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第72分鐘,同樣是楊白起,在前場左路接到了蒿俊閔的短傳分邊球。

2022 年 4 月 15 日By 0 Comments

楊白起一個油炸丸子成功過掉張賢秀,然後繼續下底倒三角回傳,前點武磊射門角度並不理想,洪正好封堵得也很嚴實,所以做了一個假動作成功把皮球漏給身後的黃博文。

身處大禁區邊緣的黃博文跟進射門,可惜皮球打在立柱上彈出了底線。

趁此機會,中國隊作出換人調整,趙明劍上場換下黃牌在身的張琳芃。

到此為止,中國隊已經用掉了兩個換人名額。

而韓國隊這邊則完全沒有動靜。

也不知道施蒂利克怎麼想的,在兩名防守隊員被罰下場的情況下,調整一下陣容本該是應有之舉。

像現在這樣用偏進攻的前場球員後撤防守實在是不倫不類的,球員本身也未必適應得了。

難道施蒂利克破罐子破摔了? 「唯有這個不行。」柳文茵斬釘截鐵的說。

傅之鶴盯着柳文茵認真的眼睛:「那行吧,你欠我一次。」

柳文茵有點沒聽懂問:「欠你什麼。」

「欠我一個人情。」傅之鶴說完就走了。

終於順利的帶上穹靈和方載離開,柳文茵把兩個人安頓在了一家旅館,又給了兩個人一點銀子。

「這些銀子你們拿上,日後個別一方,我希望你們過得好。」柳文茵把銀子放到方載手上。

她想告訴方載不要繼續賭了。

「王妃,你不要我們了嗎?」突然穹靈跪在地上,淚眼汪汪。

「這是幹什麼?」柳文茵從來沒有受過別人的跪拜,一下子去扶地上的兩人。

「今天能夠毫髮無損的從葉府出來,我除了感激還是感激,我希望能夠報答王妃,而且我們又能去哪呢?」方載說。

「我要你們報答幹什麼,我只是見義勇為,而是我對我自己的未來都很迷茫,你們這樣我有點無能為力。」柳文茵對今天上午莫名其妙的心慌都不知道如何解釋。

還有那天晚上夢裏的那個女人,自己一直都是無神論者,但今天是真的怕了想先睡一覺看看會發生什麼。

「我們願意誓死守護王妃,不論王妃去哪,不論王妃幹什麼,以後只要有我們一口吃的,就有王妃一口吃的。」方載鄭重其事的說,卻把柳文茵逗笑了。

「好歹是個讀書人說話咋這麼逗呢?」柳文茵捂著嘴,因為這個有你一口吃的,就有我一口吃的。我可是有四十大洋的人。柳文茵笑嘻嘻的想。

突然方載一臉認真,本以後今後的人生就這樣碌碌無為下去,沒想到遇到了柳文茵,她帶離自己和妹妹脫離魔爪,以後過正常人的生活。

「我希望王妃你不要嫌棄我們,我們跟着你混,絕對真心。」

「行。」柳文茵見話都到此了,也不好拒絕,如果以後離開,有個保鏢也可以,要是開個茶樓穹靈也可以當個店小二。

「王妃上次我偷了你的東西,那些首飾我是沒辦法拿回來了,不過這個我留着。」

說着方載從衣兜里掏出了個東西,一看居然是那枚墨綠色的簪子。

「我見你上次帶着,着實好看,又給偷了回來。」說着方載撓撓頭一臉憨笑。

「你啥時間偷的!」柳文茵有些欲哭無淚,騙了人家五十大洋,簪子還給偷回來了。

「就剛剛,我從他兜里拿的。」方載說。

「行吧。」柳文茵按著自己的人中,有苦說不出,「方載保護好穹妹,你們先在這待在,我怕葉府找你們麻煩。借你那句話,有我一口飯吃,就有你們兄妹倆一口湯。」

「是,誓死保護王妃。」好不容易扶起的兄妹倆又要跪,柳文茵一把拉住。

「以後叫我名字,別叫王妃。」柳文茵下樓給兩個人交了幾天的房費,然後回了傅府。

大門緊閉,絲毫看不出還有人沒有回來。

「夫人。」洛泱回過去詢問柳文的意見。

「回去。」柳文茵倒是比較無所謂,轉身帶着洛泱回到旅館。 秦舒走到他面前,說道:「這話應該我說吧,你用身體保護了我,傷成這個樣子,我卻還沒來得及關心你一句。」

「你之前救過我的命,有來有往嘛。」柳昱風不以為然地說道。

秦舒被他這話逗得想笑,奈何扯到腹部的傷口,痛意讓她不得不斂起了表情。

柳昱風把她的反應看在眼裏,直皺眉頭,「痛的話就坐下來說話。」

「不了,我一會兒還要去褚臨沉那邊,一坐一起的反而扯得傷口更痛。」

聽到這話,柳昱風臉色微微地變了變,「是他讓你照顧他的?」

秦舒垂眸,「這本來也是我應該做的。犯下這樣的錯,我甚至已經做好了被判死刑的準備。褚家這次沒有追究我的過錯,而是願意徹查此事,我心裏很愧疚。」

聽到這話,柳昱風眸光微閃,帶着一絲不易察覺地試探,問道:「你對他,只是愧疚?」

「嗯,所以我才想多做一些事,彌補自己的過失。」秦舒坦然地說道。

聞言,柳昱風唇角重新勾了起來,「這樣啊。」

