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程諭素來不喜歡血,不作任何的殺生,且是暈血,便是一點點的血色都是見不得。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便是不敢見血,便是將眼睛閉上。」

以前顧晚娘與程諭起初淪落在西街的時候,只能自己動手殺了活魚活雞,程諭見不得血,這些只能是顧晚娘自己動手來,但是顧晚娘每次也是下不了手……

那時,程諭也總是拿這句話安慰了自己,見不得便是閉上。只是這閉上,便是不在了?睜開眼,也還是這一地的殘局。

倒是後來幸虧,顧晚娘與程諭日漸淪落,別說是雞魚這等活物,日後連是麵食都是吃不到,倒是免了這因為吃食一事殺生。

程諭話音剛落,顧晚娘便知看到程諭身形搖晃,臉色蒼白得站都是站不穩了。

這見不得血的毛病倒是與一隻都不曾變了。

顧璟好不容易甩了那世子夫人,見著這滿地的殘局,自然也是驚了。

顧璟來得正好,扶住了快些摔倒的程諭,叫了程諭跟著的小廝。

「你家公子見不得血,恐是要休息,你且扶著你公子快些去客房休息,然後是換了這衣裳。」

顧璟說完又是看著秦王,「表兄,如此可好?」

「自是別傷著了程諭。」秦王急忙是喚來了人。

秦王故意怪罪楊隋,「日後做事,萬不可這般魯莽,怎可輕易在人眼前見血,若是驚了人怎麼辦?」

青城好不心疼程諭這般模樣,一直盯著程諭的不願意鬆開眼。若是說青城有如何時候會有的那少女模樣,那自然只能是在程諭的跟前了。

青城更甚至是挪著步子,想是要跟著安頓程諭的小廝一道去照顧程諭。

「青城!」

秦王叫住了青城,他今日可是不想再看到青城公主了。

秦王掃了一眼青城身後跟著的丫鬟婆子,那些丫鬟婆子盡數跪在了秦王的跟前。

「是奴婢不曾照料得好公主殿下,讓公主殿下受驚了,還請秦王殿下饒命。」

秦王饒命?秦王叫住了青城,他今日可是不想再看到青城公主了。

秦王掃了一眼青城身後跟著的丫鬟婆子,那些丫鬟婆子盡數跪在了秦王的跟前。

「是奴婢不曾照料得好公主殿下,讓公主殿下受驚了,還請秦王殿下饒命。」

秦王饒命?

「」

書客居閱讀網址: 顧晚娘瞧著那青城與秦王,秦王必定不是當真罰了青城公主,不過是以示刑罰,以平息眾怒而已。

前世這個時候,那胡族也是進京了,只是卻不曾傳出來什麼和親一事。這宮中適齡和親的公主只有青城公主一位,但是皇后自然不是會讓一個嫡出的公主和親,如此便只能再公卿之家,尋找可以替代青城的人……

青城打人的舉動在眾人的眼前,秦王自然不能是因為青城是公主的緣故,便是輕易繞了青城。

青城不敢當眾忤逆秦王,但是卻不代表由的秦王安排了。

「皇兄,我只是想揮舞著鞭子,趕走那瘋馬而已。」

秦王細細看著青城公主,「公主不適,扶著公主去休息罷。」

青城不願意走,她可是放心不下程諭,一心都是跳到了程諭的身旁。

「我……」

「皇後娘娘駕到。」

藍姑娘復仇攻略 尖尖的嗓音從顧晚娘的身後傳來,顧晚娘回頭便是瞧見在眾人簇擁之下走來的皇后,皇后因為在未太后侍疾的緣故,不曾著盛裝,也不曾著的太素凈。

青城與秦王都是長得像皇后,皇后的容貌大氣,只是生在男子的身上是極為俊朗秀氣,但是生在女子的臉上,瞧起來都頗有些男相。

青城與皇后都是這般容貌,比起來長安城中俊朗非凡的秦王,皇后與青城的樣貌都只算得上上乘。只是皇后比起來青城瞧起來平和了許多,許是多年歲月磨鍊,皇后的情緒早就是收斂得乾乾淨淨。

