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舒牧暗搓搓的想,從看見黎仁青拿着地圖鑽進空間的時候,他就一直在等着黎仁青問出這一句。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如果說建議的話……我建議你往這個方向走。”舒牧飄到黎仁青的身旁,仔細的掃了一眼黎仁青手上的地圖,然後飛快的給他指引了一個方向,顯然是早有預謀的。

黎仁青卡看着舒牧手指的地方,神態有些複雜。

那個地方正是他之前一直在竭力忽視的。

從目前這個安全區一路向着西南方向走,會有一個發展的很快的新安全區,不管是從路途上還是從別的方面上說,這都是一個很好的選擇,除了……要經過曾經的z市的遺址。

z市是他的家鄉,他在那裏出生、成長,前半生那裏給了他數不清的幸福和歡樂,但是一切都在末世來臨以後被毀了,父母死去以後,曾經承載了他的美好回憶的z市,就成了他心口上一道不願觸碰的傷疤。

曾經的生活有多麼平靜愉快,現在回想起來就有多麼越痛苦悲傷,甚至殘酷的加倍。

而且,其實除了父母親人以外,在黎仁青的人生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人也消失在那裏,生死不知。

曾經,他以爲那個人會在自己以後的人生中佔據最重要的位置,可惜到最後,居然……

最後站在他身邊的是耿越。

而就算是耿越,也並不能陪他到老。

看到黎仁青迷茫惆悵的表情,舒牧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基本上達成了。

……在那個方向,有一個特殊的喪屍在等他。

在黎仁青遇到耿越之前,也就是在末世的最初期,一切秩序都還沒有樹立起來的時候,黎仁青曾經稀裏糊塗的跟過另外一個團隊,並且在那裏認識了一個風系異能者仰君鳴。

仰君鳴性情溫和,待人誠懇,光看外貌就像是一個貴公子一樣,然而他看似瘦弱的身體下蘊藏着的是驚人的潛能。畢竟仰君鳴出身於一個隱世的古老家族,一直遠離繁華的都市,任憑世事更移,它卻始終不變,永遠那樣安詳的靜靜地存在着。雖然聲名不顯,但是它幾百年沉澱下來的氣質和古武傳承卻深深地感染影響着仰君鳴,讓他看起來不同於常人。

事實上如果不是末世來臨,以致於就算是隱居山林也再不能得到平靜,仰君鳴究竟會不會入世還是個問題呢。

而這些與衆不同在末世都成爲了讓仰君鳴能力出衆的資本。

他比黎仁青年長几歲,從最開始就對因爲不熟悉異能所以尚且不能自如運用能力的黎仁青很是照顧,而當兩個人漸漸熟悉起來成爲朋友以後,仰君鳴就像是一個兄長一樣,溫柔但是不容拒絕的一直在保護黎仁青。

換句話說,他喜歡黎仁青。

以一種沉默的隱忍的方式。

黎仁青並不是傻瓜,長久相處下來,自然能夠察覺到仰君鳴的心意,兩個人之間也不是沒有擦出過曖昧的火花,無言的默契中醞釀出來的是含苞待放的感情。

只可惜一切尚未綻放便已經凋零。

那個團隊裏也是會輪換人手的,那一天,正是黎仁青該從攻擊端退下回到車隊裏進行休息的時候,而仰君鳴則作爲領隊要帶領另外一隊人開車去已經成爲廢墟的城市裏面尋找需要的物資。

臨走的時候他們還打了招呼,誰也想不到這就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

幾個小時以後,仰君鳴帶隊的成員們紛紛都回來了,他們帶來的卻是仰君鳴遇難的消息。

他們小隊在對一個大型超市進行掃蕩的時候,意外遭遇了一大羣藏匿的非常隱蔽攻擊性極強的喪屍羣體,有一個比較毛躁的年輕人在沒有任何指示的情況下就已經開了槍,在沒有準備下就直接將喪屍們吸引過來了。

他們躲避不及,一開始就損失了幾個人,其中就包括了那個開槍的小夥子。這種情況下自然是糟糕透了的,然而事已至此,再去追究什麼顯然是無用的,不過作爲領隊他顯然並不是全無責任,仰君鳴既是自責又是悔恨,於是竭盡全力阻攔喪屍,試圖爲隊員們抵抗住大部分的壓力,並且掩護他們安全離開。

