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突然,佛皇伽羅葉整個身子消失在了輪迴盤中,與此同時是,輪迴盤中出現了無數個漩渦,一個個的漩渦凸顯了出來。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依稀間,在漩渦中,還閃爍著淡淡的人影。

「怎麼回事?」

小禿驢驚訝道。

!! 刷刷刷!

密密麻麻的身影飛了出來,但佛皇伽羅葉的肉身卻消失了,跟佛皇伽羅葉一起消失的還有魔六道。

佛皇伽羅葉,一個佛性極高的人,創建了不滅佛國,只要待在佛國,就可以活下來。

有傳聞說,這塊六道輪迴盤就是佛皇伽羅葉從遙遠的星空得來的。

對於遙遠的星空,一些在超脫輪迴后,大都會魂游虛空,去探知那未知的世界。

這世界無窮大,沒有人知道這世界究竟有多大,但應該不小。

還有傳聞說,天上每一顆星辰其實就是一個個的小世界。

那些小世界幾乎都超脫玏輪迴,不再受天地桎梏的制約。

當年佛皇在感悟出輪迴后,便利用他那尊不滅金身,去了一次遙遠的星域,得到了一塊金色輪盤,也就是頭頂的輪迴盤。

對於這輪迴盤,佛皇伽羅葉也沒有解出它身上的秘密。

到底是什麼樣的輪迴盤?竟然有著這種能力,竟然可以吞噬神魂。

不管是誰,只要被輪迴盤盯上,體內的神魂就會消失,從而死去。

「嗯?」

血獄主宰向後退了幾步,輕笑道:「怪不得本尊找不到你們,原來你們一直躲在輪迴盤中修鍊。」

等那些人影出現在虛空的時候,百里澤等人也都倒吸了一口寒氣,有種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這一切。

由不得百里澤不震驚,因為在他眼前出現了一些早都死去多年的修士。

又或者說,這些人本就已經死去多時了,斷然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可現在,這些人卻活生生的出現在了空中。

「海明宗?!」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海明宗,海明宗身後的白色骨翼顫動了一下,便射出了無數漣漪,像是將虛空撕裂了一樣。

除了海明宗外,還有南宮道、白起、菩提魔佛、燃燈古佛、無量壽佛佛無量。

「哼,區區殘魂,怎麼可能會是本尊的對手?」

血獄主宰十分不屑,他順手揮出了一條血色鐵鏈,那血色鐵鏈落下,劈在了那些修士身上,便聽見『啪啪』的聲音傳出。

「哼,殘魂又如何?」

海明宗雙手揮劍,冷漠道:「血獄主宰,你為了一己私慾,就像滅了諸千世界,你真以為憑你的實力,能夠建造出血色世界?又或者是血色星域?」

「哼,不管怎麼說,這裡都是生我養我的地方,所以,你絕對不能毀了這裡。」

說話的是南宮道,這也是百里澤第一次見到南宮道,只見他一身金色鎧甲,照耀著九天十地,他一言一行就散發著無上皇威。

在這種威壓的攻擊下,那些鐵鏈也都開始了嘣碎。

「有點意思。」

血獄主宰輕笑了一聲道:「不過可惜,剛才本尊只用了十分之一不到的實力,接下來,本尊要動真格了,只要本尊動手,你們絕對沒有活下來的道理。」

在血獄主宰身後閃爍著血色漩渦,那些漩渦不停的旋轉著,形成了一圈圈的血色漣漪。

瞬時,附近三千世界都朝血獄主宰身後涌去。

等百里澤抬頭看時,卻見空中颳起了刺耳的勁風,只見一個接一個的修士被送入了血色輪迴。

其中有百里澤相熟的修士,比如說當年神劍冢、萬兵冢等勢力的修士,那些修士在血獄主宰手中,根本沒有一點還手之力。

「啊!怎麼會這樣?這到底怎麼回事?」

「天吶,這難道就是天人五衰嗎?」

血獄主宰身後傳來了刺耳的聲音,那些修士都是一臉的不甘,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死了,他們又怎麼甘心呢?

哄!

哄!

一個接一個的小世界嘣碎了,瞬時化為了無數血氣,湧入了血獄主宰身後的輪迴盤。

此時,血獄主宰肉身中也出現了不少殘魂,還有著許多修士。

原來,血獄主宰將始魔大帝、天命主宰,以及一些古老主宰、仙皇全部吞噬了。

也就是說,現在血獄主宰已經不是一個人在戰鬥,而是集合了所有主宰的力量。

「曇花一指!」

血獄主宰輕笑一聲,他屈指一彈,便見指尖出現了一朵盛開的曇花,那曇花逐漸綻放著,消失在了空中。

瞬時,海明宗等修士的神魂不斷衰弱。

噗噗!

