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紅色裝備的價格是一千金幣,靈器價格為五千金幣,神器是兩萬五千金幣,解鎖自己有裝備半價。

2022 年 3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補給品都是統一價格,不管血瓶還是藍瓶,都是一百金幣一瓶,分別補血和藍一百點。

價格非常貴,而且這麼點補給量,只有前期還有點用。到了後期等級提升上來,補這麼點血和藍,幾乎沒啥用的。

關鍵還是得靠購買和解鎖裝備啊。

水晶塔邊上,還有一個戰績榜,上面顯示了所有參賽人員的名字、職業、等級、裝備、戰績。

當然了,現在大家都一級,裝備也都是新手裝,戰績全是零。

現在大家比賽還沒正式開始,大家都沒正式照面,不過卻可以通過這個戰績榜,看到對方參賽人員的名字和職業。

張山看了下霸氣公會的參賽人員。

霸氣王者:狂戰士,霸氣小王子:火法師,霸氣風神,弓箭手,霸氣雨神,冰法師,霸氣御天,獵人。

「靠,霸氣公會怎麼是這樣的陣容,四遠程加狂戰士,他們沒帶輔助的。「

張山驚奇的叫道。

「哪裡能看到他們的陣容啊?」

風雲一刀對張山問道,他都沒有認真看地圖啊。

「水晶塔邊上的戰績榜上可以看到。」

「特么的,也不知道,我們帶兩輔助來比賽,到底對不對,以前都沒有見過這種模式的。」

「別糾結了,速度買好補給,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每個人的初始金幣,只有100,剛好能買一個補給。

或者買一個血瓶,或者買一個藍瓶,想再買一個都沒錢。

「一刀和風鈴去下路,六管和清清走上路,我去中路。」

風雲天下開口說道,把分路安排好。

「老大,你去中路行不行啊,別被人砍了。」

風雲一刀不放心的說道。

「沒事,要是打不過,我就猥瑣一點。」

號角響起,水晶塔處刷新十五隻機械兵,分別向三條小路而去,每條路五隻機械兵。

「出發。」

張山和風雲清清跟著機械兵,向上路走去。

一路經過三座防禦塔,花了差不多半分鐘,才看到對方的機械兵,同時也看到了對方的上路人員。

居然是霸氣王者跟他們對線,而且對方只有他一個人。

一個近戰職業,居然敢單獨過來和他對線,找死啊。

看我不把你打出屎來,張山不由得壞笑。

雙方的機械兵很快就碰撞在一起,張山朝著對方的機械兵開槍,傷害-8,機械兵的血皮都沒打掉。

特么的,新手裝真是垃圾啊,這還是他有三個加攻擊力的被動技能,要不然的話,傷害可能只五或六。

點開機械兵的屬性查看。

機械兵:攻擊力50-100,生命值1000。

阿西巴,機械兵有一千的生命值,張山只有不到十的攻擊力,這特么的怎麼打得死? 羅四夕語錄:你向著陽光走,你看見的是太陽;你背對著陽光走,你看見的,永遠是你自己的影子。

想到這裡,我心頭升起濃濃的殺意和仇恨。

要是這個世界,有魔法,有神魔妖怪,哪怕是鬼,也好。那麼,哥就能想辦法,去找他們學一些能夠操控,加強自己靈魂,或攻擊,吞噬其他人靈魂的功法來自保,甚至幹掉真正的宇文皛的靈魂。

當然,想法,不一定會成為現實,但打算,是必須提前做好的,因為這樣,萬一等事情真正發生時,最起碼有還手之力呀!

就像,地球之外,到底有沒有外星人,到現在還沒有最終結論,因為大家一直沒有見到過真正的外星人。

但可以推測出,地球能產生那麼多種類的生命,為什麼浩瀚的宇宙中,那麼多星球上,不能產出其他的外星生物呢?所以,雖然人類到現在,一次都沒有見到過真正的外星人,但許多國家,已經把未知的外星人,當作了假想敵,在做著一些必要的防備。這樣,在未來的某一天,真的有外星人降臨地球時,地球人最少不會束手無策,只能坐以待斃。

我現在,既然覺察,聯想到了宇文皛的靈魂,有可能還隱藏在身體內,那麼我就要提前想辦法,找出結果,證明這想法,到底是不是真的?

沒有,自然最好。

有的話,哥一定要在他的靈魂蘇醒之前,把他幹掉!這樣哥的勝率,才會達到百分之百。

突然,我想到了佛教和道教。或許,這兩個神職裡面,有人會一些超越凡人的術法呢?例如,歷史上大名鼎鼎的李淳風和袁天罡,不就是這個時代的人嗎?

