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羅小冬問起怎麼樣,顧丹哭泣道:「昨天晚上,那個富二代叫了唐明明,我扇了唐明明一巴掌,就離開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閨蜜打電話來罵了我一頓,然後我看聽到閨蜜被灌酒的聲音,然後就不知道了,我就睡覺了。睡覺前,我小酌一杯酒,然後沒想到醒來后發生這種事。羅小冬,你,你能力大,你要幫我啊!」

2020 年 11 月 14 日By 0 Comments

羅小冬說道:「你放心,我一定幫你到底。」

顧丹流淚答應點頭,心情稍微好了一點,但是那個閨蜜死的消息,實在太打擊了人了,昨天還和她一起來著,是同一個班的空姐。

死的地方旁邊,往東,就是歐陽小西的爹歐陽華家的歐陽大廈,歐陽華也接受了採訪,在採訪里,還嘲諷了一番羅小冬,說凡是羅小冬的朋友,都不會有好報,羅小冬就是一個掃把星,自己一萬次一千萬次都不會認這個女婿!

歐陽小西看了電視上的媒體的對爹歐陽華的採訪,默然不語。

羅小冬拍了拍歐陽小西的肩膀,說道:「這個情況,你不要傷心。」

歐陽小西堅定的說道:「我既然和我爹歐陽華三級章斷絕父女關係,我說了,我一輩子都不再是歐陽家的人了,我雖然還姓著歐陽的姓氏,但是我是你羅小冬的人呢,不再是歐陽家族的人了。我脫離他們。」

羅小冬牽起手來,說道:「感謝有你。」

顧丹這時候,心情平靜了下來一些了,然後,還是帶著哭腔,說道:「羅小冬你,你覺得是不是那個,他男朋友或者是唐明明做的手腳?」

羅小冬搖頭,書道:「等警方的答案吧。」

然後說道:「今天下午的飯局,你就不要去了,免得飯局上想起傷心事,尷尬不已。」

顧丹點頭。

下午,飯局上,羅小冬和周若男還有歐陽小西見了老徐徐三明,果然是一個老實人,外表看上去老實在了,但是上來就是兩斤燒刀子!

羅小冬笑道:「你這酒量,別喝出糖尿病和高血壓來。」

的確羅小冬之前聽胖子說,說是徐文才這個人,在村裡檢查的時候,六十歲以上村民進行醫療普查的時候,查出了眼中的糖尿病,但是徐文才不胖啊,而且也不吃糖,怎麼會出現糖尿病,家裡也沒遺傳的糖尿病史,最後還是當地的醫生有經驗,看他臉色不對,問道,你是不是常喝酒,他說,一天一斤半燒酒,醫生一拍大腿說道,這肯定了,糖尿病就是你喝燒酒喝出來的毛病,這事讓胖子知道了,胖子告訴了羅小冬,羅小冬才漲了知識,知道,這喝燒酒也能喝的出糖尿病來,不過一個六十來歲的老人了,你不讓他喝酒,他作為一個農民,也玩不了女人,也吃不了太好吃的沒那麼多錢,那不喝酒他一輩子還有什麼樂趣呢?很多農民百姓都是抱著這個想法,所以在農村地區,稍微有點錢的人,一般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選擇了喝燒酒,每天半斤以上燒酒,每天一斤以上燒酒的戶數,驚人的竟然有幾百戶。

所以,羅小冬不自覺地問道:「你這酒樓,別喝出糖尿病和高血壓來。」

老徐說道:「其實,我有高血壓十三年了,糖尿病五年了。」

羅小冬說道:「那,那你還喝酒?」

老徐說道:「這人活一生草活一秋啊,死了拉倒。」說的倒是看的開,正所謂談笑間笑看世間生死,風輕雲淡,一般的。

羅小冬見老徐既然話說到這份上了,幹了一杯三兩酒,然後老徐大叫:「好,好!」

然後也一口悶,羅小冬說道:「咱們談生意吧?」

老徐說道:「談個屁,直接簽字,完事,一個億賣給你。明天,哦不,今天就來接手。」

周若男也忍者嗆,喝了一兩白酒,那老徐很好,說道:「你是女人,我就不勸你喝酒了,你還是少喝酒吧,別影響將來生孩子什麼的。」

老徐人實誠,做事說話也是實誠的很吶,羅小冬覺得和老徐很投緣,大家飯局十分愉快的結束了。羅小冬一億,買下了這個飯館。

從此以後,羅小冬有五家分店了。

金海市大學城一號店,金海市平安鎮的旅遊區二號店,省城三號店,京都四號店,省城西南方五號店。 此時木氏反應奇快,嘴裡呵斥道:「你這臭妮子,人桂圓教你開鎖可是管事的同意的,你倒好,回了家還敢用。回頭看我不讓你爹好好教訓你。」

