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純陽子心情著實鬱悶的緊,想繼續練功都沒心情了 雪兒得到奇珍下山後,不顧其他,連忙取出血果直接開吃。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咔嚓!」真是香脆啊!唔!果肉竟然入口即化,如一道清一般滑入雪兒的腹中。一股熱力從雪兒的腹中突的出現,渾身似乎又充滿了力量,雪兒知道這必定是靈果,而且是具有增加功力,治療傷勢的靈果!

雪兒連忙坐在床上,盤膝而坐,運轉內氣。

「呼~呼~呼~呼~」

雪兒的身體四周布滿了白茫茫的真氣它們升騰著,從她的頭上升騰著,然後旋轉著又流入雪兒口中,又鑽入雪兒的鼻中,流入身體里,恢復著傷勢,修復著斷裂來的筋脈,最後又存留與丹田裡。

真是神奇呀!雪兒感嘆著。

境界上升了啊!真是快啊!呵呵,剛剛突破,還是穩定,鞏固一下境界再說吧!打坐,調息,閃著層層白亮的兩儀護心功真氣緩緩顯現出來,在雪兒的身周緩緩的流動,運轉著。

打坐一個小時后,睜開眼,取出了包袱內一株呈劍形的植物,在這劍形植物的身上隱隱透出一道凌厲的冰涼的劍氣,是的,的確是劍氣!雪兒即刻便高興的大笑這可是江湖裡千金難求的劍芝呀!

「劍芝:屬天地自然孕生之珍世靈物,此靈物可入要,可自吸靈氣,即使不在土壤中也可不死不滅,劍芝屬天地自然孕生之靈物,生有劍芝果!現在以為硃紅色,是為劍芝果已達成熟期!食之可以增加二十年面壁功力!」

所謂面壁功力指的便是普通人勤學苦練性下,自修二十年的功力,很多的,足以讓一個不堪一擊的人普通達到江湖二流高手。

小心翼翼的將劍芝果收入包袱內,撫摸了一陣劍芝,輕輕的將它伸入衣服,貼身放在胸口,頓時一股清涼的力量從擴展到全身。

感覺到劍芝帶給自己的好處,雪兒心滿意足之餘也想著那純陽子恐怕也是心高氣傲之人,不然怎麼可能拿這麼珍貴的東西打賭呢!估計是純陽子對自己的實力過於自信了吧,說起來她也是贏得僥倖呢!若不是自己最後的黯然銷魂曲打亂了純陽子的內息,自己恐怕輸定了。

算了,不想那麼多了,自己今天晚上也算是有收穫呢!

雪兒開心的把包裹著劍芝的包袱放在床頭,心滿意足的睡了。

又過了幾日,紫陽真人和九宮老人一直在閉關鑽研《九陰志》,雪兒等得無聊有過幾次想去武當思過崖去找冷寒州,可每次去都被武當弟子給攔下來了,雪兒雖然擔心冷寒州,但是從武當弟子給冷寒州送去的飯菜來看,有肉有菜,倒也頗為豐盛,雪兒覺得讓那個死傲嬌好好關上一頓禁閉也好,也省得每次動不動就砍人,害得自己每次都提心弔膽的。

這日下午,紫陽真人和九宮老人終於出關了,雪兒用過午膳,和徐子卿閑聊了一會兒,覺得等紫陽真人出關實在無趣,在武當山一亭子里打起了盹,迷糊中忽聽得有腳步走近門口,打了個哈欠,便即醒轉。雙眼眯一小縫,只見幾個道士進屋磕拜一青衣道士道:」純陽子師叔、玉虛子師叔,少林玄妙大師來訪,太師父叫我等來接二位師叔前去接待。」雪兒看到沒有自己的事情,又閉眼養神。

純陽子和玉虛子均是一愣,心想少林派這幾年來從未有人來訪過武當,今天卻為何來了少林僧人?並且還是『玄『字輩的高僧,於是不敢怠慢,純陽子道:「知道了,我們這就過去。」青衣道士「是」了一聲,便退下了純陽子和玉虛子一同向向真武大殿走去。

雪兒迷迷糊糊的見幾人走遠,睜開眼睛,心下想道:「唉,也不知道紫陽真人這些天鑽研出了什麼沒,現在少林寺又來人了。」想到沒自己的事,對那些毫無風趣的少林和尚也沒什麼興趣,於是閉上眼睛,又繼續打盹。