隊員們沒有不相信仰君鳴的實力的,往日他強大的形象讓他們紛紛遺忘了仰君鳴其實只有一個人,他再怎麼厲害,雙拳難敵四手,面對這大羣的喪屍,他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待到他們一路逃到來時停車的地方確保情況已經安全以後,他們才發現仰君鳴他們怎麼都等不到。

是的,喪屍沒有追上來,但是仰君鳴也並沒有跟上來。

他們這才恍然間意識到,仰君鳴大概是永遠也回不來了。

當仰君鳴遇難的消息傳到黎仁青的耳朵裏的時候,黎仁青簡直難以置信,仰君鳴在他心裏一直是從容而強大的,他從來沒有想到過仰君鳴會出事。

明明他們之間還什麼都來不及做……那些話還藏在心中不曾說出口。

他們還沒有成爲真正的戀人,但是對於彼此的重要性那是不用質疑的。

悲痛與不可置信瞬間同時瀰漫在黎仁青的心間,他想要去找仰君鳴,必須。不顧衆人說他是無用功的阻攔,黎仁青獨自一人開着車闖入了那片區域,試圖找到仰君鳴。

如果仰君鳴死去了,那他要找到他的屍體,好帶他回家,如果仰君鳴被感染成了毫無神智的喪屍,那他會親手結束“它”的生命,儘管會手抖會有剜心之痛,但是至少不要讓仰君鳴去吞噬他生前的同類,那樣的事情想必他即便是是活着也是寧死不願的。

……然而最好,就像這隱隱在他的心中跳動着的火焰所渴求的那樣,仰君鳴其實什麼事情也沒有,他只是爲了躲避喪屍暫時藏匿起來了。

但是沒有。

喪屍羣已經離開了,這片廢墟上空蕩蕩的,沒有任何生命的存在。不管黎仁青怎麼一點點仔細的尋找,是蹲□子一點點的用手去摸索,還是趴□體將臉貼到地上,貼到縫隙裏去傾聽去呼喚,他幾乎把這裏翻了個遍,可是都還是沒有。

仰君鳴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團隊裏追趕黎仁青的人這個時候終於趕上黎仁青了,然而看着黎仁青一個人坐在亂石上失魂落魄的樣子,責備的話怎麼都說不出口了。

仰君鳴和黎仁青之間的事情他們都看在眼裏,這種痛他們也都明白……現在或許唯一該慶幸的就是他們倆之間到底是沒有捅破那層膜了,不然生者會更痛。

“黎仁青,走吧,我很抱歉,但是仰君鳴他,真的回不來了。”看着黎仁青毫無焦距的瞳孔,來者乾脆狠下心說道,“你也看到了……哪裏都沒有他,或許是被喪屍給……”活活吃掉了。

江山爲聘,將門嫡女 剩下的話到底還是太殘忍,他沒能說出口。

但是終究長痛不如短痛,揭開的傷疤纔好的更快。

……

最終黎仁青還是離開了那個團隊,呆在那裏,仰君鳴的死就像是一根刺一樣時時刻刻都紮在他的心裏,讓他飽受煎熬。而且即使知道或許不該,他還是不能平靜的對待當時那些和仰君鳴一起出去的人……當時你們爲什麼要拋下他先走呢?

仰君鳴他不是神,他再厲害也會有一個限度,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他也會倒下會死去……就像是現在一樣。

黎仁青重新一個人踏上了旅途,後來遇見了耿越,又加入了新的團體,這纔有了後面的紛紛擾擾。

那些沒有言說過的曖昧就只能成爲最美也是最痛的記憶深深地沉澱在他的心底,一層一層的覆蓋着輕易不敢觸碰。

他唯一能夠爲仰君鳴做的,就是不斷地去獵殺喪屍爲他報仇。

自從仰君鳴死去以後,黎仁青再也沒有做過後勤的工作,而是一直主動要求呆在抵抗喪屍的第一線。

每一個喪屍的血,都是他對於仰君鳴的紀念。

作者有話要說:啦啦啦,更新來啦~

麼麼噠我的小天使們,阿七好想泥萌qaq!