說完,就眼含歉意的看向蘇文濤:「她伯,這是孩子不懂事,回頭我和他爹訓她,畢竟孩子小,這事兒可不能…」

蘇文濤也是個知道事兒的。哪裡不明白木氏的意思,心裡對木氏又高看一眼,這堂弟媳婦雖說沒個娘家逃難來的,可為人是真不錯,不但賢惠,而且在大事小情上腦子不糊塗,回頭可得叫孩兒他娘跟人多接觸接觸,可不能再那麼毛毛躁躁,火爆脾氣了。

隨道:「弟妹放心,又不是啥大事兒,就這開鎖,咱村子里有不少人都會。你這等著,我找人去。」說著扭頭就走,喜兒砸吧砸吧眼睛,才驚覺自己大意了!

現如今可是古代,一個女子會開人門鎖,那可不就是見不得光的賊!說出去,不但她沒名聲,也得連累整個蘇家。

木氏忙上前把鎖重新鎖上,這才舒了口氣,用眼刀子剜了自家閨女,就聽門後傳來蘇老三的聲音:「孩兒他娘,你放,咱家三娃兒都好好的,可精神了。你看著讓咱文濤哥去找栓子,他小子可是會開鎖的,在村裡也是報備過的。」

此時喜兒再次感嘆,自家爹一點都不傻。看這處理事兒有條不紊的,咋就一遇上她爺奶,就變了個人呢?

想不通,也不再想了。站在木氏身旁,老實的裝乖孩子,腦子裡卻和直播間里的小天使們開聊。

喜兒:我還真沒發現,我爹竟然這麼有魄力!

世界我最帥:那是他還沒反應過來,明天他將面對什麼!

喜兒:…還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世界我最帥:那是因為你像鴕鳥,一直裝傻,自欺欺人!

喜兒無奈的垂著肩膀,還真是像世界我最帥說的那樣。看來,對爹爹的改造需要一點一點進行。主要還是潛移默化!心裡有了主意,喜兒又開始歡騰起來,開心的去找她的錢袋子。

痞痞的泰迪:為啥每次都是喜兒贏?明明那蘇老三家裡都成那樣,他爹娘又是能做妖的,他咋就敢突破自我,帶著媳婦兒跑到縣城去接喜兒了呢?

想不通呀,想不通!

就喜歡穿越:在那個時代,父子之間的感情是很深的,對子嗣血脈也極為看重。你以為,都跟咱們這兒似的,想要孩子了…

下面的話,竟然被直播間禁言了。

獨步紫寒 喜兒詫異,這可是她第一次看到觀眾說話被禁言,難道說直播間,不但約束著他們主播,對觀眾也有一定的約束?

很快,她就得到了答案

痞痞的泰迪:哇哈哈哈,讓你們肆無忌憚!現在直播間可是不讓討論有關星際的細節話題。雖不至於消號,可是卻能禁言!

就喜歡穿越:我覺得,依著喜兒的聰慧,一定能猜出我要說什麼!豈是你這匹夫能了解的。

痞痞的泰迪:哼,你這就是找理由,自己被禁言了,還不許人說。你以為喜兒有多聰慧,她要是真聰明,哪裡會天天被人欺負!

又躺槍的喜兒!為了表示存在感,在直播間里,一陣哼哼哼的發出去。

「泰迪,你有本事,別吃我寄過去的東西!」

霸氣十足的話,讓剛剛進直播間的觀眾摸不著頭腦,可痞痞的泰迪態度卻立馬蔫了,他上次可是走後門,讓喜兒給他寄來兩個豆包。那甜蜜蜜的口感,本不是他喜歡的,可是配著外面的軟皮,真的太好吃了!

他甚至有了一種愛上甜食的錯覺,只不過,當他訂購了最流行的甜品時,整個臉都綠了。還是那古時候的糕點,更符合他的味覺。

下定決心,一隻青色的大鳥昂頭挺胸,美麗的尾羽在空中,滑下一圈一圈的光點。一聲高昂的鳴叫,讓直播間里所有的觀眾都炸開了鍋。

不斷的天啊,天啊,青鳥!

喜兒也是傻啦!這也太驚悚了!

