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等妞妞走開后,陳天選才又從自己兜里拿出來一百塊錢,遞給老闆輕聲說:「謝謝。」

2021 年 10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老闆也憨厚的笑着。

這對父女,真讓人羨慕。

到醫院后,妞妞衝到小可病床前。

「小可姐姐,妞妞來看你啦!妞妞還帶來了爸爸媽媽,小可姐姐,妞妞攢錢給姐姐買的……」

小可拿着手裏的芭比娃娃,眼眸愣住了。

陳天選的聚靈針法在陳家的醫書上,都是禁術般的存在,不僅僅是幫小可恢復正常生理那麼簡單。

首發網址et

小可拿過來禮物,卻只是對妞妞說一聲:「謝謝妞妞妹妹。」

不難看出來,此時小可眼裏很難過。

特別是在看到陳天選他們一家三口的時候,眼裏又難過,又羨慕。

同樣是孩子,小可偏偏卻遇上那種賭徒老爸。

她現在雖然被救活,可對她來說,無異於是從一個地獄里,被拖到另外一個地獄。

方糖沉默片刻,將陳天選拉出來病房,正準備說什麼。

陳天選卻先開口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

方糖幾乎也是同時說:「你也想讓小可留在身邊?不能再讓她回去那個禽/獸身邊,什麼樣男人竟然連自己的女兒都要賣。賣給人販子一次,好不容易活下來就算了,他竟然又賣第二次。」

陳天選正有此意,拉着方糖進病房,妞妞還一個勁的在和小可說話,哄小可開心。

小可沉着臉,眼裏還有淚水。

陳天選救她的時候,她已經醒著了。她知道,是陳天選把自己救活的,聚靈針扎在身上很疼,她卻一聲沒叫出來。

可一想到活着就要回那個家,要被自己的爸爸毒打,又要被賣出去,小可對人生充滿絕望。

「別怕,以後叔叔會照顧你。」陳天選來到小可身邊,已經下定決心。

小可保她女兒一天。

他護小可,一輩子。

小可聽到這句話,那灰濛濛的眼神里,突然有了光。

「爸爸,真的嗎?」妞妞高興的呼喊道:「爸爸萬歲!」

陳天選刮刮妞妞的鼻樑,說:「當然是真的,喜歡小可姐姐嗎?」

妞妞在陳天選身上,猛的親一口:「喜歡,謝謝爸爸。」

接着,方糖在病房裏給小可削蘋果吃。

這時候,洪契走進來。

「陳爺,有事。」

陳天選關上病房門。

洪契低聲說:「陳爺,那混賬找到了!在一個地下賭/場里,已經把賣小可的錢輸光了。」

陳天選目光一愣,說:「帶我去!我親自去處理這個人……」

說話同時,陳天選手裏多出幾枚像是冰一般透亮的銀針。

洪契皺眉,后怕的說:「陳爺,這是奇門針?」 原本穩固的迷宮此時已經瀕臨破碎,無數殘破的兵器鋪滿了地面。

鐺……

沐清楓手中最後一把劍,斷了……

不可一世的怪物也走向了終末。

「永別了……」沐清楓看着與女孩模樣相同的怪物,斬出了最後一劍。

怪物嘶吼著,它的神智早已被打碎,只留下最後的瘋狂。

結束了……

一切都結束了……

意識逐漸模糊,沐清楓拄著斷劍,極力想要睜大眼睛,最終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咔嚓……

迷宮碎了,遍體鱗傷的沐清楓與無數兵器的殘骸一起墜入海中……

……

「從這座橋過去我們就可以離開長空市了!」布諾妮婭指著電子地圖,「現在我們在這裏,崩壞獸不知道什麼原因往這個方向聚集。」

位置很巧妙,現在她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清掃橋上的崩壞獸,直接離開長空市,一個是看看那個地方發生了什麼,然後再離開長空市。

「去看看那裏吧,說不定和這次崩壞為什麼發生有關!」琪亞娜大手一揮,做出來自己的選擇。

「會不會太危險了……」雷電芽衣有些猶豫,她害怕琪亞娜她們受傷,至於為什麼發生崩壞……不是有答案了么,雷電芽衣看着自己的手……

自己果然應該離開,在這裏就像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暴走,傷害身邊的人……

……

我……在哪裏?