他們兩人,能弄出名傳千古的《推.背圖》那樣玄妙的東西,應該有兩把刷子。

而且,即使是二十一世紀,科技那麼發達了,不還是有許多連科學也解釋,研究不了的神奇事物嗎?所以,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神魔鬼怪,真的不知道。

所以,佛道兩門,能發展幾千年不朽,說不定真的有些超越常人的異能和秘術呢?

憑哥現在的身份,地位,實力,佛道兩門的大拿,自然不會鳥我,不願幫助我,所以這事情,現在辦不了,只能先擱著,等以後再說了。

雖然我已經心急如焚,迫不及待的想弄清楚結果,奈何實力,它不允許啊!

「三公子,三公子,您在想什麼呢?奴家都喊您好幾遍了,您一聲不吭。」

沉浸在幻想之中的我,突然被人喚醒,連忙尋聲望去,發現叫醒我的人,是醉仙閣的老鴇楊媽媽。

腦子又不受控制的走神了,我心中暗自心驚,卻又無可奈何。

這穿越帶來的副作用,我想了許多的辦法治療,但一直不見絲毫成效。

有得必有失,或許,這就是上天讓我幸運穿越后,所帶的副作用吧!

「是楊媽媽呀!好久不見,您老人家的風姿,真是越來越綽約!魅力,真是越來越迷人了啊!」我故意色迷迷的伸出右手,一巴掌拍在楊媽媽挺翹的肥.臀上。嗯,彈性奇佳,手感真好。

其實,楊媽媽只有三十多歲,並不是很老。

她以前,也是窯姐,因為嘴巴甜,能說會道,人又機靈,腦子活泛,善於哄人。所以,幸運的被醉仙閣的幕後老闆看中,特意給提拔成了老鴇,專門負責管理小姐。

「小色鬼,連老身的便宜也占!」楊媽媽笑罵道,「今天三公子,來找誰?文芳,還是仙兒?」

聽老鴇提起仙兒,我這才記起,前段時間,我答應宇文協幫他泡仙兒姑娘,後來泡到一半,郭雅被哥搞到手了,我就忙著自己的事情去了,忘了去管宇文協和仙兒姑娘的事情了。

而宇文協那傢伙,居然在這段時間裡,一直沒來找我提起這件事情,導致哥把這件事情,給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這讓我此時心裡感到很奇怪:以宇文協對那仙兒姑娘的喜愛,他怎麼會忍得住不求我幫忙呢?還是說,他們兩個人,最近鬧矛盾了,分離了?又或者,宇文協自己有了追求仙兒姑娘的辦法,用不上哥了?又或者,他已經泡到仙兒姑娘啦?

算了,這是宇文協的事情,既然他不來麻煩我,我又何必去自尋煩惱呢?當然,如果日後,他還找我幫忙,我還是會幫他的,畢竟是親兄弟嘛!

「今天本公子來找楊媽媽,不是來找姑娘玩的,而是特意來和你談生意的。」我笑著對楊媽媽解釋道。

「談生意?什麼意思?」楊媽媽聽了我的話后,滿臉的錯愕和不解。

「請楊媽媽先找一個無人的包廂,我們私下裡慢慢談。這裡人多眼雜,不方便。」我故意賣關子道。

聞言,楊媽媽臉上的狐疑之色,更甚,但還是按照我的要求,去辦了。

嗯,不錯。這楊媽媽為人不錯,情商很高。

其實,哥接下來要和青樓做的生意,隨便選哪個青樓都可以的,不一定非要選醉仙閣。

選醉仙閣,是因為牡丹娘子小蝶的緣故。因為我準備把內衣作坊的生意,交給牡丹娘子來打理。而青樓女子,會成為哥內衣廣告的免費模特。

牡丹娘子小蝶出自醉仙閣,與醉仙閣的人,熟悉,有私交。做起合作生意來,比較得心應手。換了別的青樓,還得哥這裡派推銷員去費力推銷,浪費哥賺錢的時間。

而且,沒有人際關係,不知道其他青樓主事人的深淺,第一次打交道,不好掌握分量,比較費時費事。還是熟人知根知底,好辦事,省力。

不過,我對未來的合作夥伴,要求還是很高的。

此時,我就是在悄悄的考察著醉仙閣主事人楊媽媽的品性和為人。如果,她的脾性和為人,不合我的眼緣與心意,那麼我會立馬淘汰她,換另一家青樓,合作做內衣生意。

我賺錢的同時,還想開開心心的賺,而不想,被人坑,被人騙,被人為了利益,在背後捅了刀子。

沒辦法,人無完人,金無足赤,哥只是一個普通人,自然有凡人的優缺點。

謹慎小心,對自己人來說,有些苛刻,是我的缺點。但對於我的敵人來說,這就是我的優點,它至少能讓我少犯錯,少給對手謀害,進攻我的機會。

不要跟我說什麼人情世故。

在利益的世界里,沒有人情世故。

人情世故,只存在於價值之中。

你沒有利用的價值,誰跟你講人情世故?