他想了想,安慰道:「其實這件事錯不在你,那個張雯雖然死了,但這件事要好好調查,背後肯定還有人。」

記住網址et

秦舒贊同地點點頭。

這時候,剛去對面病房看望褚臨沉的辛寶娥走了回來。

她的目光下意識地在秦舒和柳昱風之間流轉了一下,說道:「秦舒,臨沉哥哥叫你過去。」

秦舒下意識地朝身後看了眼。

只見對面的病房裏,那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正幽幽地望着她。

秦舒心裏有種怪異的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某人的私有物一樣,一言一行都被盯得死死地。

她只好轉頭對柳昱風說道:「那我先過去了,我隨時有空過來看你。」

「好。」

柳昱風朝她笑了下,一直目送着她走回褚臨沉的病房裏,然後那門關上,隔絕了他的視線,他這才收起笑容,眉頭皺了下。

辛寶娥把他的反應看在眼裏,莫名地,眼眶有些發澀。

「昱風哥哥,你好好休息,我改天來看你。」她說道。

柳昱風眼皮也沒抬一下,「嗯。」

見狀,辛寶娥難掩失望地離開了。

……

衛何把王藝琳帶到了褚臨沉面前。

此時的王藝琳,臉上寫滿了悲愴,神色哀戚,讓人看一眼便忍不住為之動容。

只是不知道這當中有幾分真情,幾分假意。

畢竟,她母親去世,對她打擊確實挺大的。

而她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多年,也最知道什麼時候用什麼樣的演技,最能博取同情。

來之前,王藝琳便想好了一套說辭。

只是她沒想到,秦舒會在這裏。

她驚訝地看着坐在褚臨沉旁邊床位里的秦舒,忍不住詫異,指着她說道:「你給褚少下毒,不是應該被送去警局嗎?」

「是我讓她留在這兒的。」褚臨沉淡淡道。

王藝琳驚疑不定地看着他。

這時,褚臨沉出聲吩咐衛何:「除了秦舒,你們都出去。」

衛何頓時有點點委屈。泰坦剛出此言,白亦非轉過頭來,和千仞雪對視了兩眼,很明顯能看到彼此眼底的笑意。

「哈哈哈哈!」

終於,忍俊不禁的兩人發出了一陣爽朗而又稍帶譏諷的笑聲,根本沒有避諱在場的人,這絕對是白亦非有史以來笑得最放肆的一次。

白亦非輕笑道:「雪兒,既然他們這麼想見太子殿下,你就

《斗羅之皚皚血衣侯》第一百九十三章索要水晶血龍參 鐵柱兄弟三人如今面對這個落魄的替身,沒有絲毫顧慮,說話也是直來直往。

面對有些不可一世的細狗,楊金刀也不敢說什麼,現在這三兄弟還能聽從自己指揮,已經是謝天謝地的事情了。

「鐵柱,這麼晚找你來是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楊金刀說道。

「但說無妨!」鐵柱在來之前就已經想了各種楊金刀要讓自己去辦的事情,現在就等對方開口。

「攬金集團那邊已經對雷震動手了,雖然沒有成功,但這無疑是公開向警局宣戰了!」楊金刀說道。

鐵柱點頭道:「我聽說這件事情了,很明顯他們低估了雷震的實力,這下倒好,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本以為警局會在這件事情上面大做文章,最起碼也會讓攬金集團不好受,但雷震對此事卻絲毫沒有動作。所以我們有必要推波助瀾一番,他們兩個不鬥一斗的話,我們很難有機會!」楊金刀說道。

鐵柱點了點頭,說道:「有道理,可是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楊金刀胸有成竹的說道:「你們不是和雷震有來往嗎?我可以告訴一些攬金集團不為人知的秘密給你們,你們轉告給雷震,到時候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從楊金刀這裡出來的時候,細狗抱怨道:「柱哥,我們這樣做值得嗎?萬一到時候雷震也翻臉不認人了,我們該怎麼辦?」

鐵柱道:「人生不就是一場賭博嗎?比起楊金刀,我更加相信雷震,咱們和他打交道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就算要整我們,他肯定也會給我們留一條後路的!」

「好吧!既然你選擇相信雷震,那我就跟你了!不管最後的結局如何,只要我們三個還在一起,就無怨無悔了!」細狗說著拉開副駕的車門跨了進去,剛子也說道:「我們本來就一無所知,能混到現在這個樣子簡直可以說是奇迹,大不了就從頭再來!」

