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老人的一拳一掌擊出,所蘊含着的天地原力非同小可,若是一般的魔獸捱上一下,肯定是皮開肉綻,筋斷骨折,但是雙方交手至今,金龍卻十分輕鬆的躲開了絕大部分的拳腳。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它的金翅輕輕一扇,身體就已經是來會幾百丈的距離,這種速度就算是軒轅楓瞪大眼睛,也是無法看清楚其的路線。

軒轅楓的心中頓時泛起了一片涼意,這匹奇異的金龍帶給他的震撼,實非言語所能形容於萬一,它這樣的速度,就算與青鶯王相比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行者星上還真沒有多少人拿他有什麼辦法。

非但如此,此龍躲避半餉,似乎也有些不太耐煩,於是尾巴一甩,狠狠的向着老人打去,老人似乎對此早有準備,他恰到好處的揮拳而出,拳頭與龍尾相觸,身體顫抖了兩下,這才牢牢站穩。

而金龍雖然是飛退了數丈,但是很明顯的,老人那充滿了強大力量的尊者拳頭,依舊是無法給它帶來任何的傷害。

軒轅楓終於有些明白老人的無奈了,雖然他的對手比他的實力低了好幾級,但是像這種速度快若閃電,同時力大無窮而且防禦驚人的魔獸,在無法打中對方要害的情況下,根本就是無計可施。 一人一龍之間,也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的交鋒,對於彼此的戰鬥方式似乎十分的熟悉,特別是那頭金龍,一旦老人的氣勢逐漸濃烈,像是要施展什麼絕招之時,它就是一個箭步,遠遠躲開。

以它那不可思議的速度,老人根本就是無可奈何,雖然老人有這絕對壓制金龍的力量,但是也得能夠用的上力才行啊,老人現在就像是有了沒錯使一般。

在纏鬥良久之後,老人終於抓住了一個機會,踏前一步,身體陡然間擰轉了過來,竟然神奇的來到了金龍的視線所不能及的地方。

他的拳頭瞬勢揮了出去,狠狠的擊在了金龍的肚腹之上,這個變故突如其來,哪怕是一旁的軒轅楓等人都是大吃一驚,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

金龍捱了這一下重擊之後,整個身軀頓時倒飛了起來,在空中打了幾個轉兒,落地之時更是動作不穩,連滾了幾個滾。

軒轅楓心中暗叫可惜,他已經看出,那位老者的這一拳並沒有保留,拳力之大,堪稱一時無二,若是自己捱了這一擊,也是要身受重傷。

但是,令他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那摔到在地的金龍只不過是打了一個幾個滾,然後就立即是飛了起來,看它的動作之敏捷,竟然是沒有受到任何一絲的傷害。

軒轅楓瞪圓眼睛,心中詫異萬分,這究竟是什麼品種的龍啊,動作快若閃電,力大無窮也就罷了,並且還是皮厚肉糙的,連如此巨大的力量也無法傷其分毫。

至此,軒轅楓終於明白了,那位人類尊者爲何會與這隻魔獸糾纏如此之久了,這頭金龍的戰鬥力實在是大過於強大。

然而,軒轅楓依舊是低估了這頭金龍的實力,它翻身而起之後,一聲長吟,聲音中充滿了憤怒的味道。

似乎他被老者一拳擊飛,傷了它的自尊心似的,就連嘴角的那幾根龍鬚也都立了起來,眼神憤怒的看着老者,隨即金龍仰起了頭顱,。

當看見金龍昂起頭顱的時候,老人的神情立即是凝重了起來,他的身上驟然騰起了巨大的氣勢,那強烈的到了極點的氣勢瞬間就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個透明的能量罩,這能量罩也出現,立即引起了天地原氣的瘋狂涌動。

緊接着,夾雜着海量的天地原力瘋狂的圍着老人旋轉了起來,將老者的整個身體都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只不過是一個呼吸之間,老者的周圍就形成了也個強大的能量漩渦,猶如一個龍捲風一般,都周圍的帶得飛沙走石。