「見過皇後娘娘,娘娘千歲。」

「兒臣見過母后。」

皇后第一眼便是看在青城的身上,青城的不遠處,還有剛才從手裡丟下的馬鞭。

青城攙扶住皇后,「母后你可是來了,你都不知道今日盛會,兒臣可是想死母后了。」

皇后在宮中侍疾,自是不會輕易出宮,若是出宮自然是有要事。在長安城,輕易能讓皇后在這般時候出宮的,自然是青城公主。秦王的眼神瞧在青城的臉上,臉色鐵青。

「母后,今日蹴鞠大賽出了一匹瘋馬,母后還是不要待在此處,免是驚了母后鳳體。」

皇后的眼著在身上染上灰塵的顧晚娘,顧晚娘的簪子亂了幾根,是方才摔在地上的時候碰亂了的。

「你,是哪家姑娘?」

https://ptt9.com/120646/ 皇后看著這一地的狼藉,自然是知道是出自青城的手筆,而為的就是這個女子。

青城派人說是秦王的寵妾,但顧晚娘還梳著小姑子的髮髻,別說是秦王的寵妾,恐是還不曾許了人家。

世子夫人聞訊趕來,替顧晚娘回答了。

「回娘娘的話,這是顧府的三姑娘,方才被馬驚了,現在倒是不曾反映了過來,免是唐突了娘娘。淑娘,將晚娘帶下去休息。」

顧淑娘還是那榮寵不驚的模樣,攙扶住顧晚娘的手,想是應著世子夫人的話,將顧晚娘帶離。

顧晚娘雖然是亂了妝發,但是她那身上穿著的那身錦瑟雲紋的衣,皇后不會不認識,皇后還曾得知秦王從南地,花重金從一個商人的手裡,買下來了這雲裳,用來給青城做生辰禮。

青城比起來顧晚娘是個骨骼粗大的,這衣裳穿在顧晚娘的身上,自然是比青城好看。

皇后笑著,「正是因為在秦王的面前驚了顧府的三姑娘,我這才是要與顧府,與南陽侯老太君道歉才是。」

若是與顧府結親,皇后第一瞧中的自然是自己的侄女,顧淑娘。顧淑娘是皇后瞧著長大的,容貌才情自然是錯不了。

但若是讓秦王納娶了顧淑娘,以南陽侯府的秉性,更以舅家對著外甥女的疼愛,自然便只能是當正妃。如此秦王便只能再娶大將軍之女、平王郡主為側妃了……

側妃自然是納不到這般的貴女,其實比起來娶顧淑娘做正妃,皇后更中意顧晚娘這側妃。

一道都是這與南陽侯結親,讓南陽侯府成為秦王助力,南陽府如此大不如前,皇后與秦王為何要以大謀小?

顧晚娘自然不能避開秦王,只能與皇后請安。

「勞娘娘記掛,晚娘尚好。」

皇后打量著顧晚娘的樣貌,那抬起來的眉眼之中,讓皇后一怔,仿若是瞧見了當初的那個女子,那個曾經皇后的閨中密友。

「你倒是與母親很相似了。」

皇后笑著讓服禮的顧晚娘起身來,然後靠近顧晚娘,取下來自己手腕之上的一個玉鐲子,「這錦繡暗雲紋裳,最適合配上這紅玉鐲子,而不是這翠玉鐲子。」

皇后親自給顧晚娘帶上了這玉鐲子,在場的人中,都不曾想到皇後會有這般舉動。

顧晚娘又是想與皇後行大禮,但是皇后卻阻了顧晚娘的動作。「都是秦王與青城今日有所疏忽,這才是驚了你,是本宮的不對,這算是本宮與你賠罪的。」

「怎敢勞煩娘娘大駕,是晚娘自己不曾站穩,這才是摔倒在地。」

何人敢是說皇後娘娘不對了?

皇后輕飄飄的一句話便是將青城的罪責給揭過去了,不是青城刻意而為,只是青城稍有疏忽而已。

皇后很喜歡顧晚娘這息事寧人的態度了,眼神微微的與秦王對視了一眼,倒是對秦王自己這個選擇,還算是滿意了。

顧晚娘不願意收,但是不敢不收,世子夫人似乎是怕顧晚娘當中忤逆了皇後娘娘,便是讓了顧晚娘手下這玉鐲子。

「皇後娘娘恩賜,倒是抬舉晚娘了。」

青城見著皇后不僅不曾罰了顧晚娘,還是賞賜顧晚娘玉鐲子,「母后!」

青城想要的是皇后見著這女子勾引了秦王,將她仗責丟在亂葬崗才是。

見著青城這般,秦王愈發不滿起來,當著如此多人的面不罰了青城,連是秦王的面上都是揭不過去。

「母后,近來匈奴使臣進宮朝貢,青城不適,還是在鸞殿多休息才是。」

提起來朝貢的匈奴,皇后的臉色一閃而過的不悅,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皇后還是那個從容大度,不曾有任何所失的皇后。

