢伙,一定不會放棄他的。

顧南真的很不想醒,但在符棄遇到危險的時候,他還是下意識的醒了。

整個大腦針扎一樣的疼著,映了血色的世界裏,活死人的身影都顯得有些模糊不清。才剛進入比德鎮沒多遠,他們便被活死人發現了。

符棄記着之前看到的醫院方位,拚命的跑,還是沒有將這些活死人甩開。

顧南喘著粗氣,嗓音沙啞,「將我扔下吧,好好活下去。」

「這樣的世界裏,活着和死了有什麼區別?或者你是想我被他們欺辱壓迫?」符棄的眼淚一直沒停過。

顧南的手臂無力的垂在符棄身前,甚至聚不起再將他摟緊的力氣。

「怎麼可能,沒人能占的了小霸王的便宜。」

「自從喜歡上你之後,我就不是小霸王了啊。」符棄掉着眼淚,看着顧南沾了血的手慢慢抬起來,朝着幾個活死人伸出去。

撲上來的喪屍瞬間炸開,變成了一地爛肉。

「似乎……強了許多。」腦內的疼已經變得麻木,成了習慣。施展起這個能力,反而毫無顧忌起來。

大抵是迴光返照,只是臉他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長時間。

在徹底睡過去之前,拼進全力,也要護好身前之人。

有顧南的能力開路,兩個人很順利的衝進了地方醫院,清理了醫院裏的十幾隻活死人之後,顧南躺到了手術台上。

這個傻子,不知道趁着他尚清醒的時候,先佔據有利地位,把牢那些物資。

「我……我先幫你把子彈取出來吧。」符棄手都在抖,他能找到的也只有消毒藥水和繃帶,手術鉗和手術刀是他唯一能找到的工具。

兩者他還都不會用。

在最愛的人身上開刀……符棄根本無法做到。可如果做不到的話,他就要永遠失去這個人了。

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賊老天為什麼要這樣逼他!

自己真沒用,什麼都做不了,跟顧南對他無微不至的呵護不同,他似乎只能添亂。他只是一個麻煩精。

這麼想着,符棄無比惱恨起自己來,手下的刀子更不忍落下。

「你若執意要救我試試,那便試試吧……但我希望你好好活着。」

「你總是違逆我的意思,這最後一次,便順着我可好?」用盡最後力氣說完話,顧南覺得自己腦內亂鬨哄一片,似有着無數蜜蜂嗡鳴不停。最後徹底變成了一片空白。

都說人死之時,會如若走馬燈一般觀遍自己這一生。

他這一生啊,經歷過許多,幼時便為他人而努力着,唯一對自己的堅持,便是愛上了符棄。

他從垃圾桶里撿回來了那個少年,但沒人知道他其實也在依偎著那個被視為異類的少年取暖。互相慰藉,攜手至今,他應該知足了。

刀子插入皮肉,相比於大腦不間斷的痛覺來說,顧南甚至沒有絲毫感覺,他的神經早已經疼的麻木了。

沒有麻藥對於他來說沒有絲毫的影響。

符棄小心翼翼的夾出一枚枚破碎的彈片扔進碟子裏,最後小心翼翼的幫他將傷口縫好,血從鐵板手術台上一直流到地上,浸濕了他腳上的鞋子。

符棄用紗布幫顧南將傷口一圈圈纏好。他不會摸脈,卻也只能將手擱在顧南的手腕上,感受着微弱的跳動。

從他手腕上傳來的脈搏讓符棄覺得安心。

顧南的狀況不會很好,甚至可以說非常不好。

他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能做些什麼。然而即使是這樣,那脈搏跳動的細弱反饋,還是停了!