雖然這並不是真正的龍捲風,但這種以天地原力形成的巨大能量旋風,卻擁有遠超一般的神奇防禦力量。

軒轅楓看得是雙目放光,原來還能這樣來利用力量的,這樣隨着能量的旋轉,就可以御掉很到一部分的攻擊了,並且把自己包着中間,不但能全方位防守,還能隔結外面的很多幹擾。

若非親眼所見,他根本就相信不到竟然還可以這樣防禦,不過,看老人這副如臨大敵的模樣,軒轅楓知道那頭金龍接下來的動作肯定是非同小可了。

“吟…”

果然,金龍昂頭向天,龍頭一伸頭嘹亮的龍吟聲響了起來,這並不是普通的龍吟,而是摻雜了原力的龍吟,帶有着強大的攻擊了,並且這是無孔不入的攻擊,根本無從防禦。

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軒轅楓等人一時不慎,吃了大虧,軒轅楓還算好的,畢竟修爲比金龍強上一些,那跟過來的北斗七星君可就悽慘了。

沒有任何防備的被這音波攻擊到,措手不及之下,七人都被震得鼻口流血,還是軒轅楓見機的快,快速放出原力形成了一個能量罩,把衆人都罩在了裏面,雖然因爲倉儲而爲,並沒能如那與金龍交戰的老者那般有着絕對的防禦力。

但是本來軒轅楓等人就距離金龍較遠,並且金龍攻擊的主要目標也不是軒轅楓等人,所以雖然還是感覺很難受,但是總算是沒有在受到實質的傷害。

軒轅楓心中愈發的狐疑,這隻魔獸究竟是何來歷,竟然憑着尊者三級的修爲發出如此強大的音波攻擊,若是當它達到尊者六級的話,那還了得。

慢慢的金龍低下了頭,但是它的一雙眼眸卻依舊是牢牢的盯緊了面前的老人。

山窪之間的氣氛陡然間緊張了起來,縱然是那流動着的海風,似乎也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影響,一旦進入了山窪,頓時就停滯了下來。空中瀰漫着一股濃烈的到了極點的肅殺之氣,這裏的一切都變得安靜之極。

終於,金龍頭頂上的金角閃過一縷金光,而後整個金龍前衝,化爲一道金光閃電般向老者碰去,速度之快令人難以置信。

軒轅楓的背心之上隱約有些發冷,在見到了這攻擊速度之後,他唯一的感覺就是快,竟然快到了這等程度。金龍才發動攻擊,瞬間就已經狠狠的擊中了老人的能量罩之上,在這個過程中,老人甚至於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跟別談躲避的能力了。

“這纔是極限速度,這樣的速度還有什麼能與之相比呢?”軒轅楓心中驚駭莫名,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速度能與這樣的度相提並論。

然而,老人對此同樣的早有防備,他身體周圍的能量風暴快速的旋轉起來,頓時把碰來的攻擊力抵消了大半,但也就是如此,剩下的那一小半力量同樣不可小視,老人的身形如電,如飛般的朝着後方倒射而去。

“轟隆隆!”

老人的身軀狠狠的撞擊在後面的山壁之上,傳來一聲巨響,而原本在老人身體周圍的那個能量風暴直接被擊散了,再也不復存在。

老人長出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了一絲欣慰之色,雖然能量風暴散了,但是能夠將這一輪的攻勢抵誚-,已經是非常的理想了。若是一般防禦手段的話,根本就防不住金龍的這恐怖攻擊。

看到了這驚心動魄的一幕,軒轅楓長吸了一口氣,眼眸中更是精光閃爍,在他的心中突地涌起了一種想要嘗試一下的念頭,不知道這位老人的能量風暴和金龍的龍角之力威能如何,是否能夠與七星刀法或者天王問天斬一較高下。

老人的臉色突地一變,他冷然道:“何方鼠輩在此藏頭露尾。”

