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總之還是恭喜你們,這一次的實踐課就到此爲止了。能活三天已經不錯了。那麼這一次的時間當中,你們誰是活的最久的那一個呢?”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一邊說着林言拿出了那面子母鏡,這就是這一次實踐課第一名的獎勵。

三人一貓面面相覷看了一會兒。又一次爆發了爭吵。

“主子,當然是我呀,我比他們整整多活了半天呢!要不是最後遇到那隻牛鬼,我還能再多活一會兒的……”

狗子一臉的驕傲,在林言身上蹭來蹭去。

另外三兄妹也絲毫不示弱,紛紛開始指責他把他們三個丟下就跑。

林言最後實在是聽不下去這些人不斷的爭吵,一鬆手把狗子放到了地上。

“那就算了吧,這次的獎品我就先收着,你們四個商量好的該誰來拿我再給你們。”

雖說擁有競爭性是好的,但是過度的紛爭就代表着心不淨,這反而對於修行是百害而無一利的。

四個小傢伙明顯就一下子失落了起來。

林言卻沒有管那麼多,直接就宣佈了放學,由着狗子也跟着他們一起回去了。

第二天的時候,其後再次出現時,四個小傢伙明顯是一副已經商量好的樣子。

“老師,我們四個商量出來了,這面子母鏡就交給趙璐吧。”趙睿一臉的認真,上前對林言說出了他們的決定。

“你們不想要了嗎?”

趙璐以外的另外三人互相看了看,顯得有些不好意思:“還是不要了吧,這一次趙璐確實是最厲害的,無論是哪個方面都幫助了我們很多,如果沒有她的知識,我們可能活不過第二天。”

林言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將子母鏡慎重的交到了趙璐手裏。

“你們四個這次做的都很好。作爲額外的獎勵就在今天之後允許你們放假一個周吧,好好休息,之後每個月都會有一次實踐課的。”

趙璐拿着那一面鏡子很是驚喜,四人也因爲得到了假期格外的喜悅,齊齊向林言道謝鞠躬。

一天的課程很快就過去了。薇薇也因爲好久沒有上課,所以才今天上課時顯得格外的興奮。

“林先生,您這幾天放假是有外出計劃嗎?”李赫在把所有的學生都送走之後才走到依然還在打坐的林言面前。

“爲什麼你會這麼想?”林言回答得沒有任何的起伏。

“因爲就算是前幾天去解決趙家背後的事情您也不曾停止上課,但是現在需要放假纔能有充足的時間解決的事情,肯定距離不近吧?”

林言點了點頭:“的確,單是用於推算應該去什麼地方可能就需要一天的時間。所以這段時間關於幻鏡和江城的事情還要多多依靠你了,李管家。”

在前一天回去的時候,林言推開家門的一瞬間就發覺了事情有些不對勁。

薇薇最近實在是有些過於嗜睡,現在甚至是直接在沙發上睡着了。前段時間雖說可能是因爲之前的操勞,但是到了現在依然是這樣,她需要的睡眠時間也太多了。

林言輕輕的走過去,把手放在了薇薇的頭頂。

一切的運轉看似依然非常正常, 無論是血脈還是身體內的靈力,一切都顯得格外的正常。

林言皺着眉頭思考了有一會兒,之後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樣,用星辰真元幻化出幾根針,向薇薇身上的幾個穴位扎去。

果不其然,銀針一紮下之後薇薇就睜開了眼睛,有些朦朧的看着林言。

“爸爸……我怎麼又睡着了?”