近婚情怯 真武大殿內,紫陽真人和九宮老人皆在,氣宗長老純陽子和劍宗長老玉虛子也在,那玄妙大哭道:「紫陽真人,不好了!我少林派慘遭千年未遇之浩劫,被極樂谷放火燒山,又勾結西域胡人精兵鐵騎,黑夜突施偷襲,少林寺自戒律院玄空師兄以下,全殉寺戰死,沒有一人倖免,僅小僧一人僥倖逃脫。現在極樂谷大隊人眾又向武當衝來,氣勢之盛,似連武當也要滅了。我為了中原正派武林存亡榮辱,才拚死前來報信,希望紫陽真人為我少林報仇。」紫陽真人忽然聽到這噩耗,饒他近百年修為,也是驚的怔立於地,說不出話來。定了定神,才道:「極樂谷邪門歪道竟然如此猖獗,少林寺好手如雲,就算遭遇災劫,卻也萬萬想不到竟會如此全派覆沒!-

「紫陽真人小心,休要聽那和尚胡說!」來者正是雪兒,她原本想著繼續打盹,但是已無困意,她好奇的想著自己還沒見過少林寺的和尚呢,便來到了真武大殿,但沒想到這少林和尚居然說出這樣的話,雪兒好歹在極樂谷呆過,對單天冥的性格還是知道一點了。

雪兒一聽就知那和尚說假,幾大步疾奔道紫宵宮門口,看見玄妙跪在地上大號哭泣甚哀,紫陽真人正躬手扶他起來。

只可惜雪兒喊的稍晚了一點,也就是此時玄妙冷不防從袖中滑出一把短劍,趁紫陽真人低頭相扶,沒有防備,短劍急速刺出,快又凌厲,沒入在紫陽真人小腹之中瞬間鮮血汪汪而下。

這一下變故突如其來,紫陽真人武功深厚、雖然已經到了心從所欲的最高境界,但哪能料到這位身負血仇、淚流滿面遠來報訊的少林高僧,竟會對自己忽施襲擊?在這一瞬之間,只覺得小腹一陣劇痛,那一尺多的長的短劍竟然有大半沒入了自己肉中。

雪兒見這和尚居然作出如此舉動,心裡猜測著這一定是個假和尚,紫陽真人一旁的九宮老人見狀,不由大怒,喝道:「好一個賊和尚,花言巧語騙人,今日老夫不會讓你活著走下武當。」純陽子、玉虛子兩人驀地見此變故,也都驚得呆了,看去之時,只見道袍已被鮮血染紅了一大片,頓時大怒,當下運氣內力要把把玄妙碎屍萬段。

玄妙以為紫陽真,人遭重創后必然虛脫委頓,手一用力,還想把短劍插入幾分,喋喋狂笑:「嘎嘎,嘎嘎,沒想到武林的泰山北斗,竟然會栽在我的手裡。傳了出去我豈不成了真正的泰山北斗。」那知紫陽真人修為已至化境,雖受了重傷,卻巍立不倒,小腹運氣,短劍不能再進的半分,他忽的左掌揮出,「拍「一聲輕響,正正擊在玄妙的天靈蓋上。這一掌看似軟如綿水其實堅硬勝鐵,玄妙登時腦骨粉碎,如一堆碎泥土般癱了下來,一聲也沒哼出,自己便先斃命歸天。

雪兒不料紫陽真人重傷后隨意一擊還巴有如此威力,也是心下大驚,覺得自愧不如,忙上前看紫陽真人傷勢,見紫陽真人腹部鮮血順著短劍狂噴而出,著實傷的不清。雙手疾指,點封住他的幾處穴道,止住流血,才替紫陽真人拔出刺入的劍鋒,然後再叫一旁的武當弟子去拿止血的金瘡葯。直到此刻,紫陽真人才微微一搖身子

苦笑道:「我竟中了這賊人暗算。他這一刀非同小可,看來非得靜養三月,不然傷勢難愈。」又微笑道:「多謝少俠。哎,也不知這僧人是何來路,無冤又仇,為何要上武當來偷襲於我!」