黑暗,無窮的黑暗,寒冷的感覺遍佈全身……

一直下墜……下墜……

最後……看見了光……

視野逐漸清晰,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白色天花板……

無法動彈,刀刮般的痛楚從全身上下傳入大腦中的神經系統。

啊,被疼醒了,還活着真不容易,是被人救了……

身上的傷口都被包紮好了,可怕的是他現在不知道被誰套上了裙子……

「咔……」門開了,腳步聲的很輕,似乎怕吵到沐清楓。

「你醒了……」雷電芽衣把餐盒放到桌子上,伸手摸了摸沐清楓的額頭,鬆了一口氣。

體溫正常了……

三個小時前,雷電芽衣一行人達成共識,去崩壞獸聚集的地方查看情況,沐清楓就躺河邊,也就是在崩壞獸群中間。

崩壞獸想要上前,卻迫於一種威懾躊躇不定,威懾的源頭是那一堆兵器的殘骸。

沐清楓遍體鱗傷且昏迷著出現震驚了眾人,現在想來希兒和布諾妮婭的表現有些異樣,希兒好像快要哭出來了。

沐清楓當時的體溫低的嚇人,如果不是還有呼吸,心臟還在跳動,那就是死人一個。

碎發重新變成長發,而顏色不同於琪亞娜發色的雪白,而是死寂的蒼白。

無論從哪一個情況來看他的狀態都不妙。

靜靜聽完雷電芽衣的訴說,沐清楓理清了自己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自己昏迷的時候發生了什麼。

希兒……布諾妮婭……她們為什麼會在這裏?

源頭是可可利亞么……

「所以,誰讓我穿的裙子?」沐清楓面無表情,靠坐在床上,他只能勉強做到這樣。

至於誰給他包紮的傷口,換的衣服,他沒有提,嗯,總感覺很尷尬。

看着雷電芽衣的表情,沐清楓心裏有了數。

「芽衣,我們回來了……」不好意思,家裡有事,現在開夜車回老家。本來準備多更幾更的…只能2更了。

等回來看能不能補回來…

《腦海帶著一扇門》今天只有兩更 絢爛的煙花在夜空展開。

巨大的動靜與畫面連沼澤之外的人也能看到。

而真正讓士兵們感到震驚的是,那些煙花在空中形成了鮮艷的文字。

——「凡爾冬來襲」。

難道突襲計劃被萊登的探子發現了?!

可是哪個探子會用這種方式來發出警示。

——無腦且騷包到爆。

難道你不應該乖乖溜回去彙報軍情嗎?!

而沼澤的另一邊,肯尼駐紮的萊登軍隊也察覺到了動靜。

照理來說,一場煙花是引起不了他們注意的。

但煙花的發射地點在沼澤的對面,而且上面醒目的字眼令人不得不在意。

這片沼澤的兇險眾所周知,就連大陸著名的探險家群體也望而卻步。、

至少十幾年來,沒有人能夠徒步穿越那片沼澤。

那看似淺顯的積水與淺草的下方是恐怖的泥潭,你根本無法通過肉眼判斷前面是不是有危險。

這一秒還安全地站在土地上,下一秒就有可能步入深淵。

這片沼澤是名副其實的「死亡之地」。

任何軍隊、車輛,都妄想越過雷池。

但駐紮地的軍官仍舊向上級彙報了情況。

這不太可能是惡作劇。

駐紮地的士兵本就被調走了多數,所以己方絕不會派出本就不多的人手去調查,而是會加強防備。

可在自己的印象中,上級可沒有在這一帶派出偵查人員啊。

而且提醒的方式還這麼騷包。

兩個多小時后,突然有士兵連報告都沒打,就直接一頭闖進了帳篷!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