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老者把太師椅轉了個個,然後正對着我說道:“坐吧。”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我毫不猶豫的坐了上去,開口問道:“前輩,取眼需要多久?我12點之前要趕回去。”

“一個小時足以。”老者拉開書桌的抽屜,從裏面拿出了一個玻璃罐子。

這玻璃罐子,和牆角的一模一樣,估計是準備用來裝我的眼珠的。

老者的左手在腰間一掃,一把灣溝小刀就出現在了他的手裏。

“會有點疼,你忍住?”老者把刀放在旁邊的煤油燈上燒了燒。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前輩,動手吧。”

老者右手突然捏了一個劍指,猛的在我胸口點了幾下。

隨後,我居然感覺到身體再也動彈不得了。

“前輩,這是……點穴?”我驚訝的問道。

老者嗯了一聲說道:“是,這樣可以防止你亂動。”

點穴我知道,但是我沒想到這老者居然也會點穴,因爲點穴不是簡單的刺激穴位,而是需要有內氣注入的。

有內氣的人,那是武學高手,我是真沒想到這老者居然還有這一手。

我嗯了一聲,心裏很是緊張。

雖然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但是在被束縛住之後,我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安全感。

這老者的實力絕對在我之上很多,他如果不講信用,直接幹掉我,我也毫無反抗能力。

那把小彎刀已經被燒紅,他把它移到我眼前,說道:“這樣你的傷口會很快癒合。”

我沒再說話,心中有些後悔,後悔的點在於萬一這老者要的不只是我的眼睛,而是我的命,我又該如何應對?

“你想的沒錯,如果左眼取眼失敗,我會繼續取你的右眼,如果右眼也失敗,我會殺了你。”老者嘿嘿一笑。

猙獰的表情像是一個來自地獄的魔鬼。

我心中頓時大怒,眼睛瞬間變成了紅眼。

視線中原本就暗紅的環境,再次蒙上了一層紅霧。

看着我眼睛的變化,老者的右眼眼神更是貪婪,他舔了舔他那猶如枯木的嘴脣,驚喜的說道:“居然還有封印勾玉?”

我冷冷的看着他,心中追悔莫及。

我還是低估了這世道的險惡,如今之計,只有祈禱這老者不會取眼失敗。

“對,保持憤怒,繼續憤怒。”老者嘲弄着,一拳打在了我身手。

我憤怒加劇,惡狠狠的看着老者。

“唉!可惜了。”老者站直了身子,直接把刀丟在了書桌上,嘴裏說道:“只有單勾玉。”

我疑惑的看着老者,他不取眼了?

憤怒的情緒頓時消散,紅眼也消失的無印無蹤。

老者原地思考了一會兒,然後從衣服口袋裏面摸出了一個很髒的藥瓶,從裏面倒出了一粒藥丸,直接塞進了我嘴裏。

他擡手在我的下巴上一扣,藥丸滑進了我的喉嚨。

然後又在我身上點了幾下。

束縛的感覺頓時消失不見,我抓住喉嚨,劇烈的咳嗽了幾聲。

而那藥丸,已經被我完全吞了下去。

我猛的站了起來,問道:“你剛纔給我餵了什麼?”

“當然是毒藥,難道還是糖果不成?”老者轉身朝着外面走去。

我跟着走了出來:“你什麼意思?”

“那藥名爲千夜,也就是說,你還能活一千天,大概三年吧。”老者說着走回了櫃檯,拿出了那一株五百年的野參丟給了我。

我伸手接住,開口說道:“前輩是嫌我眼中勾玉少?”

“好歹有個雙勾玉。”老者說着擺了擺手:“你先走吧,三年之內,讓眼睛變成雙勾玉,再來找我,對我對你都好。”

“爲何對我好?” 新版大官場 我疑惑的問道。

“如果是雙勾玉,你的眼睛將會有一個質的變化,百分百不會取眼失敗,到時候你也就不用死了。”老者解釋道。

我點了點頭,看了看手中的人蔘,雖然被下了毒,但這老者的人蔘好歹給我了。

至於那個毒,三年時間,我就不信解不掉。

“對了,那七十萬,你也得給我。”老者說道。

“還要錢?”我疑惑的問道。

老者冷哼一聲:“三年之內,你若死了,我找誰去?我不得降低風險?”