雪兒心下也是迷糊,道:「這和尚不是少林僧人,但肯定也不是極樂谷到人,如此看來,恐怕就是錦衣衛或者無根門的人了!」紫陽真人嘆道:「他們害怕老道,所以先派人來暗算我。如此說來,這和尚卻也沒有騙人,確實有人要攻我武當派了。」

便在此時,只聽得真武大殿外腳步聲迴響,有人到了門外,聽那步聲十分急促,顯是很為慌亂,但因為宮裡正在接待「少林高僧」,又不敢貿然進來,也不敢出聲。紫陽真人道:「是子卿么?有什麼事情?」徐子卿快速走進殿內道:「紫陽真人,錦衣衛和無根門大隊人馬到了宮外,要來拜見您,口出污言穢語,氣勢十分凜人,已經打傷了武當幾十個師兄弟,還說要踏平武當派….「

眾人見紫陽真人猜測對了,卻也沒想到有這麼快,均是大驚失色。純陽子、玉虛子想到師傅剛受傷,定是不能出手了,但是武當還有他們呀!而且還有武林名宿九宮老人在此,純陽子和玉虛子倒顯得比較鎮定,還不至於和那些沒經驗的武當弟子一樣亂了陣腳。

紫陽真人倒是淡淡一笑,頗有大家風範,說道:「我武當開派以來,行俠江湖,多行仁義之事,從不做違背良心的事,以大數而言,決不該自此而絕。咳,咳,對方既然已經來到宮外,兵來將擋、土來水淹,你們都莫需恐慌。人生在世,悲又何憂,歡又何喜,順其自然就是。」他百載的修為,生死得失恬退,早已萬事不縈於懷輕一揮袖,對一名武當弟子道:「你去叫弟子們不要抵擋,打開武當大門,讓他們進來就是。」

那名武當弟子微一躊躇,不敢違背,「是」了一聲,又匆匆而去。

一旁的雪兒見紫陽真人重傷之下,大敵當前,仍然談笑風生,心中大是佩服,暗贊:「這紫陽真人果然名不虛傳,且不說他武學修為的造詣,光是啊的這一份人性素質,天下就無人能夠比及。」

武當大門敞開,再也沒有武當弟子阻擋,不出多時,聽得許多雜亂的腳步聲自

遠而近,走到真武大殿外停住,只見八個大漢抬著一鼎黑色大轎,另有幾人帶刀在前帶路擁護,大轎左右兩側也有兩人,左側是一名身形高瘦、形貌怪異的老者;而右側一人,身穿黑色蟒服,手持長劍,面目倒是頗為英武俊朗,只是面白無須看著著實有些詭異;大轎後面,便是一大群錦衣衛,約有五百之眾,涌擁擠擠,好不熱鬧。

一名錦衣衛把轎門掀起,轎中走出一名戴著金色詭異面具,身穿黑色金絲線蟒袍的男子。手裡握著一柄比一般拐杖都要長的金色龍首拐杖。

此人正是魏無言。只見魏無言將拐杖交給一旁的錦衣衛自己兩手負背,悠悠走進殿中,就似散步一般,幾百尾隨而入,跟進殿來。魏無言手下眾人遠遠的垂手站在其後,不敢走近魏無言身旁五尺之內,似乎生怕不敬,被魏無言砍了腦袋,一個尖嘴猴腮的漢子踏上一步,離魏無言頗遠,手指紫陽真人,嘿嘿奸笑,躬身說道:「啟稟門主,這個就是武當派的紫陽真人老不死老道兒,旁邊那兩個,想必是他的弟子純陽子,玉虛子。」

紫陽真人大名威震武林,聽那漢子道來,一時人人目光盡皆集於其身,但見他身穿一身血跡斑斑、污穢處處的灰佈道袍眉如銀,身材不高不大,看似平凡無特異情狀,卻透露一股無形威嚴,又是讓人不敢小視。眾人見了之後,都相顧色喜。

知道玄妙偷襲得手,這位武當高人已受重傷,他們所懼者本來只紫陽真人一人,此時更是無所忌憚了。 魏無言點點頭,也是心中暗暗竊喜,並沒有注意到道士堆中的雪兒,緩緩上前幾步,不緊不慢,對紫陽真人說道:「本尊乃當今大內總管,無根門門主魏無言,今日得見武林中北斗之望,真是幸之!」語言聽似恭敬,沙啞低沉,卻沒有恭敬之氣,仿如兒戲一般。

