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老者站起來,很是自通道,「好,老夫到底要看看,有老夫在,大秦侯國怎麼能夠滅了我流雲宗?」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童歡緊接著道,「如果大秦知道太上長老出關,恐怕就直接嚇得不敢來我流雲宗了。」

「不要小瞧對方,務必要時刻提高警惕,正陽犯的錯,我們不能重蹈覆轍。」老者有點發怒。

「弟子謹記太上長老教誨。」童歡雖然如此說,但是心中卻還是沒能引起高度重視,在他看來,太上長老還是太謹慎了。

哎!

太上長老嘆了一口氣,看來數千年來,流雲宗稱霸蠻荒之地,已經讓他們心生傲氣,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改變的,看來這次打敗大秦侯國的入侵,要整頓流雲宗內部,要祛除一些蛀蟲。

終於,大秦百萬將士來到流雲宗腳下,葉昊等人看著流雲宗的駐地,也是十分震驚。

流雲宗不虧是千年下品宗門,駐地靈氣濃郁,宮殿林立,富麗堂皇,給人一種大氣磅礴的感覺,讓人心生敬畏,但是很快這裡就會成為大秦侯國的疆土。

只見,一個老者率領十數萬流雲宗弟子緩緩的向大秦軍隊走來,那個老者的氣勢甚是驚人,到底是何人,不管是周圍的修士,還是大秦眾人,全都帶著疑問。

流雲宗十數萬人,在距離大秦軍隊三里處停下,那個銀髮老者盯著葉昊道,「你便是大秦侯國的國主,不錯,很不錯,年紀輕輕就有半步聖胎境的實力。老夫和你商量個事,你看怎麼樣?」

葉昊問道,「你是何人,和朕商量什麼事情?」

老者笑道,「老夫是流雲宗前宗主劉可寒,現在的流雲宗太上長老,葉國主,只要你今天撤軍,併發誓永不與我流雲宗為敵,老夫便讓你們退去,至於你們打下我流雲宗七座城池,老夫做主送給你,如何?」

「什麼,太上長老這是幹什麼,為什幺這樣呢,豈不是讓對方佔大便宜,太上長老好糊塗啊。」

「對啊,天上長老不能這麼做,我們流雲宗還懼怕一個小小的侯國不成?」

…………

劉可寒聽著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大怒道,「老夫做什麼,還需要你們同意?」

噗嗤,剛才出言的數十人,直介面噴鮮血,臉色蒼白,卻是再也不敢多言,他們怕再多說一句,直接被劉可寒震殺。

葉昊大笑道,「太上長老的建議,朕不能答應,不過朕倒是可以給你們一個選擇,只要你們流雲宗願意臣服我大秦侯國,朕可以考慮放你們一條生路。」

劉可寒臉色很不好看,在他看來,自己提出的建議,對方一定會同意,因為那個建議對大秦侯國來說,非常有利,但是他忘記了作為一個君王,言出必行,一言九鼎,葉昊說了要剿滅流雲宗,那麼就一定要剿滅流雲宗,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劉可寒聖胎境六重天巔峰的修為充斥著四周,帶動著四周的一草一木,「如此說來,葉國主真要和我流雲宗開戰?」

「戰!」葉昊大聲道。

「既然你們大秦侯國找死,那就別怪老夫心狠手辣,流雲宗弟子聽令,殺!殺一個敵軍獎勵一部玄級功法,殺死是個獎勵一顆玄級丹藥,殺死百人獎勵玄級巔峰戰兵一件,殺死萬人獎勵地級功法一部。」