我點了點頭說道:“錢我給你就是。”

“這就對了嘛,還有,別試圖去解千夜之毒,這毒是我親自配製的,除我之外,無人可解,如果不信,可以去打聽打聽我獨眼藥王的名號。”老者開口說道。

“沒聽過,而且我肯定會去試試的,你沒必要嚇唬我。”我不屑的說道。

這個老者實力很強我清楚,他既然要我的雙勾玉眼睛,就是有求於我,我也沒有必要再和他客氣。

而且人蔘我也答應給他錢了,雖然我知道這五百年的野參的價值遠遠不止七十萬,但我肯定他的成本也不高。

“呵呵,你倒是挺有個性的。”老者一伸手:“給錢吧。”

我拿出電話,問杜知葉他們在哪兒,叫他們過來接我。

杜知葉說接到鄭康康了,很快就能到。

“瞎子,你怎麼知道我的眼睛裏面的勾玉還能多的?”我開口問道。

“你叫老夫瞎子?”獨眼藥王一皺眉,有些生氣的看着我。

我認真的問道:“難道你左眼不瞎?”

“可我右眼不瞎。”

“我就針對你左眼。”

獨眼藥王一笑:“呵呵,無禮小輩,老夫不和你計較,你眼裏的勾玉是可以成長的。”

“怎麼成長?還有,這勾玉是幹嘛用的?我怎麼感覺不到有什麼好處?”我乘機問道。

說實話,對於這勾玉的作用,我還完全不知。

“封印勾玉,當然是封印用的,當然,也能加強你瞳術的能力。”

“瞳術?你是說我的紅眼嗎?”我趕緊問道。

“堂堂幽瞳被你說成紅眼,紅眼那他媽是種病,白癡。”獨眼藥王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我一愣,開口說道:“我管它什麼幽瞳鬼瞳,我就樂意叫它紅眼。”

“哎,真不知道你這種人是怎麼獲得幽瞳的,真是暴殄天物。”獨眼藥王嘆息道。

“廢話少說,告訴我怎麼讓勾玉變多,還有,勾玉變多有什麼作用。”我直接問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讓勾玉變多,這傳說中的瞳術,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但……”

我直接打斷了他:“你不知道你說個卵啊。”

“但我知道這勾玉的作用啊。”獨眼藥王說道。

…… “啥作用。”我疑惑的看着他。

獨眼藥王說道:“勾玉的作用是用來封印的,勾玉越多,封印能力越強。”

“封印啥?”我疑惑的問道。

“你想封印啥封印啥,關我屌事。”獨眼藥王突然冒出了一句務必輕浮的話,說話的語氣也變成了老頑童語氣。

“我特麼想封印你。”

獨眼藥王哈哈一笑說道:“封印我?那勾玉估計得六個才行,就你這性格,遲早得被人打死,這輩子估計不可能了。”

“如果我封印了你,你會去哪兒呢?”我開口問道。

“你愛封印哪封印哪,關我屌事。”

“靠!白癡。”我輕蔑的說道:“我還以爲你個老東西什麼都懂呢,結果啥也不是。”

“至少我知道的比你多,你想知道封印哪兒,你現在單勾玉,去找個新魂或者找個小妖試試不就知道了?我他媽又沒幽瞳。”獨眼藥王說道。

話剛說完,外面傳來了喇叭聲,鄭康康走到門口,探頭喊道:“老秦,老秦?”

“我去給你拿錢。”我說着趕緊朝着外面走去。

“老秦,這是啥地方?咋這麼黑?黑店?”鄭康康疑惑的問道。

我走到車上拿起那錢袋,然後走了過來,開口說道:“和黑店差不多。”

掀開門簾走了進去,鄭康康也跟了進來,他四處看了看,然後目光落在了獨眼藥王身上。

這店裏光線昏暗,再加上獨眼藥王的頭髮擋住了光線,鄭康康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臉。

“給,七十萬。”我直接錢袋甩在了櫃檯上。

獨眼藥王伸手接過,鄭康康一愣趕緊說道:“老秦,你瘋了吧?這他媽明顯就是個黑店,你花七十萬買東西?”

獨眼藥王盯着鄭康康,開口問道:“你就是那個……”

我擔心他把妖毒的事情說出來,趕緊打斷了他,嘴裏說道:“瞎子,沒你啥事,別亂說話。”

“滾蛋,沒大沒小的東西,記着,三年之後來找老子。”獨眼藥王說道。

“哎喲,我擦你大爺的,騙了錢還在這裏囂張,老子弄死你。”鄭康康挽起衣袖,一副要動手的樣子。

我趕緊拉住了鄭康康,嘴裏說道:“算了,別和一瞎子計較。”

獨眼藥王沒有說話,只是看着鄭康康。

我感覺這老頭要發火,趕緊拉着鄭康康往外拽。

鄭康康一邊被我往外拉一邊說道:“倚老賣老的狗東西,黑店,你瞅瞅你那五官,和誰也不服誰似得,各長各的,醜字都算美化了你,我他媽祝你不孕不育,兒孫滿堂,我他媽祝你福如加勒比海,壽比曇花一現……”

我用力的把鄭康康拽出了修玄藥鋪,鄭康康還不解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