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羅家衛收到姜超的命令後已經回來了。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三眼,你幹嘛呢?”

張順爻直撓頭髮道:“亥時右眼跳,不是好預兆啊,到底是什麼事呢……”

“你自己爻一卦不就清楚了?”羅家衛不以爲然道。

張順爻不爽道:“我能不知道嗎?!可就現在的情況來看,董事長去救老鬼了。”

“如果是壞事兒的話,只能是董事長吃虧!董事長的命格我不敢再算了!”

羅家衛聽聞後直接笑了出來。

“那你放心吧,董事長早就回去啦,癩子騎着老鷹把那個人接走了,董事長讓木頭出面了。”

“木頭是誰呀?他出馬,能有錯兒嗎?你可別忘了,癩子不是我們公司的人了。”

“他死了傷了,對於咱們來說,應該不是壞事吧?反而是木頭凱旋歸來纔對。”

羅家衛是個慈悲的人,不過,但凡涉及到危害公司利益的人,羅家衛還是十分偏執的。

張順爻急得直跺腳,他都恨不得抽羅家衛一個大嘴巴了。

“就算我不知道董事長回去了,但卦象不會錯呀!我眼皮子還能跳錯嗎?!肯定不是癩子!就是咱們公司的人!”

[本章完] 類似跳眼皮,打噴嚏,耳鳴,在不同的時間段,都會有不同的說法。

這對於張順爻來說,那就是皮毛。

怎麼可能會感覺錯呢?

“那你現在也知道不是董事長了,抓緊時間看看吧,萬一是木頭,我們就申請支援。”

張順爻拿出爻錢占卜了起來。

六爻比較麻煩,拋六次銅錢,出現出現六個卦象,組成在一起,是爲一卦。

當第六次拋完,張順爻整張臉都嚇得煞白。

“咋了三眼?木頭不會真的出事吧?”羅家衛緊張道。

宮三元剛死不久,如今王天祥再出事的話,姜超該如何向宮三元交代?

張順爻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活,活不成了……木頭今晚必死無疑!”

羅家衛趕緊拿出手機打給了姜超。

“董事長!三眼算出來木頭要死了!怎麼辦啊!?我們現在去支援嗎?!”

剛到華悅小區的姜超,還沒來得及坐下呢,手機就響了起來。

一聽到羅家衛那話,姜超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

木頭要死?

死在癩子手上?還是死在那個黑衣人手上?

“立刻讓三眼算出木頭的方位,所有人機動待命!”

說完,姜超便跑了出去。

“超超你去哪裏呀?!”

回覆許葉雯的,僅僅是一陣摔門聲。

姜超很是納悶,他派王天祥出馬,難不成還會有意外的嗎?

北厙村,上空。

黃玉天的短箭,結結實實地紮在了王天祥的胸口上。

鮮血染紅了那一小塊地方。

“你……”王天祥不敢相信道。

黃玉天咬牙說道:“師父!這是你逼我的!我不想殺你!可是你非要多管閒事!”

被王天祥捏在手中的馬癩子忽然笑了出來。

“哈哈,你個老東西,連你徒弟都不服你,你還是趕緊去死吧!老八,接着射!”

“嗖嗖嗖”又是三箭射出,王天祥身上是開滿了紅花。

“死了也要你們墊背!”

王天祥咬牙衝向了黃玉天,一把掐在了他的脖子上。雙手紛紛加大了氣力。

黃玉天的眼珠子都快讓王天祥給擠出來了。

“啪”的一聲,只見馬癩子的身體忽然化成了一灘墨汁。

不好!

王天祥猛地一回頭,馬癩子正坐在另一隻老鷹身上並且操控着另外兩隻老鷹,對着王天祥發起了衝鋒。

“刺啦”一聲,鷹爪撕破了王天祥胸前的皮肉。

王天祥睜大了雙眼,手上的力氣也消失了,黃玉天落在了老鷹背上,貪婪地喘着氣。

“師父!你就安息吧!”

黃玉天猛地擡起手臂,拿出了一支由鐵樺木製成了三棱槍刺。

這上面同樣是紅紅的,用硃砂染過的,不僅能對付鬼物,對付人類也很厲害。

因爲這玩意兒呈棱型,有三面樋,扎出的傷口大體上是方形的窟窿。

租妻,租金太貴你付不起 傷口各側無法相互擠壓達到一定止血和癒合作用,而且這種傷口無法包紮止合。

刺進人類身體後順勢旋轉刀身,就會造成組織大面積破壞,如果內部存在着肌腱斷裂或是血管破裂。

縫合表面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因此,三棱刺的致死率是非常高的。

不僅如此,有了硃砂和符文的加持,但凡被這玩意兒捅死的人。

連鬼都做不成!

很不辛,這個東西,同樣是當初王天祥手把手教會黃玉天的。

“混賬!”

王天祥使出最後的力氣,一掌打在了黃玉天的胸口上。

“噗!”的一聲,黃玉天噴出一道血箭,整個人一下子就撞在了老鷹昂起的脖子上。

老鷹忽然擡頭,當然是馬癩子所爲,不然黃玉天可就死定了。

王天祥知道馬癩子在自己身後,馬癩子肯定是殺不成了,那麼自己只能殺了黃玉天。

“死吧!”

王天祥一腳踩在了老鷹背上。

“啪”的一聲,老鷹的身體化成了一大灘墨汁撒向地面。

黃玉天伸手喊道:“不要!”