按照這說法,就連薇薇自己也發現了不對的地方。

“薇薇,你過來讓我爲你檢查一下。”

薇薇聽完之後立馬就乖乖的上前,閉上了眼睛。

重新請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林言終於發現了不對的地方,所以說血脈和其他都是正常,但是心跳和脈搏甚至是血流的速度都有些過慢。

而且還在變得更加的慢。

也就是說,按照這樣子下去可能過段時間薇薇就會一直沉睡直到最後在睡夢中死亡。

“沒什麼大問題的,你先睡一覺吧。爸爸這段時間可能不在,要幾天之後纔會回來,你在家裏要乖乖的喲。”

薇薇點了點頭,在林言默默地把針收掉之後又一次入睡了。

林言把薇薇搬回了牀上,之後又一次性用掉了兩株靈藥,要保證她這一個周之內都還能正常生活。

宣佈放假之後的第二天林言就開始閉門不出。

直到第三天再次出來的時候,林言臉上顯得有一絲很明顯的喜悅。

實在是沒有想到這一次能幫助到薇薇的東西,居然和自己原定的目標如此的接近。

八祕寶,又是它。

林言總感覺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冥冥之中指引着,想要讓自己一步一步把八祕寶全部集齊,所有的東西都好像是在幫助他,但是同時又給他規定了一條固定的路線。

只不過現在的林言還管不了那麼多,畢竟他的願望從來都只是妻兒的圓滿,既然天道想要幫助他,那就按照天道的意思集齊這祕寶也無所謂。

“林先生,請問您是準備出門嗎?外面有一位先生,好像已經等了您有一會兒了。”李赫在林言收拾好後給他抵上外套。

林言點了點頭,他已經猜測到了這個人會是誰。

“實在是好久不見了,林言。準備去哪裏?我給你訂好機票。”

“汪治浩,你是不是有點兒最近太勤快了些?”林言看到他那張永遠都一成不變的死魚臉時情不自禁的發出了疑問:“而且我們前兩天不是才見過嗎?”

汪治浩就好像沒有聽見一樣,他現在所在意的東西並不僅僅是林言。 八祕寶不僅僅是一直圍繞着林言的東西,他也……

“這次你打算直接就把木尊者給幹掉?你可要想好了。”汪治浩聽到林言說他已經算清楚了木尊者在什麼地方時,絲毫也不感到驚訝,只是默默地把情況上報了之後就選擇了跟着他一起出發。

林言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因爲距離太遠,這次他沒有辦法直接縮地成寸到達目的地,而汪治浩好像自從知道了魂宗還有八祕寶的事情之後就對自己的行蹤格外感興趣……

林言非常熟悉這樣的人,除非他是有所需求,不然是不會故意在你面前出現的。

“沒錯,那你跟來又是爲了什麼呢?”

“不論是李家或者八祕寶,實際上也沒有多大的區別。本來這些確實是與我無關,只不過不管是誰死了三個難管的小弟,也該生氣吧。”

說這話的時候,汪治浩看着飛機窗外的風景,像是在和自己說話。

林言愣了一下,汪治浩這麼直接就回答了自己,還真是少見。

大概也是知道林言的疑問,汪治浩一張死魚臉轉過來,顯得一本正經。

“既然你最終也和他們一樣開始觸及了八祕寶的故事,那也應該告訴你了,爲什麼要顯得這麼驚訝呢。”

“那我洗耳恭聽。”

“實際上也不是什麼值得講的故事。只不過是和你的經歷可能有些相像,原本強盛的家族在某一天被強者的家族襲擊之後落沒,其中的至親之人被擄走。這幾年來由我對接的武者都是這樣的。”

這麼說來確實有些過於相似。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往完全一致的,或者說有人主導着一切一樣。

“很巧對吧,但是更巧的是,他們到我手上之後逐漸成長增長修爲,然後就像被計劃好一樣在某天因爲某種意外死亡,肉體被靈監會回收。過段時間再去查,就會發現他們的所有資料都沒有了。”

“確實,和我太過於類似了。”

按照這樣的原因來說,也不難理解,汪治浩當初對自己態度如此之差。本來就相同的劇情,再一次要求他被迫出演,有誰會願意呢?

“所以你懷疑這背後肯定有人主導,但是你又怎麼覺得會是李家的人做的呢?”