紫陽真人不溫不噪,合十還禮,說道「不知大人大駕光臨,未曾遠迎,還請恕罪!「

魏無言笑道:「好說,好說!「

紫陽真人知道這魏無言帶這麼對人來武當山為的是什麼,也不想自己當下的處境,當即說道:「魏大人此前前來我武當山,可是為了九陰真經?」

魏無言見這紫陽真人直接就開門見山了,那自己也沒必要隱瞞,說道:「不錯,天下第一奇學九陰真經本尊十分感興趣,但是直苦於尋找無果,但是聽說紫陽真人知道這九陰真經的下落,可否告訴本尊,本尊可以保證你武當平安無事。」

紫陽真人眉頭微皺,隨即說道:「魏大人說笑了,老道一隻在這武當山上修鍊,對山中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可從未知道武當有人知道九陰真經的下落,怕是大人弄錯了吧。

「哼,修道之人不打狂語,紫陽真人,你別以為本尊不知道徐家莊少莊主徐子卿在你這,而且他來武當不正是為了要把徐雲崢親手撰寫的《九陰志》交給你嘛!「魏無言毫不留情的揭穿著。

紫陽真人顯然沒想到魏無言的情報居然如此之准,看來此刻想要妥善解決問題是不太可能了。魏無言此刻眼神瞅向人群之中的徐子卿,對一旁的林清遠擺了個手勢。

林清遠領會,立即到魏無言身前,對著人群之中的徐子卿說道:」徐子卿,你父親的仇,和你徐家莊兩百八十三人的仇,難道你不想報了嗎?我就在這裡,有本事你就來殺了我呀!」

這麼明顯的激將法誰看不出來,可偏偏徐子卿一聽到自己父親和自己徐家莊眾人的仇時,還是忍不住的要衝出來,被九宮老人給按住了!

林清遠的這一番挑釁並沒有將徐子卿逼出來。

魏無言見此激將法似乎不管用,覺得改變策略,面對紫陽真人說道:「本尊有一句良言相勸,不知紫陽真人肯俯聽否?」紫陽真人甚有修養,溫和道:「大人請說。」

總裁的獎品新娘 魏無言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士,率土之賓,莫非王臣。為今之際,我成祖皇帝威四海,統一天下,紫陽真人若能投靠於我,皇上定會立頒殊封,武當派就會大獲榮寵,而且武當眾人等也自然人人無恙。」

「哈哈,想來軟的嗎,紫陽真人怎會受他所動搖。」人群中的雪兒輕輕一笑,紫陽真人抬頭望著屋樑,冷冷的道:「多謝大人只是老道閑雲野鶴,從不追求什麼榮華富貴,定要讓大人失望了。」

魏無言眼光一閃,試探般詢問道:「難道你也不為你的一干徒子徒孫想想。」

紫陽真人忽然雙目如電,直視魏無言語氣也一改溫和,厲聲道:「閹黨殘暴,殘殺苦害百姓,為了一本九陰真經弄得江湖雞犬不寧,更是造下了無數殺孽,老道雖是方外出家人,卻也知大義所在。哈哈我若做你閹黨鷹犬,豈不要無臉見天下英雄,那才是不為我武當弟子著想。」

魏無言冷笑道:「棄暗投明,自來識時務者為俊傑。實話告訴你,此刻六大門派的高手,個個投效於我帳下,盡忠朝廷。武林群雄,天下豪傑,終歸朝廷,何足奇哉?你又何必一人死撐!」

紫陽真人哈哈一笑,心中極為了解六派中人的性格,知魏無言是在詭詐自己,峨眉絕塵師太和少林玄懷、玄明等大師,也是絕對不會投靠閹黨。笑聲一頓,厲聲說:「魏大人休要哄騙老道,真是胡說八道。」

魏無言見紫陽真人不上當,反正自己要得到九陰真經的目的就是為了統一江湖,既然這紫陽真人不識抬舉,只能來硬的。

魏無言又道:「紫陽真人不吃軟的,我可要來硬的咯。」

魏無言后突然閃出一條大漢,居然是一名錦衣衛,大聲喝道:「你個兀那老道,言語不知輕重!得罪我們大人,武當派轉眼全滅。你不怕死,難道這山上百餘名道人弟子,個個都不怕死么?「這人說話中氣充沛,身高膀闊,形相極是威武,他從後面躍出的時候,為了顯示實力落地故意雙腳用力,竟把堅硬的花崗石地板踏的粉碎。

