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穆璃的身子直接暴露在了巨浪的面前。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在巨浪近身的那一刻,穆璃的身體猛然一震,一股龐大的能量順著穆璃的身體與巨浪接觸的地方湧入,在她的身體里肆意凌虐著,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噗!」鮮血從她的口中噴出,瞬間就融入了周圍的巨浪之中,了無蹤跡。

穆璃雙目圓睜,只覺得渾身上下一陣劇痛,一滴滴血珠從她渾身上下的毛孔中冒出來,又馬上被水流衝去。

隨即,麻麻的感覺開始侵襲自己的神經,眼前一陣恍惚,黑乎乎密密麻麻的黑點又開始閃爍。

在昏迷之前,穆璃猛然間想起當時小白貓送她過來的時候說的話。

「以後的任務,我就不跟著你了。如果遇到什麼處理不了的難題的話,在心中呼喊三次『阿喵快來!』,我就去幫你。」

穆璃像是溺水的人猛然間抓住了一根稻草一樣,快速的在心中大喊了三聲「阿喵快來!」。

似乎耗盡了畢生的力氣,穆璃喊完之後,便徹底陷入了黑暗之中,暈了過去。

無邊的巨浪之中,穆璃的身體夾在中間,被巨大的能量所擠壓著,眼看下一刻就要血肉模糊……

突然,一道蒙蒙的淡黃色光輝從穆璃的體內溢出,瞬間便覆蓋在了穆璃的身上。

那薄薄的淡黃色光輝在巨浪的侵蝕下,不停的閃爍著,每一刻都搖搖欲墜,似乎下一秒就要崩潰,卻一直堅挺地頑強地堅持著。

良久,巨浪退去,淡黃色光芒包裹著穆璃的身體在再度恢復平靜的海面上漂浮著,那淡黃色光輝在保護著穆璃不在毫不知情的狀況下淹死!

穆璃就這麼順著海上的波濤漂浮著,不知道漂浮了多久,也不知道漂浮到了哪裡。

某一刻,原本一直都穩定地散發著光輝的淡黃色突然開始閃爍起來,忽明忽暗,然後,徹底消失在穆璃的體內。

失去了淡黃色光輝的保護,穆璃的身體漸漸地違反常理地向著海中沉去……

……

系統空間里,小白貓從光屏前抬起頭,眯了眯自己的貓眼,愜意的伸了個懶腰,終於忙完了啊!

「空!」小白貓扭頭,沖著虛空中的某處喊道。

「在!喵boss!」空的聲音悠悠的響起。

「小璃那邊怎麼樣了?」小白貓舔了舔爪子,穆璃呼叫他的時候他就知道了,只是這裡實在脫不開手,那邊的情況又沒有危急到自己實在非去不可,便把小璃的安全交給了空。

妖孽兒子腹黑孃親 「已經成功的度過了海嘯,目前正漂浮在海面上,身體機能也在逐漸恢復,預計還有兩個小時就能醒了。嗯,目前是三號系統在照看小璃小姐的情況。」空回答道。

「喵~把小璃的圖像調出來。」小白貓有些好奇,穆璃現在到底成長到了什麼地步。

……

「警告!警告!三號系統檢測到不明物質的干擾,已自動停止運行!」

空還沒來得及回答,尖利的系統提示音便響徹了整個空間。

三號系統!那不是剛剛自己分配到保護小璃安全的系統么!

小白貓「蹭」的從地上竄起來,一臉緊張,「發生了什麼!」

「警告!警告!系統失去與宿主的聯繫!」

什麼情況!小白貓連忙調出光屏,一臉焦急的在上面鼓搗了半天,卻還是聯繫不上穆璃……

「喵!」小白貓氣急敗壞的叫聲回蕩在系統空間里,然而,依舊沒有穆璃的消息。

……

卻說穆璃,她還處於昏迷狀態,便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牽引著,緩緩的向著海底深處沉去。

按理說,一個大活人毫無知覺地被沉入海底,妥妥的要溺水而死。

但是,穆璃的情況卻有些特殊。

剛剛沉入海面之下的時候,還有幾個零星的氣泡從她口鼻之中冒出,然而隨著她的身體漸漸下沉,她卻像是睡著了一樣,不需要呼吸,也沒有溺水的跡象,就這麼安然地睡著,宛如水中的……額……王子?

