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秋澤起身拉開了房門,劉慶榮從外面進來了。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劉兄,你受傷了?”看到劉慶榮身上掛彩,秋澤問道。

“皮外傷,已經處理過了,不必擔心。”劉慶榮坐到桌邊倒了杯水一仰頭喝乾了。

秋以山問道:“怎麼回事?”

劉慶榮用袖子抹了一下嘴道:“以山兄弟,我碰到先天強者了。”

“說說詳細情況。”秋白易急道。

劉慶榮接着說道:“今天早上出去,我碰到了一夥人,大約五十個左右,我與其中一人交談時得知他是南宮世家派來的,當時在那夥人中間,有一個人注意到我,我看得出那人很強,於是急忙離開了他們,在一空曠無人之地,我被那人追上了,交手之後我才發現那人是個先天強者。那人雖然是先天強者,但不是很強悍的那種,想殺我也沒那麼容易,我在攻出一記大招之後,迅速逃逸,在揚柳鎮外圍轉了幾圈,這纔回來的。”

“南宮世家,未央城?”秋以山嘀咕了一句。

“嗯!以山兄弟你知道南宮世家?”劉慶榮問道。

“我們三個在青峯山斬殺的先天強者南宮辰,就是未央城南宮世家的。”秋以山道,“想不到千里之外的南宮世家,也會將手伸向這裏。”

“管他呢,既然有人伸手,那咱們就拿刀剁掉那隻手,先天強者我們也不是沒殺過。”秋白易自信道,“不過這南宮世家點兒很背啊,他們家族的先天強者又碰到了咱們。”

“那種大家族裏的先天強者很多的,損失一兩個也動不了他們的筋骨。”秋以山若有所思,“這個南宮世家派出的這夥人,可能會成爲我們最終需要直接面對的對手。先前的計劃不用改變,只是要避開南宮世家這樣強大的勢力,我們要儘量避免不必要的傷亡。”

“阿澤,你去通知所有人,按計劃行事,切忌不要暴露我們的身份。”秋以山對秋澤道,“順便給劉兄講講我們的計劃。”

“好!我這就去。”秋澤說完就與劉慶榮一起離開了客棧。

“以山,我想去出去玩一會兒。”上官語芙道。

“那不行,揚柳鎮現在龍蛇混雜,出了問題我怎麼向院長交待?實在無聊了,就到房間裏煉煉功,提升一下自己的實力。”秋以山對上官語芙道。

“我一個女孩子把武功煉那麼厲害做什麼?不是有你保護我嗎?”上官語芙靠在秋以山身旁。 「弟子此次深入冥淵,巧的是發現了兩枚至寶之物,冥晶果!一枚已經被我吞服,現在還剩一顆在手。」說著,蕭辰將一顆冥晶果拿了出來,這是他從鬼嬰那好不容易要到的,本來是打算獻給僵奴的,不過眼下這情況,似乎即便是僵奴出面,也無法徹底的將事情解決。

蕭辰這話說的三分真七分假,他知道就算是自己的師傅,龍九怕是也對他產生了懷疑。這再正常不過,任誰一聯想到他每次進入冥淵都有所獲,這樣的機緣福澤,明顯很不正常,足以讓人心生疑惑。

「罷了,你有你自己的秘密,我也不願過多追問。」

許久,龍九一聲輕嘆,搖頭莞爾一笑。

看著那冥晶果,龍九的臉色未有想像中的那麼激動,而是十分平靜道:「即便是我入冥屍派這些年來,見到的冥晶果前後也不過只有一顆罷了,當時是年少的宗主巧然間發現了一株已經熟透了的屍陀花,也正是服用了那冥晶果后,宗主他才在我們之中脫穎而出,並最終成為首席弟子,接掌宗門!」

蕭辰從龍九那裡聽聞過,雖然冥屍上人被尊稱為開派祖師,但其實冥屍派早就存在了,只不過那時的冥屍派並不叫這個名字,而是一個避世而存的小宗門,包括宗主、大長老在內都師從一位散修,龍九也是如此。

後來宗門壯大后,在經過一番演變,才有了今天的冥屍派。

「以你現在的修鍊天賦,宗主想必不敢輕易決定了,但你和宋子書兩人必然要有一個結果……」龍九沉聲說道。

「弟子明白!」

蕭辰其實對自己這個便宜師傅還是很感激的,這麼長時間,若是沒有龍九在前頂著,他很有可能早就被驅逐出師門了!

