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緊接著。

2022 年 2 月 20 日By 0 Comments

衛北霆用那種很是理直氣壯的語氣說著,「不過,如果在這樣的班底陣容下,你們連獎項都不能拿一個大滿貫,我看你們幾個都退圈吧。」

唐沐晴:「……」

不是很有底氣的開口,「就算是失敗了,也沒有到需要退圈的地步吧……」

衛北霆冷淡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原著《宮鳴》,輕衣的封神之作,也是巔峰之作。」

「編劇之一洛白,娛樂圈的神級編劇,也是眼下娛樂圈編劇行業里,唯一封神的存在。」

「郭景川,金牌導演。」

「薄言昔,天王男主。」

「雖然你的履歷沒有這些人出彩,但是如果這部劇的評價不好,收益不好,獎項拿的不夠多,那麼所有的罵名都是你一個人的。」

唐沐晴:「……」

罵名都是她一個人的。

怎麼聽起來就那麼凄慘呢。

對上唐沐晴有些凄涼的目光,衛北霆的唇角微微上揚,「不過你也不需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怎麼說薄言昔他們也不會讓你一個人承擔這些罵名,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他們肯定會願意和你一起挨罵的。」

唐沐晴:「……」

她並沒有被安慰到。

前排的蕭博突然開口:「少爺少夫人,二位坐好,我要開始加速了。」

唐沐晴還沒有給出什麼反應,就被身邊的男人一把拽到了懷裡。

車子飛速的行駛著,唐沐晴還是忍不住回頭往後看。

唐馨雨和蕭博的開車水平當然是比不了的。

很快。

唐馨雨就被蕭博甩在了身後。

看著唐馨雨的車子一點點的被甩在後面,唐沐晴倒是也悄悄的鬆了口氣。

有些苦澀的笑了笑,然後說道:「說起來,我還真的有些擔心她萬一追上來了,我們兩個面對面的坐著該說些什麼,還好蕭博比較給力。」

衛北霆嗤笑一聲,「蕭博要是連這點都做不到,可以考慮辭職了。」

唐沐晴被衛北霆這句話給噎住了。

瞪著眼睛看著身邊的男人。

說起來……

唐沐晴真的想不明白,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衛北霆這種氣人的男人。

隨便的一句話,都可以把人給噎個半死。

惡狠狠的瞪了衛北霆一眼,隨後說道:「在你身邊工作可太難了,蕭博都已經這麼優秀了,居然還要面對被開除的風險……」

如果不在衛北霆身邊做助理。

蕭博的能力也完全可以擔任的起一家公司的總經理的。

怎麼這樣一位大佬,到了衛北霆這裡,反而成了沒有什麼優點的一個人。

讓人煩躁。

衛北霆摸了摸唐沐晴毛茸茸的小腦袋,唇角微微上揚,「看來你還是沒有明白蕭博存在的意義,蕭博也只有名義上是助理,實際上他是世界上的另外一個我。」

「另外一個你?」

唐沐晴茫然的看著正在說話的衛北霆。

沒等衛北霆給出答案,前面正在開車的蕭博,就已經幫著衛北霆回答了:「我的存在,不僅僅是一個助理,更是為了在老闆不在的時候,可以幫助老闆主持大局。」 這名魂尊被星河一拳打倒后很快速的站了起來,他起來后做出的的第一反應,就是迅速與星河拉開距離,擺好架勢,嚴陣以待。