紫真人暗暗吃驚,心想:「這人好生厲害,腿功只怕不在自己的徒弟之下。」

紫陽真人淡淡一笑,隨即鎮定,神氣似乎很不在意,卻又露出一份慷慨,輕輕撫了撫長長的鬍鬚,長聲吟道:「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生死時刻,竟念起詩句來。

「有本事沖我來呀!「徐子卿見那錦衣衛就要動手,想到紫陽真人重傷氣虛,用不得重力,忽的挺身而出,站到他身邊,沖著魏無言冷笑道。

「你就是徐子卿,哼,那倒讓我少費一番功夫!」魏無言見他衝出,對著那名錦衣衛大漢說道:「生擒他。」

紫陽真人見徐子卿居然衝出來了,責備的看了眼九宮老人,九宮老人則無奈的搖了搖頭,一旁的雪兒見徐子卿衝出,心裡卻並不感到擔心,徐子卿的進步她可是看在眼裡的,眼前的錦衣衛大漢雖然厲害,但是還不如徐子卿。

那錦衣衛大漢見居然是個俊朗青年哈哈一笑,將一隻手向後一背,另外一隻手向徐子卿做了個請的手勢道:「好,那我就讓一隻手陪你走兩趟,娃娃,進招吧」

見這錦衣衛大漢要單手來迎戰,徐子卿覺得是對他的侮辱,通過這些日子的進步,徐子卿的功力已經非同凡響了。當下決定給這名錦衣衛一個教訓。

「接招!」

徐子卿一聲斷喝,身形驟然如疾風般飛掠而出,瞬間撲到錦衣衛大漢的面前,記擒龍功對著錦衣衛大漢迎面轟出,拳出呼嘯,隱隱似有雷聲,聲勢驚人。

「好!」

錦衣衛大漢喝了聲彩,不躲不閃,探掌向著徐子卿轟來的重拳迎了上去。

徐子卿見此情景心中微微一驚,暗道「這是要和我硬碰硬么?也罷,我倒要看看你這個錦衣衛的大高手功力到底有多強!」想到這裡,徐子卿拳上加勁,轟擊更速「啵」一聲輕響,徐子卿的重拳與錦衣衛大漢的手掌碰在了一處,預想中那排山倒海般的強大掌力並沒有出現,徐子卿只覺得自己好像是轟在了棉花包上,渾不著力,根本沒辦法將澎湃的拳力釋放出來,極是彆扭。

接著忽有一股精純無比的內力湧出,撞擊在拳頭之上,徐子卿只覺手臂就被震一震,原本雄渾猛烈的拳力一下子散開來,身形也不由自主的倒退而出。

徐子卿並不感到驚訝,他剛剛只不過使出五成力探探虛實罷了,自己的無妄內力精純渾厚剛柔兼濟,果然比這錦衣衛大漢要高了一個層次。

錦衣衛大漢此刻驚訝無比,他之所以選擇硬接徐子卿一拳,就是想要試探一下徐子卿的功力如何,可試探出的結果卻讓他吃了一驚,徐子卿內力之渾厚簡直驚人接他近乎七成的一掌僅僅是倒退兩步,點受傷的意思都沒有。再考慮到他的年紀,就更是駭人了,小小年紀,從哪裡修來如此深厚精純的內力?

莫非從娘胎中就開始練功不成!

「小子,你是真讓我吃驚啊,有什麼本事就都抖落出來吧,讓我見識見識你到底有多大能耐!」錦衣衛大漢心裡憤恨,他怎麼可以載在一個比他小的人手裡呢!