符棄獃獃的抓着顧南的手腕,腦海里哄的一下多了許多記憶。所有的他曾經忘記的記憶,伴隨着劇烈的疼痛,全都一股腦的翻湧上來。

再想到當初看見顧南和女人吃飯的畫面,他只覺得自己可笑。

他是怎麼會對一個這樣愛自己的人如此不信任的。

顧南甚至心甘情願為了他這麼一個不被承認的私生子付出一切、付出生命!彷彿大腦被無情刨開一樣的劇烈刺痛讓顧南手忍不住的摸向一旁的手術刀。

反正……反正顧南也已經離開了。

他繼續活下去,也沒什麼意義……不如就這樣吧,結束這一切。

在他準備用手術刀了結自己的時候,顧南最後的那句話偏生無比鮮明的一遍遍響起,就像是顧南仍舊留在他身邊,在注視着他一樣。

手裏的刀子被重重拍回托盤裏,符棄抱着腦袋滾在血泊里。

一股風從符棄周身漸漸環繞升起,掃凈了周圍消毒水的氣味,取而代之的是草木的清芬香氣。

肉眼可見的綠色以符棄為中心,不斷朝着周邊擴散開來。源源不斷的注入病床上毫無知覺的人身體之中。

良久之後,符棄在疼痛中徹底昏迷了過去,而床上躺着的人影,食指微弱的勾了勾。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就在雪妮伸出手的時候又來了幾位學姐,道:「呵呵~雪妮,這麼好看的帥哥,可不能讓你一個人獨吞了哦!大帥哥,你好啊!」

「哎呀!腐女們,你們就別想了,他可是天縱奇才,想配上他,你們全部一起也是不夠的啊!」蕭玉在一旁說道。接著蕭玉很親昵的挽著蕭炎的手臂。然後周圍的人都目瞪口呆。

「蕭玉,你,好久不見啊!」接著便來了一位男子道。而其身後跟著一眾小弟。

蕭玉繼續挽著蕭炎的手臂,看著面前的男子,淡淡的道:「羅布啊,好久不見。」

「呵呵。」笑著點了點頭,被稱為羅布的青年,目光似是隨意地看了看兩人挽在一起的手,望向蕭炎地眼瞳中,隱晦的閃過一抹寒意與怒火。

「呵呵,這幾位,是你帶來的嗎?」笑著走上前來,羅布笑著問道。

「嗯。」隨意的點了點頭,蕭玉再次將蕭炎幾人介紹了一遍,微笑道:「我是帶他們過來測驗的。」

「哦,這樣啊。」笑著點了點頭,羅布從懷中掏出一枚拳頭大小的紅色水晶球,揚了揚,笑道:「正好剛才若琳導師給了我一塊測驗水晶,就讓他們試試吧,其他的測驗水晶已經全部拿到前面測驗通道中去了,如果不用我的,就得再等一段時間了。」

聞言,蕭玉略微遲疑,方才點了點頭,偏頭對著蕭炎柔聲解釋道:「這測驗水晶很簡單,只要實力到達了八段斗之氣,它就會自動發亮,那樣,你們就通過了初步測試。」

「放手吧!」蕭炎橫了她一眼,淡淡的道。

「哦。」蕭玉笑吟吟的點了點頭,極為乖覺的放開雙手,而望著她這副乖巧模樣,那位名叫羅布的青年,握著水晶球的手掌,猛的捏緊了許多。

「薰兒,你先去試一下吧!」炑林道。接著薰兒點點頭。

隨著薰兒緩緩走過,後面的男子的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喃喃道:好漂亮的學妹啊!

「呵呵~這個測試水晶只要你達到八段鬥氣將鬥氣注入其中就會發亮了,這位學妹試試吧!」羅布微笑道。

接著薰兒成功了之後,蕭媚,蕭炎,蕭寧等人也去試了下,也都成功了。

羅布見炑林沒有過來,便說道:「這位學弟,不來測試,該不會沒有達到八段鬥氣吧?」

炑林微微一笑道:「我想問一下,這塊水晶的承受上限是多少?」

「哈哈哈,莫非學弟怕自己鬥氣太高了,撐破了水晶嗎?你放心吧,撐破了也無所謂的,不用你賠。」羅布大笑道,眼神中帶著不屑,而其身後的小弟也同樣如此。

接著炑林接過水晶,注入鬥氣,隨後強光乍放,最後「嘭~」的一聲,碎了一地。

而羅布他們震驚的道:「這塊水晶的承受上限可是九星斗者也不能撐破的,難道他是斗師不成?不可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