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秦舒這時候已經恢復神色,跟着褚臨沉,淡然地開口道:「張姨。」

2022 年 4 月 12 日By 0 Comments

她一說話,張翼飛更是驚詫不已。

像,真是太像了!

不僅眉眼像,身形像,連聲音都像!

張太太剛回應完褚臨沉兩人,卻見自家兒子直勾勾地看着秦舒,不禁皺了下眉,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

「翼飛,這是褚少和少夫人,還不趕緊打聲招呼!」

張翼飛懵了,褚少夫人?

他看着秦舒,忍不住動了動唇,「你……」

「怎麼?張公子認識我太太?」褚臨沉眸光里透出一絲敏銳。

秦舒不著痕迹地皺了下眉,她匿名參加比賽,並不想被太多人知道。在這裏遇見張翼飛是個意外,要是這個時候被認出來就不好了。

看張翼飛眼裏的狐疑,他應該並不確定她的身份。

於是,她先開口說道:「張公子應該是認錯人了吧,我們之間從未見過面。」

張翼飛的確有點摸不準。

一是褚少夫人這個身份太過尊貴,怎麼想也不可能去參加一個醫學比賽。

二是,他從沒見過秦舒摘下口罩的樣子,無法確定她的相貌。

「嗯,是這樣的。」張翼飛含糊地應道。

幾人在病房裏閑聊,期間,張翼飛的目光始終落在秦舒身上。

褚臨沉見狀,不著痕迹地微微皺眉。三百年後,混亂虛空之地入口,諸多大羅金仙,帶著各自的門人,早早的就來到了此處,等待著鴻鈞老祖,開放前往那方剛開闢的大千世界。

茫茫混沌之中,熱鬧非凡,不時有大羅化成虹光,從周圍路過。

蘇牧行走在混沌氣流上,看著逐漸顯現出來的通道,問道:「雲霄道友這便是,鴻鈞道祖新開闢出來的

《從異界開始的諸天旅程》第六百五十三章前往混亂虛空之地(一) 譚清霧拿起手機,看了眼微信跟簡訊記錄,也沒有找到白辰跟她說要走了的消息。

正準備給白辰打一個電話,忽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腕,譚清霧轉身就看著白辰在這自己背後,她錘了他一下胸口,「我找了你一圈,你在我背後也不告訴我一聲。」

不等白辰回答,譚清霧拉著白辰的手往前走,來到了一個醫院內部的休息間,白辰將奶茶遞給她,「給你的。」

「你去買這個去了啊。」

除了奶茶,還有一份甜品店的甜品。

譚清霧眼前亮了一下,「我還以為你走了。」

「現在都十二點半了,你也餓了,還沒吃飯吧。」

白辰將奶茶插上吸管遞了過去。

譚清霧喝了一口,是她喜歡的楊枝甘露,三分甜剛剛好,「阿辰,你怎麼就買一杯啊,我喝了你不喝嗎?」

「我不喜歡喝這些。」

譚清霧自然是知道的,白辰這個大直男人,最不喜歡這些甜食奶茶之類的了。

不過,他居然主動給自己買了這些。

譚清霧忙了一上午,正是餓的時候。喝了一杯奶茶,頓時滿足極了,「你怎麼突然過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

「你先吃,吃完再說。」白辰幫她打開了慕斯蛋糕的盒子,裡面是一塊芝士慕斯。

「你怎麼知道這家的,這可是我最喜歡的糕點了,我們就去買過一次你就記得了啊。」譚清霧很開心,吃了一大口,「你嘗嘗,你嘗嘗,特別好吃!」

說著,她用小叉叉住了半塊,遞到了白辰唇邊。

白辰其實不喜歡吃這些的。

但是看著譚清霧明亮的眼睛,他低頭吃了一口,綿密的甜,帶著濃濃的芝士味道。

譚清霧忍不住問,「好吃嗎?好吃嗎?」

白辰點了頭。

「我就說好吃吧!下次我給你買!買藍莓味的。」

白辰想了想,從兜里拿了紙巾,擦了一下譚清霧的唇角上的蛋糕,譚清霧說,「聽到你來,我那些同事還想見見你呢。我跟你說,追求我的人可多了。」

白辰看著她的笑臉,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那我這麼幸運,能追到譚醫生。」

「那當然了。」

「好,等下個月,我請你們這些同事一起吃個飯。」

「好啊,可是為什麼是下個月啊,這周不可以嗎?」

白辰開口解釋道,「清霧,我來是有事跟你說,我可能,要去頌錄市半個月。」

「頌錄市?」譚清霧瞪大眼睛,「H國?」

「嗯。」

「你怎麼會要去這裡啊。」譚清霧看著他,似乎想要從男人的臉上看出來什麼。

她知道白辰很厲害,身手很好,跟白辰交往的這一段時間,她雖然不了解白辰的具體背景,但是也知道他身份不普通。

之前她鬧了點小脾氣,總覺得白辰對自己冷淡了不少。可他卻很認真的把手機遞給她,說可以隨便查他的手機聊天記錄之類的,他不會生氣。。 三天後,唐嘯派人傳來消息,昊天宗所有參戰弟子等人員,俱已集結完畢,只等唐元一到,便可全軍趕赴南部戰場,與滅魂聯盟南部主力軍匯合。