「殺啊!」流雲宗弟子全都雙眼發紅,撲向大秦軍隊,在他們眼中,大秦軍隊此時就是功勛,殺的越多,獎勵越多。

「布陣,八門金鎖陣。」

隨著葉昊一聲大喝,百萬大軍馬上按照陣法開始布置,打算直接放進衝來的流雲宗眾人,葉昊決心要利用八門金鎖陣絞殺流雲宗弟子,直至他們投降。

幾十個呼吸之後,流雲宗眾人大多數已經衝進八門金鎖陣中,葉昊下令把陣型拉大,務必要把所有人放進來。

果不其然,一陣工夫,除了流雲宗幾人沒動之外,所有流雲宗之人,全部進入陣中。陣里陣外,無不泛著青色的光芒。

葉昊馬上下令收陣,開始絞殺。

劉可寒臉色突變,這怎麼可能,流雲宗十數萬弟子衝進對方的大陣,竟然不見蹤跡,馬上一聲到不妙,同時,自己瞬間撲進八門金鎖陣,他發現這座陣法竟然可以壓制自己的實力。

劉可寒聖胎境六重天巔峰的修為,在這裡只能大會出六重天初級而已,但是劉可寒卻不心急。

突然一個聲音讓劉可寒毛骨悚然。

「歡迎流雲宗太上長老來到八門金鎖陣。」 ?只見一員大將擋在劉可寒面前,他身著麒麟甲,手提霸王槍,淡淡地看著劉可寒,似乎專門等待著劉可寒,這讓劉可寒心驚不已。

這人便時項羽,他奉大秦國主令,前來斬殺劉可寒。

劉可寒大怒道,「你是何人,為何出現在這裡?」

「本帥是大秦侯國第五軍團長,特此來取你狗命。」項羽很平靜的道。

劉可寒怒極而笑,一個小小的聖胎境五重天的修士,竟然妄圖取自己性命,真是可笑至極,「找死,你想殺老夫,那老夫就先殺了你再說。」

劉可寒說著,閃電般撲向項羽,想要一擊必殺項羽。

但是項羽是何人,怎能輕易被擊敗,更不必用說擊殺項羽了。

「擒龍手。」劉可寒已經逼近項羽,劉可寒的右手泛著濃郁的青色,充滿無限的爆炸力傷害。

「霸王拳。」項羽一聲大喝,迎向劉可寒,項羽的右拳帶著一股天威向著劉可寒攻擊。

嘭!

一聲巨響,兩人的攻擊撞到了一起,兩人都被震退,面色凝重的看著對方,這一招兩人八斤八兩,誰也沒有佔到便宜,都覺得對方很強。

劉可寒見到自己一擊便被對方輕易化解,馬上展開新的攻擊,這次確實更加的兇猛,但是項羽一身傲骨,不甘示弱,兩人你來我往,展開大戰,每一招每一式,都帶著巨大的能量。

童歡看著前方的八門金鎖陣,卻是沒有勇氣衝進去,他相信太上長老一定能破解眼前之局,他又怎能想到太上長老正和對方鹿戰。

流雲宗弟子進入八門金鎖陣,便被眼前的景象所震驚,因為他們只看到滿天的雲霧,不知道他們在哪裡,進而他們便被分割開來。

很多弟子開始恐懼,未知才是最可怕的,流雲宗弟子全都不知所措,他們心慌了,六神無主,突然他們發現身邊的人越來越少。

殺啊,最後便是大秦的士兵,鋪天蓋地而來。

這一幕讓的很多流雲宗弟子直接心寒膽戰,但是他們還是要迎接上去,和對方拚命,為了流雲宗的榮耀,他們必須和對方戰鬥。

流雲宗眾人十數萬弟子,被大秦侯國的八門金鎖陣分割成很多地方,而這個時間,流雲宗弟子,便被大秦軍隊全力壓制,隨時可能被擊殺。

但是和大秦候國相比,流雲宗弟子都比較富裕,很多弟子身上都有黃級、甚至玄級戰甲保護,但是讓流雲宗弟子抗住了大秦軍隊第一波攻擊。

大秦軍隊在張遼、白起、趙雲三人的指揮下,發揮出超乎流雲宗弟子想象的力量。大秦士兵之間緊密配合,全然沒有流雲宗弟子那種雜亂無章的無作為。

一個大秦侯國的千夫長帶領麾下圍攻一支流雲宗百人的隊伍,千夫長下令幾輪弓箭射擊,流雲宗弟子疲於抵擋,卻不沒有還手之力,但就是一直殺不了對方,還不是因為對方的戰甲台強了。