凌厲的目光朝着軒轅楓等人的方向看來,不僅僅如此,金龍的目光非常同時投了過來,而且也充滿了很不善的味道。

軒轅楓無奈,知道自己剛纔激動了一下,散發出了一些氣機,立即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不過他心中並無所懼,揹負着雙手,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七星君見軒轅楓出去了,沒有任何猶豫,也都跟在軒轅楓後面,一起走了出去,八人一前七後的走入了山窪之中,老人的臉色愈發的有些難看了起來,而金龍的目光也似乎多了一絲異樣的閃爍。

以老人的實力,和金龍的天賦靈覺,竟然都沒有察覺到有人靠近,並且還不只一個人,而是一羣人。

若非軒轅楓因爲看到高手,一時技癢心中激動,而露出了一點氣機,他們根本就發現不了軒轅楓等人的存在。

這樣的人物,平時出現一個就不容易了,此時突地出現了一羣之多,自然讓這一人一龍有些驚疑不定了。

“吟…”

冷然的目光從軒轅楓等人的身上緩緩掃過,金龍突地一聲低吟,靈動的大眼睛迅快的眨動了幾下,但很快的就蒙上了一種疑惑的神色,它的鼻子迅速的抽動了幾下,大腦袋斜了過來,好像在思考着什麼,竟然將軒轅楓等人直接無視了。

老人的目光卻集中到了軒轅楓的身上,在老人的感知中,這個神祕的少年身上有着一種非常危險的氣息,又有些高深莫測的感覺,甚至於比其他七人加在一起更令老人忌憚一些。

雙方對視片刻,軒轅楓終於打破了僵局,道:“二位在此鏖戰,小子等人來的不巧,打擾之處還望海涵。”

老人輕哼一聲,道:“哼,你們來這裏作什麼?”

軒轅楓無奈了聳了聳肩,道:“小子路經此地,聽到龍吟之聲,故而過來看看,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老人的臉色稍霽,他並沒有懷疑軒轅楓的話,因爲除了這個原因之外,就連老者本人都想不出他是爲何而來。

“老夫季無名。”老者不冷不熱的應了一句,隨後轉頭向金龍,道:“今天有外人在場,我們過天在一分高下。”

金龍如夢初醒般的揚起了頭,它的大眼睛再度眨了幾下,大頭微微點動,金翅揮動,瞬間就已經化做了一道金光,離開了山窪之中。

尤是軒轅楓早就注意到它的動作,但依舊是僅能看到一抹殘影,這種遠非人類能夠奢求的速度,讓軒轅楓再度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老人冷冷的看了軒轅楓等人一眼,特別是軒轅楓,更是得到了他的關注,隨後,他轉身,大步流星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軒轅楓長無奈的搖了搖頭,其實他也知道,若非自己等人的表現同樣引起了這一人一龍的忌憚,那麼今日窺探他們搏鬥的事情只怕就難以如此輕鬆的方式解決了。

“走吧?”看着一人一龍都離開了,軒轅楓向七星君等人招呼了一聲。

“看了要把這裏建爲北斗七星的基地還有不小的麻煩啊!首先這一人一龍就不好解決,也不知道他們是路經此處還是長居於此,如果是路經此地,那到好辦,等他們走了就是了,但看樣子更像是長居於此啊!”軒轅楓一邊往回走一邊思索着。

回到青鶯所在的地方,軒轅楓向衆人吩咐道:“大家整理下吧,我們可能要在這裏住上一段時間了。”

吩咐完之後軒轅楓就走到了一塊巨石上,眺望着這汪洋大海,他打算在這裏等上幾天,如果那老人和金龍是路過的最好,如果是長居的那就想辦法讓這一人一龍離開這裏或者加入北斗七星。 軒轅楓等人就這樣在這個島嶼上安頓了下來。

次日早晨,東方水天極處,染上一片橙紅色,一會染成桔紅色,一會又暗下去,暗成淺灰色,就在這片淺灰色裏,慢慢烘出一個半圓形的淺紅色輪光,輪光下面骨突地冒出半邊鮮紅鮮紅的太陽,越冒越高,轉眼跳出水面,一輪又紅又大的太陽穩穩當當擱在海面上。

突然,軒轅楓被外面的呵斥聲給驚醒了,他不禁奇怪,這大清早並且在這荒島上,怎麼回油吵鬧聲呢!