此時的孫寅府邸,這個攬金集團僅剩的元老不知怎麼回事開始坐立難安。

「三叔,這麼晚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周辰風塵僕僕的趕到了孫寅身邊,後者嘆了一口氣,說道:「周辰,你是這些晚輩中我最器重的一個,也是發展最好的一個,現在我準備把我這輩子僅剩的東西全都託付給你,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周辰有些摸不著頭腦,問道:「三叔,怎麼突然之間說這個?」

孫寅道:「原來的攬金三位元老,如今就只剩下我一人了,這幾日我是愈發覺得孤單了,直覺告訴我,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

「三叔,您這是什麼意思?可不要嚇唬我呀!」周辰有些著急了。

孫寅拿出早就準備好的一個檀木盒子遞給了周辰,說道:「你把它打開!」

周辰接過盒子后照做,只見裡面放著一把精緻的銅劍,雖然只有手指那麼長,但是劍身的紋路卻清晰可見。

周辰大吃一驚,雖然從來沒有見過這東西,但身為攬金集團十二堂堂主的他卻聽說過這個銅劍的傳說。

「三叔,你……你為什麼要把這東西給我,晚輩愧不敢當!」周辰哆哆嗦嗦的說道。

孫寅道:「我們三人是最早一批和楊金開始闖蕩的,縱橫江湖這麼過年,每個人早就擁有了自己的獨門王牌。只是在攬金集團成立之後,為了避免引起楊金的懷疑,我們三人相約將各自手裡的王牌丟棄,以此來表明忠於攬金集團的決心。現如今趙子和錢丑不在了,他們的王牌也隨之而去,如果我也死了,那麼江湖上關於我們的傳說也就到此為止了!」

「三叔……」周辰激動的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至於這把銅劍怎麼用,傳說你應該也聽說過了吧!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希望它能派上用場!」孫寅雙手背後,眼神中已經沒有什麼遺憾了。

「可是,三叔,你為什麼要把這麼貴重的東西交給我?」周辰受寵若驚道。

孫寅解釋道:「你是我一手帶出來的,也是現在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攬金集團已是山雨欲來風滿樓,楊金刀自作聰明的為自己準備替身,卻不知這才是導致他最終失敗的禍根,周辰,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你也離開這裡吧!憑藉這把銅劍足矣讓你自立門戶!」

「三叔,那你呢?要不我帶你一起走吧!你說的對,我們最初效忠的那個攬金集團早就已經不在了,不管是哪個楊金刀,都不值得我們去為他賣命了!」周辰說道。

孫寅卻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能走,楊金對我不薄,就算如今的楊金刀想要殺我,我也不能對不起他的父親,何況我氣數將盡,今天找你來只是託付一下後事,我要說的已經完了,你走吧,不要再回來了!」

孫寅說完自己扭頭進了卧室,周辰在原地站了很久,最終彎腰深深鞠了一躬后,這才離開。

警局內,天剛蒙蒙亮,雷震便集結人手出發。

攬金集團這邊也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警局的動作,赤丹說道:「怎麼一大早就有行動,該不會沖我們來的吧!」楊金刀悠然自得的坐在椅子上,說道:「他想來就讓他來吧!反正我們遲早和他們都有一戰!」

雷震帶著人並沒有來攬金集團,而是從他們的大門前經過,朝著孫寅的府邸而去。

「這些警察在搞什麼?那個方向能有什麼事?」赤丹站在窗前看著遠去的警車。

楊金刀卻突然反應過來,跑到窗前看著警車離去的方向,大腦「嗡」的一下,然後一個踉蹌險些摔倒,赤丹急忙扶住他問道:「老闆,你這是怎麼了?」

楊金刀指著警車前進的方向說道:「這是孫寅的方向,難不成是他那裡出事了?」

「孫寅?他能有什麼事?再說他不是都已經退出江湖了嗎?」赤丹不解的問道。

楊金刀說道:「警察不會無緣無故的去找他,肯定是掌握了什麼十足的把握,如果孫寅出事,不管會不會牽扯到我,周辰肯定第一個懷疑我!是誰,到底是誰在和我做對!」

「周辰?我聽說他是孫寅的師父,可要找孫寅麻煩的是警察,他怎麼會怪到你的頭上呢?」赤丹還是不明白。

楊金刀苦笑道:「有些事情,只有我知道,孫寅這麼過年都安然無恙,我剛現身警察就來找他,原因已經很明確了!」

楊金刀突然又反應過來,後退幾步撞在了桌子上,說道:「難道是他?除了我之外,也就只有他在這個位置上待過,肯定是他給警察報的信!」

赤丹也著急了,說道:「可他不是已經被幹掉了嗎?」

就在楊金刀手足無措的時候,雷震這邊已經將孫寅的家包圍起來,特警持槍進入孫寅的家之後,卻發現他正獨自一人坐在客廳中品茶,臉上沒有絲毫慌張。

雷震抬手示意眾人先不要亂動,然後自己收起槍走上前去。

孫寅微微一笑,示意雷震坐下,然後說道:「雷隊長,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應該是我們第二次面對面了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