「好,看招!」徐子卿也不客氣,身形一縱再次撲到錦衣衛大漢的身前,拳影一晃再次向錦衣衛大漢當胸轟去。

第一名媛:狼性總裁無良妻 錦衣衛大漢手掌一探,記大擒拿手就向徐子卿的手腕抓去,卻是要以招破招徐子卿手臂微微一抖,化出數個拳影,急切間真假難辨,拳風虎虎。孰料錦衣衛大漢手掌不停,陡然向前猛探,卻是徑直向拳影後面的小臂抓落,畢竟拳乃臂出,只要抓住手臂,徐子卿的重拳自然也就像被掐住了七寸的毒蛇,再也難以折騰了。

眼見對手出手迅猛如電,后發而先至再要繼續在他的重拳落實之前手臂就會被拿住,徐子卿當即收力撤拳,身形滴溜溜一轉轉到錦衣衛大漢的身側,雷聲隱隱向著他的肋下又是一拳轟出。

「嗯?」錦衣衛大漢眼中閃過一絲訝色,他有些沒有想到徐子卿的身法竟如此靈動迅捷。不過這錦衣衛大漢明顯是身經百戰的高手,應變奇速,足尖一點地身形向斜后飄退數尺,恰好落在徐子卿的側背後大袖一擺一拳向徐子卿的肩膀擊出。

徐子卿只覺人影一閃轟出的重拳就失了目標,緊接著側後方拳風呼嘯疾襲,再想轉身躲避已經有些來不及了,當即施展出橫空挪移的身法,身形向旁憑空挪移數尺,讓錦衣衛大漢勢在必得的一拳落了空……

徐子卿與錦衣衛大漢兩人斗在一起,徐子卿將自己的擒龍功盡數施展開來,拳出如風雷聲隱隱,身法全力施展,圍著錦衣衛大漢閃轉騰挪宛若鬼魅,倏忽在東,倏忽在西,與擒龍功相配合,聲東擊西,指南打北,招式精絕威力奇大,恍若神仙降落凡塵,聲勢極是驚人。

錦衣衛大漢漸漸不止,最終被徐子卿一掌拍飛,倒在地上吐血不止,明顯是受了極為嚴重的重傷。

「廢物!」此時一道快如鬼魅般的身影沖了上來,是林清遠,辟邪劍法的精髓就在於一個快字,林清遠的這一下明顯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徐子卿此時更是沒有反應過來,眼看著就要被林清遠這一劍刺中要害部位。

「咣鐺!」突然間,一道黑色身影沖入大殿,一把漆黑的劍擋住了林清遠的攻擊。

「是你…….「林清遠見到來者后皺眉,真是冤家路窄呀。

「林清遠..我從地獄來找你了。」冷寒州冷冷的看著林清遠,眼神里充滿著殺意。 冷寒州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不是被困在思過崖嗎?

紫陽真人難以置信的看著冷寒州,此時林清遠手中用力,將自己與冷寒州雙雙彈了開來,冷寒州推到一邊,持劍冷冷看向林清遠,紫陽真人此刻上前一把握住冷寒州的左臂,發現之前他封住冷寒州內力的點血手法全被解開了,皺眉問著冷寒州。

「你怎麼解開的?而且怎麼離開的思過崖?」

「那種地方還困不住我,至於你的點穴手法,我想破解也絕非難事。」冷寒州冷冷的回答著,眼神卻始終放在林清遠身上。

魏無言見林清遠出手居然會被一個少年制住,心想若再這樣下去難保會不出別的變數,反正已經和武當撕破臉皮了,那就把整個武當踏平,最讓他忌憚的紫陽真人已經受傷了,自己這一趟可是帶來了近千名錦衣衛,必能踏平武當。得到有九陰真經線索的《九陰志》,而且還能起到殺一儆百的效果,連江湖中最強大的武當派都能被滅,就不怕剩下的少林,峨眉,丐幫不乖乖聽他魏無言的話。

「紫陽真人,本尊載奉勸你一句,要麼交出《九陰志》並歸順我,要麼和武當一起灰飛煙滅。」 拒不爲後:暴君,請止步 魏無言此刻發出了最後通牒。

「哼!」紫陽真人冷哼一聲,態度不言而喻。

魏無言見紫陽真人如此不識好歹,反正主意打定,魏無言揮手,身後的幾百名錦衣衛得到指令后,抽出鋼刀和殿內的武當弟子廝殺在了一起。

紫陽真人被純陽子和玉虛子扶下,在幾名武當弟子的掩護下退出真武大殿,冷寒州,徐子卿,九宮老人和一眾武當弟子在真武大殿內與數倍於己的錦衣衛們廝殺了起來。

至於雪兒則快速運起輕功打算離開真武大殿內,卻沒曾想自己被五個人高瘦胖矮不一的人圍住了,看他們的打扮不像是錦衣衛,雪兒猜測這是無根門找來的打手,其中一名矮胖男子看到雪兒纖細窈窕的絕世身姿,猥瑣的笑著,吞了口口水說道:「小美人,別跑了,乖乖到你哥哥這來,哥哥保證你生命安全。「矮胖男子眼神一直放著雪兒挺拔的玉兔上,笑的更加猥瑣了。

