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而且,他的胯部正好對着她的胯部,軟硬分明。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Wωω⊙ tt kan⊙ c○

跳舞跳到這份上,都不知道是福還是禍了?

這美女的殺傷力竟然比武王武尊的殺傷力還要強大,林陽的身子都動不了了。

謝泳推開他的身子,林陽就仰躺在地上。

這是林陽平生第一次負距離地欺負了一個女孩子的奶凍所包裹的地方,既美好,也不美好。

“林陽,你很笨欸!”謝泳骨碌爬起,恢復一臉的冰冷:“不玩了,你要當誰的舞伴就當誰的舞伴吧。”

周雅蕙走了過來,見林陽還仰躺着,一腳就踩在他的腹部上,還狠狠地揉了揉腳尖尖,痛得他頭尾翹起,緊緊抱住了她的腳,愁眉苦臉。

“林陽只適合當武伴。”周雅蕙蹙緊眉頭:“我們的舞伴都另找吧,但,林陽,你明晚就是我們共同的保鏢,保護我們的安全就行了。”

“哼!”

周雅蕙的冷哼讓林陽一陣哆嗦,清醒了過來。

周海伸出一隻手來拉起他,說道:“你們還是早點休息吧,我得走了。”

周海剛走,別墅門口就多了四名保鏢,兩個是來催促楊沫茵快點回家的,另兩個是催促謝泳快點回家的。

“這些富家小姐,其實人身也不是那麼自由的,倒是沒有那些普通人家的孩子逍遙自在啊。”

林陽在心裏感慨着,就陪着周雅蕙和郭小白禮貌地送她們離去。

林陽上了樓,抓起牀上的衣服,衝進了廁所沖涼,一邊搓着身上的污垢,一邊回味着剛纔謝泳奶凍包裹着的地方,下邊那地方就活躍起來。

“臭小子,你真是太齷齪了,連洗澡都在想入非非,還猥褻人家女孩子,我都替你害臊了。”

琥珀女突然映射在眼前,林陽趕緊用手護住了下邊喊道:“小姑奶奶,我正在洗澡呢,你不能這樣。”

“哼,你身上有幾根汗毛我都一清二楚,你用不着遮着擋着,那樣沒用,就算你將自己包成木乃伊,也逃不過我的眼睛。”

林陽感覺不對,眼前的琥珀女分明就站在眼前,不是在自己的體內呀,趕緊伸出手來觸摸過去,但接觸到的只是一個光影而已。

“小子,你是觸碰不到我的,不過,你這身板倒是練得結實多了,有模有樣了啊,嘖嘖,你那大傢伙也挺高挺的哦。”

沒有哪一個女孩敢這麼大方地評價一個男孩子的那個地方,除了蜜蜂琥珀女。

琥珀女凝視着伸出手來,緩緩探過來,小心翼翼的。

林陽一驚,立馬就痛了起來,喊道:“小姑奶奶,你不能這樣啊,我又沒得罪你,你不能老是想刺就刺啊。”

琥珀女的臉立馬變冷,喊道:“我就是要斷了你的污濁思想,不讓你活泛。”

林陽臉色一紅,幸好剛纔自己沒有更深入地意淫下去,不然自己的心都被她翻白了,就急忙催動玄清氣,將下邊那大傢伙的疼痛迅速修復,然後胡亂沖洗了一下,穿上衣服,鎖進屋裏,趕緊修煉啊。

“臭小子,你把衣服都脫了。”琥珀女喊道。

“你要幹什麼?”

“你不是很惜物的嘛,不要浪費一身好衣服哦。”

“哦,這樣啊。”

“不是這樣,你想是哪樣?”

“我以爲你要對我做什麼呢。”

“臭小子,我是你師父,你心裏不準有非分之想,心靈要純潔才行。”

琥珀女說着就撅起腚,朝他心臟、腹部和腦部一陣猛刺,刺得他在牀上翻滾,只能趕緊催動玄清氣,在周身遊走一遍,疼痛才稍微減小。

“你現在已置身在無邊無崖的玄清氣場中央,這玄清氣不是在你體內,而是在你體外,像個大圓球緊緊包裹着你。”

“想象大圓球包容了太陽系和銀河系,隨着深吸氣,迅速收縮變小向下丹田之中縮聚,與此同時,雙手向兩側上方伸展開來,掌心斜向內上相對,如舉手狀。”