話說這章實在是太長了,阿七不得不把它分爲上下,下半部分只能明天再寫了……

又及,相信小天使們也看出來了,這個世界的正cp的身份比較重口味咳咳……不知小天使們能夠接受咩?【阿七的腦洞已經無可救藥了qaq……

在這裏非常感謝鬧夠了的小新小天使扔的地雷還有締造者小天使扔的四個地雷和一個手榴彈,阿七滾過去乖乖讓乃們揉臉摸頭qaq……【請隨意,不需要憐惜~ (喂!)

ps:因爲快熄燈了,小天使的評論阿七明天再回,深鞠躬qaq! 說起來耿越的心思還真是歹毒,他明明知道黎仁青的這段過去,也知道那種戀人身陷危險的情況對於黎仁青來說是怎麼樣痛苦的夢魘,卻依然想出了那個計劃。

他要佈置出和當初仰君鳴的死亡那麼相似的場景。

明明耿越在安全區一直做得是最穩妥的後勤工作,這還是上面的人因爲看到黎仁青一直活躍在第一線直面危險而給予的家屬優待。原本的黎仁青就算是做夢都想不到,他的好戀人居然會不聲不響的主動提交調職申請,從非戰鬥崗位轉移到戰鬥崗位……而這一切都只不過是爲了讓他去死。

或許應該這麼說,正是因爲知道了這是黎仁青最大的心結,耿越纔想反過來利用它。

在失去過一次以後,再次面對像這樣的戀人危在旦夕的情況,黎仁青的恐懼會與遠遠比第一次來的還要多,而且更動搖神智——因爲與曾經的仰君鳴不同,之前黎仁青絕對不會想過耿越忽然出現在戰場的可能性。

失去冷靜之下,黎仁青才能夠激發所有能力迅速的過來,把其他救援的人遠遠甩在身後,好方便耿越和崔連恆行事,而且在心神不穩的情況下,黎仁青容易被自己的情緒所影響露出破綻,這樣才更好對付,也更容易不留痕跡的被殺死。

什麼叫蛇蠍心腸,這就是,利用別人對自己的真心和心中最深的傷痛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幸好黎仁青已經快要擺脫他了。

說起來,黎仁青一直以爲仰君鳴死去了……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當年仰君鳴在喪屍羣的圍攻下,確實抵抗不住受了不少攻擊,甚至被咬了好幾口,但是他並不能算是真正的“死”了。

在第一次被咬到的時候,仰君鳴就心中一涼,他知道自己大概是逃不過了,而儘管他一直很小心,但接下來還有第二次第三次……

喪屍病毒的感染性是極強的,如果說第一次的時候,他還能心懷僥倖的催眠一下自己不會有事,那麼到後來他無比清晰的認知到,他確實是真的完了……他會變成喪屍。

那種殘忍的異形。

他的神智漸漸開始不清晰,體溫開始快速的下降,他甚至能夠看見自己手臂上的肌膚的顏色逐漸變的烏青,而原本聚在他身邊對他進行攻擊的喪屍羣卻漸漸散去,這是開始把他當做同類了嗎……他想要趕在自己變成喪屍之前結束自己的生命,他不想變成行屍走肉去傷害自己曾經的同伴。然而奇異的喪屍本能早已經蓋過他的頭腦讓他的手顫抖了數次,也不能夠舉起槍或者拿起刀對準自己,最後他唯一能夠做的,也不過是在意識模糊中用盡全力一點點的挪移好儘量遠離這片地方。

黎仁青一定會追來的,他知道。

但是他不想讓黎仁青看見他這副醜陋的樣子,一點也不想。

他寧願在黎仁青的心中,仰君鳴這個人已經死去,讓黎仁青雖然遺憾悲傷,但是可以毫無負擔的繼續前行,帶着對於他美好的印象,會遇到新的人,開始新的生活,而不是讓黎仁青看到他這副鬼樣子,既痛苦難過,又無能爲力,不管黎仁青最後能不能忍心消滅他,這都會成爲他心中邁不過去的坎。