碧波蕩漾,折射著七彩的陽光的水波宛如一隻只若若無骨的小手,推揉著穆璃的身子緩緩向下方沉去。

……

隨著深度漸漸增加,光線也漸漸變得暗淡起來。

半個小時后,穆璃的身體已經被冥冥中的力量推到了接近海底的地方。

頭頂上,已經毫無陽光的蹤跡,但是這裡卻一點都不黑暗,因為,放眼望去,整片海底,都布滿了一個個小小的光點,彙集起來,就像是一片光的海洋。

幽幽的銀色光芒一直蔓延到距離海底有七米高的地方,照亮了緩緩下沉的的沉睡中的穆璃。

伴隨著幽幽的光芒,穆璃的身體落在了海底柔軟的沙面上,在穆璃落地前一刻,她身下的無數小光點像是突然收到了驚嚇,一瞬間四散開了去,留下了一片真空。

光點一散開,穆璃的身邊頓時暗淡了下來。

良久,見穆璃這個從天而降的巨大「物體」毫無動靜,周圍的小光點才漸漸互相推揉著探頭探腦地向著穆璃的身邊擠過來。

離得近了,才發現,原來這一個個小光點竟然是一隻只只有四分之一個手掌大小的發光小水母。

水母的主體呈倒扣的杯狀,下方捲曲的觸鬚隨著水波靜靜地漂浮著,通體半透明,散發著幽幽的銀光。

透過倒扣的杯狀主體向里看去,隱隱約約能夠看見裡面小小的嫣紅的心臟,正在一顫一顫地跳動著。

整隻水母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夜裡的燈塔。

一座座小小的燈塔將穆璃團團圍住,一時之間,穆璃就像是被銀白色花環圍繞著的海神之子,靜靜的長眠於海底……(未完待續。) 胖胖要考試了……快來祝福胖胖考高分!么么噠

+++++

水母們伸出自己柔軟而嬌小的觸鬚,輕輕的在穆璃的身上試探著,一觸即回,嬌小的身子一下子竄到了一米開外。

試探過後,穆璃依然靜靜的躺著,一動不動。

水母們發現似乎沒有什麼不妥,終於再次圍了上來,在穆璃的身上四處晃蕩著。

有的在穆璃微微張開的手掌中蹭來蹭去,有的浮在上方靜靜地觀察著穆璃的容貌,還有的用自己小小的觸鬚拂過穆璃身上被巨浪壓迫出的尚未癒合的結了痂的傷口……

水母們本是非常謹慎的,從來不會對陌生的來客如此親昵。可是,穆璃不一樣,它們能夠感受到穆璃從內到外散發出的一絲絲熟悉的氣息,那是它們同類的氣息。

因此,水母們對著穆璃,有著一種天然的親近感。

……

「嗯?」穆璃終於悠悠的轉醒,渾身上下隱隱約約的疼痛不由得讓她倒吸了一口冷氣。

哦,這裡沒有空氣,那就倒吸了一口冷水好了。

穆璃用精神力掃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不由得再次吸了一口……冷水……

怪不得她現在的感覺比剛穿過來的時候還要難受,感情她的體內已經是慘不忍睹了。

肋骨斷了三根不說,全身上下還到處都是淤積的血塊,硌得穆璃生疼。

體內的狀況不好,體外的狀況也不怎麼樣。

由於海嘯巨大的壓迫,穆璃體表的毛細血管幾乎全部崩裂,滲出的血液又被海水所洗刷,因此她的身上現在是坑坑窪窪的,一小塊一小塊的血痂分散在全身各處,而更多的,是表皮下面毛細血管斷裂處的痂。

穆璃試著輕輕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的皮膚都是僵硬的,稍微動一下就疼。

看來,海嘯的威力是在是太大了啊!雖說她給自己加了那麼多層的水之守護,卻還是沒能堅持幾秒鐘,被巨浪給拍了一下。

還好自己在危急時刻呼喊了小白貓,要不然,現在自己說不定就只剩下一團肉泥了!