「公主殿下不適,帶著青城回鸞殿休息。」

皇后發話,無人敢說不字,青城更是憋著話,只得是瞪著顧晚娘,便是被嬤嬤給帶走了。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皇後幾乎是讓人強行將青城帶走了,如此倒是在場都是安靜了許多。

顧晚娘見著青城在自己的跟前離開,身上那摔在地下的傷口竟然都隱隱的疼起來。

皇后,「淑娘,還不帶著你妹妹早著下去休息。」

「淑娘這便去。」

顧晚娘與顧淑娘雖然是姐妹,但是到底生疏,顧晚娘便是二世都不曾被顧淑娘像今天這般攙扶過。

「二姐姐可以鬆手了,晚娘無事,可以自己走去客房休息。」

顧淑娘也不多堅持,便是鬆了手,讓顧晚娘自己走去。

方才青城的那一鞭子,雖然不曾真的甩在顧晚娘的身上,但是那一鞭子的風,卻就在顧晚娘的跟前,刮過顧晚娘的臉。

顧晚娘走遠便只聽到皇後主持大局的聲音,「今日之事實數意外,但是耽擱了蹴鞠大賽,還是快些讓蹴鞠大賽接著,免是誤了時候了。」

不論是多大的事兒,秦王一心要組了的蹴鞠大賽卻不能耽誤了。

顧晚娘跟前的丫鬟婆子不知道被世子夫人差遣到了那個地方,顧晚娘不曾有人攙扶,走遠了當真是腳步虛無,有些無力,差點摔倒在地。

那四濺的血,程諭被溫熱的血浸泡的後背,顧晚娘一怔,差點整個人摔倒在地。

九天道庭 顧晚娘不曾真的摔倒在地,被人扶住了。

「現在知道后怕了?若是招惹不起,便不要招惹皇家人,皇家顯赫,但是最終被牽扯傷害的人,還是你自己。」

顧淑娘還是跟在了顧晚娘的身後,不曾當真讓她自己一個人去了客房。

顧淑娘其實一開始的時候,便看到了顧晚娘蒼白的臉,更甚至是有些走不穩的步子。

「多謝二姐姐今日出手相助。」

顧淑娘:「倒不是我有意要救你,皇后的旨意,我不能不聽。」

顧晚娘應了聲。

「發生了這些事情但是我拖累二哥哥了,也不知道二哥哥一人,是否可以將這蹴鞠大賽給踢好了。」若是因為顧晚娘拖累了程諭,最後連累了顧璟,顧晚娘當真是歉意,顧璟明明準備了這麼久,一心都只是為了這個蹴鞠大賽,最後……

顧淑娘但是不曾有過多的惋惜,「顧璟這廝便是沒心沒肺一人,如此倒是也好,不論是出了什麼事,顧璟都不會放在心上。這事兒不論多麼可惜,在他眼中,過去了便是過去了。」

若是如此,便是最好不過了,顧晚娘也不至於是那麼內疚。

顧晚娘去了休息的客房,顧淑娘也不曾離開,便是陪著顧晚娘在一起。

顧晚娘並不曾當真的休息了,顧晚娘可是活過一世的人,見過這般多的生死,便是慌張也不能當真的誤事了。

手上皇后賞賜的紅玉鐲子是上好的琥珀玉,有些內里的紋路,精秀的很。

「這玉鐲子是皇後娘娘很喜歡的一個物件,如今賞賜給你,必定是賞識你。」

皇后不曾有必要去賞識顧晚娘,與顧晚娘示好,若是與顧晚娘示好了,必定不會只是為今日的事情,給顧晚娘賞賜。皇后是何人,不曾怪罪的顧晚娘,便是夠了。若有重複刷新后再看!!!