他不記得自己挪動了有多遠,神志不清的情況下他只能在心中念頭的驅使下毫無方向感的機械性的前行,直到痠軟的四肢失去最後一絲力氣,他的眼前迎來一片黑暗。

他痛苦的以爲這是他作爲人類最後一次擁有意識了,再睜開眼,他或許會成爲一個令人作嘔的喪屍。

然而,再次醒來的時候,雖然他確定自己其實已經死了,但是……在轉化完後他並沒有真的喪失神智。

他還擁有自己的意識,記憶也完全沒有缺失,喪屍的本能對他來說不是沒有影響,但是憑藉着強大的意志,他居然可以壓制住它。

這是一個很神奇的現象,但是它就是這麼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如果不說身體的異常,他其實和曾經的自己無異。

說到身體的異常……仰君鳴下意識的拿起地上散落的碎玻璃照了一下自己。

身上的傷已經迅速的癒合了,這並不令人驚訝,喪屍的快速自愈能力這是衆所周知的。但是他的膚色已經回到了原本的顏色,就好像那天的烏青是他臆想出來的幻覺。他又照了照自己的牙,乾淨整齊,和以往好像沒有什麼不同,然而他心神一動,就有尖銳的兩顆犬牙忽然鑽了出來,森森的滲人,指甲也是同樣,他垂下眼睛,將獠牙和指甲收了回去。

他和別的喪屍很不一樣。

然而再不一樣,他還是喪屍。

他已經不是人了。

看着只屬於喪屍的獠牙和尖利的指甲,他深深的認識到了這點。

或許這個時候立刻自盡是最好的選擇,但是仰君鳴這個時候忽然不那麼急切了。在發現自己還有神智以後,想要再見黎仁青一面的意念實在是太強烈,紮在他的心裏就想是一根刺在攪動一般,讓他不能抑制。

他很後悔,爲什麼那天出發的時候他沒有仔細的再看看黎仁青。

就一面,他想。他就遠遠地看一眼就好,只要能夠再見到一面黎仁青,他就會立刻自裁。

他一路循着特定的方向走着,希望能夠有一天能夠遇到黎仁青。

他記得的,當時大家被詢問關於未來去哪裏的意見的時候,黎仁青提出過希望團隊往這個方位走,並且分析過方方面面的好處,自己也是附和了的,團隊裏衆人也都是覺得言之有理全部同意了。

在現在沒有辦法可以得知黎仁青的動態的情況下,往這裏一路前行或許總有一天真的能夠遇上黎仁青呢。

但是他終究沒能追尋到黎仁青。

仰君鳴不知道的是,在他“死去‘以後不久,黎仁青就離開了團隊,選擇了獨自前行,而一個人行走和一個團隊的集體行動很顯然是不同的,原來的路線有利於團隊卻未必有利於個人,黎仁青選擇了一個更適合靈活性也更大的線路。而當初的團隊內部也因爲他和黎仁青的事情也蒙上了一層陰影,說不出是愧疚還是什麼,原本由他們提議出來的方案大家都很有默契的迴避了,最後選擇了另外的一個方向前行。

不管是黎仁青還是團隊因爲這樣那樣的原因都沒有選擇之前的那個方位。

仰君鳴在漫長的時光中一直等待着再次看見黎仁青的那一天,但是直到最後他也沒能等到。

隨着時間的推移,隨着信念的逐漸瓦解,仰君鳴的神智漸漸的在等待和追尋中消磨掉了,知道大概自己的心願真的完全不能完成了的仰君鳴最後選擇在自己尚且清醒的時候,親手結束了自己的性命。

因爲知道喪屍強大的自愈能力不容易死亡,擔心如果沒有成功反而在不清明的時候被喪屍本能主宰行動的仰君鳴,爲自己選擇的埋身之地是廢棄工廠裏尚且運作着的巨大的機器齒輪部件,他一步步的平靜的邁入其中感受着自己的身體被攪得粉碎。