其他仙皇、魔皇的眉心直接出現了一朵血色曇花,接著,他們的肉身,連同那些仙門、魔門也都一同消失了。

從血獄主宰體內傳出了『咔咔』的脆響聲,只見血獄主宰的肉身不斷膨脹。

很快,血獄主宰的肉身就膨脹到了極點,大概有著三千丈吧。

「死!」

血獄主宰一掌拍下,朝百里澤抓了過去。

「小禿驢!」

百里澤臉色一變,急忙喊道。

小禿驢喊道:「空間大道,瞬移!」

啪!

只見血獄主宰一掌落下,直接碾碎了整個佛國,那些原本還在跟大夢主宰、不敗仙皇血戰的一眾佛國修士也都死了。

就連大夢主宰也被血獄主宰一巴掌給拍死了,血霧連天。

「綺夢!」

百里澤臉色煞白,沒想到就這麼死了。

跟大夢主宰待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是有點感情的。

更何況在百里澤變成嬰兒的時候,大夢主宰可是照顧了百里澤很長的時間。

可如今,大夢主宰就這麼被殺了。

「太強了,就憑那些殘魂,根本不可能是血獄主宰的對手。」

此時,百里澤才意識到了無助感,在血獄主宰面前,他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

就像血獄主宰所說得那樣,想要重塑輪迴,就必須要用數以萬計得生命作為代價。

隨著那些小世界的崩潰,血獄主宰身上的氣息也在不斷膨脹,再這麼下去,或許這世上就再也沒人能殺的了血獄主宰。

哪怕是其他星域,也未必會有血獄主宰這種戰力!

一次性燃燒了三千個小世界,可見血獄主宰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至於遙遠的星域,或許也沒有人會是血獄主宰的對手。

「我佛慈悲!」

「血獄主宰,還不回頭是岸!」

這時,燃燈古佛站了出來,他雙手一合,就見身後出現了一尊丈六金身,那金身不斷膨脹,像是汲取了輪迴盤中不少能量。

「丈六金身!」

燃燈佛主突然揮掌,就見血獄主宰身後的虛空被掌印拍碎了。

「哈哈,這就是丈六金身?」

血獄主宰有點不屑,他身後抓向了那尊丈六金身,用力一捏,就聽『哄』的一聲,那金身直接被捏碎了。

而燃燈佛主也被血色掌印震碎了。

「放心吧,只要輪迴盤還在,就沒人能殺得了燃燈佛主他們。」

這時,白澤走了過來,沉道。

「可如果,六道輪迴盤被耗盡了精氣呢?」

百里澤暗暗捏拳,沉道。

「呵呵,那我們也只能等死了。」

白澤大仙一臉無奈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血獄主宰已經準備了那麼多年,他的鎮魔塔中,幾乎囊括了不少主宰,如果真跟六道輪迴盤耗起來,說實話,六道輪迴盤還真不是血獄主宰的對手,不管怎麼說,那輪迴盤都只是死物,並不會吞噬精氣,再這麼下去,六道輪迴盤很有可能會枯竭,到時候再被血獄主宰煉化,那或許就沒人能殺的了血獄主宰了。」

掌握了天命大道,現在血獄主宰的實力已經超越了百里澤太多太多。

可如果不憑藉鎮魔塔,說實話,百里澤還真不怕血獄主宰。

可現在血獄主宰體內不僅封印著鎮魔塔,還封印著七級浮屠塔。

嘭啪啪!

無數炸響傳出,只見血獄主宰的力量越來越強,而燃燈佛主、菩提佛主等修士的力量越來越弱。

「哈哈,沒用的,臣服吧!你們也只是殘魂,只要進了輪迴盤,肉身就會消失,因為輪迴盤只能承載神魂。」

「沒了肉身,你們的力量便會達到一個臨界點。」

「而現在輪迴盤的氣息越來越弱,看樣子,你們還沒有真正的掌握輪迴盤。」

「或許你們還不知道吧?這輪迴盤就是開天之物,是亂古前第一仙器,它的威力還是很強的,就連其他星域也要受到它的控制。」

「也就是說,只要本尊煉化了輪迴盤,就可以控制大部分的星域。」

血獄主宰大笑一聲,五指伸開,拍向了輪迴盤。

就聽『轟隆』一聲,整個輪迴盤發出了『啷啷』的聲響。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