皇後幾乎是讓人強行將青城帶走了,如此倒是在場都是安靜了許多。

顧晚娘見著青城在自己的跟前離開,身上那摔在地下的傷口竟然都隱隱的疼起來。

皇后,「淑娘,還不帶著你妹妹早著下去休息。」

「淑娘這便去。」

顧晚娘與顧淑娘雖然是姐妹,但是到底生疏,顧晚娘便是二世都不曾被顧淑娘像今天這般攙扶過。

「二姐姐可以鬆手了,晚娘無事,可以自己走去客房休息。」

顧淑娘也不多堅持,便是鬆了手,讓顧晚娘自己走去。

方才青城的那一鞭子,雖然不曾真的甩在顧晚娘的身上,但是那一鞭子的風,卻就在顧晚娘的跟前,刮過顧晚娘的臉。

顧晚娘走遠便只聽到皇後主持大局的聲音,「今日之事實數意外,但是耽擱了蹴鞠大賽,還是快些讓蹴鞠大賽接著,免是誤了時候了。」

不論是多大的事兒,秦王一心要組了的蹴鞠大賽卻不能耽誤了。

顧晚娘跟前的丫鬟婆子不知道被世子夫人差遣到了那個地方,顧晚娘不曾有人攙扶,走遠了當真是腳步虛無,有些無力,差點摔倒在地。

那四濺的血,程諭被溫熱的血浸泡的後背,顧晚娘一怔,差點整個人摔倒在地。

顧晚娘不曾真的摔倒在地,被人扶住了。

「現在知道后怕了?若是招惹不起,便不要招惹皇家人,皇家顯赫,但是最終被牽扯傷害的人,還是你自己。」

顧淑娘還是跟在了顧晚娘的身後,不曾當真讓她自己一個人去了客房。

顧淑娘其實一開始的時候,便看到了顧晚娘蒼白的臉,更甚至是有些走不穩的步子。

「多謝二姐姐今日出手相助。」

顧淑娘:「倒不是我有意要救你,皇后的旨意,我不能不聽。」

顧晚娘應了聲。

「發生了這些事情但是我拖累二哥哥了,也不知道二哥哥一人,是否可以將這蹴鞠大賽給踢好了。」若是因為顧晚娘拖累了程諭,最後連累了顧璟,顧晚娘當真是歉意,顧璟明明準備了這麼久,一心都只是為了這個蹴鞠大賽,最後……

顧淑娘但是不曾有過多的惋惜,「顧璟這廝便是沒心沒肺一人,如此倒是也好,不論是出了什麼事,顧璟都不會放在心上。這事兒不論多麼可惜,在他眼中,過去了便是過去了。」

若是如此,便是最好不過了,顧晚娘也不至於是那麼內疚。

顧晚娘去了休息的客房,顧淑娘也不曾離開,便是陪著顧晚娘在一起。

顧晚娘並不曾當真的休息了,顧晚娘可是活過一世的人,見過這般多的生死,便是慌張也不能當真的誤事了。

手上皇后賞賜的紅玉鐲子是上好的琥珀玉,有些內里的紋路,精秀的很。

「這玉鐲子是皇後娘娘很喜歡的一個物件,如今賞賜給你,必定是賞識你。」

皇后不曾有必要去賞識顧晚娘,與顧晚娘示好,若是與顧晚娘示好了,必定不會只是為今日的事情,給顧晚娘賞賜。皇后是何人,不曾怪罪的顧晚娘,便是夠了。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顧晚娘不過是稍作休息,便是有皇後派來的嬤嬤,著重的替顧晚娘整理了妝容,這才是重新去瞧了比賽。

因得中途耽誤了,便是中場休息了片刻,最後因得程諭身體不適的緣故,程諭與顧璟倒是不曾組到了一起。顧璟只得,也是尋了一個隊友也被那瘋馬踢傷的人,臨時組隊了。

顧晚娘去的時候,賽程已經是過半了,若是程諭與顧璟一道,因得程諭與顧璟默契的緣故,倒是與宋堯臣倒也是勢均力敵。

現在,沒了程諭,倒是只是顧璟與宋堯臣二人的賽事了。

二人都是掐著一口氣,誰也是不饒了誰。

這場景倒是與前世的一樣,只是前世顧璟不曾與宋堯臣拖延了這般久,今生顧璟還是有些準備了。

顧月娘自皇後到場送與顧晚娘手鐲之後,眼便是一直瞪著顧晚娘的手鐲,眼珠子想是要將顧晚娘的手鐲,從顧晚娘的手腕上,扒拉下一樣。

顧晚娘無意的回頭瞧著顧月娘,只見顧月娘離得自己很近。

顧月娘壓低了聲音,在顧晚娘的耳邊小聲道:「顧晚娘,你別是以為你得了皇后一個玉鐲子,你便是能入得了秦王府。」

「那不過是皇後娘娘見著你被那瘋馬驚了,這才是將東西賞賜給你壓驚。」

顧晚娘:「四妹妹說的是。」

顧晚娘倒是順著顧月娘去了,顧月娘一咬牙,只覺得顧晚娘今日是攀上了皇后的高枝,便是瞧都是不瞧自己了。

「秦王殿下是如何人物,顧晚娘,你遲早有一天是會後悔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