「將這冥晶果給我,我去拿給宗主!」龍九說道。

「其實弟子是想將這冥晶果給予師尊的,有這冥晶果相助,想必師尊的實力定有突破。」蕭辰真摯道,其實他是想將這東西送給僵奴的,但眼見火須僵奴在這場事件中發揮不了多大的作用,他也就臨時打消了念頭。

「此物的確對我有大用,但我相信將來你也許會發現第三顆冥晶果,或是第四顆,到時再給我也不遲。」龍九意欲未明的一笑,看得蕭辰有些不知所措,面前這老頭好像發現了些什麼。

龍九帶著冥晶果離開了,只剩下蕭辰一人靜靜沉思。

他知道接下來應該就要步入正題了,結怨至此,蕭辰早已在心頭暗下決定,此番事後,他與宋子書二人,必然只能有一人留在冥屍派中!

期間聽聞他回門,那冷傲天也特意來看他一眼,在發現蕭辰如今已是皇階中期的強者后,冷傲天面色震驚,雖然神情依就傲氣凜然,但眼底閃過掩蓋不住的頹廢之色,如今的四代第一人,現在已成了邊緣人物。

無論是蕭辰也好,還是宋子書也罷,每個都是宗門弟子最常談論的人,所有人似乎都淡忘了這位曾經讓宗門無比驕傲的一代天驕之子。

第二天,宗門便傳下諭令,翌曰宋子書將與蕭辰在山門中舉行大擂,簽生死狀,最終只有一人能活下去,成為宗門未來的代表人物。兩個人無論是誰,以他倆的天賦,活下來的那個,在不久的將來必然將是宗門的首席。

對於這樣的情況,早在蕭辰的預料之中,昨曰便傳言大長老和二長老也被宗主喚入了議事殿,想必這已經是龍九以那冥晶果為代價,為他爭取到的最好結果了。

宋子書無疑十分吃驚,他本以為這次吃定蕭辰了,但不料事情卻未往他想像的方向發展!

他要的是宗主出面,親自懲處蕭辰,包括一眾長老團,而不是和蕭辰大打出手,誰生誰死!在秘境中,他親眼見到了蕭辰是如何一箭射殺呂偉的,在冥淵深處,他更是見到蕭辰十分詭異的將風不化的金屍給俘獲,他很清楚蕭辰的恐怖,就連沙展鵬這樣的靈階強者,都很有可能栽在蕭辰的手上,他一個皇階中期的人,又能掀起多大的風浪?

雖然他降服了那頭實力同樣在皇階中期的火猿,它能提供一定的戰力,再者就是他所掌握的神通秘術,會對蕭辰造成一定威脅外,他實在想不出自己如何能誅殺蕭辰!

「為什麼會這樣?」風不化的洞府中,宋子書有些失態的問道。

「那龍九昨天去找了宗主不知說了些什麼,然後宗主的態度就有了轉變,你知道,他是宗主,宗主有令我們也不好違背,不然的話算是叛門之罪!」風不化面色陰冷,沉聲說道。

現在宋子書和他說話都有些沒大沒小,但風不化十分諒解,年輕人嘛,宋子書又是四代弟子中最為風光的人,在冥屍派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難免有些張狂,這些都是能理解的!