“我當初沒有懷疑過,只是機緣巧合中牽扯出的那些關於魂宗的事情,纔開始懷疑的。”

汪治浩扭頭看了一眼林言。

“情況和你之前和我一起去的時候發現的那個煉丹的修士的情況非常相似,據說魂宗有些人會使用有些修爲的人來製作成丹藥,藉此提升修爲。”

林言聽到這裏心頭一驚,居然事情會在這樣的地方如此巧合的發生連接。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你認爲無論是魂宗還是李家,實際上都是連接在一起的。然後現在終於正式站隊到我這邊了嗎?”

汪治浩沒有回答,但是答案確實已經很明顯了。

“好吧,那我就當你是可以相信的人,你知道關於木尊者的事情嗎?”

“世有五大尊者,金木水火土五人。相傳其中一人是靈監會創始人,其餘幾人早就大隱於市,只不過他們實力相當,都站在全世界武者的頂端,到現在爲止基本上已經沒有人知道他們真實的面目了。”

“所以說實話,你要去挑戰木尊者這件事情在我看來根本就是去送死。”汪治浩說話絲毫不留情面,甚至還翻了個白眼。

林言反而情不自禁笑出了聲:“那你還跟着我來?”

汪治浩的死魚臉一點變化也沒有:“你可是現在爲止在我手上活的最久的,我對你創造奇蹟的期待可是很大誒。”

“而且你和八祕寶扯上了關係,那就意味着這可是靈監會的管理範圍了……所以至少有個人得幫你處理好後事吧,被靈監會其它人知道了,說不定就相當於被李家知道了。”

聽到前半句的時候,林言還想問他怎麼又開始靈監會效忠了,後半句卻真實的過分。

“那還真是辛苦你了。”

差不多過了幾個小時的時間,兩人就到達了Y國,也來不及休息,直接按照之前已經算好的路線往一處有名的旅遊勝地走去。

有了縮地成寸確實是比起之前還得找車去要簡單得多,只不過相比於到達指定的地點找到木尊者本人才是更難的事情。

因爲木尊者的修爲,以及在他操控之下的那件祕寶的影響,再怎麼推演也只能估計出大概的範圍以及幾個關鍵的地點,他本人究竟是如何行動的那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雖說按照你這個說法,守株待兔的確沒什麼毛病,但是你就不覺得這地方實在是有些太明顯了嗎?”

汪治浩話是這麼說的,可是實際上在一邊曬日光浴曬的很是開心。

“話雖如此,真正放鬆的人明明是你吧。沒關係的,這裏人多,而且如果被發現了不更是好事,還免得我們去找。”林言雖說也是一副旅遊者的放鬆打扮,卻也隨時在警惕着四周隨時會出現的木尊者。

說到這裏的時候,林言背後一冷,感覺身後彷彿傳來讓人覺得異樣的目光。

可是當他回過頭去卻只能看見幾株生長的格外巨大的熱帶植物。

有些懷疑地看了一眼,再次轉過身去。

“說曹操曹操到,木尊者的眼睛已經來了。”

汪治浩也自然的轉了一下頭,很明顯發現了那兩顆熱帶植物,只不過按照之前的表情不動聲色轉過頭來看着林言。

“現在怎麼辦。”

“假裝中招,守株待兔。”

汪治浩顯得一愣,原來林言說的守株待兔居然已經算到了這一步。看樣子林言的真實實力……絕對不止一個地級了吧。

“那我就捨身陪君子吧。”

林言轉身,像是無意一般端起了一杯飲料,就往那株熱帶植物旁邊的一個小攤販走過去。

於是就在幾分鐘之後,如同林言預料中一樣林言被一株植物碰到之後鬼使神差跑到了樹林裏,而汪治浩去尋找的過程中也隨之失蹤。 幾分鐘之後,二人在“暈倒”之後感覺到一陣因爲空間轉移產生的頭暈耳鳴,再次恢復意識,然後立馬開始探知的時候發現自己是在一個偏遠而陰暗的木屋當中。

氣氛依舊是炎熱悶氣的熱帶氣候,說明他們還在T國。

“我把你要找的人搞到手了。”

探查一番,看樣子這人是在打電話,聲音聽上去應該是個老頭兒,而關於他的實力,至少和植物溝通這一點確實是貨真價實。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