「哼!」雪兒並不打算與這無恥之徒廢話,當下運氣輕功想著離開這裡,然而雪兒並不知道眼前的這五人也不是等閑之輩。

五人見雪兒身法,知是勁敵,矮胖男子一人絕非對手。都是心中暗罵:「MD,每次都是見女人走不動道。」

幾人同時撲上圍住雪兒叫道:「老二不要急噪,快歸位組陣!」

雪兒見幾人來勢猛惡,向右斜身避開,右手淑女劍橫掃而人,左手使出古墓玉女掌法,呼的一聲,仍然斜劈矮胖男子。可誰知這幾人一出手走的就是陣法路子一招打出,幾人早已退開,淑女劍只揮了個空。

此刻又有一人搶了上來,右手往上一擋,架開雪兒一掌,另一人已向雪兒后心擊去。

雪兒做事向來是小心謹慎,加之現在武功高強,與人對敵,從來沒有落過下風,這時陡然陷入這五個人的陣法之中,數招一過,五個人一人手持大刀、四人赤手空拳,此去彼來,你擋我擊,五個人就如幾十人般源源而上,一道道勁力穿插縱橫把雪兒圍的水泄不通,威力驟然增加了無數倍,不由得大吃一驚,心想:「這是陣法怎地如此複雜迅捷,比之前遇到的一些人可不知道要厲害了多少倍。」當下抱元守見招拆招,不敢在大意分神。

雪兒心裡暗暗著急,大叫:「吃虧啦,吃虧啦,我一個人對付這五個人,可有點兒忙不過來啦!」雪兒自幼修鍊有寒玉床輔助,不但內力雄厚,而且所學廣泛,這五人若非練就這獨門門陣法,依靠陣法的奇妙配合運轉,來消耗減弱雪兒的力氣,讓雪兒空有一身本事,卻感覺無處可施。

雪兒心想著若是沒有這個陣法,就是五人齊上,也不是自己的敵手。

這五個人也不勝駭異,一時半刻拿雪兒不下,沒料到雪兒能一邊強攻五人,另一面居然把門戶還守得如此嚴密。

過了片刻,雪兒見敵手越打越急,五個人如穿花蝴蝶般亂轉。有時一人作勢欲踢,豈知突然往旁讓開,雪兒身後一人猛然發拳打到;有時一人提拳欲打,拳頭未到,後面大刀已經撲面;有時一人雙手合抱,意欲肉搏,她往後面退避,后心有腳剛好踢到,湊得再合拍也沒有….眼見敵招變化無窮無盡,雪兒竟是倏遇兇險,全仗身法靈活敏捷,這才避過,於是長嘯一聲,長劍在身周劃了一圈,心想:「我既然不能突破此陣,那便仗著精妙的玉女素心劍法直接在陣中傷人。」當下以攻守肩進,一柄長劍旁敲側擊、橫掃斜點,兵刃所指之處,儘是五人的要害部位。

「兄弟們,別逞強啦,死要面子活受罪,五打一本就不怎麼光彩,大伙兒都用兵刃吧!快速制服這個小丫頭片子,然後讓我好好爽爽!「矮胖男子從中而出,斜砍一刀,唿哨一聲,大聲吼叫。

「好!」其中一名高瘦男子只說了一個字,雙手往腰間衣袍下一挫,一對短戟已握在手中。

與此同時,其餘幾人都往衣袍下一揮,或使一串鐵菩提,或舞軟鞭,或使一支判官筆,全是一些緊身肉搏的短小兵器,剛柔並濟,一起而上,偶而還夾著「嗖嗖「破空之聲,那是其中一人打出了幾粒暗器。

「見鬼!原來都帶著傢伙!」雪兒心中一駭,眉頭微蹙,見諸般兵器全部往自己身上招呼來了,身子一側,避開正面矮胖男子的大刀和另一人的軟鞭,左手順勢一掌劈向左側高瘦男子的短戟,右手長劍盪開安全和判官筆,一瞬之間,雖是同時防守住五人攻擊,卻是險之又險。