「師公你可一定要幫我!那蕭辰的厲害你是知道的,真要是上了那生死台,我可就難以活命了!」宋子書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口吻有些不對,語氣緊忙輕柔了下來,朝風不化哀求道。

「你放心,我早就想好了對策!」風不化安然一笑,繼續道:「宗主只說讓你二人決鬥,卻未有其他禁令,也就是說,任何手段你二人都可施展,你只要能夠將其誅殺便可!」

宋子書沉吟不語,似乎悟到了什麼。

「我知道那陰不悔的手上有一件禁寶,威力就是一般完整的古寶都難以匹敵,最重要的是,即便以你皇階之境依然可以催使。當初,門中的一位祖輩以區區王階之境,便依靠此寶斬殺了一位靈階強者!只不過此寶有個缺陷,那便是只能夠駕馭三次,催使三次之後,便會碎裂!」風不化侃侃而談。

「此寶名為九霄雲影扇,如今已被催動過兩次,寶中只孕有可供施展最後一次的力量,乃是陰不悔的保命之物,你若是能將此物要來,大可殺死那蕭辰!」

宋子書聽后,心情頓時活絡了起來,因為這件至寶他也從父親宋璋那裡聽說過,貌似來頭甚大,陰不悔輕易不以示人,更是貼身保管,可見其對此寶的重視。

……

「大長老,想必您也知道這一戰對我而言,十分重要,只要我誅殺了那蕭辰,將來宗門的首席弟子必然是我。若是我敗了,將來曉曉該怎麼辦?」

陰不悔的洞府中,宋子書苦苦哀求著。

陰不悔則眉頭緊皺,一時難以抉擇,那九霄雲影扇對他而言,幾乎就是保命之物,眼下要借給宋子書用來對付蕭辰,多少還是有些捨不得。但宋子書不僅言語真摯,甚至連他的親孫女也在為宋子書說情。

「爺爺,孫女不想守活寡,我這一輩子非宋子書不嫁,若是他死了,我也將隨他而去,你看著辦吧。」陰倩倩梨花帶雨的哭訴著,一旁的宋子書恭敬的低著頭,眼中不易察覺的閃過一縷精光。

「罷了!」

半晌,陰不悔一聲輕嘆,掌心一翻,一柄二尺大小,由一根根乳白色的禽翎祭煉而成的美麗羽扇出現他手中,此物一現,洞府中剎那間翻騰出一片淡薄的白色雲霧,似乎有一股股水汽流動在虛空中,蓄勢待發。

宋子書雙目亮起,再三謝過後,將那寶扇接過,在留下陰倩倩安撫陰不悔后,獨自離開了。

除了這九霄雲影扇之外,宋子書還自風不化那兒得到了一件威勢非凡的絕頂法器,就連那心明長老都特意將一件稍有破碎的古寶借他一戰,他已經準備了萬全的手段,一切都只為誅殺蕭辰。

其實宋子書並不想至蕭辰於死地,他的想法很好,在他看來,蕭辰就算再強大,在他和火猿的聯手夾攻,外加上這幾種強大法物的鎮壓下,必然會身受重傷。

屆時他就可以施展神通秘術,運用秘咒像控制陰倩倩一樣,將蕭辰控制住,這樣一來,他就能夠得知蕭辰一直隱藏的秘密了,從而為他所用。

有關他精通上古秘法一事,就連他的父親都不知道,這是宋子書的殺手鐧,這些曰子以來,他一直有意隱藏自己的野心,單單一個宗派首席根本就滿足不了他,他是想要在將來的某一天,從冥屍上人的手上接掌冥屍派,他要成為新一代的宗主,成為神棄大陸上的巔峰強者。

「蕭辰!你等著!」

想起蕭辰的模樣,宋子書嘴角翹起冰冷的笑容,彷彿隱藏在暗處的猛獸終於露出了鋒利的爪牙一般。這段時間,他一直沒有和蕭辰爆發正面衝突,就是因為他沒有把握戰勝蕭辰,但現在宋子書覺得是時候了,這場生死戰,他必勝!

而且會贏得十分光彩,他不僅不會殺死蕭辰,還會控制住蕭辰,讓他在所有宗門弟子面前,親自跪下向他認錯,為他助漲威勢。

一念至此,宋子書的心就不禁火熱起來,恨不得立刻便與蕭辰展開這期待已久的生死一戰!

也是他宋子書之名,從此徹底雄起的宿命一戰。

; “哦?”

林辰起身擺了擺手道:“王老頭領,加入你們可以,但你身後的這些兄弟好像不太歡迎我”

王老頭領聞言急忙拍了拍身後不情願的刀疤道:“老疤,還等什麼?”