林陽一一照做。

“隨着深吸氣和光氣的聚合而緩緩向胸前合攏,下降,最後合掌於胸前成合掌十字手。如此向下丹田反覆收聚靈光真氣7次或9次,呼氣時丹田大放光明。”

林陽再接着做時,渾身又燥熱起來,隨時要燃燒了。

“繼而雙手擦掌至有熱感後乾洗面部、揉擦雙耳、風池、大椎,再以雙手握成空拳,用手背擦兩腎區,接着雙手在腹部臍門處疊放,左手在內,睜開眼睛,收功完畢。”

琥珀女一口氣說完,林陽感覺這次她所授的功法跟以往有所不同,倒是頗爲驚訝,琥珀女又喊道:“現在你的姿勢由你自己掌控,怎麼舒服怎麼來。”

“是。”林陽一喜,即刻就躺倒在牀上。

“打開腹部與胸口之間的鍋蓋,將玄清氣引至鍋中,我助你煉成第五顆內丹。”

林陽也照做了,琥珀女即刻掀掉自己的衣物,翩翩起舞,顯山露水,只瞧了一眼,趕緊低下眼瞼,不敢再看,但也令林陽驟然噴出鼻血,“這小姑奶奶又在勾引我了。”

“臭小子,看着我。”

“看着你?是看你的眼睛嗎?”

“不,看着我的身子,哪個部位都行。”

“但我不敢看。”

“我叫你看就看,但心靈要純潔,不可有污濁齷齪的想法,因爲對於你來說,一切都是虛幻,懂嗎?”

“是。”林陽睜眼,第一眼就看見了琥珀女的兔兔,兔耳朵還是粉紅的,不禁思潮翻涌,“這哪是一隻蜜蜂啊,分明就是凹凸玲瓏別緻的美女嘛。”

“現在就燃燒起來吧。”

琥珀女的舞動更加的猛烈,最終剩下一團火球,林陽的耳畔都聽到了一陣嗡嗡聲了。

隨着舞動的加速,林陽鍋內的玄清氣也跟着高速旋轉起來,撞擊着林陽的腹部,頓時肚子火辣辣的痛。

很快,鍋內的赤紅色珠丸經過膻中之時,整個內臟都猶如火烤,琥珀女就舞動得更加厲害了,昏天黑地的。

林陽通體滾燙,臉色赤紅,整個人就像放在火爐中燒烤一般,“小姑奶奶,我難受,我要被烤熟了,我就要死了。”

琥珀女冷哼了一聲,繼續舞動。

“你當我是一顆河蚌啊,要孕育珍珠啊。”

“沒錯,比喻恰當。放心吧,這第五顆內丹當然是難能可貴的,所以,我剛纔已用玄清氣力通太陽系和銀河系,空間相當的浩瀚,無窮無盡,你這點火算得了什麼。”琥珀女完後翹起一隻腳來,一手輕擡,喊道:“以我靈力助你一臂之力。”

琥珀女扇動着手臂,就像蜜蜂扇動這翅膀,輕輕地在他的體內遊走,林陽這纔好受些,漸漸就忘記了炙烤,忘記了痛苦。 一會兒,林陽整個人就輕鬆起來,琥珀女也慢了下來,身子也清晰起來,剔透如出水芙蓉,而且屬沒有完全開放的那種緊緻狀態。

奇怪的是,林陽全身舒坦,眼前的她雖也美麗得無度,但此時瞧在眼裏卻毫無雜念,有的是愉悅與暢快。

“第五顆內丹已成。”琥珀女甜甜地喊道,似乎比林陽還開心:“林陽,你趕快啓動內視眼,照視這五顆內丹,將內丹用丹田的玄清氣包裹起來。”

“是。”

林陽應了一聲,玄清氣就從丹田處涌出,緊緊將五顆內丹包裹,琥珀女即刻鑽進鍋內,盤腿而坐,抱起五顆內丹,然後用手托起,手掌一翻,那五顆內丹即刻化爲五團不規則氣體,馥郁芬芳,牽動着林陽嗅覺和視覺神經。

琥珀女徐徐站起,動作優美,或手揮,或腳踢,將那五個氣團朝不同方向拋去,驟然之間,林陽體內的小蒼穹無限擴大膨脹,轟隆作響,猶如閃電驚雷,又恍惚置身於天地宇宙之間,一時之間,分不清自己身在何處了,更不知道自己是置身於浩瀚宇宙之中,還是宇宙在自己的五臟六腑之中。

緊接着,林陽感覺自個輕盈自如,全身剛猛有勁,禁不住低吼一聲,一拳擊出,砰一聲,他牀邊的牆面上赫然就被擊出一個洞來。

屋外就響起敲門聲,林陽清醒過來,穿上衣服喊道:“誰呀?”

