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等到零二三離開,李一然臉色一變,對着跪着的零零柒說道: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這是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不要讓我失望!”

零零柒沒有說話,站起身來,一拱手轉身退出門外。

… …

“你們兩個搞什麼鬼?”易靈解除隱身,一臉疑惑,

“什麼最後一次機會,你笑什麼,快說呀!”

“嘿嘿,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哎哎我說着玩的。”

李一然沒想到易靈居然真的閉着眼睛,把嬌豔的紅脣湊了上來,嚇得他趕緊後跳。

“呵呵,沒膽鬼。”易靈笑得花枝亂顫。

“惹不起惹不起,好了我說,…,真正的內奸是零二三。”

“他?你不是說是零零柒嗎?到底怎麼回事?”

“嗯,事實上零零柒也算幫兇,零二三也就是老魏,他呢很好賭,欠了賭場一大筆,還不上孫子被賭場抓了,

找零零柒借錢還債,零零柒礙於兄弟情義也怕老魏孫子受傷,挪用組織的錢財替老魏還債。

誰知賭場臨時變卦讓老魏出賣組織消息才肯放人,老魏是個沒主見的也就答應了,

這些零零柒最後才知道,賭場一直不放人,零零柒被老魏哀求才一直沒有告訴我。

直到零零柒的兒子一三五,也就是那個叫辰飛的小子,也不知道他從哪裏知道了消息,從滅世教那弄來消息私自交給我,想替他父親減輕些罪責,零零柒知道後才向我坦白。”

“原來是這樣,可是既然那老魏的孫子被人抓了,他可以求助你啊,你也不缺錢的,還有,什麼賭場這麼囂張,我看那老魏實力不錯的啊。”

“呵呵,小靈,有些賭場水深的很,既然敢做靈者的生意就不怕你搗亂,老魏輸錢在先,本身不佔理,加上關心則亂。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知道我會作什麼反應,會不計前嫌把他孫子救回來,還是讓他自生自滅,就說現在,他已經做了叛徒,就更不可能回頭了。”

“呀,那你還讓他去保護小嵐她們,這不是羊入虎口嗎,你,你還笑的出來!”

“哈哈,我笑什麼,那兩個小丫頭現在正在隔壁呼呼大睡,你覺得經歷昨天的事,她們兩個今天還有精神跑去閒逛,嗯,現在估計那邊已經交上手了。”

… …

另一邊,繁忙的街道上人來人往,陽光普照。

昨晚的積雪到現在已經逐漸融化,青石的地面還有些潮溼,但也擋不住遊人的熱情。

在一處商鋪的屋頂,零零柒抓着老魏的手腕,正說着:

“老魏收手吧,主人已經全知道了,你和我回去請罪,以你我性命相抵,肯定可以求主人救回你孫兒性命。”

“哎,一切都晚了,我已經回不了頭了。”

“老魏,你怎麼這麼固執,主人既然知道全部,你以爲他會輕易讓你抓走兩位小主嗎,…,實話告訴你,你看到的兩位小主根本就是假的,就等你上鉤了。”

老魏忽然慘然一笑:

“我當然知道這些,不過我的目標根本不是她們,老邢對不住了!”

砰的一聲,老魏突然出手,一掌印在零零柒腹部。

零零柒沒想到老魏會對他下手,被一掌打得口吐鮮血飛速後退,眼見往下墜落!

咻的一聲,不知從哪飛來一支利箭,穿過半空中零零柒的右肩。

接着箭頭張開倒鉤,被人往後一拉刺入零零柒後肩,零零柒也被帶的飛回屋頂。

原來利箭上繫有透明細線,此時零零柒已被老魏身邊一年輕人扼住喉嚨暈了過去,年輕人得意的說道:

“爺爺,這零組的二把手也不怎麼樣嘛,這麼容易就被我們抓到了,回去上面肯定又要給我記功了,哈哈!”

老魏面露不忍,擺手說道:

“好了,別說了,我們趕快撤吧,趁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

“爺爺你也太膽小了,怕什麼,二把手都這麼不堪一擊,我現在倒是想會會那李一然了,估計他也沒有傳說的那麼厲害,說不定都是以訛傳訛。”

“小羽!你太不知天高地厚,那人豈是你能抗衡的,早點走吧,哎,要不是爲了你,我也不會搞成這樣。”

“好啦好啦,真囉嗦,你真是老古董了,我這是在幫你,加入水神會有什麼不好,嗯,好我不說了。”

老魏和孫子帶着零零柒離開不久,兩個嬌小的身影出現,

站在此處屋頂,竟然是程嵐和蘇小小,只聽蘇小小說道:

“零零柒的最後訊息應該是從這裏發出的,嗯,有血跡,…,剛乾沒多久,應該跑不了多遠,你回去稟告主人,我去追他們,沿途我會留下記號。”

“好!”只見程嵐的身軀忽然長高,曲線變得玲瓏起來,不一會兒變成另外一個短髮圓臉的青年女子,腳尖一點嗖的一聲消失在原地。

而那蘇小小則身軀迅速變小,片刻間居然變成了一隻小小的白***,在空中停留片刻,接着扇動翅膀朝着老魏離開的方向飛去。

…… 與此同時,李一然正帶着易靈在隔壁房間看着坐在一起的蘇小小程嵐二人。

白天溫度升高,李一然讓人給她二人換了牀薄點的絲被。

蘇小小身穿一件紅色的,平躺在內側,睡在外側的程嵐早把絲被踢到了牀下。

程嵐穿着繡着小白兔圖案的粉色,正抱着蘇小小的一隻胳膊,有些不雅。

易靈好笑的把被子重新蓋上,讓站在一旁的李一然轉身迴避,嗔道:

“我說你個大男人,跑到人家小女生房間做什麼,去去!”