這位千夫長倒也不灰心,自己一定要完成將軍交給自己的任務,千夫長下令所有氣海境修士隨自己上前,和對面近戰,其餘人等在遠處用弓箭射擊。

果然,這個方法還是死可行的,雖然花了些時間殺死了十幾人,但是對流雲宗弟子的自信心卻是有很大的打擊。

其實很多地方大秦侯國全然沒有這處打的這麼艱難,尤其是有將軍坐鎮的地方,幾乎短短十幾分鐘,就解決了大批流雲宗弟子。

葉昊站在八門金鎖陣的最中央的位置,淡然也是最高的位置,能夠一覽無餘,他發現除了四處流雲宗幾個長老、護法佔據上分外,其餘地方都是大秦侯國的將士佔據絕對的上分。

葉昊對這場大戰的信心更足,其實說真的也是流雲宗的太上長老劉可寒台託大了,他要是選擇利用流雲宗的護宗大陣和大秦侯國糾纏,大秦侯國不花個十天半個月,都不一定能攻下流雲宗。

而從眼前局勢來看,流雲宗敗亡已經註定。

張遼這次大戰終歸還是比較輕鬆的,幾乎不用他出手,麾下的將士就已經搞定,同時張遼不出手的原因,也是要磨練自己麾下的將士,必須要讓他們快速的成長起來。

趙雲和流雲宗六個高層戰到一起,好不威風,趙雲的龍膽亮銀強揮舞的淋漓盡致,讓人目不暇接,對面的幾個流雲宗高層更是苦不堪言,想不得會碰上這種變態,就算合集他們眾人之力也拿不下對方,他們更是鬱悶無比。

趙雲越戰越勇,只見他槍峰路轉,壓制的眾人沒有一絲獲勝的機會。

「住手,」趙雲大聲喝道,「你們可願投降,本將軍可以考慮饒你們一命,你們選擇吧。」

幾人面面相覷,人一旦有機會存活,很少有人願意去死,最終六人選擇投降,趙雲上前封住留人靈力,被戰士們用繩子綁縛起來,等大戰結束,交給國主發落。

白起今天可是大展神威,白起真是殺神,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就是見人就殺,很對流雲宗弟子全都飲血白起的七星古月刀下。

白起那叫一個殺得酣暢盡致,都後來,流雲宗不管是普通弟子,還是長老、舵主、亦或者是護法,見了白起,不加思考,直接就跑。

隨著時間的推移,戰爭已經進入尾聲,流雲宗弟子一半以上被大秦軍隊擊殺,剩下的全都含無例外,全部選擇了投降。

「國主,局勢已經明朗,我們勝利了,流雲宗弟子已經被大軍盡數擊殺,余者全都投降。」張遼作為三軍主帥,向葉昊稟告道。

「不。還沒有徹底結束,項羽和流雲宗太上長老之間的戰鬥,還沒有結束,兩人現在還是旗鼓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葉昊搖搖頭道。

不到最後一刻,沒有真正剿滅流雲宗,戰爭就不算結束,還不能掉以輕心,否則一旦發生變數,那也許就前功盡棄,白忙活了一頓。

「是國主,臣謹記教誨。」張遼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突然,八門金鎖陣內天地靈氣暴動,眾人全都大吃一驚,這是怎麼回事? ?八門金鎖陣內天地靈氣暴動,這讓的眾人無比震驚,葉昊同樣震驚。

不過當葉昊看到天地靈氣全都向著白起那裡聚集而去,葉昊便放下心來,「文遠,我們去給白起護法,在他突破時,絕不允許任何人打擾。」

「是國主。」張遼也很激動,大秦侯國將又要增加一名聖胎境大能強者。

白起修為到達半步聖胎境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再加上白起喜歡殺戮,在殺戮中他的修為也是提升的較快,今天突破刀聖胎境大能也是水到渠成。