痞痞的泰迪是直播間早期的觀眾,在她印象里,他一直是個守財奴,喜歡參加賭博,打賞雖有,可卻只是一些橙色黃色的星星。畢竟大家相處時間長了,喜兒打賞雖然在意,可卻不會以此來判定一個人,她也把痞痞的泰迪看做能說話的朋友。

於是有些擔憂,直接私信了痞痞的泰迪。

泰迪,你這是去哪兒賭博贏了?掙大錢了?竟然打賞我青鳥?

你是沒看見,青鳥下面那一連串的零嗎?你這是要破產的前奏嗎?

從仁王開始的武士 屏幕那邊的男人,覺得無語。煩躁的揪了揪自己的火紅頭髮。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看到小丫頭的威脅,直接就打賞了,那麼貴的青鳥。雖說他不差錢,可每花出一筆,他的心都在滴血好吧!

於是屏幕上只打出…………

細想想,自己還不能吃虧了?怎麼也得讓小丫頭付出點代價!於是屏幕上又出現:

要是有空就寄些好吃的過來吧!

紅頭髮摸摸下巴,真不行去其他直播間看看,總會有其他好吃的點心吧。

痞痞的泰迪的想法,喜兒並不了解。

此時,就見文濤伯帶著一個壯實的漢子,懷裡抱著什麼,腳步匆匆的朝這邊走來。

還沒到地方,就聽見一個稚嫩的童音:「爹爹,娘親!」

原來男漢子懷裡抱著的大棉包里竟然是個孩子。聽聲音,很可能就是她那可憐的弟弟小五。

人走近了,木氏慌忙上前去接過棉包。露出裡面粉白小臉的小五,正笑嘻嘻的看著他娘。當目光觸及到喜兒時,小孩臉上表情明顯有了變化,焦急的向外掙扎,伸出兩隻小手要喜兒抱。

喜兒從沒想過,這麼丁點的孩子,竟然半年後還記得自己。怕他摔了,木氏拍了拍他的小屁股,讓他安生一會兒。

一同來的栓子已經開始在那裡開門鎖,喜兒觀察著他的動作,心裡感嘆,果然是專業的,可比他這半吊子強多了,沒兩下門鎖就開了。

裡面的蘇老三帶著三個孩子,早就等的不耐煩,當門打開那差,裡面就有個小身影,猛的跑了出來。喜兒感受著自己腰間狠狠被抱住,低頭去看,就見小蘿莉滿臉通紅。眼睛里的淚水滑落。怯生生的叫了聲,「二姐!」

就這一聲卻讓喜兒紅了眼眶,這不是原主的情緒,而是屬於他自己的。她回家了。 羅小冬簽完字,和老徐最後吹了三兩酒,然後告辭,大家也有彼此的聯繫方式,所以,以如果有機會合作的話,說好了在合作一回,然後當羅小冬出門的時候,看到了唐明明在隔壁呢。

為啥這麼說呢,因為隔壁都在喊唐總呢。

既然是唐總,又是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自然就是唐明明沒錯了。

羅小冬還沒說話,歐陽小西看了眼唐明明,結果那唐明明看到歐陽小西,認出來了,奇道:「咦,你不是那個歐陽華的女兒,當年的省城第一美女歐陽小西嗎?」

歐陽小西說道:「你是唐明明?唐公子?」

唐明明大喜,說道:「是我是我,怎麼了?」

歐陽小西樂了,說道:「是這樣的,你的前女朋友,被你甩了的,是我的好友啊!」

唐明明奇道:「什麼,顧丹嗎?不可能吧,顧丹怎麼能認識你這麼高貴的人,她就一婊子!」

這無巧不成書,這時候顧丹來了,老遠的,想跟羅小冬打聲招呼,但是見到了唐明明,並親耳聽到唐明明說自己是婊子。

顧丹心如死灰,上前一巴掌打了一下唐明明。

唐明明愣神了,結果一看,好傢夥,這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甩了的前女朋友,顧丹,說道:「你他娘的,當年求著我干你,現在呢?你居然跟了羅小冬了,你個狗日的!」

顧丹面上羞紅通紅,說道:「羅小冬,我們走吧!」

羅小冬剛要說啥,這時候,裡面老徐出來了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你們和唐公子有衝突?」

羅小冬想了想,說道:「我朋友是唐公子的前女友,僅此而已。」

那唐明明看到顧丹如花的容顏,昨晚上在燈光湖南的酒吧沒看到,這時候看到臉上容顏如花一般,覺得似乎活見鬼了。

他眨巴眨巴眼,說道:「你,你臉上怎麼好了?」

昨晚上沒看到。

心想,這一夜之間,怎麼好了?還拆線了?

