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突然,一個聲音阻止了她。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顧南聽到再次這個討厭的聲音,心中一陣煩躁。

「有什麼事嗎?」

「顧小姐,別來無恙啊!」

那男人油頭粉面的,看起來就是一副不正經的樣子,她心中默念了好幾句:「他是土著,他是土著!」

才將火氣壓下去。

旁若無人的和熟悉的店老闆商討價格。

這個奇特的地方,之所以能讓帝國死死守著,不想暴露一丁半點的消息,就是因為這裡足夠原始。

不是說未開發的新星球那樣資源豐富的原始,而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這裡的進化似乎都慢了下來。

星際中的異獸異植,很多因為長年累月的進化,而喪失了部分能力,或者多增了部分能力,甚至有些,可以說是徹底改變了自己的性狀。

可他們製作的那個東西,對於異獸異植的品質要求,乃至性狀要求苛刻。

據說帝國科學院手裡的配方,也不完整,就算想要尋找代替品,也無從下手,只能儘可能的找那些在星際都快要滅絕,甚至變得面目全非的東西。

找到了還不知道有沒有用!

可這裡就不一樣了,這裡的異獸異植,居然保持了最原始的樣子,這對於整個帝國來說,幾乎是一個天然的原料供應地。

或許帝國這麼長時間的滲透,最後還是沒有貿然的插手這裡的事情,就是為了保持這裡的原始性,要是一個不小心,促進了這裡異獸異植的進化,那他們的損失不是一點半點,那可是足夠動搖整個帝國根基的!

畢竟,現在整個帝國的人,都是離不開那個依據殘方配製出來的東西,這也是帝國至今看不起聯邦的底氣。

外來者就是外來者,從來都遊離在這裡的宇宙階梯之外,還沾沾自喜,坐井觀天。

男人見她依舊沒有說話,心下有些惱怒,卻又忍著沒有發作,深吸了一口氣語氣不善道:「這裡是我家的地盤,整個城池都是在我家管轄範圍里,按理說,你的收入是不是我也要分成一點!」

這是赤裸裸的挑釁了。

那男人在遇了幾次冷之後,終於沒了耐心。

「喂,你怎麼說話呢?」

荒原紅城 娘炮倒是站出來了,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哪兒來的假丫頭?」

眾人一陣怪笑,直將他氣的臉色泛紅。

「你……」

顧南雖然看不上這個人,但也不想讓他因為自己出事,就阻止了他。

這人確實有點家底,但怎麼也及不上這個敢在城裡橫行霸道的。

她意味不明的看了仍然待在馬車裡,比古代深閨女子還要「羞澀」的兩個男人,呵,還比不上娘娘腔呢!

她越發對羅莎讓自己帶上這兩個人感到不滿了。

顧南嗤笑了一聲:「分成?分多少?一半?你是不是覺得一半還少了,所以的收入都歸你才好啊!」

都說強龍不壓地頭蛇,但顧南看這些人,總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施捨意味,這種優越感,讓她根本無法忍受被這種土著嘲笑。

油頭粉面的男人眼睛動了動,沒有說話,不過意思很明了了,今天不得到顧南,誰都別想走。

而一旁的疑似狗腿子的男人也揚起下巴,高高在上的鄙夷著看著她。

彷彿他們才是施捨的一方。

「識相點,我們少爺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否則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哦?我倒想看看你們怎麼對我不客氣。」顧南悠悠的說著。

這種老套電視劇里的狗血橋段,沒想到居然會在自己面前上演,但真的遇到這種事,才會發現,藝術源於生活,真的挺噁心的。

跟班有些惱羞成怒,指著她就吼道:「你,賤人,別以為憑著那兩下子就能無法無天,等我打爛你的雙腿,廢了你的異能,我看你還怎麼囂張。」

說著就使出土刺,根根尖銳的土刺從地下冒出,讓顧南不得不閃避開來。

這裡科技不行,但對異能的運用倒是挺精妙。

顧南冷笑了聲,直接從空間紐里取出一把能量槍,這種能量槍她都許久沒有用過了,在帝國里拿出來。就是被群嘲的下場,但在這裡,只是卻是少數可以使用的科技產物,或許是威力不行? 她當初隨手扔了一把在空間紐里,一直忘了取出來,如今正好派上用場。

異能不是隨隨便便就使用的,對於她這個習慣了高科技的人來說,異能是高科技手段耗盡后最終的保障。

如果不是怕暴露了機甲,引起了什麼不可預估的事情,就這些人,她機甲踩都能踩死。

可是這些人哪裡認識能量槍?跟班見到她拿出能量槍居然鄙夷的笑了。

「哈哈~,我沒看錯吧,你居然拿個小玩具來對付我?」

他根本不相信,這種小小巧巧的東西,能有多大殺傷力,更何況,也沒感覺出什麼異能波動。

「虧我還當你是多麼厲害的異能者,不會還沒打就慫了吧?你說是吧,金哥!」跟班猶如見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對著身旁油頭粉面的男人說著。

而男人居然點了點頭,眼中露出一抹得意:「確實是個蠢貨。」

聽著兩人的對話,顧南有些無語,論蠢貨都是怎麼練成的,就是這樣練成的,難道沒覺得她在這種時候還能拿出的東西,有什麼不對勁嗎?這兩人的心怎麼這麼大,她一個女子行商,難道就沒有想想她會沒有保命的東西嗎!