唐元收到消息之後,二話不說,便將這個消息告訴給了唐三,唐三也決定,即日便帶著小舞、唐昊、阿銀三人,趕赴北部戰場,與唐門、七寶琉璃宗、史萊克學院聯盟匯合。

臨走之前,唐三交給唐元兩枚小球,據說這是唐門獨有的暗器,名為「閻王帖」,毒性極強,觸之必死,威力之大,甚至可以威脅到封號斗羅。

當然,必須要是唐元和唐三這樣的封號斗羅級彆強者才可以。

在交給唐元這兩枚「閻王帖」的時候,唐三便已經將「閻王帖」的使用方法教給了唐元,以唐元的實力,暗中趁敵人不備打出「閻王帖」的話,即便是九十九級的封號斗羅,也要吃個大虧。

得到了「閻王帖」,唐元將之收好放入「星月之光」中,遂與唐三、唐昊、阿銀和小舞告別。

「小七,一定要注意安全,出門在外,事事與你大伯商量,本想這次和你媽媽見上一面的,不過這一次,恐怕一時半會兒,都見不著了。」

阿銀幫唐元理了理衣服,溫柔地提醒道。

唐元笑道:「您放心吧,母親,我不會有事的,至於您和我媽媽,等到戰況穩定了,也會見著的,這次去前線,我見到她,也把您的消息告訴給她聽,她一定也很開心的。」

阿銀溫柔一笑,點了點頭,但目光之中,卻仍有許多不舍,自己才和兒子待幾天啊,卻又要分別了。

唐昊這時候安慰她道:「好了,孩子長大了,做事有分寸,況且他這個實力,哪有那麼多危險?」

阿銀無奈笑道:「好吧,我這個做母親的,就是嘮叨嘮叨。」

唐元笑嘻嘻地道:「母親,那我走了,到時候等我把雪兒接回來,咱們一家就真的團圓啦。」

阿銀點點頭,欣慰道:「嗯,把自己和雪兒一起帶回來。」

唐元道:「好。」

說罷,唐元便向唐昊、唐三和小舞作了個道別的眼色,隨即便展開死神之翼,化作一道流光,向昊天宗的方向飛掠而去,眨眼間就消失在了天際。

待唐元離開之後,阿銀的目光一直放在唐元消失的方向,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唐昊嘆了口氣,對唐三道:「小三,我們也該啟程了吧。」

唐三知道唐昊的意思,是不想讓阿銀太過思念唐元,想轉移她的注意力。

於是,唐三點頭道:「嗯,爸、媽、小舞,我已經和老師他們取得聯繫了,我們這就前往北部戰場與他們匯合吧。」

唐昊正要說話,卻聽阿銀回過頭來,道:「好,我們走吧。」

說完,阿銀目光溫柔地看著唐昊,對他微微一笑。

她當然知道唐昊的心思,這份溫柔,雖然沒有說出口,卻已經向對方表明了心思。

……

話說唐元展翅高飛,很快就到了昊天宗。

唐元剛一到達村口,便有弟子等候多時了,將唐元引到村中,唐元便見得唐嘯、三長老、四長老、五長老、七長老五人,帶領著一眾弟子等待唐元的到來。

細數之下,約有二、三百人,其中二代、三代弟子居多,四代弟子極為少數,大多是魂王、魂帝的級別,三十級以下的,卻是一個也沒有。

「這麼多人?」唐元心中暗想道,「昊天宗這是舉宗盡出了么?」

彷彿看出了唐元心中所想,唐嘯便道:「大部分的弟子都在這裡了,我們經過商議,二長老留守宗門,除了宗門內的老幼婦孺之外,沒達到魂尊級別的弟子,都被留下來了,剩下的人,全部聚齊,與你一起開拔戰場。」

唐元點了點頭,道:「好是好,但是只有二長老留守宗門的話,我擔心……」

唐嘯擺了擺手,道:「你不用擔心,宗門的天塹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跨越的,況且二長老年紀雖然大了,但是打發一些擾人的蒼蠅,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武魂殿的大部分戰力都被牽制在戰場上,他們也抽不出身來對我們的後方做什麼。」

聽了唐嘯所言,唐元轉念一想,倒也合理,無極若想繞到後方,對昊天宗的老弱婦孺動手,最少要派出一個高等級的封號斗羅,即便是這等強者,武魂殿也沒多少,若是從戰場上抽身而出,所付出的代價,估計無極也不願意承受。