這真是活見鬼了。

羅小冬還沒說話,那顧丹冷笑一聲,說道:「我怎麼好的不管你事,從此以後,我們恩斷義絕。」

歐陽小西笑道:「做的好啊。」

羅小冬想了想,說道:「我們走吧,別在這啰嗦了,徐老闆,我們告辭了呀!」

和老徐告辭,老徐哼著小曲也走了。

然後,顧丹也和羅小冬一道走了,留下茫然的唐公子。

唐明明氣瘋了,從來沒受過如此大氣,在背後狠狠發誓:「羅小冬,你搶我馬子,我讓你不得好死。」

旁邊,那個女秘書說道:「聽說羅小冬是省城,哦不,是省內第一高手呢,天下無敵的。」

旁邊,另一個服務生禮儀小姐說道:「唐少爺,網上有他打東方夜和東方家族的錄像視頻呢。真的是無敵的。」

唐公子唐明明想了想,沒什麼好辦法,一籌莫展。恨的牙痒痒,然後回頭扇了那禮儀小姐一個耳光,說道:「你他娘的看好你的門當好我的狗不好嗎?偏偏助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那禮儀小姐大哭起來,說道:「我,我!」

一臉委屈。這時候,那唐明明看著這禮儀小姐儀態不錯,外表也不錯,心想,平時怎麼沒注意這朵野花呢,問道:「你剛來的嗎?」

那秘書狗仗人勢,說道:「還不去會計那領了工資滾蛋?」

那禮儀小姐說道:「我,我,對不起唐少爺。給我個工作的機會。」

的確,現在不景氣工作難找啊!

唐少爺卻已起了色心。說道:「來我辦公室談話。」

然後,就在辦公室內,威逼利誘,哪知道這個禮儀小姐雖然表面柔弱,但是卻也內心剛強,她心想既然隔壁剛剛換了主人,不如自己去隔壁找工作吧,不要這工作了也不能被姓唐的欺負,於是不要工資了扇了姓唐的一巴掌離開了,跑了出去。這姓唐的昨晚加今天下午挨了兩個不同的女人三巴掌,氣的要瘋。

但是如果追出去顯得多丟面子。

於是一揮手,把眼前的電腦台式機的機箱和顯示器砸的粉碎,然後方才瀉火。

另一邊,羅小冬告別了顧丹,剛告別孟山來了。

孟山問羅小冬知不知道這起命案,羅小冬當然知道了。

羅小冬問道:「你怎麼問起這個命案來了?你莫非知道內情?」

孟山說道:「就是這空姐的男朋友乾的,警方已經控制起來了,但是據說對方後門大的很吶,可能,可能不能伸張正義,為這女孩伸冤。這裡面有一個*殺人衝動殺人和防衛過當的區分。」

羅小冬奇道:「你的意思是,這個人的男朋友富二代,是防衛過當了?」

孟山說道:「目前上頭認定是防衛過當導致的意外失足。自殺的。但是他可能要拘留十五天完事!」

羅小冬大驚,說道:「這!」

這時候,歐陽小西問道:「怎麼了?」 天光漸漸暗下,林德和潘斌華跟在夏昭衣兩旁,遠離人群,朝茫茫雪海走去。

林德以前是個說書先生,評書講的頭頭是道,為了方便節省體力,能五個字說完的,他絕對不十個字說,因此練得一手極佳的表達能力,雖然字少,但通俗易懂。

他先認識方觀岩,再接觸到其他人,只是他不知道從何開始,就有了上下等級之分。

同顏青臨走得近的人,不知不覺成為「上等人」,類似於他這樣邊緣徘徊,卻又擺脫不了的,就成了「下等人」。

而得知夏昭學活著,則是很久之後的事情,也是那個時候,他才恍然發現,除了上下等級之分外,還有分散開的「勢力」之分。

楊冠仙,郭庭,楊長軍,潘平等人非常討厭顏青臨。

方觀岩,江峰,梁金洪等,則是顏青臨的忠實擁護者。

而夏昭學,便一直處於被顏青臨「軟禁」的狀態。也正因夏昭學在顏青臨手裡,所以楊冠仙,郭庭他們行事之時,總會忌憚和不得不從。

「顏青臨一直想讓世子造反,」林德邊走邊慢聲說道,「世子不願配合,多次惹得顏青臨不快,據聞有次,顏青臨怒極之下,打掉了世子手中的筷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