不過,為什麼小白貓救了自己,卻沒有等到自己醒來呢?還有,大叔那邊的商隊現在又怎麼樣了?他……還活著么?

穆璃的動作驚散了周圍的水母,她身旁的光線也一下子暗淡了下來。

紅樓庶長子 光線突然間的變化終於引起了穆璃的注意,她緩緩抬頭,終於看清楚了這一片銀色的海洋,一時之間不由得有些微怔。

這裡……是海底?

穆璃感受著身邊微微蕩漾的水波,手臂劃出,能感覺到水中特有的阻力,而旁邊,各種水生植物隨著水波伸展著自己的身軀,不遠處,一隻只小巧可愛的水母正舞動著它們柔軟的觸鬚。

這裡,真的是海底!

可是,為什麼自己不需要呼吸呢?

醒來這麼久,穆璃卻沒有感受到絲毫缺氧的感覺,眼睛也能正常的睜開,不像是在泳池裡睜眼那樣,會感到陣陣刺痛。

難道,這裡其實不是海底,而是我的精神世界?

穆璃突然想到了另外一個同樣是浸在水中,卻不需要呼吸的地方。

可是,那個透明的光球呢?這些多出來的水生生物又是什麼鬼?

穆璃心念一動,精神力迅速的沉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還是那個透明的光球,不過這次空間遼闊了許多,外面還是碧波蕩漾,跟自己剛剛看到的海底世界完全不一樣。

再次回神,穆璃已經可以確定了,這裡就是真正的海底世界,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可以像在陸地上一樣在海底正常的生活。

穆璃陷入了沉思,旁邊的水母卻再次忍不住冥冥中那種熟悉感靠了上來,將穆璃團團圍住。

被一群散著銀色光芒的水母圍住,穆璃不由得下了一跳。

要知道,許多水母的觸手中可是帶著毒的!這麼多水母圍上來,要是一隻蟄她一下,她就要徹底玩玩!

剛想要釋放水之守護,第一隻水母的觸手卻已經挨在了她的身上。

咦?軟軟的,涼涼的,好像,沒有傳說中的刺痛感?

穆璃稍稍停頓,瞬間,其他水母也紛紛圍了上來,卻依然沒有給她造成絲毫傷害。

穆璃微微的鬆了一口氣,似乎,這些小傢伙們很友好啊!

伸出手指,輕輕的戳了戳飄在自己正前方的一隻小水母,柔軟而滑膩的觸感,讓穆璃的嘴邊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微笑。

誒?

跟水母們玩耍了一會,穆璃突然覺得這些小傢伙們有些眼熟,不由得仔細觀察起來。

自己肯定在哪裡見到過這種生物的……在哪裡呢……

穆璃皺著眉頭苦思冥想了許久,記憶深處的泡沫才緩緩地浮了出來。

這種水母的樣子,她在網上見過,是叫什麼來著……叫……哦!叫做燈塔水母!

燈塔水母,是穆璃原來的世界里也存在的一種生物,它還有一個更響亮的名字:永生水母。

燈塔水母屬於水螅蟲綱,是捕食性生物,可以從水螅體無性繁殖,是目前唯一已知的能夠從成熟階段回復到幼蟲階段的生物。

從理論上說,這個循環可以不斷重複下去。也就是說,只要不被吃掉、或者病死,燈塔水母就可以永遠存活,無需面對死亡。

曾經有一位研究燈塔水母的科學家觀察了4000條燈塔水母,確認他們全部都能返老還童,沒有一條死亡。

而眼前這些可愛的小東西們,可不就是跟自己記憶里的燈塔水母的圖片差不多麼!

