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穆塵雪和竺興修壓根沒理會過他,完全把他當做透明人。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你是怎麼知道的?”穆塵雪將信將疑。

雖說這竺興修給人感覺浪蕩不羈,但做事情還是可信的。

再加上這些時日跟他的接觸,發現他並不像對凌天有什麼惡毒歹心之人。

“他!”

竺興修一把將仇正合拉了過來。

此刻,穆塵雪纔再次把目光放回到仇正合的身上。

“他?”

看着被五花大綁,口裏還塞着一條粗麻布的仇正合,穆塵雪很是懷疑。

“七師兄,給小師妹說說吧。”

竺興修將仇正合嘴裏塞着的粗麻步扯了下來。

仇正合這才鬆了口氣。嘴巴還一個勁的亂動着,好似在放鬆。

“快說。不然我殺了你。”

噌!

穆塵雪頓時將靈月追風劍拔了出來。一道寒芒從仇正合的臉上掠過。

仇正合趕忙開口:“我說我說,小師妹彆着急啊!師父他真的沒事!”

仇正合開始把之前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跟穆塵雪再說了一遍。

聽得穆塵雪一愣一愣的,因爲她想知道的是,凌天跟魯修遠當時發生了什麼。是如何擊殺魯修遠的?

“你說你們缺不缺德,人死了,都入土爲安了。你們竟然還要着刨人墳墓。帶走人家的屍體。真是可恨至極。”

“沒錯。所以,我才把他給綁了。”竺興修趕忙附和到。

仇正合一聽不樂意了。

你孃的竺興修,你不是讓我跟你演出戲嗎?不然你能綁得了我。

“這種人就應該千刀萬剮。鞭屍。”

“沒錯。千刀萬剮,鞭屍。”

仇正合一聽,臉都黑了。

你孃的竺興修,你這是坑我啊!

當即就要開口解釋。誰知道竺興修一把將粗麻布塞進了仇正合的口中。

“小師妹,你在這裏守着。我把這個十惡不赦的七師兄帶下去嚴加看管。”

“最好打一頓。”

聞言,仇正合那叫一個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

竺興修一聽,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小師妹,變了!以前的她可不會這樣。現在竟然……好事!好事!人總是要成長的!

竺興修拉着仇正合離開了**。

穆塵雪守在密室門外,一步未曾離開。

而密室內,凌天躺在石塊上凝神靜氣起來。他實在沒有想到這《奇門九技錄》如此厲害。

如果強行參悟,只會適得其反。輕則身體會承受不住,影響修煉,重則可能會死也說不定。

“看來修煉就得循環漸進,穩紮穩打纔是長久之計。”

雖說是凝神靜氣,但凌天發現自己壓根沒有氣力凝聚,體內此刻彷彿被無數渾濁的氣體堵塞了經脈一樣。

丹田的靈力根本沒有辦法提引出來,也無法從外面吸收靈氣進入。

“內外都行不通!這可如何是好?”

突然,凌天發覺自己五臟六腑,四肢百骸比之前的不適感更加強烈了。

如同被一隻只無形的手緊緊握住了一般,那些器髒,那些經脈,真的就快要被捏爆了。

“不好。一定要疏通打散這股渾濁之氣。不然,我真會死!”

凌天冒出一身冷汗。

“塵雪,嘔~塵,塵雪,嘔~”

凌天站起身來之後,試圖呼喚穆塵雪進來。

但是剛坐起身來,凌天發覺自己如同身處漩渦之中,隨着漩渦不停飛速轉圈。

此刻,他嘔出來的,是鮮血!

“塵,雪,進來!”

凌天使出了全身所有的力氣,對着密室大門叫喚。

穆塵雪之前就隱約聽見凌天好像在叫自己,側耳傾聽。

現在頓時提高了音量的聲音傳來,穆塵雪聽得清清楚楚的。

甚至以她武王初期境界的修爲,她明顯聽出凌天的聲音很是虛弱無力。

“師父。”

穆塵雪當即打開密室之門,一下飛躍而進。

看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凌天,她趕忙衝了過去。

當扶起凌天一看,不僅那張臉紅得發紫,凡是能看見的地方都是紫色的。

如此詭異的現象,她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哪裏知道怎麼回事,嗚的一下,差點沒哭出聲來。

“師父,你怎麼了?你沒事吧?你別嚇塵雪!師父~”

“快,用靈力,擊打爲師,各大要穴。疏通~”

噗通!

凌天當即一大口鮮血噴出。隨即昏死過去。

她更是着急不已。她趕緊把凌天扶坐起來,隨後開始凝聚靈力擊打凌天身上各大要穴。

她也不知道有沒有用,但師父在這種危急關頭竟然讓自己進來。肯定是深思熟慮過的決定。

穆塵雪不再猶豫,趕緊開始對凌天進行靈力的輸送。

原本以爲會很簡單,誰知道她雙掌貼緊凌天后背開始第一次傳送靈力,卻發現靈力如同被什麼東西死死擋住了一般。

根本無法進入凌天的體內。

她這下又着急了起來。

加大靈力再次擊打凌天要穴,隨後將大部分靈力集中在右掌之上。

“啊!”

一聲低喝,穆塵雪右掌迅疾有力的拍打在凌天的胸口之上。

咚!

一聲悶響,穆塵雪右掌上的靈力瞬間朝着凌天的胸口翻滾涌去。

可是,仍舊被擋住了!

穆塵雪從未碰到過這般事情,也可以說是第一次替人打通經脈。

再加上,凌天情況特殊,她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這到底怎麼回事?爲何師父體內有股莫名的力量擋住我的靈力傳輸進去?”

穆塵雪此刻大汗淋漓,看着凌天身上的紫色開始有些發黑,她的內心更是焦急萬分。 “師父該不會要死吧?要叫竺師兄過來才行。不,不可以。竺師兄說不定會趁機對師父下毒手也說不定。那我該怎麼辦?”

穆塵雪現在的腦袋有些亂。

她實在沒有任何辦法了。看着凌天如此情況,她只剩下了焦急。

正所謂病急亂投醫。

穆塵雪也不管不顧了,她凝聚全身的靈力於右掌之上,再次對着凌天的胸口一掌猛拍了過去。

砰!

一聲悶響,靈力震盪,一股強勁淳厚的靈力即可從穆塵雪的右掌迸射而出。 都市之至尊神豪系統 直接朝着凌天胸口猛衝而去。

咚!

靈力再次被擋住。

穆塵雪再次發力,丹田內最後一絲的靈力都被提引出來,直接涌上右掌。

再次對抵擋自己靈力進入凌天體內的那股力量發起了衝擊。

一次次衝撞,穆塵雪已經汗流浹背,全身如同淋雨一般溼透了。

突然,她覺得凌天體內的那股力量好像有些鬆動的感覺。

當即維持着所有的靈力進行衝擊。

爲了保持住這股力量不變,她不得不把自己如何都不捨得服用的“納氣速靈內化丹”,一口氣把剩下的兩粒丹藥都吞下了肚。

轟!

氣海丹田瞬間被極大撐開,穆塵雪快速運轉《蓮芯花舞圖》功法。

一股股天地靈氣頓時朝着她瘋狂涌去。

此刻的她就像是瘋狂的風穴,正不斷吸收着四周的天地靈氣進入體內。

隨後,在丹田之中快速凝聚提煉內化。

剛內化完,她便將這股靈力迅速的輸送到右掌之上。用以衝擊凌天體內的那股無形之力。

一遍遍循環往復,穆塵雪還是第一次感覺到擁有無盡靈力的強大感。

“或許,師父就是這般的厲害。”穆塵雪內心感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