真正意義上的徹底消亡。

舒牧當時知道這一切的時候心裏很是感慨萬千。 網遊之我的寶寶有點強 耿越和仰君鳴其實都很狠,但是耿越是對別人狠,而仰君鳴是對自己狠,這就是他們之間最大的差別。

也是他們爲人處世的態度。

而從歌后來也是告訴他,如果在原本的世界走向裏面,黎仁青最後能夠找到仰君鳴的話,仰君鳴或許可以一直保持着神智。

因爲他的心中永懷信念。

仰君鳴的這種狀態其實是異能以外的另外一種變異,而且就像是異能者們可以通過喪屍晶核汲取力量進行進化一樣,仰君鳴其實也可以利用喪屍晶核來提高能力鞏固神智,這樣一直髮展下去,仰君鳴或許可以成爲喪屍皇,甚至於最終與常人無異。

而以後如果有人從他的身上可以研究出對抗喪屍的辦法那就是再好不過了,而即便是不能,仰君鳴也可以控制喪屍限制他們的行動,不說結束這一場災難吧,至少可以讓人類得到更多喘息的空間和更長的恢復的時間。

整個世界,像這種情況的也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某種意義上來說,他也算是這個世界的一種“希望”。

舒牧想了這麼多,其實也不過是一小會的事情。他看着黎仁青糾結複雜的表情,覺得給他的回想的時間足夠了,於是就開了口將這一切全部告訴了黎仁青。

“有一個人一直在等你,但是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直到最後他也不會等到……事情就是這樣,那現在你願意讓那個意外發生嗎?”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哪裏需要去想。

黎仁青聽說仰君鳴還活着的時候有的只是滿滿的驚喜,絲毫沒有因爲他的喪屍身份而有所顧忌,甚至因爲太過震驚,他連續向舒牧確認了三四遍才安心。舒牧倒是一點都不煩,這種情況下不管黎仁青有多麼激動都是應該的。

有些曾經以爲已經擦肩而過的人居然最終還能夠挽回。

失而復得莫過於此。

阿七非常抱歉今天的更新比較晚qaq……

今天晚上室友們都走了,只有阿七一個人在寢室,阿七有點害怕所以注意力有點不太集中寫的比較慢又卡,我懺悔嚶嚶嚶qaq……【抱住小天使們的大腿qaq

在此非常感謝鬧夠了的小新小天使扔的地雷,阿七已經翻滾着投入你的懷中,各種蹭蹭親親根本停不下來,小天使請注意簽收~【喂!小天使要你何用! 得知了這樣的好消息,黎仁青再也按捺不住,加上已經確定好了下一步前往的地方,第二天清晨,黎仁青就離開了這個曾經的家。

耿越還有些不悅的問了一句他這是去做什麼,黎仁青抿了抿脣答道:“只是出去走走。”

只是這一走,他絕對不會再回頭。

黎仁青走的時候,最後環顧了一下這個並不豪華但是曾經有過很多歡樂回憶的地方,閉了閉眼睛,再睜開,他已經摒棄了所有留戀,果斷利落的離開。

卻不曾想,在離家門不遠的地方,他碰上了衡啓書。

衡啓書前往的方向就是黎仁青的“家”,顯然他是要來找黎仁青的,此時此刻看到黎仁青居然出人意料的正好走過來,他急忙把人拉到了隱蔽的角落。

照例是檢查了一下四周沒有人以後,衡啓書纔開口道:“仁青啊,你什麼時候走?”

黎仁青一怔,但還是如實開了口道:“就是現在……正好你過來我還能和你道別。”

“臥槽!”衡啓書沒忍住喊了一聲,又趕緊自己捂住了嘴,但還是掩不住一臉抑鬱,“仁青你這是什麼意思,感情我今天要是不走上這一遭,你就這麼無聲無息的走了?也不跟我打個招呼?你也太不夠朋友了吧。”

黎仁青一曬,他……確實一如衡啓書所說,並沒有想過當面道別。一是覺得他要走的事情那天他已經跟衡啓書說過了,也算是一種道別,二也是他確實很不會處理離別這種事情,與其兩個人送別的時候一起傷感他覺得還不如就這樣悄悄的離開。

“我很抱歉。”黎仁青低低的道了歉,不管怎麼樣說起來這件事情還是他做的不厚道。

好在衡啓書也不糾結於這件事,他自己又說道:“你現在就要走的話……唉,我還什麼都沒有收拾呢,你能等我一會兒不?就一會兒?”