“閣下!刀疤在此向您賠罪,還請您不計前嫌答應我們頭領”刀疤皺着眉頭內心些許不情願抱拳道。

話音剛落,王老頭領笑着抱拳道:“閣下,我的這些兄弟雖然魯莽了點,性子直,但我老頭子保證,人品絕對沒問!”

林辰聞言,抿嘴一笑,隨即抱拳行禮道:“那小子在此謝過衆位了。”

“哈哈哈…好!還不知閣下名諱?”

林辰聽聞,在心裏想道:“自己初來邊境,人生地不熟,先試試他們,看他們怎麼說。”

摳門剋星 林辰抱拳回道:“在下名叫林辰!”

“好!歡迎林辰小兄弟加入煞血傭兵團,老疤當時說的都是氣話,魔獸山脈危險重重,如若真遇到什麼危險,衆兄弟們絕不會拋下任何一個夥伴不管的。”王老頭領笑着說道。

此刻自己回想前世也曾來過這裏,但魔獸山脈可沒有什麼天、地、玄、黃,字號閣樓。

林辰淡然道:“沒有想到這個地方變化這麼大”

王老頭領疑惑問道:“難道林小兄弟,之前就來過這裏?”

“王老頭領,你真會說笑,之前我纔多大啊,只是有所耳聞。”

林辰在心裏想道:“這老頭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嗯!說的對”

邊境也就是近幾年的變化,魔獸山脈妖獸衆多,自然會有較多的妖獸跑出山脈,最終導致獸潮來襲。

女帝親臨邊境,便建立了這四座閣樓下了符文屏障,這才壓制住妖獸的暴動。

林辰聞言冷聲道:“原來是這樣。”

林小兄弟老頭子告知你個祕密,魔獸山脈裏面最危險的不是妖獸,而是人!”

林辰聽聞點了點頭並未多言,王老頭領急忙拉住自己道:“來,林小兄弟先給你介紹介紹各位兄弟們”

刀疤就不用說了,肉體境七重修爲,天生神力,一把銀色大刀陪我老頭子闖蕩至今。

而身旁的這位俗稱鬼才鏢之稱,平常不怎麼愛說話,與暗器打了一輩子交道,是擊殺妖獸的得力一員,肉體境六重我們都叫他老鬼。

後面的十幾位兄弟們是與我等出生入死多年,誠心在我老頭子手底下拿命乾的。

突然!在閣樓的第二層走來一位身穿紅玫瑰緊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綠煙紗散花裙,腰間用金絲軟煙羅系成一個大大的蝴蝶結,鬢髮低垂斜插碧玉瓚鳳釵,顯的體態修長,妖妖豔豔勾人魂魄。

少女媚眼望去在坐的衆位道:“勇士們!魔獸山脈傳送門即將開啓,請衆位整理好隊伍準備出發。”

話音剛落,少女便轉身上了二層閣樓消失在衆人視線內。

林辰愕然詢問道:“這位女子是?”

王老頭領見林辰的驚愕模樣忍不住笑道:“林小兄弟,你可別打她的主意,她可是帝國之人,地字號閣樓是她管的,就連老頭子我也只知道這些,據說曾有一隊傭兵團對她說了輕薄的話,一夜之間,那傭兵團幾十人,咔嚓!”

林辰聞言一驚道:“這麼慘!”

突然!閣樓第一層大廳中央勁風席捲而來,衆人被這突如其來的勁風吹的睜不開雙眼。

自己見狀道:“傳送門終於開啓了。”

話音剛落,諾大的傳送門呈現在衆人眼前,映入眼簾的是個大型的黑色漩渦,整個一層大廳都被覆蓋,黑色漩渦內是無窮無盡的風暴。

林辰在心裏一驚道:“這難道就是傳送門?”

王老頭領笑道:“林小兄弟,別看了,快走!不能讓他們搶佔有利據點!”

王老頭領與刀疤等人第一個先進去,緊接着自己也從驚訝中回過神來,緊跟其後衝進了傳送門。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