於事無補。

兩人的身體快速墜落了下去。

馬癩子眼疾手快,單手一揮,一隻老鷹便快速接住了黃玉天的身體。

看着王天祥從空中落了下去,黃玉天心中五味陳雜。

馬癩子跳到了黃玉天身邊,淡淡道:“沒事吧?”

黃玉天點了點頭,沒有講話。

親手殺了自己的師父,這感覺實在難以言表。

馬癩子也皺眉道:“沒想到威風八面的鬼斧神公,就被我們這麼幹掉了……”

說實話,馬癩子心裏也不是滋味兒,不僅僅是因爲自己和他當過同事。

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不是馬癩子所想看到的……

“我,我殺了師父,我殺了師父……”黃玉天抱着腦袋喃喃說道。

馬癩子嘆了口氣。

“行了,以前有人和我說過這麼一句話:壞事,不要做。做了,就別怕。”

“前者和後者的分量是一樣重的,事已至此,說什麼也沒用了,會控制木鳶嗎?帶走。”

黃玉天擦了擦眼角的淚水,下定決心道:“對!殺都殺了!能怎麼樣?!”

“南宋劉劭,北魏拓拔紹,隋朝楊廣,唐朝李世民,哪個不是弒父稱帝?!”

“今天我殺了師父,註定我日後大業有成!馬老弟!我們走!”

說完,一人騎老鷹,一人騎木鳶就走了。

針對輕塵公司的報復計劃,他們要好好商量一番。

北厙村,村頭。

王天祥直挺挺地躺在這裏,身子下面是一大灘鮮紅,身上扎着幾支短箭和一把三棱槍刺,連眼睛都沒有閉上。

“汪!”的一聲狗叫。

只見冥王帶着衆人朝着這飛奔而來。

姜超的一顆心也沉了下去。

張順爻、羅家衛、清然也都十分緊張。

誰也沒有想到,王天祥的死狀居然會這麼慘。

馬癩子,真有這樣的實力嗎?

“老鬼!”姜超喊道。

清然趕緊彎下腰,伸手遞向王天祥的鼻子。

“董事長,沒,沒救了……”

姜超直覺頭皮發麻。

沒救了?

“什麼叫沒救了?!給我用十三針!木頭絕對不能死!”

倘若王天祥真的死的透透的了,自己如何向宮三元交代?

雖然王天祥死於他人之手,但是是姜超派他出戰的。

真要問罪下來。

王天祥是因爲姜超的錯誤領導纔會死的。

“董事長,沒用的,他,他的三魂七魄已經散光了……”

[本章完] 此言一出,姜超不自覺地捏緊了拳頭。

“這不可能是癩子乾的,究竟是誰,給我查!”

清然拔下了王天祥身上的短箭和槍刺,濺的他滿臉都是鮮血。

“董事長,這些都是他自己的獨門武器……”

張順要求掐指算了起來,完事兒舉手說道:“董事長,還記得你之前收到過的那隻短箭嗎?”

“如果我沒說錯的話,殺死木頭的,和收買癩子的,是同一個人,並且這人是木頭的徒弟,黃玉天。”

想起了那支短箭,姜超也是恨得牙根直癢癢。

因爲姜超之前一直都把心思放在了袁曉貝和地府身上,對於那支短箭,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當時姜超想得很清楚,如果這人要找麻煩,姜超可以奉陪,但絕對不會主動去找對方,因爲沒必要。

他姜超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用這種方式。

羅家衛苦着一張臉說道:“董事長,我們現在怎麼辦?對手踩到我們腦袋上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啊。”

意思很明顯了,必須命令御林軍將黃玉天和馬癩子抓回來,適當時機,甚至可以調用燕京十八騎。

姜超收起了憤怒,冷靜道:“先把木頭埋了,風光大葬。至於他們,還會有動作的,我們等着就行。”

“各部門主管堅守住自己的崗位,即刻起,公司全面進入一級戒備狀態,剩下的你們就不用管了。”

“另外要注意的是,所有主管中,唯有李緣霸同志的實力最爲薄弱,三眼和羅漢要加強保護,不能讓對手有可乘之機。”

所有人站直了身體。

“是!”

姜超走了。

醫品至尊 走向了村裏的神公傢俱店。

“董事長,木頭爺爺剛纔出去了,說是執行你的任務了。”李緣霸說道。

姜超點了點頭。

“木頭任務失敗,因公殉職了,你也回去吧……”

李緣霸一驚。

“怎麼可能!神公爺爺他……”

姜超揮了揮手,淡淡道:“回吧……”

從姜超的神情中可以看出,他不像是在開玩笑。

李緣霸知道此刻姜超的心情也很沉重,沒有多說,講了句“節哀”後,便走了。

姜超環顧着傢俱店內的一切,兒時的記憶紛紛用上心頭。

小時候姜超總愛在這裏搗亂,王天祥的傢俱都是採用榫卯結構的,而且極爲繁瑣。

綜漫同人之魔臨異世 經常有這樣的事情,王天祥一邊弄着,姜超就躲在後面鋸着,純屬搞破壞。

https://ptt9.com/128269/ 有一年的春節,姜超在店裏放鞭炮,險些把整個店給燒了。

當時宮三元氣得就說要剁姜超的手,王天祥非是不肯,極力維護着姜超。

搞得兩個老頭子差點沒打起來。

往事一幕幕地映上姜超的心頭,此時的姜超別提多難過了。

終了,他還是拿出手機,找到了宮三元。

“師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