「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你們今天是不是不準備善了了?」

跟班和油頭粉面的男人對視一眼滿不在乎道:「善了?這是我們應該問你的,顧小姐,識相點就從了我,保證你……」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能量光束突然穿透他的眉心,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便直挺挺的往後倒去。

其他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住了,那個跟班率先反應過來,緊接著便快速的向後退去準備逃跑。

顧南凝聚出火鞭直接將人給纏住拽了回來,那個男人的土刺直接被她的火鞭給擊碎,就連男人的身上都開始緩慢燒起來。

顧南看到他疼痛到扭曲的臉,淡淡的點了點頭:「真後悔沒有早點殺了你們,這麼吵,跟鴨子似得,煩死了!」

「啊……,不要,不要,放過我,以後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求你放過我,啊——好痛……」男人一邊求饒一邊痛苦的嚎叫著。

眼看著氣息微弱,就快要不行了,那跟班也知道自己逃不過這一劫,轉而罵到:「城主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等著……」

顧南掃視了剩下的幾人一圈,催動異能,直接將男人給燒成了一灘灰燼。

剩下的幾人剛剛從金少爺的死中反應過來,又被跟班的死給驚嚇住了,驚恐的瞪著眼睛直哆嗦。

「你,過來。」

顧南對著其中一個男人說道。

男人聽到是叫他,陡然間變得面無血色,如赴死一般慢吞吞的上前,走到她的面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不關我的事,真的不關我的事,不要殺我,不要殺我……」男人一邊痛哭流涕的磕頭一邊求饒。

顧南冷眼看著他,隨後將目光轉向了剩餘的三人。

這時候鬍子也待不住了,他哆哆嗦嗦的從馬車上走了下來,身邊的瘦子也不遑多讓,一副受到了極度驚嚇的樣子。

有時候,顧南真不想承認他們是帝國人,但很可惜,他們是……不對,他們確實不是帝國人。

「你瘋了?」

鬍子湊到顧南跟前,「你這麼殺人,殺得還是城主兒子,你是存心想讓我們回不去嗎?還用能量槍?你是不是嫌我們事不夠大?要是被帝國那邊的人發現,那可是重罪!」

顧南卻沒有說什麼,她抬起手,拉住了鬍子的臉看了看,努力撇去那一臉的鬍渣,勉強看出來是個和金少爺差不多大的人。

「發現?怕什麼?這不是你就派上用場了?」

羅莎的消息要是沒錯的話,這個鬍子可是「身世不凡」呢!

一路上帶著兩個拖累的鬱氣,這一刻終於煙消雲散了,她甚至還有心情笑了笑,完全沒有管一邊的娘炮那驚嚇到要暈過去的表情。

「接下來,就看你的了,金少爺!」

鬍子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

「又見面了,小姑娘!」

景老元帥依舊笑眯眯的,他作為那些想要分一杯羹的傢伙集體推出來的「先鋒」,沒有半點試探的意思,反而和葉錦嘮起了家常。

「我剛剛知道,我們家安桃,竟然和你還是好朋友,安桃被我給寵壞了,有什麼任性的地方,不用管她。」

「沒有沒有,她很可愛。」

聽到葉錦的誇讚,景老元帥更加開心了,臉上完全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他對這個女兒生的唯一的女兒,是真的疼愛無比,自幼就是當掌上明珠捧大的,這對於曾經嚴厲鐵面的景安來說,已經是不得了的事情了。

「他們什麼意思。」

伽藍問道,沒有質問,只是單純的疑問。

「還能有什麼意思?不就是想分一杯羹嘛!」

景安倒是直白。

「按既定的律法來,我沒意見。」

可他們意見應該挺大的。

景安清楚,他們這可不是得到一句按律法就能滿足的。

目前既得消息來說,差不多a級的未開發星球,那裡面的利益有多大,差不多隻要了解過星際歷的人都知道。

在那個到處是未開發星球的黃金時期,由此暴富的一批批人到現在都是聯邦富豪排行榜上的人。

更何況,這可是未記載的一顆新星球!

說不定,能肖想一下,是不是能像阿瑞斯星球那樣,屬於個人?

雖然可能性小的不能再小,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可操作空間。

要知道,眼紅伽藍阿瑞斯能夠獨佔一顆星球的人可是不少。

他們原本的盼頭是等到伽藍死了,好去繼承。

畢竟,阿瑞斯星球是不記錄進《聯邦星球管理法案》的,這就給了他們一個希望,能讓他們找到空子,等到原主人死後,用一些手段,永遠不記進法案中。

到現在他不死了啊!