出了臨時搭建的帳篷,軒轅楓就見遠處北斗七星的成員,正與那昨日見到的老者在海邊的沙灘上相對視着呢。

老者就一個人,而北斗七星這邊與老者相對視的主要還是七星君七人,其他人都是站在後方,這並不是他們不想幫忙,主要是這種對視他們實力太低,根本幫不上什麼忙,就算七星君七人都是利用一種七人組成的奇怪陣型,這纔算是堪堪抵擋住老者散發出的氣勢。

七星君用的陣型正是那天土坡時領悟的,也可以說是宇宙法則賜予的,本來是八人組成的,不過七人也同樣能行,只是威力相對小一些而已。

這陣法被軒轅楓命名爲北斗無極陣,原陣型需要八人組成完整的陣法,但是沒八人也同樣能組成,就算只有兩人也同樣能組成,只是其威力不同而已,人越多也強,當然最多就八人,其每增加一人,威力就會翻倍。

也就是說兩個尊者一級的人組成,基本能與四個同等實力的人抗衡,而三個尊者一級的人組成的話基本能抗衡同等實力的十二人,以此遞增,要是有八人組成完整的陣法,那就相當於同等實力的一千零二十四人疊加的威力。

現在七人組成的陣型基本就是尊者一級四百四十八百倍的威力,大概與一個尊者三級的人實力差不多,跟對面的老人實力相差不少,能夠擋住其氣勢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武動乾坤 要知道,老者可是有着尊者六級中期的恐怖修爲的,而真實的戰力更是堪比尊者六級巔峯,而就算七人聯手也就堪堪算得上尊者三級的修爲而已,以尊者三級抵擋尊者六級的氣勢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這是怎麼回事?”看着這情況軒轅楓心中疑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對於北斗七星的成員,軒轅楓可以肯定他們絕對不會故意去招惹那個老者的,那老者的實力七星君昨天可都看得清楚,並且跟其他人都說了的,在知道這老者厲害的情況下,軒轅楓信息只要是大腦正常的人就不會去自己找虐的。

並且這衝突的地方時軒轅楓等人落腳的地方,軒轅楓大概猜到應該是老者找過來的,但是這才讓軒轅楓不解的。

這個老者昨天軒轅楓見過其出手,他的招式盡皆是大開大合,含有一股浩然正氣,從這功法上能看出老者絕對是個光明磊落之人,否則不可能練就出那樣的氣勢。

這樣的人斷然不會沒事亂挑釁別人的,但是現在確實是雙方發生了衝突,自己的人斷然不會惹老者,而老者又不可能故意挑事,但卻發生了衝突,這讓軒轅楓不解,難道發生了誤會不成?

想到這,軒轅楓可以肯定雙方絕對是發生了什麼誤會了,否則絕對不會有衝突的地方的,於是軒轅楓快步走了過去。

“不知前輩來此所謂何事?”軒轅楓走了過去,站到七星君的前面把老者散發的氣勢給擋了下來,不論發生了什麼誤會,軒轅楓是七星君的老大,在這個時候自然得爲他們擋下這氣勢的。

得到軒轅楓擋下老者的氣勢,七星君不由得鬆了口氣,跟老者對視還不到一分鐘時間,但是幾人都是額頭見汗,可見壓力之大,要不是軒轅楓來的及時,用不了多久幾人可定要抵擋不住。

看見軒轅楓擋下了自己的氣勢,老者眼神一眯,然後把氣勢收了起來道:“哼!你們不是路過嗎?問什麼再次停留?”