“除了我還有誰敢半夜敲響你的門。”周雅蕙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蕙姐,我睡覺了。”

“睡覺?你睡覺還在打拳嗎,鬧得整座別墅以爲有人在打劫呢。”

“我已經睡了,不信,你聽聽我打鼾的聲響。”

“林陽,你是夢遊啊,敢騙老孃,信不信我現在就撞門進來。”

“好啦,好啦,我開門就是啦。”

打開門,周雅蕙就伸手在他的臉上抹了一把,滿手是黑灰。

“林陽,你又在屋裏燒烤了?”

“那哪能,要是我燒烤,第一個就請你吃烤雞翅。”

“那你到底是在幹什麼啊,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了,做爲這幢別墅的女主人,我有義務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蕙姐,不瞞你說,我在練功呢。”

“練功也不用弄得自己灰頭灰臉的吧,你騙鬼呀,小白姐也是武者,她練功就沒有你這麼大的動靜。”

“她能跟我比嗎?我的威力你是知道的。”林陽攥拳,活動了一下手腕道:“不跟你說了,我要趕緊洗白白睡覺了。”

周雅蕙喊道:“今晚你如果不說明白,你就別想睡了。”

“那就看看誰能熬夜了。”

“死臭蟲,你以爲我熬不過你嗎?”

周雅蕙徑自進了林陽的屋裏,又看見他的牀褥又被燒了個洞,不禁嘆道:“你練功屁股都要着火嗎,怎麼每次都燒出兩瓣屁股印啊?”

“不好意思啊,估計我的火氣太大了,下次練功,我就到地板上練吧,最多將樓板給燒了。”林陽重新拿了一套衣服,匆匆進了廁所洗澡。

洗好澡,林陽進屋,周雅蕙竟然還沒走,坐在他的牀上,呆呆地瞧着牆上被林陽砸出的洞。

林陽就喊道:“蕙姐,這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覺跑男人房間裏賴着不走是什麼意思嘛。”

“這牆上的洞是你砸的,用鐵錘嗎?”

林陽舉起了拳頭,湊到她的鼻端狠狠地說道:“識趣的就給我出去,不然,我鐵錘一般的拳頭要是砸在你這嬌軀上,你說會有什麼結果?”

周雅蕙伸手抱着了他的拳頭,將它拉近自己的胸脯上,輕柔地說道:“有膽量,你砸呀!”

何意百鍊剛,化爲繞指柔。

林陽手一縮,周雅蕙就掏出了手機,打通一個電話道:“雲姨,明天你過來的時候,順便叫叔叔過來一下,三樓的牆上被一隻臭蟲鑽出了個洞,有拳頭那麼大,你讓他來補補,記得帶上補洞工具。”

周雅蕙站起,林陽說道:“蕙姐,我在牆上搞了個洞,你都不生氣?”

“我爲什麼要生氣,我爲什麼要生你的氣?”

“那就有點不正常了,對了,你嘴裏的叔叔是誰?”

“雲姨的老公,他是個裝修工,這工錢就你付了哦,看你下次還敢不敢。”

“那當然,我砸的,當然我付錢。”林陽覺得周雅蕙這麼對自己已是相當的不錯了。

“林陽,你的功夫是越來越厲害了,我現在才知道我爺爺爲什麼這麼看重你了。”周雅蕙的話語更加的溫柔,女孩子大概都喜歡有本事的男孩吧。

“蕙姐,你還是叫我臭蟲吧,還有,你說話的語氣讓我毛骨悚然,這根本就不是你了。”林陽喊道:“我還是喜歡你一副女魔頭形象。”

“去,爲了你,我已經將溫柔練習了好久了。”

“我的媽呀,你還練習過,得了吧,你趕快走吧,你在這,我渾身不自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