而五人見雪兒出手,兵刃並不和雪兒硬碰,陣法只要微妙加上一點變化,五件兵器又向雪兒其他地方攻去。

只見六人越打越快,雪兒每次用長劍去鎖拿擊打對方兵刃,五人總是迅速閃開,六人打得雖緊,卻絲毫不聞金鐵交並之聲。一這番惡鬥,比之拳腳向加,又多了幾分兇險。

然而就在雪兒與這五個人斗的難分難解之時,一柄長劍刺出,五人中的一人被這一劍當場刺死,頓時,五人施展的陣法已破,雪兒扭頭一看,發現居然是冷寒州來給自己解圍。

陣法一破,其餘四人立即戰力急劇下降,被冷寒州一劍一個了結了生命,雪兒看到滿地的血腥微微皺眉,問道冷寒州:「你不是在和林清遠決一雌雄嗎?怎麼過來了?」

「讓他跑了。」冷寒州臉色非常不好看

「哦..跑了。」也難怪,林清遠是個及其狡猾的傢伙,他自然不會在武當這個地方死磕到底的,再加上辟邪劍法獨有的速度要想逃離也不是難事。

此時的真武大殿已經亂成了一團,上百人廝殺在一起了,而且大批的錦衣衛也在從武當山外湧入,雪兒見狀,決定先擊退這錦衣衛的圍攻再說。

雪兒將玉女素心劍法施展出來,頓時劍光霍霍,逼退了不少來犯的錦衣衛!雪兒將自己體內的陰柔內力配合著玉女素心劍法,一瞬間凡是近雪兒身的錦衣衛都被雪兒一劍刺倒,但傷勢都不致命,只是讓這些錦衣衛喪失行動能力罷了。

這玉女素心劍法可以說是雪兒最擅長的武功了。

古墓派祖師林朝英情場失意,在古墓中鬱鬱而終。因為她自己文武全才,琴棋書畫無所不能,為了報復辜負她一番情意的全真教創教祖師王重陽,最後窮盡畢生所學創出一部玉女心經,將全真教的武功破得乾乾淨淨。只是終究還是對王重陽余情難忘,將玉女心經創到最後,還是創出了這麼一套需全真劍法與玉女劍法合使的玉女素心劍法,聊寄情意。

不想到了神鵰時代,這套劍法卻在楊過和小龍女的手,上得以發揚而出,以此劍法屢破強敵。便是侵來中原橫行無忌的金輪法王都屢次三番敗在這套劍法之下。而那時節無論是小龍女還是楊過,武功都還未大成。充其量只能說是勉強躋身一流,可憑藉此套劍法卻將已是當世絕頂高手的金輪法王打得大敗虧輸,此套劍法的威力由此可見一斑。

正因如此,雪兒對這玉女素心劍法情有獨鍾,可謂是勤學苦練,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雖然這九陰真經世界里的玉女素心劍法只需一個人一把劍即可施展,但依舊威力非法。

雪兒一招「浪跡天涯」使出,劍斜劍刺出,隨後又劍揮劍直劈,逼得錦衣衛無法近她的身,見敵她不過,不少人都開始退縮了,雪兒冷笑一聲,踏步上前追擊,右手劍劍柄提起,劍尖下指,有如提壺斟酒。左手手指上翻,竟是指向自己櫻唇,宛似舉杯自飲,又是一招「清飲小酌」,逼得錦衣衛們狼狽退避,接著「小園藝菊」、「西窗夜話」、「柳蔭聯句」,一招招玉女素心劍法的精妙招式接連施展而出。

林朝英所創的這路劍法本是因情所創故而每一招中均含著一件韻事,或「撫琴按蕭」、或「掃雪烹茶」、或「松下對弈」、或「池邊調鶴」,均是男女與共,琴瑟相和,招式優雅,意境悠長,當真是說不盡的風流旖旎。

只是在這旖旎風流之間,卻又蘊含了無盡的殺機,在風花雪月間殺人於無形,稍微有–點不小心,就可能在這溫柔繾綣間被奪取性命,這箇中滋味,此時唯有身在局中的那些錦衣衛們最清楚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