接著,唐嘯又道:「若非要給宗門留些火種,魂尊以下的弟子我都一個不剩地帶出來了,不過他們倒是十分積極,紛紛請戰,我只能告訴他們,只要突破到魂尊,就能出山加入戰鬥,他們這才消停,不過一個個地卯著勁呢,修鍊都比往常刻苦了許多。」

唐元笑道:「這是好事,戰爭之時,沒人能夠抽身世外,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宗門的弟子本就天賦不凡,有了這個壓力,再出幾尊高手,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唐嘯點了點頭,道:「小七啊,這一次,我們可算是全力以赴了,如果失敗的話……」

唐元搖頭笑道:「如果失敗的話,這世界就一起完蛋了。」

說這話時,唐元心中想著,要是失敗了,那麼這個世界,包括斗羅大陸,包括其他的位面,大家一起玩完,區區一個昊天宗,算得了什麼?

到那個時候,都是天魔的世界了,萬物生靈,都會被他們所奴役。

但是唐嘯卻沒聽出唐元話中的深意,只當唐元是說,失敗之後,武魂殿會大肆屠戮聯盟之內的勢力,昊天宗也無法倖免,一切反對武魂殿的人,都將消亡。

於是他點了點頭,嘆道:「是啊,不成功便成仁。」

唐元微微一笑,掃了所有雙眸中爆發著對戰鬥無比渴望的光芒的昊天宗弟子,心中大定,在戰爭的洗禮下,這將是一支鐵軍啊!

於是他道:「沒錯,不成功便成仁,我們出發!」

「好!我們出發!」唐嘯大笑三聲。

「出發!」

眾昊天宗弟子齊聲發出吼聲,於是,唐元在前,唐嘯與四大長老緊隨左右,一眾昊天宗弟子跟在後頭。

昊天宗大軍,一行浩浩蕩蕩,向南方而去。 小伙猶豫着,手上動了一下。

張凡看得出來,他的手指在微微地顫抖:兩萬元錢,對他是個極大的誘惑。

「嘻嘻……」

「呵呵……」

旁邊的幾個售車員工顯然平時就對小伙看不上眼,此時一齊發出輕微的嘲笑。

其實他們嘲笑是假的,真實原因是特別嫉妒小伙有人摔錢給他!

要是有人把錢摔到他們腳下,他們立馬彎腰撿起來。

小伙聽見笑聲,忙把手縮了回去,背在身後,「先生,這不關您的事,您去看您的車吧。」

「是不關我事,但是關公平正義的事。沒有打人理所當然地白打,這錢你應該收下!」張凡語重心長地勸道。

「我雖然窮,也特別需要錢,可是……這麼來的錢,還是不拿為好!」賣車小伙道。

「窮人,千萬別跟錢過不去!尤其是錢能幫到家人的時候,更是不要想多了。」張凡再次把錢送到小伙面前。

小伙往後倒了一步,還是不肯收下。

張凡想了一下,把提包拉開,把兩疊鈔票放進包里,從包里另外抽出兩疊鈔票,「扔在地上的錢你不要,那麼,這兩捆錢是我提包里的,你可以收下了吧。」

說着,不由分說,把小伙的手從背後拽過來,把錢塞到他手裏。

墨鏡男看着這一幕,非常得意,不斷地用眼神瞟著涵花和春花的胸,輕輕吹了一聲口哨,大聲對賣車小伙道:「好了,一巴掌兩萬,我們兩清了。」

然後指著周圍的售車工作人員道:「哪位想再挨一耳光?哈哈哈……本公子打人從來都不白打!小伙,我問你,你們車行最貴的是哪個款?我從前的一個女友結婚,我要一輛最好的送她!」

說着,又用眼光睄了涵花一下,看看涵花有沒有反應:我前女友我都送名車,你要是跟我,我送你什麼車你可以想像得到!

賣車小伙把錢揣起來,揉了揉臉,指著張凡,道:「這位先生正在看的這輛,就是我們車行最貴的車!」

墨鏡男一愣,感到有點打臉,很奇怪地看着張凡,嘴裏嘟囔道:「他不過是看看而已。好吧,我不跟他搶,等他欣賞完了,我就買它!我們先去看看別的車。」

說着,大步向旁邊的車走去。

賣車小伙把車門打開,請墨鏡男坐了進去。

不到幾秒鐘,墨鏡男就從車裏跳出來,大聲地道:「這車裏空間太小!我前女友喜歡大空間大排量的,你沒看見門前我的勞斯萊斯嗎?排量要大,我從來沒考慮過省油!明白嗎?」

「明白明白。」

「還有,我買車從來都是要求外型要酷!外形酷,比車本身性能更重要知道嗎?耐用性對於我們經常換車的人來說沒有必要考慮!我家車庫裏十幾輛好車,沒有哪輛跑過五萬公里的。一過五萬,對於我來說,就是廢車,明白嗎?」墨鏡男聲音更大了,一邊說一邊繼續猛看涵花和春花,饞得已經是水漬漬的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