“是你叫我帶你過來的好吧,再說師者如父,我可沒有你想的那麼不堪。”

“哼,你們男人都是用下…思考的,禽獸的事情可沒少幹,嗯,你給她們使了什麼手段,怎麼現在還沒醒?”

“簡單的定魂香而已。”

“…,小七,你是不是有些過了,昨天的事換了我在場也會不好受的,你非要用那麼血腥的場面刺激她們嗎。”

“這才哪到哪,放心,我有分寸的,嗯…旁邊有人找我,你就留在這看着她們,過會兒她們自己就會醒的。”

李一然瞬身回到原來房間,那短髮圓臉女子已經在此等候。

她快速的把剛纔的事情稟報,李一然摸着下巴,想了一會兒說道:

“是我的疏忽,老魏也不是傻子,知道暴露了當然不會動那明顯的魚餌,反而帶走零零柒更有價值,

嗯,他應該有援兵,小蝶一個人恐怕應付不過來,這樣,你快去把小蝶追回來,老魏就不用管了。”

“可是組長怎麼辦?”

“這不是你關心的,快去,這是命令!”

短髮圓臉女子只好領命而去。

李一然坐在牀邊思考起來,

也不知道老魏透露了組織多少祕密,也幸好老魏不是分組長之一,沒有掌握太多權利。

不過他也算組織的老人,有些事情不得不防,至於零零柒的安危,呵呵,他要是這麼容易被人抓住,自己也不會選他做自己的副手。

就讓那些人長長記性,我李一然也不是好惹的。

這時房門被推開,走進來一個連李一然也想不到的人,計無策!

他看了一眼李一然身後熟睡的兒子,找了個椅子坐下,無所畏懼的說道:

“你說的事我辦不到,我是來求死的,只希望你把我和我兒子葬在一起。”

“哦,這麼灑脫,只殺一個外人就保住你和你兒子的性命,這筆帳是個人都會算啊,難道說你認定我不會殺你們,呵呵。”

計無策看着李一然平靜無波的眼睛說道:

“我開始也覺得你是在試探我,可是你這人卻讓我琢磨不透,我直覺你是那種隨心所欲之人,想殺誰根本不用理由。

既然打不過你,也不願用無辜之人換得苟且偷生,所以我來了,隨你怎麼處置吧。”

事實上計無策所學的是占卜之術,他算了不知多少次,只要和李一然相關的卜算全部失靈,根本得不到任何結果,哪怕簡單兇吉都測不出來。

這種情況他以前聽人說過,一般是那種有大氣運或者有實力能遮蔽天機之人才會出現,無論哪種人他都得罪不起,索性他也不再掙扎,就聽天由命吧。

李一然哈哈大笑,一把抓住躺在牀上的小胖墩的脖子,提到計無策面前。

嘎吱聲響,小胖墩脖骨碎裂,小身體被李一然隨手扔到計無策腳下。

“畜生!我和你拼了!!”

計無策面容扭曲如一頭受傷的孤狼撲向李一然,卻被他一手刀切後頸。

砰,摔倒在地,了無聲息。

… …

中午,望江樓三樓,同樣的座位。

程嵐正用手不顧儀態的抓着一個香嫩的雞腿啃着,嘴裏嘟囔道:

“靈姐姐,你什麼時候來的我怎麼不知道,壞蛋師父,你,你,咳咳,怎麼不叫醒我們,小小都怪你,和你聊的那麼晚害我現在纔起來!”

“呀,小嵐你最會冤枉人呢,昨天不是你說怕才…哎呃唔。”

蘇小小話沒說完,小嘴就被程嵐用手上未啃完的雞腿堵住。

她連忙躲開,呸呸數聲,接過易靈遞過來的絲帕,一邊擦嘴一邊嗔怪的看着程嵐。

“哼哼,小小你話太多了,沒看有外人在嘛!”

程嵐用雞腿又指向埋頭吃飯的李一然。

“啥?有我什麼事?我怎麼成外人了,那好,這桌的飯錢你們要給我,六兩三錢,零頭就不要了,六兩,來給錢!”李一然伸出手來。

易靈用筷子啪的一聲輕輕打在李一然手上,颳了下自己紅潤的俏臉,說道:

“你這麼大的人呢,還和小姑娘計較,真是不知羞,來給你個大頭蒜一邊吃去吧,哈哈!

嗯,小小你要多吃點肉,你看你都瘦成什麼樣了,是不是你的壞蛋師父虐待你了。”

“哪有,師父對我挺好的,小靈姐你別夾太多我吃不完的。”

“小小,靈姐姐說的對,你要多吃,你不吃都被壞蛋師父吃完了,哎呀壞蛋師父你敲我頭做什麼,疼死了,你不知道敲頭會變傻的嘛?”

“變傻好,還說我吃的多,…,喂,嵐丫頭你把我的糖醋魚端過去做什麼,我纔剛吃個魚尾巴!”

正當四人吵吵鬧鬧吃着飯的時候,有一人走近,李一然看了一眼,眉毛一揚,招呼道:

“嗬,你來了,吃飯了沒有,嗯,見到你兒子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