“……你這是什麼意思?”黎仁青心下疑惑。

“就是吧,我回去想了又想,覺得作爲朋友,就這麼看着你走了也不太好……要不我跟你一起吧.誒誒誒,我說你別這樣看我,我跟你講,我要走也不全是因爲你,其實我之前就感覺到了,咱們這個安全區的氛圍真的是越變越差了,尤其是高層,他們滿腦子爭權奪利勾心鬥角,半點心思不放在對付喪屍上不說,還逐漸開始不把人當人命,秩序哪有最開始的時候的好,再加上現在還有崔連恆他們一幫子人削尖了頭想要往上面爬……我總覺得長久下去,這裏不是久待之地。所以我跟你說啊,這不全是因爲你,也是因爲我在這裏呆煩了,很嫌棄這裏烏七八糟的氛圍……”他喋喋不休了一大堆。

可是黎仁青知道,他解釋的越多,反而越顯得刻意。雖然現在安全區的氛圍確實是被那羣攪風攪雨的人弄的很亂,但是捏着鼻子也不是完全不能忍……不然爲什麼之前那麼長的時間衡啓書從來都沒有提起過有要走的念頭呢?

失去了一個戀人,但是還有這樣真誠的朋友,黎仁青覺得自己的運氣也不是那麼糟糕。

衡啓書的這番好意確實讓他的心裏暖暖的。但是他不能接受,衡啓書的日子過得好好的,何必再出去冒險呢。

這樣想着黎仁青還是婉拒了,但是衡啓書不依不撓,顧左右而言他,非說自己本來就想走,只是正好跟黎仁青搭個夥一起上路,讓他不要想太多。

但是黎仁青最終還是不能答應,因爲仰君鳴的存在。他此行的主要目的已經從離開耿越變成尋找仰君鳴了,而仰君鳴現在的身份又比較特殊……衡啓書和仰君鳴對於對方來說都是一個不穩定因素。

所以最後黎仁青還是沒有鬆口,這讓衡啓書很有些生氣,對此黎仁青也只能無奈的笑笑了。

“啓書,別爲我擔心……以後不管怎麼樣,距離有多麼遠,我們都還是朋友。”最後黎仁青用這句話溫和但是堅定的做了結尾。

衡啓書雖然還是有些鬱悶,但是最後還是理解的點了點頭,算作是答應。

他一路送着黎仁青來到安全區門口,看着黎仁青通過檢查出了關卡,忍不住低聲喃喃道:“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啊。”

黎仁青一離開安全區的範圍,就將按照舒牧的要求讓他從空間出來了。

舒牧這些天一直憋憋屈屈的呆在空間裏可真的是鬱悶壞了,雖然空間裏面的地方並不小,甚至還可以說是挺大的,還有在末世看不到的美景相陪,但是再美的景色也架不住天天看啊,只能聽到外界的聲音卻看不到景象,什麼都要靠自己腦補的感覺並不好,他還是寧願出來呼吸呼吸外界並不新鮮的空氣……哦,好吧,其實他也不用呼吸空氣。

看到舒牧真的大白天的飄在自己的面前,黎仁青頗覺得有趣,原本低落的心情都好了不少。這輩子他都沒想過自己居然還有見到這麼奇異的一幕的時候。

其實,有什麼可低沉的呢,現在他提早發現了耿越的真面目免受其害,還可以去尋找仰君鳴的下落,這都是好事情,他應該高興纔對。

然而黎仁青和衡啓書都不知道的是,他們在安全區門口的關卡的舉動都落入了有心人的眼底。

王起就算是在他們那夥人裏面也可以說是最早認識崔連恆的,他和崔連恆的關係也一直很不錯,這次崔連恆要對付黎仁青的計劃他自然早有耳聞。

今天剛好輪到他帶着自己的小隊去安全區外面執行任務,結果還沒走到安全區的關卡呢,一擡頭他就看見了黎仁青,他立刻讓隊伍停止行動,免得驚動了黎仁青和衡啓書,反正他的隊伍裏都是自己人,也不怕有人心生不滿。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