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而且對於研究長生不老葯知識,在史籍上都是有記載的。

2022 年 6 月 23 日By 0 Comments

基本上都是道家裡的人會這麼做。

除此之外,別家的人我都還真沒聽說過。

「所以呢?」

鄧三科看了我一眼,剩下的人似乎也在等我回答,一時間氣氛變得十分的安靜。

「你不是讓我解釋這上面的內容嗎?我現在解釋給你聽了,還要讓我說什麼嗎?」

我回答的十分硬氣,鄧三科這個人也是,以為所有的人都怕他,所以都要讓著他,其實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我之前也只是懶得跟他計較而已,現在他把這段文字給我翻譯了出來,就想讓我說一下深層次的含義,這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好事,而且我又不是什麼萬事通。

只能給他解釋一下!

鄧三科似乎聽出了我語氣里的嫌棄之意,他看了我一眼,什麼都沒有說,然後別過頭去看另外的這些人。

他大概覺得挺沒有面子的,不過也是,要是換了我,我也沒有面子,畢竟我剛才這麼迅速的就頂撞了他。

之後我又覺得這樣有些不太好,並且我們這些人都走在一起了,應該互幫互助才對。

雖然如果沒有他們在這裡的話,也許我剛剛很快的就能夠發現這些棺材里的奧秘了。

單憑這一點,我發一點脾氣,我覺得也是非常正常的事。

只是鄧三科他們卻不能夠理解我。

因為他們不明白,我剛剛是費了多大的力氣才好不容易琢磨出一點門道的。

而他們不明白這一點,我也能十分的理解,畢竟他們沒有看過那本書,也不是像我一樣,都是陰陽先生。

對於我來說,能夠破解這個陣法,實際上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可是對於他們來說,也許只是一個陣法而已,或者還會以為我破這個陣法,其實用不了多長的時間。

他們都是門外漢!

鄧三科之後也沒有說什麼,而是緩緩的將手放了下來之後,他看我一眼。

「你現在也看到了,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從入口重新回去,所以這件事情只能靠你了。」

「我相信劉子龍,你有辦法把我們都救出去的不是嗎?這麼大一個地方我就不信了,還沒有出口了。」

「如果沒有出口之前設計這個的人又是怎麼出去的呢?所以這件任務就交給你了。」

鄧三科突然走上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招呼那幫人到一旁坐著,就這樣看我破解東西。

被一群人看著,就像個猴一樣,這讓我的心裡非常的不爽,但是也沒有辦法。

我搖了搖頭,鄧雲看了一眼鄧三科,居然走了過來。

鄧雲可能也有些看不慣她自己哥哥的行為了。

畢竟一開始都是他們去壓榨我,我現在好不容易說了一個硬氣話,他翻臉倒是翻臉比誰都快。

因為知道這些黑衣人不可能聽我的話,所以他才把那些人叫到了一邊。

這樣沒有這些人幫我,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去破解了。

如果這兩天之內我找不到方法,而剩下的人進來的話,我估計最後的結果只能是他不會把我救出來,會把我自己一個人留在這裡。

這種事情我相信鄧三科那種人一定能夠做得出來。

換別人可能不行,如果換了他肯定可以。

這種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叫信任感或者沒氣度的東西,真的讓我感覺到挺悲涼的。

不過鄧雲走了過來說要支持我的時候,我還是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我搖了搖頭,「其實你沒必要這樣做的,你可以和你的哥哥呆在一起。」

。 安德莉亞突然發聲,語氣中明顯帶著火氣。

安斯瞬間懵了,他慌張地看著蒂希琳,卻見她也不知所措,臉上的迷茫與錯愕,並不比他少。

安德莉亞重病在身,按照韋恩的說法,生命只剩下幾個月的時間,但凡一個正常人,只要有哪怕1%的機會,依然要嘗試一下。

當初為了不死,安斯可是不惜讓自己變成了一具骷髏,根本原因也是不想死。

然而,安德莉亞的選擇,卻讓他大開眼界。

誠然,要是必死之病,哪怕費盡心思醫治,最後的效果可能依然不佳,屆時帶來的失望,對病人或是親人,都是致命的打擊。

只是,說起來容易,但真正不在乎死亡的人,能有幾個?就算是世上最勇猛的勇者,當面臨死亡時,他能夠微笑面對嗎?

只怕也未必吧?

但聽安德莉亞的意思,她似乎只想安靜地等待死亡,並不想「節外生枝」,雖然這個「枝」,很大可能對她有益。

安斯的看法是,哪怕不相信這個老醫生——事實上,他自己也不信這個百餘歲的老頭——但一定不能放棄治療。

安德莉亞的反應,明顯就是在告訴其他人,不要再給她找醫生。

也不排除是安德莉亞受到疾病的打擊,對醫師產生了抵觸,如果是這種情況,他倒還能理解。

「母親,我知道你很難受,但是萬一有機會呢?即使機會微乎其微,但我們還是要嘗試一下。」蒂希琳也緊張了,近乎哀求。

「如果只是為了這件事,你走,我不想見你!」安德莉亞的聲音近乎歇斯底里。

蒂希琳又勸說了兩句,安德莉亞不為所動。

她還想繼續勸說,見安德莉亞幾乎要撐著身子坐起,連忙承諾將這件事暫時擱淺,隨後與特爾一起,神色沉重地離開了房間。

安斯睜大眼睛——儘管他沒有眼睛——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讓他感到這是一場以安德莉亞為主角的鬧劇,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地應對這位重病在床的王者。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卻隱藏著勇者的秘密,這讓安斯有些難以想象,甚至在他的內心深處,有些排斥安德莉亞。

如果有可能,他寧願不直面安德莉亞。

儘管非常排斥,但他還是飄到了安德莉亞的床前,低頭看著她。

安德莉亞雙目緊閉,臉上沒有血色,嘴唇乾裂,同樣失去了顏色。枯黃的頭髮散在臉頰兩側,平攤在金色的枕巾上。

她穿著一身粉色的睡衣,領口因為剛才太過激動,而略有敞開。

安斯的視線沿著頸部,向下延伸,整個人卻越來越感到緊張,直至瞄到……

瞬間,安斯的大腦一片空白,眼睛圓睜,手骨下意識地捂住了嘴巴。

靠近安德莉亞心臟的地方,隱約有一處皸裂,裂痕彼此交織,形成了一張細網,並沿著心臟的方向延伸,只是被睡衣所遮擋。

這是怎麼回事?