於是,便有了那句刺耳的名言: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不信且看杯中酒,杯杯先敬有錢人。

當然,無論什麼話,都無法做到絕對,因為人太多,想法各自不同。

重情重義,淡泊名利的人,還是有的,但只佔小部分。 今日張菁可謂是大開眼界,不說慕容九秀和慕容家八位姑爺齊聚一堂,她甚至連『十大惡人』都一次瞧見了六位。

此刻大堂內,軒轅三光被捆綁在地上,其實沒有人綁他,是他自己要綁住自己。

哈哈兒、屠嬌嬌幾人,恭恭敬敬的站在任意身旁,他喝着茶,他們則把軒轅三光這些時日所作所為,事無巨細,全都交代了出來。

而慕容家的幾位小姐和幾位姑爺,俱是好奇的打量著任意,他們也是首次見着這位傳說中的鬼公子。

從樣貌到衣着,說不出奇,卻也有奇異之處,但他們如何打量亦然無法拿他與蓋世殺神比較在一起。

在他們看來,眼前這位瞧著只是像個懶散的書生。

軒轅三光看着首座之人,冷汗直流,若是以前他不見得會這麼害怕,但自任意那一番殺戮之後,天下間又有幾人聽着鬼公子之名,不懼怕三分。

他神色平靜,不見喜怒,軒轅三光瞧的更是膽戰心驚。

等哈哈兒幾人說完,任意隨手彈出一記指風。

指風破空銳射,割斷了捆綁的繩子,這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指,卻已令慕容家眾人聳然動容。

任意淡淡道:「起來。」

軒轅三光緩緩站起,身子還發着抖。

任意問道:「可記得你初見我時,峨眉山腳下那間破廟?」

軒轅三光點了點頭。

任意道:「那間破廟趙玄壇神案下有一口密道,密道直同地宮,那裏有一處八角形的房間,你帶着所有人去把房間里的東西都搬出來。」

聽完他的話,所有人都是為之一愣,在他們看來,這似乎僅是件小事,何須他們慕容家的姑爺和小姐,再加上幾大惡人去做。

張菁好奇問道:「師父,你要搬運什麼東西?」

任意道:「一批寶藏。」

張菁道:「寶藏?」

任意補充道:「是一批足以讓任何人動心的寶藏,裏面不僅是金銀珠寶無數,就連神兵利器也是不少,總之多的難以想像。搬運那些財寶並非難事,但想要不動心,想要安安全全護送過來,卻是很難。」

他平平淡淡的說出來,眾人聽得也不知如何『難以想像』,可既然這位說出能動貪念,難以護送等話語,顯然這批財寶一定十分驚人。

杜殺、哈哈兒、李大嘴幾人互相對視一眼……忽地一陣掌風,五人頓感臉上一疼。

「你們五個蠢材若動了念頭,我就親手拍死你們。」

「不敢,不敢!」

「公子放心,給我們天大的膽子我們也不敢動這念頭。」

「不錯不錯,這十幾年來我們都很是聽話,這次也一樣。」

眾人見着如此一幕,一陣莞爾……張菁也瞧著好笑,誰想得到赫赫威名的『十大惡人』,在他面前竟比孫子還老實,比兒子還聽話。

任意淡淡道:「量你們也不敢,那裏的東西,一個人十輩子都享受不盡,若辦好了此事,我讓你們一人拉一車離開。」

一人拉一車!

五人一聽這話,瞬間精神一震,各個兩眼冒光。

這時,陡聽一個聲音道:「『鬼公子』任意,快快滾出來受死!」

這一語聲來的措手不及,來的難以想像!

聲如洪鐘,每一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而語聲就來自宅外……當今天下,是誰的膽子這麼大,敢找這位的麻煩?

軒轅三光眼珠一轉,發聲吼道:「是那個龜兒子不要命了,讓老子來會會你。」

他說完,人已如一陣狂風般卷了出去。

慕容九見隙插話道:「我們要不要出去看看?」

張菁立即瞪了她一眼,也轉頭道:「師父,我出去瞧……」

話還未落,軒轅三光忽然又外面退了回來,退得竟比出去的時候還要快得多。只見他滿臉俱是驚慌之色,神情緊張,臉色發白,也不知見着了什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