只不過,自己那個世界里的燈塔水母的直徑只有四至五毫米,還不會發光,而面前的這些,會發光不說,還足足有自己四分之一個手掌大小!

不過,也不奇怪嘛!畢竟,這個世界可是海洋的世界,連海獅、烏龜、鰻魚都能夠成為強悍的海獸,這燈塔水母的體積大一點,也還是很正常的嘛!

穆璃心裡正想著呢,四散在水中的精神力卻突然感到有個大東西正在向著自己靠近,連忙抬頭,向著自己的斜前方望去。

只見,無數銀白的的小水母扭動著自己嬌小的身軀向著兩旁散開,讓出了一條道路,露出了後面的東西……

+++++++++謝謝翼殤少爺的三連賞~摸摸~(未完待續。) 只見,無數銀白的的小水母扭動著自己嬌小的身軀向著兩旁散開,讓出了一條道路,露出了後面的東西——一隻足足有一隻籃球大小的燈塔水母。

由於體型巨大,半透明的身軀中,嫣紅的心臟更加的清晰,也顯得更加的妖異,透露出一種驚心動魄的美。

足足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心臟以肉眼可見的幅度伸縮著,以穆璃的眼力,似乎還能看見纏繞在心臟周圍的血管里緩緩流過的液體,耳邊,似乎也能聽到那「砰砰!砰砰!」的聲音。

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在穆璃的心底蔓延,眼前飄著的,分明是一隻水母,但她卻感覺到了血緣上的聯繫,和冥冥中那深深的羈絆。

微微發怔的穆璃沒有躲閃,也不想躲閃,就那麼靜靜地等著那隻大型的燈塔水母悠悠的晃到了她的面前。

穆璃看著那隻水母,而水母似乎也在觀察著穆璃,某一時刻,一人一水母突然同時伸出了自己的手和觸手,緩緩相碰……

在手指與燈塔水母向接觸的那一剎那,一抹比水母們本身散發出的微光更加明亮、更加耀眼的的光芒亮起。

穆璃滿眼驚奇地看著指尖的那抹亮光,看著它順著燈塔水母的觸鬚向上蔓延,很快地便覆上了它的整個身體。

指尖突然一痛,水母身上的光芒也在瞬間猛地變得更加明亮,刺得穆璃不由得閉上了眼睛。

再次睜眼,面前的水母卻已然不見了蹤影。

穆璃若有所悟,看向自己伸出的手臂,一枚淡淡的銀色水母文身靜靜的躺在自己的小臂上,不是那隻燈塔水母又是誰!

一陣陣倦意襲來,穆璃還來不及思考,便緩緩閉上了眼睛,陷入沉睡之中。

已經失去知覺的穆璃並不知道,自己渾身的淤血正在以一種不合常理的速度化解,皮膚上的血痂在幾分鐘內就掉落了一大半,露出裡面新長出來的柔嫩的肌膚,而那三根斷得徹底的肋骨,也在不知不覺間緩緩的癒合……

整片海底的水母似乎都受到了什麼的召喚,紛紛聚集在穆璃的身邊,將穆璃的身軀緩緩托起,向著海面托去。

遠遠的看,穆璃的身後似乎拖了老長一條的散發著銀色光輝的尾巴。

從此以後,這片海域便流傳出了一個傳說,話說某年某月的一個月圓之夜,海神之子踏著一條銀色的光帶降臨人間……

……

「喵!」 放不下的執念 系統空間里,小白貓的叫聲急切而尖利,「空!開啟小璃所在世界的傳送通道,我要過去!」

「……喵boss!你過去了,這裡怎麼辦!」空沉默了一會,選擇了拒絕。「小璃小姐吉人天相,肯定不會有事的!」

「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你可知道她這次去的可不是什麼低級科技位面!是中級魔法位面!以她目前的能力,隨時都有可能死翹翹!」小白貓頓時怒了,渾身的白毛炸起,說話也變得衝起來。

「可是……時空管理局……」空還是有點猶豫,在這種情況下,一旦小白貓離開,那幫時空亂序的渣渣就很有可能趁虛而入。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