安斯心中畫了一百個問號。

難道,這就是安德莉亞所患的疾病?但是……從來沒見過呀……

安斯立刻再瞄向裂痕,想要看得再仔細一些,安德莉亞卻在這時睜開了眼睛,鋒利的眼神所透露出的光芒,讓安斯不寒而慄。

「是誰,在床邊!」安德莉亞突然開口,猛然深處雙手,去抓安斯的衣口。

安斯連忙後撤,看向自己的雙手,依然還處在隱身狀態。

她怎麼知道我存在?

安斯的想法剛冒出來,便看到一個蠟台被丟了過來,他連忙躲閃。

清脆的碰撞聲引來了門外的護衛。

「陛下,您……」

「有刺客!」安德莉亞歇斯底里地吼道,視線正對著安斯。

門被打開,兩三名騎士衝進卧室,迷茫地看著四周。

房屋內因為少了一個蠟台,稍微有些昏暗,但並不影響騎士們的視線。

窗戶緊關,其他地方並沒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騎士正在尋找此刻,安德莉亞卻邁著踉蹌的步伐,來到騎士的身邊,奪過一名騎士的利劍,朝著安斯投擲過去。

「去死!」

安斯見飛劍襲來,也沒辦法再淡定下去,腳下亮起傳送陣,整個人瞬間從這個房間消失。

隨之,空間不斷地扭曲,等到安斯緩過神來,已經換了房間。

他打了個哆嗦,下意識地摸了額頭。

沒有冷汗……

對了,我是個骷髏,怎麼會有冷汗呢?

安斯揉了下額頭,瞄了一圈四周,這裡沒有窗戶,只有一把椅子和書桌,其他地方被書本將整個房間填滿了。

這是他的房間,書和油墨的味道充斥著整個屋子……不對,他沒有鼻子,聞不到這些。

「怎麼了?」

坐在唯一一把椅子上的人,扭頭看著他,儘管因為光線的原因,安斯無法看到那人的樣貌,但根據體型和拿書的姿勢,他還是一眼就認出說話的人,正是韋恩。

「主人……你可嚇死我了?」安斯用手按住胸口。

「你還會被嚇死?」韋恩狐疑地看著安斯。

這傢伙不是死過了嗎?

「我也是一條鮮活的生命。」安斯反駁道,「要不然,我是怎麼存在的?」

這個問題還真難住了韋恩,地球也沒安斯這樣的「生物」。

「別說這些了。」韋恩揮了下手,在安斯反應過來前,迅速轉移話題,「潛入博澤悉宮有收穫嗎?」

安斯連喘了兩口氣,盯著韋恩,「有。我……怎麼說呢?我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表述,我看到的東西。」

韋恩立刻有了興趣。

他不怕安斯話多,而是怕他無話可說。

安斯的回答已經明確告訴他,這一趟博澤悉宮之行,確實有一些很有趣的地方。

「別急,慢慢說。」韋恩瞄了一眼油燈,煤油量還很足,「我們有的是時間。」

安斯點頭,隨後視線落在自己的手骨上,「主人,安德莉亞果然有問題。」

「說具體一些。」

「是,她應該在隱瞞一些事情。北澤邊境找到一名百歲名醫,您知道吧?」安斯記得特爾說過,他在高貴之家得知了「名醫」的消息。

「知道。」

「安德莉亞拒絕了這個名醫為她看病。」「你沒帶錢你來吃什麼飯?!」

邱老三當即喊了一聲,滿臉都寫著嫌棄。

景大頭也梗著脖子,用著同樣嫌棄地表情看向了邱老三和景琦瑜:「你們喊我不是要請我嗎?你們不請客去喊我吃什麼飯?」

這一家人這番話說完,此刻整個飯館就餐的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飯館的店小二也挪著步子過來了,打量的目光在一家四口的身上來來回、回地看了幾遍才猶豫著開口:「幾位客官……」

這是要懷疑他們吃霸王餐了!

景琦瑜趕緊站起來開口道:「有錢,我們有錢,您放心!爹,您是咱們家的老大,

《暴富秘籍:我養的男主開掛了》第一百一十二章坑爹的閨女「好咧,村長,我們懂得……」一群人嘻嘻哈哈的上前來。

商人害怕的直哆嗦,嘶嚎大喊:「羅飛,救命啊,你趕緊來救我們……」

被吵得不耐煩的夢溪同樣喊道:「別喊了,羅飛附身的機械恐龍都被拆成零件了。」

臨走前,三頭機械恐龍被自己的影子拆個七零八落,想要恢復原狀還不知道要猴年馬月。

然而她們不知道的是,羅飛所附身的不是機械體。

不過還沒輪到商人萬隆解釋,雪儀輕轉肩上紅傘,十幾隻『伴娘』突然竄……

《重裝廢土》第四百零九章:暗影之翼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