白起周圍有數萬將士為白起護法,他們看到葉昊和張遼來到,馬上跪拜道,「參見國主,見過元帥。」

「平身。」

「謝國主。」眾人聲音震天動地。

葉昊兩人站在距離白起一里之外,目光掃視著周圍,一旦發現任何風吹草動,兩人都能做出快速的反應。

白起此時已經到了突破聖胎境大能的關鍵時刻,白起大笑著,「聖胎境!破!」

天空中,憑空出現一座刀山,足有三千多丈,幾乎遮住了半邊天,同時刀山上冒著血水,這一幕讓的眾人無比驚奇。

「元帥無敵。」

「元帥無敵。」

「元帥無敵。」

第二軍團的戰士們全都高呼著,他們無比興奮、激動,他們的元帥也突破到聖胎境大能了。

白起收起自己的刀山聖胎,快速來到葉昊身邊,「臣參見國主。」

「白起,你做的好啊,非常不錯。」葉昊誇讚道。

「謝國主稱讚。」

「白起,流雲宗大軍已經被我大秦軍隊全都擊敗,加下來由你掌控八門金鎖陣,集合百萬大軍之力,幫助項羽擊殺流雲宗太上長老劉可寒。」葉昊下令道。

「諾。」白起準備大顯身手。

「國主,那我做什麼?」張遼問道。

「你配合著他們二人行動即可。」葉昊笑道,畢竟白起對八門金鎖陣的掌控更熟練。

「臣遵旨。」張遼當然沒有什麼意見。

白起馬上向百萬大軍下令,讓眾人快速的集合力量,無比要站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反應,重新聚集陣型。

幾分鐘之後,八門金鎖陣便已經重新被白起布置完畢,張遼看著白起熟練的指揮,感覺白起在八門金鎖陣卻是比自己強大。

「凝!」白起大吼一聲。

百萬大軍運轉的八門金鎖陣地力量,全部凝聚到白起一人身上,所幸白起突破到聖胎境大能,否則還不一定能承受住如此強大的力量。

白起感受著自身的力量很是強大,心中很是滿意。

奶騎大吼一聲,「項將軍,我來幫你。」白起說著便向著劉可寒衝去。

「雷光破!」白起使出一招地級武技,殺向劉可寒。

劉可寒感覺一股氣勢你項羽更強大力量向著自己殺來,無比震撼,

他回頭一看,瞬間明白了,原來流雲宗十數萬弟子已經全軍覆沒,哎!劉可寒長嘆一聲,流雲宗算是四徹底完了。

逃!

這是劉可寒目前最能想到的。

打定注意,劉可寒便準備逃離,但是他卻必須接下白起這一擊。

劉可寒咬牙迎向白起。

噗嗤!

劉可寒倒飛而出,他想借著衝擊力逃跑,但是他沒想到項羽緊追不捨,攻擊已經到來。

噗嗤,劉可寒又是嘭出一口鮮血,

劉可寒穩住身形,直接使出血盾,想要逃離。

但是就在他使出血盾的一瞬間,項羽同樣使出血盾,並且項羽的血盾比他的高級,瞬間追上他,直接從後背一槍。

啊!

劉可寒慘叫一聲,瞬間跌落到地上,面如死灰。

項羽同樣嘭出大口的鮮血,葉昊馬上趕到項羽身邊,查看項羽的傷勢,發現確實受傷嚴重。

項羽笑著道,「國主,這次我終於完成了任務,上次讓劉正陽跑了,我一直很愧疚,但是這次我沒有讓國主失望。」

葉昊馬上拿出地級丹藥讓項羽服下,同時說道,「你做的都已經非常好了,你趕緊療傷吧,使用血盾留下的後遺症,朕一定幫你找到可以安全消除的靈丹妙藥。」

「謝國主。」項羽激動道。

白起看著項羽,問葉昊道,「國主,劉可寒怎麼處置?」

「直接震殺。」葉昊充滿殺氣道。

「諾。」白起執劍走向劉可寒。

「本帥送你上路來了。」白起對著劉可寒道。

「哈哈哈,想不到我來流雲宗也有今日,果然是因果報應,今日我流雲宗的下場,就是你們將來的結局。」

白起二話不說,一劍便結束劉可寒的性命。

嘭!

鮮血嘭了白起一身,這是白起沒有在意的結果。

隨後張遼請示葉昊怎麼處置流雲宗投降的眾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