“不知道前輩是何意思,爲何我等不能在這島嶼上路腳,難不成這島嶼還是前輩的私有領地不成?”軒轅楓一愣皺眉道。

“哼,我看你們恐怕不是單純的路過吧!”老者別有深意的看着軒轅楓等人。

“額,前輩這是何意?”軒轅楓的眉頭皺得跟緊了,聽着老者的語氣,很是不友善的樣子,明顯對他們的停留有着很大的意見。

“不要跟我裝模作樣了,你們難道以爲我不知道這島上的東西嗎?”老者不屑的道。

“額,這島上有什麼嗎?”這次軒轅楓真的有些意外了,聽老者的口氣,這島上應該是有着什麼寶貝穿在呢。

“你們真不知道?”看着軒轅楓錯愕的樣子,老者也有些疑惑了。

“本來晚輩還真不知道前輩說的什麼,不過聽前輩的口氣,這島嶼上好像有什麼寶貝來着,不過晚輩就奇怪了,如果真有寶貝那前輩爲什麼不把它取走呢?”這次軒轅楓算是大概明白了。

從老者的語氣來判斷,這島上應該是有什麼寶貝,而老者以爲軒轅楓等是來搶奪寶貝的,所以自然不會給軒轅楓等人好臉色看了。

“多說無益,你們既然不是爲寶來的,那就趕快離開吧!”老者現在可是腸子都悔青了,如果早知道軒轅楓他們不是爲那東西來的,他纔不會來這感人呢。

可是現在這一來,本來軒轅楓等人不知的夜變成知道了,要是軒轅楓等人不走,留下來跟他搶奪,那他這不就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嘛!所以老者現在那該悔啊。

老者會這麼直接來趕人,就是跟老者的性格有關了,如果是一般的人遇到這情況,肯定會先試探下,或者觀察下情況再說的,而如果是陰險一些的人,那肯定會來陰招害軒轅楓等人,讓他們離開或者死掉,但是老這這人太正直,所以就這麼直接來趕人了。

這一來不但與軒轅楓等人起了衝突,並且還透露了這島上有寶的信息,這就是人太正直的弱點,大腦不懂得轉彎。

“額,實話跟你說吧!我們來這裏之前真不知道這島上有什麼東西,不過我這次出來真實的目的是找島嶼的,我打算在這近陸海域找一個島嶼作爲據點,而看到這島嶼打算建在這裏,所以纔會留下的。”軒轅楓不想與這老者起衝突,所以直接說了實話。

“你想要佔有這座島嶼?”老者眯起了眼睛看着軒轅楓。

“對!”軒轅楓不想跟老者廢話,並且要真打起來他也不懼這老者,所以沒不要遮掩自己的想法,直接承認了。

“你不知道旁邊居住着一羣禿鷲嗎?”老者問道,在他看來想要佔領者島嶼,勢必會被那些禿鷲攻擊,雖然他也不怕那些禿鷲,但是那是因爲他的實力擺在那裏,要是修爲低一點,絕對不敢去招惹那羣畜生。

並且他雖然不怕禿鷲,但是也同樣奈何不了那禿鷲,對於禿鷲的厲害之處,他可是清楚得很,因爲這島上的寶貝就被那些禿鷲看着,老者可是與他們交手了很多次都沒得手的。

此刻,聽到軒轅楓竟然想在這裏建個據點,他因爲軒轅楓不知道旁邊有禿鷲羣,否則軒轅楓也就不會這麼想了。

“知道,我剛來的時候就見過一隻了,而禿鷲是羣居的,有一隻自然有一羣了。”軒轅楓笑了笑說道。

“哦,那你還打算在這建據點?”老者好奇的看着軒轅楓,不明白軒轅楓問什麼明知道有禿鷲在旁邊還打算在此建據點,這要麼就是軒轅楓有把握對方禿鷲,要麼就是軒轅楓不知道禿鷲的厲害。

不過,老者覺得軒轅楓不應該不知道禿鷲的厲害,畢竟軒轅楓都知道禿鷲是羣居的,那說明他肯定了解禿鷲的習性,而瞭解禿鷲的習性的話肯定也知道其的厲害,但是老者又有些不相信軒轅楓能對付那些禿鷲,畢竟那些禿鷲可不是什麼善茬。

“是。”軒轅楓依舊是微笑着看着老者,他知道老者在懷疑他的實力對付不了那些禿鷲,這軒轅楓也不奇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