「你不繼續出手,那我可來了。」

星河見這名魂尊擺出了防禦架勢,輕輕出聲提醒后,腳下連踏幾步來到他的身前,一記沖拳直向他小腹打去。

那名魂尊見星河一拳打來,身體下意識的做出反應,抬腿一個膝頂頂向星河胸口,星河立時變招,止住打出的右拳,左手按住那名魂尊的膝蓋,同時借力躍了上去。

「好機會!」

魂尊見星河被打倒空中,心中暗喜,抬起右臂一拳甩了過去。

只可惜,星河又是一個攤手,將他甩來的一拳擋下,同時右手一記肘擊狠狠砸在他的臉上。

這股有著巨大力道的肘擊打得他腦瓜一懵,身體不由自主的微微後仰,卻還沒完,星河一記肘擊打完,又再抬手,一套連環沖拳打在他的胸口。

星河在這一瞬之間打出了十幾下沖拳,「咚咚咚咚……」

一連串的揮拳擊打聲響起,魂尊那還沒站穩的身子再度後仰。

他很想還手,可是星河那一連串的沖拳打得他使不出力,終究緩緩向後倒了下去。

那名魂尊倒在地上后,星河又是一記日字沖拳擊出,攜猛烈的拳風急速打在魂尊臉部上方。

「都跟你說過了,先消后打,連消帶打,怎麼就是記不住呢?」

星河搖了搖頭。

那魂尊愣愣的聽完星河講話,問道:

「什麼是,先消后打,連消……帶打?」

「唉,這麼簡單都不懂,你再打我一拳。」

那魂尊點了點頭,抬手一拳打出,星河一記攤手格開他這一拳,右手又是一個肘擊打了過去。

「先擋住敵人打來的拳頭,然後反攻回去,就是先消后打。而像我剛才那樣,在防敵人攻擊的同時發動進攻,就是連消帶打,懂了沒?」

「好像懂了,又好像沒懂。」

他心中如是想著,有些迷茫的點了點頭,認輸下了台去,獨留星河站在台上。

「有沒有要上來和我切磋的?」

星河道。

台下久久沒有回應,過了好一會兒后才有一人道:

「要我們上去挨揍可以,可你下手能不能輕點?別打這麼快,我們啥都沒看明白呢,戰鬥就結束了。」

「行。」

星河點了點頭,對那人道:

「你上來,我打慢一點和你套招,教你怎麼打詠春,怎麼樣?」

那人聞言臉上一喜,出聲問道。

「我不想學詠春,我想學太極,可以嗎?」

「OK沒問題,來吧,我教你太極拳。」

星河很是乾脆的答應下來。

那人見星河答應,臉上浮現出濃濃喜色,正要跳上台去時,噹噹當幾聲輕響,竟有三人搶在他前面上台去了。

「那個,要不我先來吧?我也想學太極。」

「還是我先吧,我想學詠春。」

「我先我先,我要學八卦掌!」

三人連聲說道,台下那人和星河都愣住了。

「額,你們還是一個個來吧,都別急,時間多的是。讓下面那個人先來,我和他約定好的,待會兒你們再上來。」星河道。

「那好吧。」

三人神色沮喪的點點頭,跳下台去。

台下那人立時跳了上來,一臉高興的道:

「那我就先謝過星河小兄弟指教了。」

「叫啥小兄弟呢,叫大哥!」

星河瞪了他一眼,接著擺了個太極的起手式,道:

「瞧好了啊,什麼叫以慢打快,以靜制動。」

「好勒大哥,您來吧,我仔細瞧著呢。」

那人點點頭道。

半個時辰后,星河在一大群依依不捨的目光中離去。

「不慌,不慌啊,明天還是這個擂台,我繼續教你們怎麼打拳。」

星河邊擺手邊道,留給眾人一個瀟洒的背影。

教皇殿內,比比東正閱覽著從各個武魂分殿發來的情報。

「上三宗里的昊天宗竟然是最安分的。」

比比東搖了搖頭,又輕嘆道:「只可惜,還是沒有找到唐昊的消息。」

她將手上的信紙收回,撕開下一個信封。

「嗯?」

看到信封上的字跡,比比東目光一凝。

「半月前在流光城出現的十萬年化形魂獸,竟然躲進了星斗大森林嗎?」

她的目光久久落在手中的張信紙上,心裡不知在想些什麼。

就在這時,殿門外有人大聲道:「李肆求見教皇。」

「進。」

比比東應了一聲,李肆進入教皇殿中,單膝跪地行禮,道:

「您的弟子星河,剛從斗魂場離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