不但不死了,還晉陞了,獨自擁有一顆星球的奢望似乎永遠變成了奢望。

在這種時候,這顆無名星球的橫空出世,幾乎吸引了全聯邦一大半自認為有資格獨佔星球的人。 心思各異的人太多,一個個的都想趁亂摸上一把,甚至聽說,不止聯邦,帝國那邊也開始蠢蠢欲動。

政府那邊的特衛軍和元老院的保鏢團,動作迅速的將這顆星球給圍住了,當然,軍部也沒有落後,幾乎是轉眼間,這顆星球就裡三層外三層的,擠滿了人。

星網上的熱度幾乎是瞬間就爆炸了,話題飄升的直接壓住了之前阿瑞斯元帥sss級的消息。

「又出現了一顆星球?這都已經多少年沒有發現新星球了?」

「拓荒隊的人都去幹什麼了?一個個的瘋狂尋找新機遇,卻將自家門前的東西給遺漏了,還不如元帥的隨意一碰呢!」

「那可是a級星球!阿瑞斯元帥就這麼巧的找到,果然人的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

「就是,先是晉陞了sss級,現在又是發現了a級星球,就算沒辦法獨佔,光那個優先開採權……那賺的可大了!」

「一個接一個的好事出現,之前那些可惜嘲笑阿瑞斯家族快要斷代的人,現在都死哪兒去了?人家那是要更上一層樓了!」

「就算整個阿瑞斯家族只剩下一個人,那也是妥妥的頂級世家豪門,現在,那世家夫人的位置,估計有不少人都在盯著吧?」

「那當然了,一步登天啊!沒看到大明星簡涵,現在連臉都不要了嗎?臉這種東西,能值幾個錢?只要能搭上元帥,不就什麼都有了!」

「最重要的是,元帥可是蟬聯了幾屆全星際最想嫁的人榜首,那可是連鼻孔看人的帝國人都承認的,要不是身體原因,現在依然是他,不然,誰登榜首都會被群嘲。」

「現在身體好了,榜首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當然,其中酸溜溜的話從來不會少。

帝寵之公主難為 「那麼有錢,怎麼不見他捐出來呢?全家死的就剩一個,能用多少?」

這話一出,就立刻被噴了:「這是哪來的腦殘?舉報了!」

「氣死我了,元帥全家只剩一個,是因為什麼你心裡沒點逼數嗎?你是怎麼說的出口的?」

「能用多少?你怕不是瞎?元帥可是有一整顆星球的人要養,再加上公認吃錢大戶的軍團,還有星艦保養費,估計錢投進去連個響都聽不見,花錢的地方多了去了!」

「捐出來?你怎麼知道人家沒捐?元帥的軍團常年戰鬥在第一線,是傷亡人數最多的一個軍團,每年光軍屬安置費,傷亡撫恤金,就是一筆天文數字,那就是個黑洞!那些錢本該是政府和軍部分攤,但誰都不樂意去填那個深坑,我在政府工作的小舅舅告訴我,原本應該撥下來的軍費,不知道進了誰的口袋,反正元帥身體不好的那幾年,整個阿瑞斯軍團都沒拿到一個子,元帥估計是沒精力和那些人廢話,那些錢幾乎都是元帥自己出的,為此,聽說元帥本人幾乎年年都財政赤字,流動資金幾乎斷裂,沒看到現在元帥誰都不鳥嗎?」

「媽的,裡面居然還有這些事?我們的稅交上去都不知道進了誰的口袋,就該不鳥。」

「政府和軍部的人理虧,不然,早就仗著自己拿捏著軍費,對元帥吆五喝六了。」

「果然,什麼都比不上財務獨立,也就元帥有一顆星球做後盾,才能這麼硬氣,我所在地軍團就不行了,每年被拖軍費,裝備用的都是舊版,也不知道等真的上戰場,能派上多少用場?心痛!」

「看著別人的軍團用的是最新軍械,再看看自己手裡的,簡直不能比,每次看到老大為了點軍費不得不對著那幫人笑臉相迎,我就恨不得宰了他們,什麼時候本該是我們的錢變成了他們的施捨?」

「我也是,我老大本身性格有些嚴肅,根本做不到左右逢源,溜須拍馬的,卻硬逼著自己去給那些酒囊飯袋低頭,我看的都心酸。」

漸漸地,原本討論新星球的,話題卻開始向另一個方向歪去。

幾乎已經變成了軍隊吐槽軍費問題的大會,一個個平日里不怎麼參與話題的軍人,好像終於找到了發泄的途徑,各種吐槽讓星網上的人看到了不少曾經完全不知道的事情,全都大呼大開眼界,之後就開始憤怒起來。

聯邦不像帝國,帝國的君主制度讓他們的皇室,貴族,每年都可以光明正大的從下層手中盤剝不少東西,等級分明的讓他們拿的毫不手軟,理所應當。

而聯邦,那可是自由民主的國度,想增加上層的收入,那就只有靠稅收了,所以衍生出來的各種形式的稅,能讓不熟悉聯邦的人看的眼花繚亂。

一條條稅務加起來,普通民眾幾乎需要交出自己收入的近一半,才能填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